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大事记人物谱回忆评论史料图片纪念文章百年回声五四奖章纪念活动

拒签对德和约的斗争 

【字号】【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一、北洋政府谋签和约

  国务院暗示谋签和约致各省区密电稿

  (1919年5月13日)

  (除西南五省)各省经略使、巡阅使、督军、省长,各区都统,龙华护军使,海军总司令,库伦都护使均鉴:中密。青岛问题,途经电饬专使,坚持直接归还,并于欧美方面多方设法。嗣因日人一再抗议,协商方面极力调停,先决议由五国暂收,又改为由日本以完全主权归还中国,但得继续一部分之经济权及特别居留地。政府以本旨未达,正在踌躇审议。近得陆使来电,谓美国以日人抗争,英、法瞻顾,恐和会因之破裂,劝我审察。交还中国一语,亦未允加入条文。但和约正文,陆使亦未阅及,尚俟续电。此事国人甚为注重,既未达最初目的,乃并无交还中国之规定,吾国断难承认。但若竟不签字,则于协商及国际联盟种种关系亦不无影响。故签字与否,颇难决定。本日招集两院议员开谈话会,佥以权衡利害,断难签字为词。并谓未经签字,尚可谋事后之补救,否则铸成定案,即前此由日交还之宣言,亦恐因此摇动。讨论结果,众论一致。现拟以此问题正式提交国会,一面电嘱陆使暂缓签字。事关外交重要问题,务希卓见所及,迅赐教益,不胜持致。近日外交艰棘,因之风潮震荡,群言庞杂。政府采纳民意,坚持拒绝,固已表示态度对我国人,在国人亦当共体斯意,勿再借口外交,有所激动。台端公诚体国,并希于晤各界时,切实晓导,共维大局。为要。院。阮。印。

  〔北洋政府国务院档案〕

  钱能训为对和约签字问题不可偏激致岑春煊等密电稿

  (1919年 5月 13日)

  广州岑西林先生、伍秩庸先生、林悦卿先生、武鸣陆干卿先生、云南唐慏赓先生、贵阳刘如周先生、成都熊锦帆先生、上海唐少川先生、孙中山先生同鉴:华密。青岛问题,国人极为注重。途经电饬专使,坚持直接归还,并于欧美方面多方设法。嗣因日人一再抗议,协商方面极力调停,先决议由五国暂收,又改为由日本以完全主权归还中国,但得继续一部分之经济权及特别居留地。政府以本旨未达,尚在踌躇审慎。近得专使来电,谓美总统以日人抗争,英、法瞻顾,恐和会因之破裂,更非中国之利,劝我审酌。又得来电,谓要求加入交还中国一语,亦未见允。但和约正文,我专使尚未阅及,仍俟续电。此事群情迫切,举国所同。现未达最初目的,乃并无交还中国之规定,吾国断难承认。盖未经签字,尚可谋事后之补救,否则勒为定案,即前此交还宣言,亦不可恃。但若竟予拒绝,则于协商方面及国际联盟关系,亦不无影响。此间征集各方意见,佥谓权衡利害,于签字一层,必宜审慎。事关外交重要问题,自应一致对外。务希平情衡度,不吝赐教,并晓导各界,共维大局,勿涉偏激,实深(足支)祷。能。元。印。

  〔北洋政府国务院档案〕

  田中玉主张和约暂缓签字密电

  (1919年5月14日)

  北京国务院钩鉴:中密。阮电敬悉,极佩卢怀。窃谓青岛问题,关系国家之存亡甚重。又当此群情激昂之际,倘遽签字,国内或有沸腾之虞。若因此演出别项交涉,则办理将更棘手。故权衡轻重,似以暂不签字,徐图事后补救之说为较善。鄙见如是,尚乞钧裁。至察区各界,玉已迭经晓导,切实监察,人心尚属镇静,堪慰廑注。谨复。田中玉。删。印。

  〔北洋政府国务院档案〕

  赵倜响应政府对巴黎和会意见密电

  (1919年5月26日)

  段督办钧鉴:统密。展奉敬电,对于青岛问题,切指国家利害,词旨沉痛,实足警动听闻。同时并奉到国务院敬日通电,就悉当局于和约签字最后主张,几经审慎。倜一介武夫,智识短浅,事关国际,惟一听政府之主持。至地方治安,职责所在,自当力任保持,用纾廑系,伏祈钧鉴。赵倜叩。宥。印。

  〔北洋政府督办边防(参战)事务处档案〕

  张玉庚等请政府训令专使拒绝签字提议案

  (1919年)

  为提议事:查众议院前准大总统咨称:为巴黎会议各问题,政府决定此项草约,大体应行签字,惟山东问题,声明另行保留,请求同意。等因。曾经众议院于五月二十六日开会一致同意在案。据此。查另行保留是否有先例可援,其期限、其保证是否确有把握,均在不可预定之列。万一发生意外变动,是未收签字之利,先召山东危亡之害矣。近来人心愤激,佥以拒绝签字,为一致主张。如政府必欲拂多数人之心理,恐全国骚动,立召危亡。事变之日,不止山东一隅而已。夫德人处丧败之余,受末日裁判,尚以协约太苛,全德人民一致否认签字。况我中国以参战资格,列席和会,并此暴德攘夺之权利,不能直接收回,而复慕买椟之虚名,受还珠之实害。政府何以对国民,国民何以自立于世界耶。为此,应请政府下最后之决心,如保留山东问题毫无把握时,即训令赴欧专使,拒绝签字,留将来挽救之余地,即以收一线未绝之人心。是否有当,敬候公决。

  提出者:张玉庚 庄陔兰 王锡蕃 李元亮 尹宏庆 刘星南

  连署者:蒋 (芬木) 林炳华 陈□介 吴德培 徐果人

  毕桂芳 刘冕执 蔡汉卿 陈邦燮 萧延平

  翟文选 成多禄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张广建请签和约密电

  (1919年6月21日)

  〔衔略〕统密。本日奉大总统轸电,比上复电,其文日:北京大总统钧鉴:统密。轸日通电,敬谨读悉。窃念我大总统俯徇舆情,勉膺艰巨,劬劳恳挚,听夕不遑。无非以时局阽危,沦胥可惧,先忧后乐,饥溺俱同,贞下起元,干〔斡〕转有责。莅任以来,吐哺沐栉,以求和平。慈祥恻恒之诚,福国利民之意,固已周浃宇内,共见共闻。断非嗜利攘权,有意构煽者所能逞其私辩,变易黑白。胶澳外交一案,政府兼权利害,实已至精至审。与其坚拒签字,而放弃有利条件,损失国际地位,且日、德间原有况状,仍无变更,而以后更无著手之处,自不如尊重英、美、法之担保,据日外部之声明,迳予签字。得失之数,指掌可知。筑室道谋,必陷国势于万劫不复,智者不能为,仁者不忍为,公是公非,转瞬即定。至沪上和议,延迁数月,突有荒谬绝伦、摇动国本之条件发生,海内莫不惊异。其为别有用心,希图破坏,已可概见。然此为个人私意,西南全体,不乏明达,自未必多数赞同。且双方均已申明,和议并未破裂,代表辞职,尽可易地易人,赓续速议。即各有意见,亦不妨分别征求。自来造大投艰,必经盘错。钧座智周睿照,昭晰物情,渊度冲涵,何忍坐视神州陆沈,反堕宵人诡计。况更有进者,现行责任内阁制例,总理完全负责,大总统地位,实无辞职可言。授之法理及各国先例,皎然明析,无可致疑。区区之愚,窃虑根本一摇,大乱立作,既乖薄海苍生之望,亦负生平救国之心。用敢披沥详陈,伏求俯垂鉴察。至奉谕保卫地方,毋稍疏虞,敢不黾勉尽职。甘省现状,秩序说安。合谨上闻,请释廑注。等语。敬以奉闻,诸希垂察。张广建。筒。印。

