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大事记人物谱回忆评论史料图片纪念文章百年回声五四奖章纪念活动

天津人民抵制日货和反警厅暴行的斗争  

【字号】【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张汝桐等取缔学生抵制日货有关文电

  (1919年7月)

  (1)张汝桐呈文(7月18日)

  敬呈者:案于上月十五日据中一分驻所电称:现有南开、青年会各学生童子军数十人,便衣学生二百余人,由商会出发,直至竹竿巷万德成棉纱庄,质问不肯提倡国货之理由,势甚汹涌。职厅当即遴派官警前往,认真弹压,伺机制止。无如该学生等人多势众,不肯解散,并强迫万德成铺伙唐桐轩,引伊等至铺掌翟静波等家,向其理论。嗣因翟静波外出,遂将唐桐轩仍送回铺内,点交货物,尚无短少。职厅当以案关聚众,随将大略情形呈报省长鉴核。并陈明本埠商贾云集,良莠不齐,此次万德成当提倡国货之时,是否有他项行为,尚待查考。惟学生联合会竟如此对待,实出意料之外。况此间自学界风潮起后,人心不靖,谣啄〔诼〕繁兴,倘各学生壹意孤行,再接再厉,市面秩序诚恐不无影响。职厅职在保安,责无旁贷,自应严饬官警加意防维,以善其后等语。至万德成与学生联合会一事之结束,现经商会调停将次就绪,双方不难认可,但无意外之挑拨,即可和平解决。除随时督饬防范外,理合具摺呈请司长鉴核。转呈。

  张汝桐谨呈 七月十八日

  (2)内务部密电(7月23日)

  直隶省长鉴:统密。近闻天津南开、青年会各学生童子军数十人,便衣学生二百余人,由商会出发至万德成棉纱庄,质问不肯提倡国货理由,势甚汹涌,幸未滋事。查津埠毗连租界,商贾聚集,五方杂处,良莠不齐。当此时事多艰,人心浮动,借端滋扰,在在堪虞。该管警察官厅职责所在,务当随时注意,设法防维,以消隐患,而保安宁。为此,电请饬遵照。内务部。漾。印。

  (3)曹锐复电(7月24日)

  内务部鉴:统密。漾电敬悉。查津埠排日风潮,现尚未尽平息。迭经严饬所属各机关,剀切谕诰,严加取缔,并邀集商学各界,设法劝阻,保护日侨。各在案。至万德成被罚一节,查系当时恫吓虚词,即由天津商会担任处置,并未实行。惟此次学生团干涉营业,洵属逾越范围,已令饬警厅遵照查禁,认真取缔,以重邦交,而维秩序。谨复。曹锐。敬。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关于学生拟大规模出发演说准备镇压致内务部呈

  (1919年8月30日)

  敬呈者:所有职厅解散天津各界联合会情形,业经呈报在案。惟该会解散后,仍有会员在法界维斯理堂聚议。二十九日下午有学生在街演说者,均经禁止。闻各学堂学生拟于今日大出发演说,临时再开公民大会。昨夜有学生多人,撞严绅范荪之门,要求严绅赴京请愿。种种举动,职厅已预备相当对待,以维地方秩序。理合呈报,伏乞鉴核。直隶全省警务处长兼天津警察厅长杨以德谨呈。八月三十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与内务部关于学生演讲被捕质问警厅往来电

  (1919年8月)

  (1)杨以德致内务部电(8月30日)

  急。内务部:本日午后二钟,有学生在街演说,不服警官劝阻,辱骂东区署员,当场带厅十四名,随有学生数百名闯入警厅,任意肆闹。教育厅长并《益世报》经理刘俊卿劝解保释,俟北京代表回津解决办法,学生抗不遵劝,辩称与北京男为一事,并要求取消治安警察法,特准学生各处露天演说,否则住厅不去。种种非法举动,应如何对待?希电示遵。天津警察厅长杨以德叩。卅。

  (2)内务部复杨以德密电稿(8月31日)

  天津警务处长:统密。卅电悉。仍应依该法强制解散。此复。内务部。卅一。印。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等关于学生包围警厅要求自由演说和日人窥探有关文电

  (1919年8-9月)

  (1)杨以德电稿(8月31日)

  内务部钧鉴:日昨下午学生来厅,及夜十一钟,又来学生千余名,围聚厅前,仍要求取消治安警察法自由演说,一切情形业经分次电报在案。查治安警察法奉○命颁行,警察所应遵守,岂厅长权力所能取消。自由演说,既违犯治安警察法,尤难允许。至夜十钟,复经夏代表来厅再四劝告,舌敝唇焦,延至今晨六钟,共八钟之久。后经该代表担任,二日内由该代表会同学生代表,赴部请求将治安警察法取消再为演说,全体始解散而去。当学生在厅前围闹时,适日本副领事路过,被学生童子军包围攒殴,幸警察竭力保护,未至酿成生命危险。随据日领电称:除受伤人外,尚少小仓一名,请速为查找。此外颇有责言,将有自动之意。该学生等似此行动,恐至酿成重大交涉,应如何办理之处,除分电外,请电示遵。杨○○叩。世。八月卅一日。

  (2)杨以德呈稿(9月1日)

  敬呈者:窃查八月三十日夜间,学生童子军攒殴日人大慨〔概〕情形,业于卅一日电呈在案。现查当时详情:先是当夜二钟后,有日本商会书记长武市,与新闻记者小仓前来查看,在海河上(氵凡)迤北距东浮桥五六十步,学生暨童子军见系日人,即上前群殴。当时厅外麇集千余人,途为之塞。幸门岗值班警官,闻声驰救,力加卫护,武市回至领事馆报告,小仓自往天津医院理治。日本正副领事闻报,即自乘马车前来查视,行至东浮桥,学生、童子军又一齐扑上,警察官警赶急向前防护送回,未至发生危险。日领因不知小仓下落,故来电请查。现在查看小仓在天津医院,据医生云:恐内中受伤,俟过两星期即能看出。武市在公立病院医治,伤痕较轻。所有学生等殴伤日人情形,理合具摺呈报,伏乞监核。

