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雪山作证:红军长征为什么要找那么一条难走的路

2011年05月29日17:04   来源:新华社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雪山作证:红军长征为什么要找那么一条难走的路

  
四川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前的红军广场(5月13日摄)。位于宝兴县境内的夹金山,是红军长征翻越的第一座大雪山。红军攻克宝兴,翻越夹金天险,留下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故事,在壮丽的红军长征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为了弘扬红军精神,宝兴县于2005年修建了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纪念馆位于县城内青衣江畔,占地约5000平方米。整个纪念馆由红军广场、主题雕塑和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连环画护栏三大部分组成。纪念馆建筑面积1350平方米,厅内展出很多珍贵的红军手书和遗存文物;红军广场的主题雕塑高8.5米,表现了红军将士在当地藏族同胞的带领下,翻上夹金山顶的情景。这些画面生动地再现了红军当年翻越夹金山的艰辛与红军将士互助友爱,团结奋进的动人故事。新华社记者 李明放 摄


  (领航中国·红色足迹)雪山作证

  【解说】历史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律,那就是——所有的发现,都起源于好奇。

  近80年前,一位在中国的外国人,把困惑的蓝眼睛投向了一支正在翻山越岭的部队。

  这个叫埃德加·斯诺的美国人,发现了红军。

  他对这支军队分外感兴趣,他想弄明白,这支部队为什么在中国版图上进行如此漫长的迁徙;什么力量让他们高擎红星,走了一万多公里。

  为了探明真相,他甚至到这支队伍驻扎的陕北走了一趟,站在将士们中间,他的高个子和高鼻子都十分抢眼。

  斯诺怀着好奇,把自己带着红星的八角帽,戴在刚刚结束长征的毛泽东头上,并为毛泽东拍下了这张著名的照片。在发表时,编辑在毛泽东的照片旁,为西方读者加了注释:毛是他的名字,他的头值25万美元。

  从此,在长征中一路播撒理想种子的中国共产党人,进入世界的视野。

  这时,红军的名字,从井冈山的红土中诞生,不过6年。

  面对这样的队伍,这位美国记者屡屡发出疑问:是什么样的理想,什么样的目标,使他们置生死于不顾,跟随那面红旗一路前行,成为顽强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战士呢?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是什么使他们那样地战斗?

  还有一句话是斯诺没有问出的:红军为什么要找那么一条难走的路呢?

  
四川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展出的红军使用过的武器(5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明放 摄


  【同期】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党史专家 陈胜华

  实际上在整个红军长征过程中,我们面对的是数倍,数十倍于我们的敌人。尽管红军从原来的被动转为主动,但是你真正要战胜敌人的这种围追堵截,付出特别多,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可以从某种角度这样去理解,红军有的时候为了避免和国民党正规军的作战,必须选择一种非常艰难的道路去前进。这就包括过草地,翻雪山,这些都是我们可以说没有人烟的地方,共产党真是有一种大无畏的精神,克服人类发展史上没有经历过的一种困难。

  【解说】红军帽出现在西方报刊上的六十多年后,2001年,一本名为《人类1000年》的书出版。

  跨越千年之门,人类有百般回顾。哪些事、哪些人是经过漫长岁月,还被世人追寻不已的呢?

  由24名西方学者组成的小组,从众多的历史事件和人物中评选出一百件重要事件。

  一百件重要事件,一千年的时间跨度,目的就是要向世人解释,当时的沧海如何变为今日的桑田的。

  在这些事件中,中国入选了三件。

  长征,与罗马教会颁布历法、爱因斯坦发表能量守恒定律、DNA链的奥秘被解开、“阿波罗”号登月等事件一起,被认定为对人类文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

  这一评选与几十年前的斯诺不谋而合。这个曾经走近过长征的记者热情澎湃地写道:“不论你对红军有什么看法,对他们的政治立场有什么疑问,你都必须承认,长征是伟大的。”

  伟大的长征,是这些身体瘦削但灵魂高尚的人们,用脚板和意志丈量出来的。

  在毛泽东诗句中,这一缕山脉有个诗化的名字,叫千里岷山。实际上,它北起甘肃岷县,南至四川茂县,南北贯穿达500多公里,四川境内主要为岷山的中段和南段,是岷山的主体。

  就在这群山附近,红军遇到了长征以来最为艰难的道路:雪山和草地。

  
四川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展出的红军穿过的棕背心(5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明放 摄