  〔北洋政府步军统领衙门档案〕

  关于签字与不签字二端政府与专使往来之商榷①[此件为北洋政府外交部所编之《巴黎和会关于胶澳问题交涉纪要》第二部分。沿用原标题。]

  (1919年)

  自对德草约披露以来,全国议论腾沸,其视线实集中于签字与不签字之问题。此项问题,政府前准专使来电详述利害,以为不签字较之签字略少危险,政府权衡利害,亦以就此签字于失利之中,尚不无挽救之处。当经详加筹虑,计不签字之害,约有以下六端:

  胶澳地方,日本以兵力取之于德人,虽有交还之宣言,实际上,数年以来,仍在日本之掌握。我国此次若不签字,则交还一事,更属空言,于日本并无所损伤,于我则实有不利。是签字之权,操之中国,而交还与否,仍在日本。此不签字之害一。

  交还胶澳文书,虽出自日本之胁迫,实为两国业经协定之条件。此次若非借参战之机会,恐中国虽欲请求各国重行考量而有所不能。现在既经各国之调停,是形式上日本已不能有单独之处置。我国此时若不乘机承诺,则将来他国既解除其调停之责任,胶澳问题终为中、日直接之交涉,于我国最初之目的,正相背驰。此不签字之害二。

  此次交还胶澳条件,既经各国之调停,则将来日本果有轶出范围之举动,尚可根据大会之主张,请求各国之协助。若我国竟不签字,此后更无回旋之余地。而日本所有举动,均可借口于我之不受磋商,友邦虽欲仗义执言,恐亦无所措手。此不签字之害三。

  我国此次参战,固期对于一切不平等问题,均有相当之解决。若因胶澳问题,德草约竟不签字,则将来国际联盟是否可以加入,亦一疑问,是胶澳问题既不能因不签字而有所挽回,而他项问题或且因不签字而发生影响。此不签字之害四。

  又接陆专使来电,我国对德各项,各领事裁判权之撤销、津、汉各租界之收回、关税之自由、赔款之废止、债务之没收、损失之赔偿等类,大致均已商允,各国列入草约。对德既定,将来对奥和约,亦可照办,是对于德奥方面一切,大致达到我国预期之目的。若此时拒绝签字,则以上各条仍归无效,一切仍须留待将来与德、奥直接交涉。既无此次公约之保障,尤不能得协商各国之助力,其结果如何,殊难逆料。此不签字之害五。

  此项问题,既经大会表决,于将来交还之事,究多一层保障。在日本既已在会担任将胶澳地方及一切政治上之主权交还中国,日后政治方面两国争持不决之问题,如实行撤去民政署、驻兵等事,亦可从此解决。将来我国方面,如能善筹补牢之策,各国亦不难以此次巴黎大会表决办法为根据,以限制日本之侵略。是于不利之中,比较的尚不无有利之处。若竟拒绝签字,不惟有负各国调停之苦心,抑且不啻自绝于国际联盟之保障,各国将来更难过问。此项问题仍必留待中、日两国自行解决。不惟此次议决办法失其效力,即日本前此与中国所订交还条件,亦难保日本不从此反汗。彼时既难以兵力取回,如再向日本交涉解决,必致受其迫胁而无可如何。若听其延搁,则胶澳仍为日本占领之地,而永无归还之期,其为患较之今日会议之结果,奚啻倍蓰。要之,中国之〔不〕签字之结果,并不能取消民国四年五月廿五日交还胶澳条件之协定,且恐更生不良之反响,正为日本所求之而不得者,我国拒可自甘放弃,授人以柄。此不签字之害六。

  政府对于签字与不签字之看法,既如以上所述,而同时驻外各使亦多来电,陈述利害,与政府宗旨颇多契合。如王公使广圻五月八日电称:胶州问题未达直接交还之旨,当然不能签字,惟权衡利害之重轻,似尚有讨论之余地。查国际缔约,不签字或签字而将某条款声明保留,原为消极之作用,借免履行之义务。今胶州于事实上早为日兵占据,而此和约条文内之当事者为日、德两国,若因地主之中国不肯签字,而使日、德之间可以发生障碍,则不签字之作用斯有关系。所恐我不签字,于日、德间应有之效力毫不变更,徒保持日人于条约所得之权利,仍可继续完全享受,于承认交还之间,转可借词别为计划,即其对于三国会议所允相让等事,均可因此变计。日后我虽欲向三国责言,彼亦振振有词,不负担保之责。故不但对德问题有国际联合会之关系,即与议条款是否利于保留,事关大局,不败〔敢〕不贡其愚诚。全权诸君,目前情势,为箇人计,自以不签字为宜,若顾国家,岂宜出此。又戴公使陈霖二十日电称:和会议决胶州问题,我国群情愤激,佥主拒绝签字,此事关系太钜。其中利害轻重,窃尝平心静思,主权完全归还中国一层,既由三国与日议决,即可借商实行交还办法,于我不为无利。约文虽未明载,然三国会议言犹在耳,且有英外部复函可据,日本决难食言。即使有所托词,延不履行,三国似究不能坐视。若不签字,则我国将在联合会之外,势更孤立,而日本以我既未承认,则原议自可取消,转有借口。三国憾我不受调停,亦将袖手漠视,均在意中。远东情势,终须借列强以相牵掣,未便有伤感情。且中、日成约,并不能因此次不签字而可作无效,是实际上于前途毫无希冀,而先使目前对德所获利益悬而无著,似不可负一时之气,而忽久远之图。即保留一层,无论大会未必许我,纵许我保留,亦徒畀日人以悔翻之余地,我仍无收回之能力,其害与不签字无异。又胡公使十六日电称:此次和约,因山东问题,政府有不签字之意,仰见硕画苦心。惟德默察世界大势,权衡利害,窃以关于山东各条,自应严重抗议。而对于和议全权有不可不签字情形,敬为缕晰陈之:一、不签字,于四年、七年中日协定条件仍难废止。二、和议载明,经三大国批准,即能实行。故我之签字与否,于日本无足重轻。三、国际联合会于中国国际地位关系綦重,此会列在和约首章。该会办法,国分三种:甲、协约国签字者即为人会之国。乙、和约开列之中立国,由签字国随后邀请入会。丙、德奥等敌国,异日入会,须候该会议决。我不签字,既自屏于甲种,列在乙种,将来加人须审查。 〔四〕、国际会乃世界和平之基础,弱国独立之保障,故日本不坚持种族问题,义全权去而复返。我若自行退出国际团体之外,势成孤立,更觉征求助我者援手莫由。五、山东问题。英、法,美大使非无意助我,奈英、法拘于成约,美以坚拒种族平等,不得不循日本之请。我现既抗议立案,将来尚可相机再向国际会提出。如不签字,徒伤三国感情。〔六〕、此次和约中对于敌国,除恢复已失权利外,尚可享受协商国公共利益,若世界和议已成,中国尚处战局,异日单独媾和,恐敌国多方要挟,迎拒两难。综此六端,足见不签字,于山东,已失权利仍未收回,于我国,应得权利转多抛弃。各等语。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二、全国各地反对和约签字