  杨○○谨呈 九月一日

  (3)曹锐密电(9月2日)

  国务院、内务部、外交部鉴:统密。案据交涉员禀称:本埠昨有学生在青年会门前演说,经警厅带去十余人,随有学生数百人前往警厅滋闹。此时即有日本人服西服者随众观望。众生要求警厅不得禁止言论自由,杨厅长以此系奉令执行,不允所请,终夜迄未解决。今早五时,日总领事来署声称:今早约二时,敝国报馆访员一人、商会秘书一人,均在警厅前面被学生打伤,该访员不知下落,该秘书受伤较轻。等语。本特派员当即验其裤上有血痕两三处,行步尚无大碍,因问以腿间是否疼痛,伊言我仿尚不甚重,惟访员现无下落,恐有意外,应请迅速查明云云。正谈话时,由天津医院传来电话,该访员已投至本院医治。本特派员随与日领同赴医院,见该访员在病室仰卧,其腰部、腿部有伤三、四处,头部有伤一处,均用白布包裹,旁有小褂一件,业被扯碎,眼镜、手表亦均遗失。慰问之际,察其精神语言仍极清楚,以手试其脑部,尚无大热,此当为童子军木棍戳伤,与该秘书均可保无恙。惟今日下午,探知医士云:在院访员肺部受伤甚重,若两星期内医药见效,尚无他虞,否则恐不免危险云云。谨祈鉴核等情。除派员亲往领署代表慰问外,谨电密陈,伏维祭照。曹锐。冬二。

  (4)国务院复电(9月3日)

  统密。冬日三电均悉。日商二人被殴,已派员慰问,其一己回领馆,甚慰。闻学生滋闹势犹未已,请仍饬厅依法制止,并加意保护外人,免致发生重大交涉。至盼。院。江。印。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国务院关于从严制止天津学生自由演说密电稿

  (1919年9月1日)

  天津曹经略使、曹省长、警务处杨处长鉴:统密。据杨处长卅电称:学生在街演说,不服劝阻,并围厅喧闹,闯入警室,任意肆扰,要求取消治安警察法,特准露天演说。又据卅一电称:学生在厅围闹时,适日本副领事等路过,竟被童子军包围攒殴,随准日领称:除受伤人外,尚少小仓一名。此外颇有责言。各等语。查学生包围官署,任意喧闹,殴及外人,情形颇为重大,迄未接曹省长电报前来,实深系念。治安警察法系经立法机关议决,为保持公安而设,凡属国民,均应遵守,何得轻请取消。而外人往来,肆行围殴,此等举动,影响外交尤钜。希即督饬该厅长,务当从严制止,不得稍涉宽纵。一面设法防弭, 免酿事端,是为至要。办理情形并盼见复。院。东。印。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曹锟与内务部等关于取缔天津学生包围警厅要求自由演说往来密电

  (1919年9月)

  (1)曹锟密电(9月1日)

  大总统,国务总理钧鉴:陆军部、内务部、教育部鉴:统密。据警务处长杨以德卅一电称:三十日午后二钟,有学生在街演说,不服警官开阻,辱骂东区署员,当场带厅十四名,随有学生数百名闯入警厅,任意肆闹。教育厅长并《益世报》经理刘俊卿劝解保释,俟北京代表回津解决办法,学生抗不遵劝,辩称与北京男为一事,并要求取消治安警察法,特许各处露天演说,否则住厅不去。至夜十一钟,又来学生千余名,团聚厅前,任意嚷闹,仍要求取消治安警察法,并自由演说,再四劝告,置若罔闻。已派员与该代表接洽,未悉有无效果。此等举动与地方治安大有关系,应如何对待,请电示遵。等情。除电复卅一电悉,津埠为铁辅重地,华洋杂处,该学生等聚众滋闹,不服劝阻,诚恐有莠民煽惑,希图扰乱,于地方治安大有关碍,仰即依法制止,从严取缔,以维秩序外,谨此电陈。并请指示办法,用保公安。曹锟叩。东。

  (2)内务部复电稿(9月3日)

  保定曹经略使鉴:统密。东电悉。依法制止,自属扼要办法。所望该管警察官署,本立法之精神,而济以敏活之手腕,收效当更妥速。除电杨处长外,特复。内务部。肴。印。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内务部关于天津学生聚众演说殴伤日人应依法处办指令稿

  (1919年9月3日)内务部指令

  令直隶全省警务处处长兼天津警察厅厅长杨以德

  呈三件为学生聚众演说殴伤日人各情形请示遵由。

  据该处长九月一日二日三呈,报告学生聚众演说,殴伤日人各情形,并据声请示遵等情。到部。兹特指示办法如下:(一)斟酌情形,依照治安警察法第九条、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各规定分别制止或解散。 (二)不服制止或解散时,其仅违犯治安警察法各条之规定者,应依照该法第二十三条以下各规定分别处办;其有触犯刑律第七章、第九章、第十六章各条规定之罪者,仍应依照法定程序逮送司法衙门办理;触犯陆军刑事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七款规定之罪者(本款以勾结外国人为构戍要件),仍应依照该条例第二条之规定,及陆军审判条例第一条之规定,逮送军法审判机关审判。(三)警械使用,应由该处长将警械使用法各条之规定详为解释,通饬讲解,俾资遵守。总之,警察官厅负维持治安之责,有应尽之职权,临事周章,究不如先期为之准备。况值此人心浮动,群言淆惑之际,警察法规尤当善于运用,务协机宜,以期弭患于无形,是为至要。除另电外,合亟令行遵照。此令。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曹锐报告天津日宪兵寻衅日领提无理要求密电

  (1919年9月4日)