  这就是那条曾经被红星照耀过的道路。

  当时,这里几乎没有路,模糊得几乎认不出的艰难小路,是背盐的人踩下的。

  就在那个年代,这支衣衫褴褛、势单力薄的军队,曾从这里走过。

  1934年的一个夜晚,红军主力挥别故乡父老,渡过江西于都河,走向万水千山。

  在攀登雪山前,绝大多数的红军没有见过雪。这里不是江西苏区遍布茂林修竹的山丘,而是云遮雾挡、海拔四五千米的大雪山。

  【同期】四川省宝兴县红军文化研究者 姚世康

  还有这个气候变化很大,我们现在这个6月,在夹金山5月、6月基本上雪不容易看见了,即使有雪也是在山顶,但那个时候,几十年前,气候确实是非常寒冷的,那个5月、6月山上有雪是常事,而且经常是过山的时候,冰雹、雨雪同时发生。

  【解说】红军还面临另外一个困难。在抢渡金沙江时,天气闷热难挨,红军官兵大多是单衣单裤,有的还穿着短裤,后来为了快速向泸定桥奔袭,官兵们把多余的衣物全丢掉了。

  【同期】老红军 王道金

  特别是穿得很少。那个时候,部队过金沙江天气热,你突然一下要过雪山,外面就这么冷。那个时候要打仗,每人就有一个被单子,夹被子。这个夹被子也是盖的,冷了也可以披在身上当衣服。所以就靠那个夹被子来过雪山。

  【解说】后人的研究表明,红军三大主力在数次过雪山草地期间,非战斗减员至少在万人以上。

  到底有多少人在夹金山及以后的大雪山上倒下,今天,已经无法精确统计。来自南方的战士,没有任何应对雪山的心理准备。他们预先想到了路滑、寒冷、疲惫,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想到过死亡。

  
红军精神 代代传承 四川宝兴县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前的主题雕塑(5月13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明放 摄


  死亡最多的,是担架员和炊事员。担架员不愿意丢下那些在战斗中负伤的红军战友,背着这样的大锅和尽可能多的食物,很多炊事员在雪山顶上坐下,就永远不能再站起来了。

  现在,红军士兵的遗骸,已经融入大山。但他们艰难跋涉留下的脚印,雕塑一般嵌进中国革命史。任时光飞逝,谁也无法将其抚平。

  类似冰爪一样的脚码子,是绑在鞋上的防滑工具,它就是当年红军曾在夹金山风雪中行走的铁证。

  在今天,即使有了盘山公路,有了现代化的交通工具,翻越夹金山,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姚世康多次翻过夹金山,刚开始骑马,后来坐车,到了山顶,就举步维艰,每走一小步都很难受。

  红军翻越夹金山的故事,后来被选入中学课本。

  这是一幅为中国人熟悉的永恒画面。连成一线的红军相互搀扶,爬向山顶。

  这些面容朴素的红军,这些到达或未到达目的地的人们,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后代用什么样的敬仰目光仰望着他们。

  长征的意义,在这样的仰望中,也在随后的历史进程中慢慢显现出来。

  【同期】四川省宝兴县红军文化研究者 姚世康

  红军那么多人,每一个人都要经过这个生死的考验,翻这个夹金山,所有的人都经历了一次生命的极限的挑战。所以我感觉红军翻越夹金山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壮举。

  【同期】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党史专家 陈胜华

  当我们去翻越这些雪山的时候,可以说也永远无法理解当年在没有保暖措施,没有防护措施情况下的这种艰难困苦,所以今天当我们穿着保暖的衣服去爬雪山的时候,体会不了当年我们红军哪怕只有两件单衣,去走出这种恶劣的环境。所以说历史是无法重演的。

  【解说】如果重回红军长征时的历史情境便不难发现,当时的中国,正在为自身的生存苦苦求索。

  内忧外患,满目疮痍.日本侵略者正在对整个华北虎视眈眈。近代中国史上的一个十字路口到来之时,红军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了。

  自从中国共产党举起自己的旗帜后,有那么多次千钧一发,那么多次命悬一线,又有那么多次转危为安。

  在中国革命的很多时段,中国共产党面对的敌人之一,有时不是凶恶的敌人,而是饥饿,饥饿吞噬着革命者的胃和神经。

  爬雪山过草地的红军,身体消耗已经到了最大限度,不可能再空腹前行,饥肠辘辘的红军开始打量起自己身上唯一可吃的东西。

  【同期】老红军 李光

  确实没吃的,就连那皮带都解了吃了,墙上的皮带也拿来吃了。

  【解说】两条只剩下大半截的皮带,是历史的证物。

  这条皮带的主人叫周广才,在长征时期,草根树皮也找不到了,大家就把皮带解下来煮着吃。全班就剩下周广才这条皮带,他吃了半截,哭着对全班的人说:咱们留着纪念吧。

  全班只有他一个人坚持到了陕北。后来,他就用铁筷子在皮带上烫了“长征记”3个字。

  这半条皮带至今仍保留着用刀分割的痕迹,它属于一位中共高级领导人。长征期间,领导人和警卫员拿小刀将皮带切成若干段,然后再将其烧焦、刀刮和水煮,每次每人只能吃3小段。