  山东省议会等要求拒签和约致陆军部鲁籍军人电①[此件系北洋政府陆军部来电摘由,原摘由封套上有“专电并请转诸同乡”字样。]

  (1919年5月)

  (1)山东省议会等电(5月5日)

  本日电大总统、国务院文日:外交问题,完全失败,政府以国际地位为辞,拟为大体之承认,惟山东一部,暂为保留。此等办法,不惟事实决难实行,国际亦无此例。愚弄国民,居心媚外。政府既以山东为牺牲,东人又何恤以政府为孤注。与其见卖于人,毋宁失之自我。挺〔挺〕而走险,急何能择。现全省人民,积薪厝火,待时而发,结果如何,尚难逆睹。本会为人民代表,目睹危亡,谨为最后之呼吁。务恳大总统、总理坚持初议,迅电专使拒绝署名,一面提出抗议,借谋挽救,否则,退出和会,以为后留。等语。我公关怀桑梓,不忍坐视危亡,尚希直接向中央交涉,以保乡土,而维国政。

  (2)山东各界郑铁等电(5月6日)

  本日致大总统、国务院电文:青岛问题,日人主张德国直交彼国,且以退出和会相要挟,是其必得青岛之心,昭然若揭,倘非尽力争拒,以杜贪婪,恐将来抱蔓摘瓜,祸至无日。万望严饬陆、顾、王各专使,坚持正谊,勿稍游移。如不能贯彻主张,即请撤回专使,另谋对待。东省人民,誓为后盾。等语。特此电达,即祈诸公直接向政府警告,或提出抗议,幸甚。

  〔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吴山转告广州国民大会要求拒签和约惩办国贼电

  (1919年5月12日)

  万急。对。重庆黄东川道尹鉴:并转各司令、各报、各法团鉴:成都熊督军、杨省长、向政务厅长鉴:并转各报馆、各县知事、各法团鉴:省议会鉴:并转滇省议会、黔省议会鉴:顷于巴黎一日特电,欧洲和约第三段中有关于德国在中国之条件者如下:德国将一九零一年因拳匪所得之利益及赔款交还中国,除胶州外,其向在天津、汉口租界及各处华界所有屋宇、码头、兵□、炮台、军需品、船舶、无线电台及各种公众物业,□当交还中国。第外交及战事方面之物业,不在其内。自一九零零年四〔至〕一九零一年,德国夺得之夭文仪器,亦须交还。照拳匪条约,如非得强国之许可,无论如何,中国不能设法处置在北京东交民巷之德人物业。德国应允将在中国天津、汉口二处之租界弃去,并允将二处辟作万国办公之用。德国弃去因中国或协约国及联合国政府将其国民久禁及遣送回国,并一九一七年八月十四号后收获或摊分德人利益赔补损失之要求。德国须将沙穴英租界之物业,交与英国。又将在上海法租界德国学校之物业,交与中、德两国,共同办理。关于山东方面者,德国将一九〔八〕零〔九〕八年三月六日与中国所立之条约及关于山东各种条约所载之权利名称、利益、铁路、矿务、电报等让与日本。德人所有由青岛至济南府铁路之权利,连各种矿务权利、开垦权利在内,并由青岛至上海及烟台之电线,完全让日本。电线一款,完全免费。德国夺〔在〕胶州〔所〕有之政府物业,可移及不可移,皆作免费归日本所有。云云。再特转巴黎专使正廷来电云:政务会议诸总裁鉴:胶州问题,三国议决,仍如谏电所陈,交还日本,不能直接收回。和会竟重战力而轻公理,殊堪痛恨。现已提出抗议,并设法向各国接洽,以图补救。廷自奉职,徒舌之劳,未获桑榆之效。使职辱命,咎实难辞。惟有电请开去使权,并加惩戒,以重责任,而谢国人。惶悚待命。此电及陷电切请转达国会。正廷。江。又惟〔广〕州体月真日国民大会万余人,整队到军政府。由大会公推代表,谒视外交部长伍廷芳并岑总裁及各钜公,均充〔允〕竭力与争,台词可十余万。国民请愿三大端:一、取销廿一条件及国际一切不平等之条件,由我国直接收回青岛。二、尽法严惩卖国贼。三、请北方释放殴击卖国贼而被逮之志士。等语。请川滇黔全体国民坚结团体,拼死力争。迅电巴黎公使馆转王专使,拒绝签字,免为朝鲜第二。盼切。祷切。吴山叩。文。印。

  〔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驻云南特派员公署档案〕

  南京上新河全体国民要求严惩国贼拒签和约电

  (1919年 5月 13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众院钧鉴:外交失败,皆由少数卖国贼所为。国运垂危,将步韩国后尘。恳严惩国贼,以维国命,而安民心。山东问题,关系我国命脉,鲁亡国亡。乞电巴黎专使坚争,万勿签字。宁可退出和会,否则誓死不认。南京上新河全体国民叩。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湖南省议会等要求拒签和约罢斥曹章陆电

  (1919年 5月 14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钧鉴:吾国为协约国之一,青岛当然由德直接交还。乃日本违反和平旨趣,狡词强夺。凡我国民,莫不发指。恳电陆、王、顾专使,坚持不签字。曹、章、陆等甘心卖国,请速罢斥,以谢国人。并望督促南北和议,即日解决,一致对外。湘省议会、教育会、农会、商会同叩。印。

  〔北洋政府国务院档案〕

  山东省议会等要求偿款废约收回山东权利电

  (1919年5月14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钧鉴:顷闻青岛问题,巴黎和会有允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经济权消息。借口去岁曾与日本订立高徐、顺济草合同,已明认日本在山东有经济权云云。恶耗惊传,人心惶骇。迭经各界会议拼死力争,若挽救方法,必须从偿款废约着手。鲁人请愿毁家破产,担任筹还。务恳竭力主持,用救危亡。临电哀鸣,无任迫切待命之至。山东省议会、商会、农会、教育会同叩。寒。印。

  〔北洋政府国务院档案〕

  哈尔滨总商会等要求收回青岛电

  (1919年 5月15日)