  国务院、内务部、外交部鉴:统密。案据交涉员禀称:准驻津日本总领事函开:兹准驻津本邦驻屯军来函内开:八月三十一日,宪兵乘马巡察市内回队之途,于午后七时四十分,过东马路青年会门前时,在同处听学生团演说之学生及其他群众,观该宪兵加以嘲笑,又故意叫号拍手以图乘马狂奔。加之投石而中宪兵。该宪兵等考虑,若为对应,必生事端,遂隐忍回队。惟在该处中国巡警并不制止群众傍观之态度。等语。查前项行为,殊属不合,如此放任,难保不发生重大事端。惟亟函达查照,从速缉拿人犯,从严处罚。再本地本邦宪兵,为与中央车站守备队联络,每日派遣巡察宪兵,务希从严取缔,勿使再发生如此不法案件为荷。等因。当此学界风潮尚未平静之时,嗣后遇有群众聚集处所,如有日人经过,各该管巡警务须加意保护,勿任滋生事端,对于日本宪兵尤当格外注意。应请由警察厅通饬各区署一体切实遵办,谨祈鉴核等情。除分令警察、教育两厅,严饬所属认真取缔,并查究首要,以儆效尤,对于日本官民加意保护外,谨电奉闻,即希詧照。曹锐。支。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李寿金等关于杨以德解散天津各界联合会镇压学生爱国活动调查报告①[此件系抄件。]

  (1919年 9月 4 日)照录督察长李寿金所长张文诰报告

  为报告事:窃督察长等遵谕赴津,由京回津各代表备车到站欢迎,寓日租界新旅社,分别调查。自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四钟各界联合会开会,杨警务处长派警强迫解散,激动众怒。二十九日,学生遂分途演说,移在法界开会。三十日下午二钟余,又在东马路青年会内开会,门外演说,反对杨处长,语甚激烈。东六区警署派警禁阻,学生肆口诋毁,经东四区黄署员前来劝导阻止,学生不从。黄署员电禀杨处长,旋奉电令逮捕,当即捕去十二人,送往警厅。施有学生二百余人来厅,所言近乎无理取闹。厅外尚有二百余人,而多数下等社会人羼入其间。彼时有王教育厅长、《益世报》经理刘俊卿、绅商夏芹西三人,百般开导,直至三十一日天明始各散去。是日正午十二钟,学生马骏到津,赴站欢迎者不过百人之谱,而附和随从藉观热闹之下等社会人不计其数,下车后即赴商会。各界开欢迎大会,其数亦不过二、三百人,而围观者甚伙,传言万八千人,殊不确实。后此各代表陆续由京回津,迎迓者并无多人,下车各去,并未开会。所有大概情形业经电禀。又凡在京被逮者回津后向各界演说:吴总监虽将我等引致到厅,相待甚优,察其情形,似迫于职权所在,非有心蹂躏耳等语。九月一日,督察长等抵津,回津代表备车到站迎迓,皆谓督察长等为总监代表,专为疏通天津各界而来。连日偕同津绅严范孙、卞月庭、中学校长张伯苓向各界疏通。并一面由督察长等劝导杨处长,故杨处长亦不复如前胶执。目下学生于游行演说业已停止,惟尚在青年会演说,对于杨处长之言词,亦不复如前激烈。且天津各校均已上课,所未上课者抵一、二校耳。督察长等察其情形,渐就安谧。本拟即日回京,乃四日晨有严、卞两绅来寓,竭力挽留,声言功成九切,何妨稍留数日,俾得完全效果。词意恳切,不能峻却,只好暂留。且连日与绅、商、学各界饮食过从,情意惬洽,尤未便力拒,以拂众情。除由驻津分队长张文锦仍行探查具报外,理合先行呈报以闻。九月四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直隶省长公署关于查办天津童子军阻止日领事窃探学生运动情形咨

  (1919年9月5日)

  直隶省长公署为咨行事:案据天津警察厅呈称:案于九月三日准驻津日本总领事党书节略内开:八月三十日深更,本总领事接受有贵国学生团在天津警察厅前群聚骚扰之报告。为察看实在情形起见,即带同副领事黾井乘坐马车,沿白河河岸北行至贵国电话总局旁,因修筑马路,马车不能进行。由此左折通过益世报馆,抵警察厅前时,为三十一日上午两点三十分许(旧钟一点半)当场有着装童子军制服年岁十六七许之一少年,忽出现本总领事坐乘马车之右旁,拦阻本总领事通行。本总领事虽不必服从一童子军之命令,因思当时在警察厅前群众,早已聚集颇密,通过马车,殊属不便。惟本领事认知步行,则尚有通过之余地(本总领事当时目击许多行人,来往该群众之间),遂偕同黾并副领事下车,即向金汤桥方面步行。谁有一群童子军,忽如包围本总领事等,拟以木棍阻止前进。本总领事对于伊等以此处系属公共道路,不论何人不能阻碍行走等语相诘。而童子军中一人答云:因本夜童子军特任警察厅前戒严之责,是以不准通行等语。且童子军数名,均将其携带之木棍叉交包围,以至压制拘束本总领事行动之自由,并伊等语言举动,均甚粗暴无礼。本总领事以为与伊等论难,实属无益,即欲回走。而后方另有一群童子军亦又交木棍对于本总领等拦阻进路,不准退去。且放言非得有总司令之命令,不许退出等语,并强阻行动。本总领事乃对于伊等讯问总司令系何人,伊等答云为童子军中学生。当时有上级警察官四、五名,由警察厅内出来,为本总领事斡旋,对于童子军劝说,拟与本总领事等开路让走。乃童子军放言非得有童子军总司令命令不可,而不能听从警察厅之命令等语,仍然包围本总领事,不许行动。此时忽听群众中有人高声叫喊,此二人均属日本领事馆员。童子军听此,稍有惊异之颜色,表现放松包围之状势。于是贵国警察官四五名乘此机会,拥护本总领事等,极力突破重围,方就归途,使本总领事等离避群众,搭乘马车。尚有童子军之一队,喧嚣声言别叫他们跑等数语,且伊等中二三名跟追本总领事之马车,极至益世报馆前。于是以本总领事绕道通过万国桥,由旧奥国租界至金汤桥附近,视察情况,不但马车人力车等,汽车亦无何等障碍,尽过该桥进行,前方并无何等危险。惟本总领事等为格外慎重起见,特意下车步行过桥,走至警察厅前,详细察看群众之热闹,及学生等演说之情形,并不受何等妨害,得就回署之途,惟此时不被童子军所见而已。征于前陈事实,童子军表面虽标榜整理交通、取缔群众为任,实则妨害通行之自由。且对于外国人无故有非礼之行为,甚属野蛮。即请贵国当局,对于该不法童子军速加相当制裁,从严取缔,以俾此后不准有如此不法行为,是为至盼。再该童子军是否属贵国官宪所公认之团体,并希见复为荷。等因。准此。查是夜学生滋扰情形,迭经先后分呈省长鉴核在案。准函前因,查童子军之团体,本由于学生所组织,警厅并未准其立案。今既有如此不合法律之行为,自应由教育厅查明,加以相当之制裁,从严取缔,以儆将来。除分呈外,理合具摺呈请鉴核。可否令行教育厅查照办理,伏乞示遵。并据交涉员呈同前情。据此。除指令警厅:据呈已悉。童子军对于日本领事有此非礼举动,亟应依法制裁,从严取缔,以维治安,而免藉口。又童子军虽由学生组织,该厅既未准其立案,又有不合法律行为,当然应受主管官厅之取缔。该厅职司所在,自应依法核办,以肃警章。并候令行教育厅转饬各校严加约束,认真管理,免酿重大交涉。此令印发并分令教育厅、交涉员查核办理外,相应咨行贵部请烦查照。此咨内务部