  饿得要以皮带充饥的领导人,就是任弼时。

  【同期】华东师范大学特聘教授 杨奎松

  就是长征使得中共的大批的这个军队,得到了一次很重要的锻炼,很多中共的,就是后来抗战以后,变成中共的各个层级的这个干部,都是带出来的,打出来的。

  【解说】正如毛泽东所言: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长征翻越了二十多座巨大的山脉,渡过了三十多条大河,数十万敌军追击拦阻,每天急行军五十公里以上,平均三天就发生一场激烈的大战。

  在这样的苦难中,在这样的熔炉中,炼出来的,会是什么样的钢铁呢?

  所有的难以想象,化为了长征给予人类的精神财富。中华民族贡献给全世界的,不仅有长城,还有长征。

  长征的力量,至今可以毫无遮拦地直指人心,它史诗般的作为,让红军的敌人都不得不暗自感叹。

  这次远征使人们不断地思考,为什么那么艰难的行军和打仗,它还能吸引沿途的百姓,随手放下自己的锄头,眼睛放着光,头顶红星而行?

  历史早已备好了谜底。

  这个署名为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的布告,是红军翻越夹金山前贴在沿途老百姓的墙壁上的。

  虽然已经有部分的残破,但是,几十年前的字迹依然清晰。

  其中写道:红军是有严格的纪律的军队,不拿群众一点东西,借群众的东西要送还,买卖按照市价。如有侵犯群众利益的行为,每个群众都可到政治部来控告。

  这是那支饿着肚子打仗的部队吗?是那支连草根树皮都吃不上,连高级将领都得啃皮带的部队吗?

  在兵匪横行的年代,老百姓哪里见过这样自律的队伍!

  【同期】四川省宝兴县红军文化研究者 姚世康

  红军进了咱们宝兴的门户,到了宁关以后是晚上。部队在老百姓门前宿营,就是街边上住下来。第二天早晨这个老乡起床以后,看着满街都是红军,没有一个人敲老乡的门,当时老乡很感动,就自觉地给红军送茶、送水、送吃的,一下就改变了对红军的看法,觉得是很好的一支部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部队。

  【解说】这本《战士读本》是红军在长征途中翻印的。

  由于物质条件极端困难,红军将麻纸涂上桐油充当蜡纸,缺乏纸张,只好印在旧的藏文书页的背面。

  它是两册合订本,一册为《对骑兵的战斗》,另一册为《番民的情况和党对番民的政策》,简要介绍番民也就是今天的藏族政治、经济、生活等。

  红军的作为,是最好的民族政策解读。这支秋毫无犯的武装,一下子赢得了民心。尽管当地人烟稀少,老百姓贫苦不堪,但是,羊、酥油、辣椒、玉米,家里能够拿出来支援红军的,藏民全部拿出来了。

  【同期】四川宝兴县历史研究者 周国康

  要过夹金山,除了羊皮拿来裹脚,还要拿来做皮褂褂防寒。

  【解说】这是宝兴县的硗碛藏族乡,红军当年就是从这里开始翻越夹金山的。

  在硗碛有一棵松树,枝繁叶茂,状如华盖,被命名为“红军伞”,在当地家喻户晓。

  当年,硗碛藏族同胞听说,牺牲红军遗体未能及时得到安葬。他们自发组织起来,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沿着红军翻山走过的路,搜寻牺牲了的红军遗体,并将他们一一抬回集中埋葬。为了今后便于祭奠,藏族同胞就特地在英雄们的坟旁种下了一棵松树。

  红军坟已在岁月流逝中湮没难寻,但这棵苍劲的松树,是最好的纪念碑。

  在夹金山两侧,无数红军的遗址,还在那里默默地放着执著的光芒。

  土司的庄园和雕楼,曾在夕阳下目送红军远去。

  这座小桥,见证了风雪夹金山后红一四方面军的会合。当时,这里满山遍野,都是喜出望外抱在一起又跳又笑的红军。

  这座古色古香的桥梁,这座形似废弃古堡般的桥梁,当年冲过来的,不是背着背篓的老乡和颤颤巍巍过河的拖拉机,而是荷枪实弹的敌人,桥梁两侧,曾经枪声大作。

  1839年,法国传教士在大山深处的邓池沟,修建了一座气势恢弘的天主教堂。

  这座天主堂的第四任神甫戴维,也是个生物学家。他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坐在教堂中,而是四处考察周边的物种,终于,一种让全世界都震惊和喜欢的动物,让他发现了。