  北京分送国务总理、外交总长转呈大总统钧鉴:闻青岛交涉,仍归外人继续德国占有,群情愤激,鲁省人民,死不承认。乞坚持挽救,以慰舆情。哈尔滨总商会、滨江县商会、山东同乡会全体商民公叩。

  〔北洋政府国务院档案〕

  珲春商会等要求拒签和约电

  (1919年 5月 18日)

  大总统,参、众两院,国务院钧鉴:青岛问题,国命所系,倘有失败,全国沦胥。恶耗风传,亿兆震愤,誓死决心,愿为后盾。恳坚决迅电专使争持,戒勿签字,力图救亡,迫切祷盼。珲春商会、直东同乡会萧仁堂、李桐封、卢运舫暨万众同叩。啸。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大名各界要求废除密约直接交还青岛不签和约电

  (1919年5月19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众两院钧鉴:青岛为国家存亡问题,人民生命所关。日本肆其野心,忘〔妄〕悉继承德国权攫夺以之。此而不争,后患何测。乃曹、章等甘心卖国,不惜陷四万万同胞于奴隶牛马。凡有血气,孰不切齿痛心。公民等一息尚存,良心未死。与其生为亡国奴,不如死以救国。用特不约而同,矢死力争,一致主张废除密约并直接交我青岛。万恳俯顺舆情,速电巴黎中国专使,据理严重交涉。倘有丧失权利之处,宁可退出和会,万勿签押。时局危迫,急不择言,不胜激切待命之至。大名学、绅、商、农各界同叩。皓。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陕西教育会等要求拒签和约电

  (1919年5月22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众两院,国民外交协会鉴:青岛问题,关系国家存亡,国人誓死力争,祈电赴欧专使,万勿辱命签字。陕西教育会、总商会。(礻马)。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山东省议会要求否决和会签字案电

  (1919年 5月24日)

  北京参、众两院钧鉴:外交签字问题,闻政府已咨交两院取决。查东省自日占青岛,受祸已深。祗以欧会既开,解决有日,饮辛茹痛,冀可归还。噩耗传来,交涉失败,群情愤激,同胞决心。佥谓政府即不惜权利之牺牲,人民当图生命之自保,纵赤族刻类,此志不渝。诸公代表人民,宜权利害,与其承认自我甘屈辱于强权,孰若取夺任人犹护直于公论。矧国民积怏已深,有触斯发,恐和约朝签于欧西,战祸夕起于东亚。则是下干众怨,上贻国忧,破坏和平,为世诟谴。诸公明达,谅不照此。伏望一致主张,否认签字,并勿不理,苟相搪塞,庶留日后争回之余地,顺东民渴望之殷情,为国为民两无尤悔。临电哀鸣,诸维矜鉴。山东省议会叩。敬。敬〔敬字衍〕印。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山东青州公民大会要求拒签和约电

  (1919年 5月 25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众两院钧鉴:外交失败,山东沦亡,人民将罹万劫不复之祸。刀俎鱼肉,后患何穷,言念及此,愤慨填胸。此间已成立国民大会,誓死力争。除电达欧会专使据理力争,万勿签字外,切恳始终坚持,力保国土,倘有决裂,公民等誓死捐躯,为国后援。临电怆惶,无任迫切。青州公民大会九千五百八十人同叩。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贵州国民大会要求拒签和约和惩办国贼释放被捕学生电

  (1919年6月1日)

  分送广东军政府、非常国会,分送各省督军、省长、议会、教育会、商会、农会、各团体、各报馆均鉴:此间对日外交失败,及北京学生被拘噩耗,群情愤激,莫不欲得卖国贼段祺瑞、曹汝霖、徐树铮、章宗祥、陆宗舆、靳云鹏等而甘心。爱于六月一号开全体国民大会,当即决议:一面通电赴欧和会中国专使,力争青岛,并请取消中日二十一条密约,及其他不平等条约,不达目的,即勿签字。一面通电北延,电饬专使照办,并请诛上列卖国贼六人,以谢天下。保全北京大学,释放被拘学生。吾国存亡在此一举。务祈举国一致,拼死力争。国家幸甚,国民幸甚。贵州国民大会。东。

  〔国民党云南省政府秘书处档案〕

  山东农会要求拒签和约电

  (1919年6月5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院、参、众两院钧鉴:青岛交涉,日趋险恶,和会签字期迫,东人誓死否认。恳速电陆专使,据理力争,万勿签字,以保国权。山东农会。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吴炳湘报告监视北京开临时国民大会呈

  (1919年 6月 7日)

  敬呈者:本月七日下午四时,据内右一区警察署报告:有北京大学、清华学校等校学生暨国民外交协会人员,在中央公园开临时国民大会等语。当经派厅区各员前往监视,并弹压照料。旋据报称:到场时,有国民外交协会会员梁秋水、朱洪斌先后演说。其演说大纲:(一)拒绝签字。(二)取消中日密约。(三)惩办卖国贼。(四)提倡国货。(五)维持教育。(六)维持南北统一。演讲时,论调激烈,并有不信任政府之语。复说明关于约法上之自由,如言论、集会、结社、出版等项,拟向政府要求,不加限制。复有陈百朋演说,有挑拨军警之语。在场散有对于山东问题《宣言书》、《国民大会浅说》暨对于山东问题《我之伤心语》等印刷物。并声言自明日起,每日下午一时至五时在石虎胡同国民外交协会开会,诸人如有意见,请向该处通知。等语。遂即散会,尚无事故。散会后,经告知该会会员、北京大学学生吴开远:此次开会,事前并未呈报,实属有背法令,嗣后须依法办理等语,该会员唯唯而去。各等情。具报前来。查本日国民大会系临时由在园之人聚众演说,事前并未据来厅呈报,除由厅函知国民外交协会,嗣后开会,务须依法呈报外,所有本日中央公园开临时国民大会情形,理合呈报内务总长钧鉴

  京师警察厅总监吴炳湘谨呈 六月七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山东工商联合会要求拒签和约惩办卖国贼电

  (1919年 6月 12日)

  北京大总统暨国务院、各部总长钧鉴:外交失败,南北相持,国家前途,何堪设想。加以国贼当道,学生被捕,吾辈商民,不胜怵惧。只得全体罢市,电恳四项,立候答复:一、否认青岛签字,并废除四年念一条件。二、惩办卖国贼,并收没其财产。三、促进南北议和。四、释放被捕学生。山东工商联合会。文。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张树元等报告山东各界为青岛问题赴京请愿电

  (1919年6月)

  (1)6月19日电

  急。北京参、陆部、国务总理钧鉴:内务部、警察总监鉴:统密。东省人民为青岛问题,日前停课罢市。幸遵中央选次来电,多方宣导,业已恢复原状。惟各界仍连日在议会开会,议定青岛决不签字,废除顺济、高徐密约,催促南北和议等项,公举代表至京请愿。当以请愿书尽可由东寄京,即欲代表前往,但举数人亦足。兹闻议会、学界、农会、商会、报界、外交商榷会、学生代表各团体竟举至八十余人,遂于今晨赴京,用特电闻。如果晋谒,应请派员详切宣导,体释群疑为叩。张树元、沈铭昌。皓。印。