  直隶省长 曹锐中华民国八年九月五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学生联合会报:为学生演讲事告中外人士①[此件选自1919年9月13日《天津学生联合会报》第54期。沿用原标题。]

  (1919年9月13日)

  (续昨天)

  三十一日,杨以德又打了一个电报给政府。头几句仍然是:“昨日下午学生来厅。及夜十一钟,又来学生千余名,围聚厅前,仍要求取消治安警察法,自由演说”。学生要求的是:(一)警厅惩办无故擅捕学生的警员。(二)警厅惩办在途殴打被捕学生的警察。(三)警察嗣后不得干涉演讲自由。演讲自由,不扰乱秩序,与治安警察法本没有什么冲突。何必硬将取消两字加在学生的要求上头?并且,那天夜里的公民数万人,实在是因学生无故被捕,激动公愤,才来警厅门前。他们所要求的就是让警厅允许学生的三项要求,并没有别的意思。取消二字实不知从何说起?就是取消的事,学生同公民真要求了。内务部颁布已经取消的袁世凯新约法中产出的治安警察法,不守旧约法的“人民有讲演集会结社自由”条文,他自己已居于违法地位,何能再同人民讲法呢?他下边说:“查治安警察法,奉令颁行,警察所应遵守,岂厅长权力所能取消。自由演说,既违治安警察法,尤难允许”。治安警察法内容究竟是什么条文,所包括的究竟是何种限制,这种违法的东西,实在没有研究的价值。我们但知演讲不扰乱秩序,与治安警察法决不会有抵触。“岂厅长权力所能取消”九个字,一方面是“诿过于人”,一方面是表“惟命是听”的态度。电中又道:“至夜十一钟,复经夏代表来厅,再四劝告,舌敝唇焦。延至今晨六钟,共谈八钟之久。后经该代表担任二日,由该代表会同学生代表赴部请求,将治安警察法取消,再为演说,全体始散去”。当时的情形,是夏琴西代表至厅调停,学生因为他是各界联合会的职员,当时不便大让他为难,所以就允许他将第三项要求带往北京同内务部商议。论到实在情势,杨以德以为学生的三项要求,要全数允许,实在显得自己太不体面,所以才有此办法。真正的说,自由不扰乱秩序的演讲,既与治安警察法不相冲突,又何必跑到内务部去“打扰”呢?至于“学生代表赴部请求”的话,尤非事实。我们仅承认夏代表将此事限两天答复,并没有亲自到北京的意思。谈到“取消”,还是口口咬人的神气。接着下边又说道:“当学生在厅前围闹,适日本副领事路过,竟被学生童子军包围攒殴。幸警察竭力保护,未至酿成生命危险。随据日领电称:受伤人外,尚少小仓一名,请速为查找。此外,颇有责言,将有自动之意。该学生等似此行动,恐至酿成重大交涉”。这几句话,真是恶毒的很。日本总副领事船津同黾井两人去到警厅的情形,本报九月五日的新闻曾载有船津氏亲自同英文泰晤士报记者的谈话。他说他往警厅是警厅用电话告诉他的。往警厅是坐汽车去的。到了警厅门前是童子军保护的。他说:“童子军的形势虽然不很凶恶,但看来是不很安稳。又据童子军说他们要听着他们军长的指示,才能解决”。从这几层看来,学生被捕、公民围警厅,是我们中国自己的事。杨以德让人打电话告诉日本领事,完全是要日人来生事,牵动外交。坐汽车往警厅,要不是他下来,童子军怎能包围。再说日本总副领事要是来看情形,童子军怕生变故,保护他们是应该的。要是拜会杨以德,就应当找巡警说话,为什么他们这方面说没有别的事情,只来看看情形。巡警方面是担任维持治安的人,他们却让童子军替他们效劳。自己故意“迟迟前来”,这里头是否有等着起风波的作用。童子军那天的义勇,不但公民在门前“有目共睹”,《华北明星报》也有称赞他们的新闻(《盖世报》曾译出登报)。日本领事上头几句话,又何尝不是心许,不过措辞总要捏造些才显得中日邦交亲善的程度。至于听命军长的话,那是童子军的规律。警察既不负责任,童子军焉能见事不为呢。总上所言,当知“攒殴”,“未致酿成生命危险”的话,全不成问题,实在是杨以〔德〕捏造。用“受伤人外,尚少小仓一名”,尤不知从何说起,闭门造谣。杨以德独不知警厅前数万公民,人人有眼有良心。当时情形,岂能容一人掩过。“将有自动之意” 同“重大交涉”二语,完全是威吓政府,速下戒严令,好让他“行所欲为”。我们公民同学生自问行事无害大局。利用外交的言语,实在是威吓不住。而杨以德倚恃外人,他的居心尚堪问吗?至于他总说门前是学生,不提公民,他污蔑学生的心不必论,对于群众运动恐惧的心理,却是活活表现出来了。杨以德这三个电报打出去后,果然北京政府于九月一日来一个电报给直省军民长官,内中说道:“查学生包围官署,任意喧闹,殴及外人,情形颇为重大。迄未接曹省长电报前来,实深系念。治安警察法,系经立法机关议决,为保持公安而设,凡属国民,均应遵守,何得轻于取消?而外人往来,肆行围殴,此等举动,影响外交尤钜。希即督饬该厅长务当从严制止,不得稍涉宽纵。一面设法防弭,免酿事端……”。这个电报来到,杨以德的手段可算成功。什么“学生包围”、“取消治安警察法”、“肆行围殴”、“影响外交”、“从严制止”,着着全同杨以德里外相应。真是 “他信有素”,“不负知遇”了。但是曹锐不报,北京政府可有点疑心他。于是接着这个电报,曹锟在保定转去杨以德的报告,加上几句不负责任的严厉话。曹锐在天津同样转去报告,末尾也说上几句“围殴目无法纪”、“严重查办”、 “依法惩办,以昭炯戒”的话。一方内务部又借着杨以德说学生要求取消治安警察法的话,从新咨文到直省军民两署,让他们“转饬所属切实遵办”。杨以德这番做作,弄的两曹不得不对于人民加紧一层,以防位置摇动。内务部也乘此机会,再向各方逼紧一次。以便治安警察法实现在社会上“无所不管”,“无所不为”。(没有完)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关于天津救国十人团组织活动情形致内务部呈