  曾居住于此的,除了神甫和熊猫,还有红军一支部队的团部。

  红军走了留哪样?留下标语指方向;红军走了留哪样?留下话儿暖心肠。

  这就是那些红军留下的标语,它们有的甚至刻在明清的石碑上。红色的痕迹和帝王的遗迹,在这里叠加在一起,留给了后人。

  这是小金县两河口乡大寨村,这座已有百岁的老屋,二楼的木板上,有红军当年途经时留下的标语。虽经时光冲刷,仍然依稀可辨。

  正是苹果花盛开的季节。房东说,他会将这幢老楼和朱德送给他家的砚台一直保存下去,这是他家族的无上荣誉。

  贵州锦屏县青年杨和钧也看到红军写下的这些标语,这个略有文化的青年在1934年12月26日写下了《板壁上的指南》一诗。

  赶场天或是平常

  寨上的农民或是行人来往

  人人的目光都投向板壁上

  因为板壁上有农民的指南

  这指南是红军留下的宣传标语

  它召唤穷苦农民站起来

  打倒土豪劣绅 分田地 夺政权

  找起枪把东洋鬼子赶下海洋

  红军的标语,让杨和钧拔腿去追赶他心中的理想。

  而长征影响了斯诺的一生。

  在出版的书中,他曾经写道:“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这一惊心动魄的远征的全部史诗。”

  离开中国后,斯诺把这顶毛泽东戴着照相的红军帽作为珍贵的纪念物。

  1972年,斯诺逝世。临终时,他告诉中国政府特地派过去的医疗队:我热爱中国。

  斯诺的骨灰,埋在原来的燕京大学,现在北京大学里。未名湖畔,正是当年那个美国青年把目光投向红军的开端。

  在长征胜利四十周年前夕,斯诺夫人决定将这顶帽子回赠给中国,离开中国三十多年的红军帽,现在成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珍藏。

  岁月久远,帽子已经褪色,但它代表的红军和长征,非但不朽,而且永存。

  这是我们见过的最简陋的关于红军的陈列馆。

  这是村里9位老人带领村民自建的纪念馆,红军留下的标语、手雷、军刀与冲锋号,陈列于此,所有的文物是他们花了几千元从民间买来的。

  【同期】小金县原抚边乡木坡中学校长 郭贵忠

  我们成立这个组织,我任总指挥,一个组就是收集红军70年前遗留在当地的一些红军文物,包括从江西西北出发背的红军包和他们的枪。大概都是六七十岁了的,我们就采访他们。请他们讲一下战斗生活的情况,我们请了还健在的80几、90岁的老人,当时他们都是20几岁的年轻人,现在他们八九十岁,就让他们讲,我们拿着笔,能够记的记。

  【解说】他们自费搜集文物、印刷材料,这种纯是民间的整理收集,弥补了档案整理和文物收集的空白,如今的红军长征两河口会议纪念馆中的很多故事,都来自这些老人之手。

  为了让更多人过来参观,这些收入微薄的农民、退休教师,甚至凑出了十几万元钱,修了一条路。

  【同期】小金县原抚边乡木坡中学校长 郭贵忠

  就因为我们穷,因为交通不便,所以我们决心修路。我们就开始捐钱,卖些竹篾子,把他们感动了,他们的(挖掘)机子给我们挖,给我们修路。我们花了十万多块钱。我们退休的,用工资修,其他没有工资的,就卖小北瓜,花了十万多。

  【解说】1935年6月,红军在此停留过4天。

  然后,这里的老百姓记了他们76年。

  直到今天,这个村的人们都在传诵红军的故事。红军,是他们的日常生活。

  这次关于红军的采访,成为村里最盛大的节日。全村的人都围上来,把最好的食品摆出来招待我们。

  所有人的笑容,都暖和得让人想落泪。

  这个陈列馆,在小金县抚边乡粮台村,一个藏羌汉多民族聚居的偏远山村。

  村民们唱着歌为我们送行。

  当年,红军宣传队在这里教他们的父辈学会了这些歌曲,他们至今都没有忘。

  (此文为新华社《领航中国·红色足迹》多媒体专题系列报道第五集解说词 记者朱玉、肖春飞)
(责编:程宏毅)


相关专题
· 喜迎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