  (2)6月28日电

  急。北京国务总理钧鉴:参、陆部、内务部、吴总监鉴:统密。东省各界代表赴京请愿事,前奉院马电,当集各领袖,令其详切分别劝谕,设法阻止,据称以后可免陆续入京之事。前夜忽据探员报告,现闻各团体又拟每县举人,代表入京,续行请愿。元、铭等闻信后,复于昨午招集议长详询,前既劝止,何又复行?况前次代表谒见府、院,已有切当表示解释,更毋庸复有此举。旋闻派□议会于晚八钟集趋此事,适奉院沁电。又经会同派令唐道尹、宋警察厅长前往,晓以中央来电,已将详情明晰批示,并剀切开导,咸使□领各界,自可释疑,不必再行至京。而该会筹〔等〕借口院批不得要领,主张每县去二、三人入京,更要求国会然〔为〕之请愿。再三劝导,仍以每县必去一人为言。闻今早已北上,以人数不齐,大约有七八十人。此间对于兹事,开导至再至三,而该会等始终执言如前,必求中央解决,惟有仰恳中央仍予宣导释疑为叩。张树元、沈铭昌。俭。

  〔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山东各界代表要求拒签和约废除密约严惩国贼请愿书

  (1919年6月)

  为请愿事:窃维欧会和约,举山东权利付与日人,是无异举山东人民陷诸死地。群情愤激,誓死拒争。学生罢课,商人罢市,祗以死亡所迫,反顾弗遑。原期政府垂怜,容纳民意。乃观近事,则大不然。对国贼则因辞免官,初无惩意。对外交则隐讽暗示,别有会心。东民一息尚存,宁甘待毙。敬承等匍匐来京,作最后之请求。冀当途之觉悟,椎心呕血,谨为贵院(尔见)缕陈之:

  (一)巴黎和约,关于山东三条,必须拒绝签字也。政府谓拒绝签字,则国际地位无术保持,此特惑于胡使一面之说,未加深省。但签奥约,仍可加入联盟,王使正廷来电可按,则胡使六不可不签字之条陈,殊不可凭。即就利害言之,青岛为沿海要港,山东为全国咽喉。一入日本范围,足制我国死命,达人硕士论之綦详。是我画诺对德之和约,不啻注销中国之名义。国且不国,有何地位之保持。若谓日人再肆贪婪,列强将加以禁制。则既能加禁制于日后,何不可禁制于日前。况拒签之声万方,一概不恤众论,冒昧执行,恐和约之墨渍未乾,我国之土崩已见。不签字固未必不亡,签字则必至于亡。情势昭然,勿庸著蔡,此签字之必当拒绝者也。

  (二)高徐、顺济铁路草约,必须废除也。查高徐、顺济路约,既未经大总统盖印,又未经国会议决,特由二、三佥士,暗中受授,揆诸约法,实难认为有效。政府贪于涓埃之接济,罔恤祸患之根因,任任坚守,不予解除。率至青岛问题,提出和会,日人依此为根据,怙势力争,列强借是为口实,谢绝援助。我使(纟举)〔结〕舌瞠〔目〕,欲辩无辞。海岱精华,乃随斯约以俱去。东民愿竭膏血,偿款解除。迭电哀呼政府罔应,三千万众今犹是心。此约苟存,青岛不复。亡羊补牢,未为晚。此高徐、顺济路约急当废除者也。

  (三)卖国奸人必须严惩也。查曹、陆、章诸奸,居心险诈,但图身肥,罔恤国瘠。二十一条之迫签,既为若辈所嗾使。高涂、顺济之订约,亦为若辈所构成。和会方开,公论犹在,青岛归我,众喙同音,若辈何心独标异议,谓青岛等于旅大,胶济等于东清。既在国务会议危论劫特〔持〕,复于专使进行,多方掣肘。其为日人尽力,一若有巨谴大罚驱迫而为之者。似此凶狡,久稽形诛。深恐谬种流传,完用辈出,三韩殷鉴,噬脐难追。庆父不除,鲁难未已。仅予免职,何足蔽辜。此曹、陆、章诸奸亟当惩办者也。

  以上三端,代表等承父老之嘱托,作阍阙之呼吁,既将命而远来,必得请而后返,除将愿书分呈大总统暨国务院外,理合陈请贵院查核。伏乞垂察舆情,迅速提议公决施行。

  山东省议会代表 张敬承 王者塾 杜荣相 秦福堂

  朱启江 于之昌 李庆施 赵树枋

  李允峰 张逢源 王永昌 孙祖荫

  姚元谦 朱文泉 张树德 景传诗

  孙郛五 王成业 吴荫曾 聂澄泽

  牛金铸 李有典 刘范颐

  学界代表

  姜汉三 车绍周 连警斋 李益三 刘益三

  汪洋洋 崔梯云 程墨斋 张湘溪 徐星垣

  郝宝书 鲁佛民 亓轮升 韦延镇 张漱石

  刘沛然 尹世铎 刘一鹤 用振策 田象事

  冉少事 杨沅香 郑沐之

  农会代表

  臧孟里

  总商会代表 李和轩 乔履乾 赵聘臣 李岱五

  刘运生 潘勋臣 李镜卿 牛子仁

  徐桂事 朱德臣 陈伯元

  济南商埠商会代表

  孟广深 李敦五 刘锡候

  报界联合会代表

  王讷 王志勋 张思纬

  学生代表

  张丹书 李义清 张清瑞 率开文 王(王奉)琮

  谭襄之 王汝宾 张文英 庄达中 王建兴

  袁济乡 姚志轩 卢香龄 何利贞 石志(山昆)

  徐寅亮 杨锦荣 刘惟兹 周晋生 郭兴亚

  陈冠彝 石斌甫

  介绍人

  张玉庚 刘星楠 李元亮 王锡蕃 尹宏庆 庄陔兰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旅津山东同乡会要求拒签和约电

  (1919年6月23日)

  北京大总统、国务总理、参、众两院钧鉴:青岛问题,当日、德交战之初,既已声明交还中国,效〔?〕中国加人战四,树不寇其反汗①[此处电文当有漏误。]。本应在巴黎和会直接交还,今竟食言自肥。不但欺我中华,且以欺朦世界。至廿一条私约,参、众两院既未通过,有约各国概未闻知。凭一、二人之私意,掩尽天下耳目,断送中国,在此一举。高徐、顺济二路,乃大河以北咽喉,因借撤民政署而强横要求。凡属国民,莫不(此目)裂。均宁作(石甚)侍〔?〕,不甘蚕蚀。他日祸患之来,我山东商民首撄其害。此等自杀政策,誓死不认。恳中央以国家为重,保全国土,取消私约,巴黎和会,万勿签字。国家幸甚,山东幸甚。旅津山东同乡会吕海寰、刘麟瑞等同叩。候示。

  〔北洋政府筹备国会事务局档案〕

  山东协会主张拒签和约电

  (1919年6月)