  (1919年9月)

  (1)9月6日呈

  敬呈者:案据密探报称:为呈报事:窃据侦探报告:西门里福音堂内设立十人团事务所,十人为一团,现已成立七百四十四。明日开会。访闻开会宗旨,系组织一千团为目的。设置总团长一人、副团长二人。此项团体,闻系宋则久组成。明日下午五钟,每团选代表一人赴法界维斯礼堂开会。又查得天津绅商请愿代表团,订于本月七日下午三钟,假东南城隅商会联合会开会。各等情。兹划就十人团旗式及名片式,并照抄天津绅商请愿代表团函件,一并呈送鉴核。计送十人团旗式及名片式一纸。照抄天津绅商请愿代表函一纸。九月五日。等情。据此。查十人团并未立案,实为非法团体,其中分子下等社会人居多。若组成千四,其总数即有万人。当此地方多事,若令此等团体组织成立至万人之多,一且溃发,大局何堪设想。除分呈外,理合照录旗式及名片式、请愿代表函,呈请鉴核。

  杨以德谨呈 九月六日

  附呈十人团旗式、名片式、请愿代表函各一纸。

  谨将救国十人团旗式及名片式,绘图恭呈钧鉴。旗式:三角形,白旗蓝字,上书救国十人团第几团字样。名片式:正面书一人姓名。背面书九人姓名。

  正面式

  背面式

  该团旗帜系北马路售品所及东马路六吉里华新印刷局制,该团名片系东马路六吉里华新印刷局石印。

  照抄原函

  敬启者:前经公举鄙人等代表赴京请愿,兹已回津,应将在京请愿情形报告。谨订于本月阳历七日(即星期日)下午旧钟三点,仍假东南城隅商会联合会开会。除分函通知外,即希查照届时与会,幸勿吝步为荷。专此,并颂台祺。

  郭芸夫

  赵春亭

  杨增益

  陈宝禾 天津绅商请愿代表团 张伯苓 等公启 九月五日

  宋则久

  王梦臣

  孙子文

  王晋生

  (2)9月7日呈

  敬呈者:九月六日据密探报称:为呈报事:窃据侦探报告:本日下午一钟余,宋则久同西门里福音堂牧师徐仙圃赴法界维斯礼堂。适有马千里、孟震侯、时子舟、王佐臣等二十余人,亦在该堂。彼此讨论十人团组成一千四,人数俟招齐后,再行开会。至五钟徐仙圃赴车站乘快车去往北京,至八钟各自始散,并未正式开会。又据报称:十人团初成立时,常在西门内福音堂开会,后选定宋则久为会长,住福音堂之徐仙圃为副会长,即屡在福音堂开职员会。因该团未经呈请立案,屡由该管警署向该堂交涉,遂于八月三十一日移至老西开维斯礼堂内。其福音堂门前粘有黄纸小条一张,上书十人团联合会事务所,因本堂地势太窄,现移至法界维斯礼堂,所有一切会期照常开会等字样。各等情。据此。查此案前据探报,经已据情呈报,并分呈在案。据呈前情,是该团进行情形,仍甚猛烈。一旦组织成立,当此地方多事之时,拥有团结万人之势,复何事不可为者。除分呈外,理合呈请鉴核。

  杨以德谨呈 九月七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国务院等制止天津成立救国十人团密电

  (1919年9月)

  (1)国务院密电(9月8日)

  保定曹经略使、天津曹省长鉴:统密。鱼电悉。十人团未经立案,实为非法团体。尊处饬令从严取缔,卓见深协机宜。福音堂为传道之地,岂可任其设立事务所,借作他用。应即饬令交涉员与各该管领事严重交涉,所有教堂及外人所办之各种学校,不得任由他人借作阴谋集合之地。此项组织,下等社会既居多数,尤恐图乱治安,影响大局。务希督饬剀切开导,认真制止,勿任组成团体,致生纷纠,是为至要。奉谕特达办理,详情并盼电示。院。齐。印。

  (2)内务部密电稿(9月8日)

  至急。天津曹省长鉴:统密。鱼电悉。此事若待其组织成立,难保无法外行动,势必至扰治安,彼时即当依法强制解散,分别处理。若能于事前设法消弭,防患未然,尤为妥善。特复。内务部。齐。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直隶省长公署关于天津学生到处演说十人团组织敢死队密咨

  (1919年 9月 14日)

  直隶省长公署为密咨事:案据天津警察厅呈称:案据密探报称:十一日下午五点余,有学生十余名手持五色国旗一枝,白布三角形上书第一师范学校旗一枝,在青年会门首宣讲,仍谓安福派卖国贼,皆系日本同党。上级官卖国,下级官刮地皮,肥自己,不顾四万万同胞生命,真可惜。又据探报:十一日下午三点,学生联合会召集讲演团长等约有二十余名,均在青年会楼上第三十五号房内开会。讨论讲演团出发之办法,研究演说法,排安福派种种暗谋卖国情事及排日抵制日货法。如讲演员出发时,警察捕获,我等齐往警察厅要求死在一处,甘心决定。等语。至下午四点闭会。至四点半时,讲演员出发,在东马路、北马路一带讲演。又查得美以美会内,基督教所有联络救国十人团,均系下等无赖之人,约有代表六十余名,于十一日上午十点,均在美以美会后院开会。研究请愿死十人团,即系敢死队,以备北京举行第二次请愿代表时帮助之办法。十人团代表人均赞成回本团选不畏死团员,报告本事务所,以备成立之办法。至上午十二点半闭会。各等情。据此。查该学生等到处演说,辱骂官长,迹近煽乱。其十人团且有敢死队之组织,若不预为防范,恐又将掀起大波,国是如斯,何堪屡扰。除分别呈函外,应如何办理之处,理合呈请鉴核令遵。等情。据此,查该学生等近日演说词旨, 日趋激烈,且十人团又有敢死队之组织,行同亡命,实属有害治安。已令饬警察厅严重取缔,依法制裁。至美以〔美〕会为外人传教办学之地,岂可任令该团开会,体遂阴谋。并饬交涉员切商美国领事协助取缔外,相应咨行贵部,请烦查照。此咨内务部

  直隶省长曹 锐中华民国八年九月十四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杨以德关于天津学生等包围警厅示威情形致内务部呈

  (1919年10月 15日)

  敬呈者:本日下午二点余钟,有学生及自称各界团体人等聚集二千余人,在厅前百般辱骂,当饬巡警等均置之不理。至六点余钟,始各散去。当时曾拍有相片,理合检同呈请鉴核。杨以德谨呈。十月十五日。

  计呈相片一张〔见下页图片〕

  敬再呈者:当学生等在厅前辱骂时,有英人卞良成及法国副领事在厅,得以亲见。后因不得已,电请美领来看。该(七)1919年10月15日天津学生等包围警厅抗议警察厅长杨以德的暴行学生等闻信即纷纷散去。美领到后,与卞良成谈询一切,亦不谓然。合并呈请鉴核。杨以德再呈。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八)1919年川月 15日天津警察厅厅长杨以德关于学生等包围警察厅致内务部呈

  外交部关于驻津日总领事要求严加取缔学生反日游行讲演函

  (1919年10月28日)

  迳启者:据特派直隶交涉员呈,以据驻津日本总领事函,本月十七日,学生团多名在街巷游行讲演,对我国代表者捏造事实,毫无忌惮,甚属非礼。请速加严重制裁处分,此后不准再有此种行为等因。除禀省长转令确查,加以相当制裁,并劝诫学生等不得再有前项行动外,请鉴核令遵。等情。前来。除函教育部外,相应将原呈抄送,函请查照可也。此致内务总长

  附抄件中华民国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收直隶交涉员函 八年十月二十五日

  部长钧鉴:案准驻津日本总领事函开:本月十七日下午二点至五点之间,有贵国学生团体三百多名,在本埠各街巷游行讲演,使一人装扮天津警察厅长杨氏模样,将其手臂缚在身后,且用木板大书其上“破坏共和殴伤学生杨以德”字样,表作死刑犯人周行街上。而该团进行之间,与该装扮死刑囚互相大声问答。如云:(问)杨以德,你今天为甚么被枪毙身死呢?(答)我打学生了。(问)你为甚么打学生呢? (答)我被日本人唆使。(问)你为甚么被日本人唆使? (答)我受驻京日本公使小幡委托。(问)你给小幡作面子,你不怕死么?(答)我受了日本人一百万元贿银。(问)你受了一百万元,可将命卖了么?等语。查贵国学生等虽对于贵国官宪有如何诽谤署骂之处,原无与本总领事何等干涉。惟近来贵国学生等之行动全轶常轨。如上所述,擅为对我国代表者捏造事实,毫无忌惮,甚属非礼。而贵国官宪对于学生等此种言动,毫无严加取缔,事关两国国交,大有妨碍,本总领事窃不胜遗憾。即请贵国当局对于该不法装扮者并该学生等团体,速加严重制裁处分,此后不准有如此种行为,是为至盼。相应函达贵交涉员,请烦查照办理,并希见复为荷。等因。准此。并准日领声称:此事牵涉本国代表,本馆不敢隐秘,已据实禀报驻京本国公使核办等语。查此事日领既称系学生团体所为,并以牵涉其本国代表,报告该国公使核办,难保日使不转向钧部提出交涉。除禀请省长转令教育厅确查前项举动是否出于学生所为,如查明属实,应即加以相当制裁;一面剀切劝诫各学生等,嗣后不得再有前项行动,免贻外人口实外,理合禀报钧部鉴核令遵,实为公便。恭颂崇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关于学生抵制日货被捕致内务部报告

  (1920年1月26日)

  查本年一月二十三日,有学生联合会学生范时久等,在东门内卢家胡同魁发成料器应检去料器二十余筐。旋复有学生三十余人蜂拥而来,至该铺索要段昌黎查货执照,并请问该铺何以勾来日人等语,缘当时该铺洋东日人管商辰造等二人并日本便衣警察到该铺时,适与学生段昌黎相遇,该白帽索看段昌黎证据,即将伊之执照扣留而去。段昌黎返回,搬来学生三十余人,向该铺索要执照,遂与该铺吵嚷不休,共碰破灯罩五筐,并将该铺同事张文翰、裴唐仙二人带往商会。至翌日二十四日上午,经国民大会在商会开会议决,将裴唐仙游行示众。再赴公园陈列,并将此项办法大张广告,决定即刻出发。警察厅长得悉报告后,以近日各学生等屡次强自检查日货,并私押人民种种任意妄为各情形,迭奉省长布告严禁,并训示严行制止在案。当即面饬该管东三分驻所署员蔡其和遵照省令严行制止;一面派各区警察署长协同督察长前往该会诰诫。讵该会不遵制止,并抗不交人,任听各学生百般侮辱。后复有学生七八人群起架蔡署员左臂,欲将其一同游行示众。即有以旗杆殴打者,有以掌痛批蔡署员两颊者,尚有商会之夏琴西在场目击其事。即由警厅电禀省长遵照谕令派队前往将裴唐仙要回。竟有学生数人,跟踪来厅,肆殴巡警,当由警厅当场拘获六人。此均目(者见)之情形也。