  北京总统府、国务院、参、众两院,广东军政府、参、众两院,各省督军、省长、省议会、各省农工会暨各团体、各报馆均鉴:报载,惊传电欧会专使全日签字。牺牲山东,不恤国亡措施,乖谬致斯极极矣。据王专使正廷称:王、顾各专使均主保留山东三款三条,余则拒绝签字。诚以山东咽喉之地,拱手让人,冒昧签约,不自召沦之①[此处显有脱误。],且不合德约。中国在欧会间,尚多活动余地,遂以自缚,群谓签字,若同(忄昏)陷中国于孤立之势,不能遽徇其情。我国应全体一致誓死力争,政府宜速撤悄〔销〕主张签字之电令,撤主张签字之使。其他各机关,均宜电请陆、王、顾各专使,坚持到底,誓为〔后〕盾。时机不再。山东协会。印。

  〔国民党云南省政府秘书处档案〕

  国务院等阻止各界代表赴京请愿电

  (1919年 6月 30日)

  各省督军、省长、各都统、各护军使鉴:政府对于京、津、鲁各界代表请求事项,如山东及南北和议各问题,均有确当表示。共和国家以国会为代表民意机关,人民请愿事件,只能向国会陈请,法律明有规定。嗣后如有来京请愿者,务须剀切劝导,设法阻止,免滋纷扰为要。国务院、内务部、教育部、农商部。卅。印。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沈铭昌关于乡民集众要求拒签和约电①[此件系陆军部来电摘要。]

  (1919年7月2日)

  学、商各界并乡民集众来署情形,业于冬电报告在案。缘齐鲁大学生王志殊经日人逮去,至晚交涉未释,商、学界来署请求,经面加开导,旋退。讵至九钟,忽集数千人,哄人署内,今早四钟学生索回,始散。此一事也。旋又乡民数千环署请求不签字,其原因由于近日风传沿胶济路桥洞,日人对于居民及牲畜经过,有抽税之说,益以青岛不签字免担重税为请,经剀切开导方散。此又一事也。铭昌莅任数月,奉职无状,抚躬循省,负疚实深,惟有明令严加处分,以为不职者戒。抑更有陈者,财政不良,至种种押借外债,内政不良,实业矿产,假手外人,而外交均受其敝,青岛其显者也。盖种种腐败,以致国弱不振,民信不坚,积之既久,遂汇萃于青岛之问题。若不速定内阁,明示外交,选用贤能,改良诸政,无以奠国本,而安民心。干冒上陈,无任惶悚待命之至。

  〔北洋政府陆军部档案〕

  杨晟等报告上海国民大会反对和约签字电

  (1919年7月)

  (1)杨晟代电(7月2日)

  北京内务部钧鉴:密。昨日下午一钟,西门外体育场开国民大会,本埠男女各学校及工商界到者四万余人,加以游人闲观者亦众,途为之塞。各校学生等,手持小白旗,上书 “不认签字、取销密约”等类。护军使派宪兵前往,到场弹压保护。在会学生等经过各地,复经巡警妥为维持,尚未发生冲突等事。其开会宗旨,无非为对德问题主张不签字。人多议未定。自会场散后,经西门、十六铺、大东门一带,游行一周而散。闻国民大会事务所通告,今日拟接续开会。晟与各机关接洽,随时切实注意维持秩序。续后情形,再行报闻。杨晟叩。冬。

  (2)杨晟密电(7月3日)

  国务院、外交部、内务部:十码。昨代电报告沪上国民大会情形,该邀鉴察。嗣复详查实情,其始不过少数人发起,继至耸动有千人,前日游行街衢, 流氓随同附和,集至四万余人。晟曾遣人不动声色到会视察,据报绝鲜正当士商在内,学生亦鲜至者。除樊桐外,其主席之李大年,即系孙洪伊代表。昨晨开会,切近言论悖谬,当场为军警解散,从此不准再有集议。人已早经商允领四千租界内厉行禁制。现更开始取缔报纸违背法理之言论及一切逾越常轨之印刷品矣。再有人运动再行罢市,先由钱庄入手,晟已密与钱业接洽,坚持拒绝。除随时会商并报告外,谨闻。晟。三日。

  (3)李纯等密电(7月3日)

  国务院、内务部、教育部、农商部鉴:统密。据上海沈护道尹、徐厅长电称:沁日有学商工界约四百余人在公共体育场开会,反对欧约签字,因商界人少,改期二十九日再开国民大会。艳日果有千余人冒雨麕集该场门前,因厅县派警防守,开会未成豆散。东日复聚集万余人,请求开会,报告宗旨,系为拒绝欧会签字、挽救外交失败,因人数众多,势难阻止,在该场开会后,即结队游行街市,始各纷散。等情。除电令该道厅设法消弭、严密防范外,特电奉闻。李纯、齐耀琳。江。

  (4)徐国梁代电(7月3日)

  北京内务部警政司长王钧览:卅代电谅鉴。卅日晚,突有商工学界代表胡剑尘等七人来厅面称:各团体赴军署请求,已蒙护军使面允,定于东日下午一时仍在公共体育场开国民大会,请派警保护等语。厅长即于东日晨亲赴护军使署请示,奉面谕:因各代表要求过甚,不得不为有限制之允许,已嘱其遵照本署布告,将宗旨、人数报告官厅等因。旋据该各界联合会筹备处来函,报告宗旨为拒绝欧会签字、挽救已失败之外交。厅长以此次开会既经军使不得已而允准,各界亦已遵谕将宗旨报明,当即派员警多名在会场竭力防维。计是日各界到场人数约万余人,午后一时开会,首由临时主席李大年报告开会宗旨,继由濮文彬等演说,要求抄没曹、章、陆三人家产,以为建筑铁路之费,一余说大致相同,当时并未表决。二时许排队外出游行,劝阻无效,其中学界约千余人,余为华租两界工商两界之人居多。五时许复游行,回场贴出传单一纸,上列条件八款,并知照各团体各举代表二人,于冬日上午十时,仍到公共体育场开第三次联合会,筹议一切进行办法。察核传单,措词极为荒谬,显有过激党徒从中构煽,实属扰乱大局,妨害治安。冬日早晨,厅长即饬派员警在体育场严守,无论何人不准入内。一面亲赴护军使署请示,奉谕:严行禁阻,并派军队协助。嗣后陆续来会者,均被阻止入内。嗣有一百余人,拟在他处开会,经军警往阻,卒未开成。厅长窃念民气日见嚣张,学界倡议于前,商工附和于后,人类庞杂,党派纷歧,长此扰攘,伊于胡底。若不早定解决办法,则将来人民随意要求,禁之则立起风潮,听之则养痈贻患,办理困难达于极点。惟有恳请转陈总、次长迅赐商请中央速定方针宣示,俾有遵守。除仍督饬所属悉力防禁、随时禀陈暨分报外,合将该会传单照录附呈,仰祈转陈鉴核。厅长徐国梁叩。江。