  尚车子 马千里 赵仲余 时子周 吴世昌 李 权

  夏琴西 陶尚钊 马 骏 李散人 吴凤岐 孟震侯

  以上十二名系奉省长电传在省公署前,由副官处送出时

  拘获者。

  祁士良 陈宝骢 李燕毫 郭绪荣 师景襄 李培良

  于骏望

  以上七名因群殴警官警察奉令在厅前拘获者。

  此外尚有一名系因事后到处鼓吹开会起哄拘获者。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国务院等关于取缔学生搜查日货并追究滋事者密电

  (1920年 1月27日)

  天津曹省长鉴:统密。有电悉。学生私查日货,最易酿生事端,前经电请从严制止在案。此次范时久等复敢任意搜查,强取货物,擅押商民,并将署长、巡警肆行欧〔殴〕辱,实属目无法纪。若再过事姑容,不惟有扰及秩序之虞,且恐引起国际交涉,应请严饬所属设法取缔,勿任再有此项举动,并查明欧〔殴〕警及滋事之人,分别依法究办,以昭炯戒。仍将办理情形随时见告为要。院、内务部。沁。印。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直隶督军省长镇压天津学生检查日货布告①[此件系天津警察厅呈抄件。]

  (1920年1月)直隶督军曹省长曹  布告

  为布告事:案照前以学生等检查商号日货,侵扰商业,违背约章,迭经本省长剀切布舍,严申禁令。并奉国务院、内务部电饬禁止在案。乃日前魁发成一案,该学生等竟敢押收货品,扣留铺伙,甚至赴警厅滋闹,殴辱警员,殊属目无法纪,业将滋事各人看管讯办。连日又有人借端煽动。聚众多人,结队游行,市面人心,颇见恐惶。当此冬防吃紧,地方军警照章戒备之际,本埠华洋杂处,关系尤为重要。本督军省长有维持治安之责,绝不任令学商各界时有越轨行为,致妨公共之安宁。除令天津镇守使、警察厅督饬军警严重取缔厉行防止外,用再会同重申(讠告)诫,当此军警戒备之时,凡我国民,务各安分守业,尊重法律。倘再有以前种种逾越范围举动,不服制止,定即按法逮捕。从严究办,不稍宽假,刑章俱在,勿谓言之不预也,其各憬遵。切切此布。中华民国九年一月 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内务部与曹锐为日宪兵寻衅严禁学生爱国行动往来密电

  (1920年 1月)

  (1)内务部密电稿(1月28日)

  急。直隶省长鉴:统密。顷间接得有外交消息,据云:学生团如果再行滋闹,必调军队自卫等语。查前项消息,确否虽不可知,然闻昨日天津学生在东南城角演说时,有日本宪兵由学生团内往返冲过情事,似亦不为无因。用特电请饬属对于学生非法行动注意严禁,免至彼方实行,更益困难。当地情形,并望随时见告。内务部。俭。印。

  (2)曹锐复电(1月29日)

  内务部鉴:统密。俭电悉。案查日前魁发成一案,该学生等不遵制止,并敢殴辱警员,是不但妨害公安,深恐愈演愈烈,惹起重大交涉。业将滋事各人看管候讯,已于有日将详细情形电达在案。所有此间学生联合会、十人团等会所一律饬警封禁解散;其学生押收各商铺日货,亦令追出发还。将来如再有自由集合或搜查日货情事,自应依法严办,以维商业,而重国交。该〔准〕电前因,除令警察厅严加查禁防范外,谨复。曹锐。艳。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关于镇压南开等校学生及十人团要求恢复团体等情形呈

  (1920年1月29日)

  (1)天津警察厅呈

  今日下午二点余钟,有北洋大学、工业学校、南开中学、南开大学、男女师范两学校、解散之十人团等,共计三千余人,齐集东马路青年会门首,同往省长公署要求:一、恢复各界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所原状。二、释放被拘代表。三、恢复言论结社自由。四、调查日货军警不得干涉。五、惩办杨处长同殴伤代表的军警等条件。该学生等围聚省公署两辕门,一时交通断绝。省长当令将二道门关闭,学生等恃众一拥而人,卫队不能拦阻,学生等亦不服阻拦,因此即起冲突。学生等暗带石子、木棍等械,将卫队乱击,当将卫队击伤十人,内有二人受伤尤重,并将辕门挤毁,及署内各屋乱砸。省长传谕令其解散,该学生等不服。省长又令卫队以武力对待,彼时有警察厅保安队各区预备队,发审处马步队赶到,帮同卫队将该学生等拥散。内有多数学生,恃强与军警互相击殴,学生亦有受伤者。又有男生周恩来、于兰渚,女学生张砚庄、郭龙真等四名,在未解散以前,由门洞攒入省长公署内,直入大堂,肆意嚣宣,当将该男女学生四名扣留,送交北洋发市处暂管。至六点余钟始行平息,市面镇静如常,毫无惊惶。理合将本日情形呈报。