  (一)通电全国,与卖国政府脱离关系,亦否认伪国会。

  (二)请李督军与护军使与北京政府脱离关系。

  (三)对外交团及巴黎和会通告,北京非法政府,国民实不承认。凡与日本订一切密约及欧会签约,均不承认。

  (四)通告全国,速开国民大会,取一致行动。

  (五)要求外交团,所有关税、盐税余款,除还外债外,应代我国民保留,不得交付北京政府。

  (六)欧和签字,密约不取消,山东亡,中国亦亡,全国服国丧三日,以志悲愤。

  (七)自今日,全国国民与日本断绝一切关系。

  (八)第三次国民大会,明日上午十时,各团体举代表二人到公共体育场公议一切进行办法。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曲卓新等要求拒绝签字通电

  (1919年6月)

  分送各省督军、省长、省议会、教育会、商会、农会、各团体、各报馆均鉴:自胶澳交涉失败,举国人士奔走呼号,拚死力争山东,人民尤深感痛。原冀收回青岛及西界铁路,保我国权。乃近闻签字之说,将后〔成〕事实,曹、陆、章之罢职,仍无补救外交之失败。所愿全国父老发抒热诚,各决为有秩序之行动,誓达不签字之目的。中国幸甚,山东幸甚。曲点〔卓〕新、王锡藩、李庆璋、王寄元、郭光烈、李元亮、王讷、尹鸿庆、方陔兰、张玉廷、艾庆镑、邵菘蕃、冷纯一、周福(山皮)、夏继泉、仲庆圻、周秉澜、王广瑞、沙攸远、李维□、王之箫、王广瀚、于之风、张林铭、范点东、谢麋涛、刘(木竹旬)桶,劳庆(补),印。

  〔国民党政府外交部驻云南特派员公署档案〕

  三、西南和直系军阀的态度

  吴佩孚等要求释放学生公布外交始末电

  (1919年6月9日)

  〔衔略〕本日呈上大总统一电,文日:北京大总统钧鉴:治密。窃师长等近日迭据沪电内开:有北京学生因开会宣讲被逮者数百余人,沪商全体罢市,并沿江各埠亦有继续罢市、罢工之举动等语。不胜骇然。窃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民心即天心也。士为四民之首,士气即民气也。此次外交失败,学生开会力争,全国一致,不约而同。民心民气,概同想见。我政府当轴诸公,对于我大总统五月二十五日命令,不注重剀切晓谕,而趋重逮捕。窃恐操之过急,对于直言之学子,未免轻重倒颠措施,殊非我大总统维持时局之本心也。且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其伤实多。征诸历史,不寒而(忄栗)。即如辛亥革命争路风潮,尤可为最近之殷鉴。夫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况学生乎。古之以学生言时事者,汉则有刘陶,宋则有陈东,载在史册,后世传为美谈。当此外交失败之秋,顾忌者慑于威而不敢言,偏私者阿其好而不肯言。铜驼荆棘,坐视沦胥。大好河山,任人宰割。稍有人心,谁无义愤。彼莘莘学子,激于爱国热忱,而奔走呼号,前仆后继,以草击钟,以卵投石,既非争权利热中,又非为结党要誉。其心可悯,其志可嘉,其情更可有原。纵使语言过激,亦须遵照我大总统剀切晓谕四字竭力维持。如必以直言者为有罪,讲演者被逮捕,则是扬汤止沸,势必全国骚然,揆之古人,谏鼓之设,谤格之立,萏(艹尧)之询,乡校之议,不无刺责。且日俄战后,日人疑敌〔小〕村氏外交失败,亦曾有围焚屋宇之举动。日政府乃特开国民大会,宣示交涉之理由,群情帖然,并未闻有激烈逮捕情事。我国此次交涉始末,既无不可告人之隐,即宜仿照日本办法,宣示全国,以释群疑。学生又何苦越职干政,自取咎戾。如必谓民气可抑,众口可缄,窃恐众怒难犯,专欲难成。犬狱之兴,定招大乱。其祸当不止于罢学、罢市已也。师长等素性憨直,罔知忌讳,忧之深有不觉言之切者。仰恳大总统以国本为念,以民心为怀,一面释放学生,以培养士气。一面促开国民大会,宣示外交得失缘由,共维时艰,俾全国一致力争,收回青岛,以平民气,而救危亡。时机危迫,一发千钧,临电不胜悚惶待命之至。陆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直隶陆军第一混成旅旅长王承斌、第二混成旅旅长阎相文、第三混成旅旅长肖耀南率第一路全体官兵同叩。佳。等语;谨此奉闻。敬乞卓力维持,以息风潮,而安人心,是所企祷。陆军第三师师长吴佩孚,直隶陆军第一混成旅旅长王承斌、第二混成旅旅长阎相文、第三混成旅旅长肖耀南率第一路全体官兵同叩。青。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谭浩明吴佩孚等反对和约签字电

  (1919年7月1日)

  〔衔略〕顷接京电,惊悉青岛问题,有主持签字噩耗,五中摧裂,誓难承认。盖青岛得失,为吾国存亡关头。如果签字,直不啻作茧自缚,饮酖自杀也。况天下兴亡,匹夫俱与有责。而失地亡国,尤属军人之事。吾国数百万军人,厚糜饷精,竟坐视强迫执行,不能作外交之后盾,以丧失国土。故军人无以对国家,而政府亦无以对人民也。谨将不可签字之理由,约略陈之:此次欧洲战事,联合国以公理战胜强权,原为兴灭国、继绝〔世〕之时,为〔非〕强凌弱,大兼小也。即如波兰、捷克斯罗瓦克为已灭之国,尚可恢复,而我国固有之青岛,竟不可收回。是我国非加入协约之〔国〕,抑青岛日、德战争我国独无牺牲乎。已亡者,可以复兴,而固有者,不可复得。他国加人协约,皆获利益。我国加入协约,反受损失。揆诸公理,岂得为平。查列国会议,各国自有主权,我国苟不签字,他国亦不能强制。一八五六年巴黎会议,美国对于海上条例,亦不予同意签字。今我国以存亡关系,故不签字,各国当能见谅,未必不可留作悬案,为他日樽俎折冲之余地,仗义执言,以待国际同盟之裁判。如慑服签字,是自认割赠,即成铁案,他国即欲以理相绳,亦属爱莫能助。今日美总统之不能为我争回,何莫非因曩昔我已承认之二十一条件,及顺济、高徐路线所牵制束缚。如谓青岛不签字,势必退出和会,即不能加入国际同盟,殊不知巴黎和会与国际联盟,迥然两事。盖和会所以解决此次战争事项,参战国方可与议。若国际联盟为全球永久和平之保障,凡未入战团各中立国皆可加入,即敌国如德、奥且得加人,而参战国反不得加人,断无此理。且加入国际联盟,原所以保障主权,巩固独立,求于本国有利益。未闻有尚未取得将来之利益,而先牺牲固有之土地,放弃绝大之权利者。此次开会之初,日、意两国亦曾有退出和会之要挟,我国即因此而退出和会,亦无菌焉。如谓不签字,则失英、法、美诸国之感情,亦未闻有牺牲国家绝大之权利,而博各邦一时之欢心者。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此国之所以亡也。如谓英、日战青岛时,我国尚在中立,不能一笔抹霎〔煞〕,讵知交还青岛,自有兵费相当之赔偿,证诸公法不无先例。如谓岔〔?〕青岛为日本以兵力驱逐德人,即应承继德人一部分之权力,何以美国军队于法之亚尔萨斯、罗伦两省,美国军队于比之法兰特尔斯地方,均协助驱逐德人,牺牲尤为重大,未闻有借口一、二权利之要求。唐幕公之通电,已论之详矣。如谓两害相权,取其轻。试思丧失要塞、军港、铁路、矿产之大权,与损失区区不可必得之关税赔款,两害相权,孰轻孰重,当有能辨之者。且日人此次争执青岛,其本意不止在青岛,其将来希望有大于青岛数万倍者。就表面上言之,我之对于青岛所争者,似乎甚小,而实际不判,收效甚大也。浩明、佩孚等眷怀祖祚,义愤填胸。痛禹甸之沉沦,悯华胄之奴隶。虽(兀虫)蛇已具吞象之野心,而南北尚知同雠以敌忾。与其一日纵敌,不若铤而走险。与其强制签字,贻羞万国,毋宁悉索敝赋,背城借一。军人卫国,责无傍贷,共制后盾,愿效前驱。彼果实逼此,我军人即应为困兽之斗也。惟恳我双方政府,以民意为从违,以军心为依据,坚持到底,万勿签字。则民国幸甚,国民幸甚。谨此电陈,敬乞亮察。谭浩明、谭延闿、赵恒惕、宋鹤庚、廖家驹、鲁炳〔涤〕平、谢国匀〔光〕、罗先(门岂)、吴俭学、肖昌炽、周凝范、田应诏、年学济、胡英、琳德轩、周伟渠、汝霖、胡宇坤、韦荣昌、林俊廷、陆裕光、贲克昭、马(均金)、马济、卓瀛洲、邱港南、唐绍慧、刘摔印、张韬、曾植铬、谭(巾并)普、王文华、卢彭筇,师长吴佩孚、李奎宣〔元〕、杨春普,镇守使赵春廷,副司令陈德修,旅长王承斌、阎相文、肖耀南、冯玉祥、张克瑶、张轮璜、周纯人、张学颜 呻〔张〕福来,参谋长李济臣,团长石绍明、祝文善、王起贵、杨清臣,营长倪占魁、侯元伟、张青楠、赵廷德、王万顺、牛德山、 齐凯胜、颜善堂、张镇同叩。东。印。

  〔北洋政府步军统领衙门档案〕

  田应诏等要求拒签和约通电

  (1919年×月4日)

  〔衔略〕国界所坚,主权必争。青岛事关领土,近以索退未还,人心愤激,宣言泣血,要以终始。乃复恶耗传来,云将签字,亿众奔号,誓死不能承认。查青岛之存在与否,非仅山东一省问题,实全国存亡绝大关键。且我前值加入战团,此件实为元因。至日与德从事战争,计亦有言,决非利我土地,今竟以扶义者一变而为暴行,谓为友邦,其谊安在。况此欧战告罢,和会继开,存亡继绝,可谓公理之战胜。而乃施我独不照此,皆我国人〔人字衍〕之人,能不据理力争者。如彼强权是退,抗议难回,则仍乞我请专使坚持到底,且相约我客〔全〕国父老昆弟发愤为雄,以作外交上之后援。我辈军人,惟知与国生死,愿速弭阅墙之争,努力从戎,同心御侮,以维国难。凡我国人,幸垂明察。田应诏、张学济、卢焘、萧汝霖、林德轩、胡学伸叩。支。

  〔熊希龄档案〕

  四、中国代表被迫拒签和约

  对德和约中国专使拒绝签字之情形①[此件为北洋政府所编之《巴黎会议关于胶澳问题交涉纪要》之第三部分。 沿用原标题。]

  (1919年)

  自专使来电,对德草约于交还胶澳一层未能列人,全国舆论鼎沸,愤懑达于极点。各界合词请愿政府,对于和约毋得签字。府院两处,接各团体来电日数十起,而尤以学界最为激烈。始而中学以上全体罢课,渐至联合商界,终至津沪各处相继罢市。其详情各报均有登载,兹不赘叙。政府以民意所在,既不敢轻为签字之主张,而国际地位所关,又不敢轻下不签字之断语,左右掣肘,而地位益臻困难矣。会巴黎方面各专使,亦迭接国内数十处去电,对于签字保留,一致呼吁,异常愤激。各使鉴于全国舆情,不敢拂逆众意,对于保留办法,坚持益力,顾会中仍不允认,于是不签字之局遂以实现。本月二日,政府接陆专使来电称:和约签字,我国对于山东问题,自五月二十六日正式通知大会,依据五月六日在会中所宣言维持保留,在后送向各方竭力进行,未能达到目的。此事我国节节退让。最初主张注入约内,不允;改附约后,又不允;改在约外,又不允;改为仅用声明不用保留字样,又不允;不得已改为临时分函声明,不能因签字而有妨将来之提请重议云云;又完全被拒。此事于我国领土完全及前途安固,关系至巨,即征诸外人论调,亦群谓中国决无可以轻于签字之理。详审商榷,只得不往签字。已备函通知会长,声明保存我政府对于德约前后决定之权云云。等语。此巴黎会议中国专使对于和约拒绝签字之情形也。

  附七月十日 大总统令

  巴黎会议对德和约,关系至巨,迭经电饬如〔各〕全权委员审慎从事。顷据全权委员陆征祥等六月二十八日电称:我国对于山东问题,自通知大会宣言维持保留后,最初主张注入约内,不允;改附约后,又不允;改在约外,又不允;改为仅用声明不用保留字样,又不允;改为临时分函声明,不能因签字而有妨将来之提请重议,又复完全被拒。不得已,当时不往签字,备函通知会长,声明保存我政府对于德约最后决定之权。等语。披览之余,良深慨惋。此次胶澳问题,以我国与日德间三国之关系,提出和会。数月以来,乃以种种关系,不克达我最初希望。旷览友邦之大势,返省我国之内情,言之痛心,至为危惧。推据此项问题之由来,诚非一朝一夕之故,亦非今日决定签与不签字即可作为终结。现在对德和约既未签字,而和会折冲势不能诎然中止,此后对外问题益增繁重,尤不能不重视协约各友邦之善意。国家利限所在,如何而谋挽救,国际地位所系,如何而策安全,亟待熟思审处,妥筹解决。凡我国人,须知寰海大同,国交至重,不能遗世而独立,要在因时以制宜,如当秉爱国之诚,率循正轨,持以镇静,勿事嚣张。俾政府与各全权委员等得以悉心筹面,竭力进行,庶几上下一德,共济艰危。我国家前途无穷之望,实系于此。用告有众,咸使周知。此令。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五四爱国运动档案资料》


  
来源:中国共青团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