  附呈传单二纸

  呈 一月二十九日

  天津中等以上学生会联合会宣言

  曩者东邻猖獗,外交紧急。丁兹危局,举国奋起,同人等以为欲伸世界之公理,首在打破国内外之强权,欲求外交之声援,亟应发扬国内外之民气。事端重大,宜策群力,号召同谋,故有学生联合会之组织也。敝会成立以来,于兹八月,军警摧残,迭遭解散,追怀往事,疾首痛心,顾维前途,忧愤莫名。然使一息尚存,仍不肯一念退缩,誓抱初衷,力争一切。(一)我国既加入协约,对德宣战,于胜德之后,所有德国在山东一切权利,当然收回。乃东邻肆意胁迫,武断和议,致国际公理不伸。我国拒签德约,交由国际联盟裁判,允为正富〔当〕办法。不意日本即欲此时继承德国前在山东一切权利,通牒我政府,开始交涉。似此无理要求,当一致拒绝,免蹈四年五月七日复辙,至蒙不利。(二)日本恃其强暴,迭辱我国民,近复在福州殴伤学警,并由其领事署警察长指挥一切。事后彼国政府,复派军舰恐吓,辱我国体。消息传出,海内共愤。亟宜依照闽人请求,从速交涉。 (三)欧战后日政府与我国缔结一切不平等条约,未经国会通过,不能认为有效。胶济铁路交换文,高徐、顺济路合同,亦应催促专使,提交国际联盟,设法废除。(四)敝会于二十四日,因检查日货问题,被警厅封禁,并打伤会员,拘去敝会及各界联合会代表二十余人,非法拷打,至成废疾。被拘者哭诉无路,在外者开会莫由,似此暗无天日,同人等势与极力奋斗,不达释放代表恢复原状之目的不止。凡此四端,已由敝会议决,力谋进行,困难不计,威胁不惧,此旨不达,宁为玉碎,毋为瓦全。尚望海内各界,共与图之。

  我们的要求是:

  甲、对于外交方面的:

  (一)监督北京政府,对于山东问题不准与日本直接交涉。

  (二)要求陆徵祥专使,对于山东问题不与日本直接交涉。

  (三)请王正廷专使帮同陆专使,办理拒绝山东问题直接交涉。

  (四)请顾维钧专使,将中日两国间一切不平等条约提交国际联盟会。

  (五)催办福州交涉。

  乙、对于本津方面的:

  (一)恢复各界联合会和学生联合会会所原状。

  (二)释放被拘代表。

  (三)恢复言论结社自由。

  (四)调查日货军警不得干涉。

  (五)惩办杨以德同殴伤代表的军警。

  天津学生会联合会印

  (2)杨以俭代呈

  敬呈者:顷接天津警察厅电话云:今日午后三钟半有男女学生及联合会等纠合三千余人,手持白旗,往省公署要求省长准其恢复原状,自由集会结社,搜查商民货物,释放因犯事被拘之人,撤换警察厅长,无论何事得自由行动,不受警章及法律之约束种种六条。省署预闻此事,随将前后门关闭,不准进门。大众将署门捣毁,一齐拥进,卫队稍加劝阻,随即各持预先备妥之白腊杆旗杆,群殴卫队。兵士受伤者四人,其中一人甚重,性命如何,尚难逆料。后将大堂门紧闭,有男女各二人由门下扒进,喧闹被拘,暂交营务处看管,秩序大乱。不得已由省长电传警察在桥南挡截,免生意外,并命参谋长、副官长吩咐卫队拒抗,始行击散,不免互有微伤。现尚有被伤者数十人,在署前逗留未去。嘱代转呈,理合陈明总长鉴核

  杨以俭谨代呈 二十九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曹锟与国务院等镇压天津学生请愿往来密电

  (1920年1月)

  (1)直隶督军省长密电(1月29日)

  万急。国务总理、内务部、教育部、陆军部均鉴:统密。津埠前因搜收日货,私押商民,日领有自由行使警权及调军队自卫之表示,不得已将滋事人等交警厅看管,并将联合会、十人团各会所一律封闭。日前复有人借端鼓煽,聚集多人,游行街市,人心恐惶。当时并有日本马队于学生丛中往来冲炽,幸军警维护得法,未酿事端。今日学生又大出发,蜂拥来署请愿。一、要求电争中日交涉。一、要求联合等会一律启封。锐因卧病未能接见,传令先行解散,竟不听从,必欲拥进署内。相持既久,令本署卫队拔去刺刀,掩枪堵挡,学生等竟敢以木石乱击,致卫队有受重伤者。嗣经驱逐各散,将扣留首先闯进之男女学生各二人,交警厅看管。此本日情形也。查数月来学生非法行动,指不胜屈。并有少数不安本分之徒,从中鼓惑。锟、锐等婉言劝导,严词诰诫,并多方疏解,煞费苦心,乃仍无效。前将滋事人等看管,原冀各知警悟,俾商业免受侵扰,保持各方秩序,且免惹重大交涉,致演福州故事。乃且借端要挟,有意寻衅,致有今日之事。此后对于该学生人等,如仍本向日和平主义,当此华洋杂处之地,良莠不齐,人心浮动,恐不足以平遏风潮,消弭事变。论此时情势,虽尚无戒严之必要,而为预防非常事变起见,不得不取严厉主义,拟即参酌戒严法适用条款,遇事相机处置。仍随时督饬天津镇守使赵玉珂、 警务处长杨以德,妥慎办理,于地方治安,庶几有裨。特肃电陈,即祈迅赐核复;并转呈大总统,无任盼祷。曹锟、曹锐。艳。

  (2)国务院等复电(1月31日)

  保定曹经略使、天津曹省长鉴:统密。艳电悉。学生非法举动,不受劝诫,应依法律制止。来电主张严厉,为预防非常起见,自不得不设法防遏。国家对于学生,期在造就,固宜爱惜,亦断不可姑息养患,致酿不可收拾之局。如为维持秩序,势非戒严不可,届时应即就近参酌情形,依法宣布,行使戒严职权。一切情形,希随时电闻。院、内务、陆军、教育部。世。印。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报告学生集会筹议对抗军警镇压办法呈

  (1920年1月31日)

  日昨下午一钟,学生职员李之常、谌志笃、刘激清,女学生王秀英、戴练江、陈泮岭等男女约有二十余名,均在法界海大道伦敦公会内私开紧急会议,讨论学生会进行之办法,共有三条:(一)电各校暂为停课,巩固团体,仍继续进行。 (二)先电致上海总会及各省学生联合会等取一致;再电请政府给天津学生会辩冤。(三)推代表二人去见边守靖,质问学生等齐集请愿省长无效之理由。该学生等将三条议决复讨论善后种种进行办法,至二钟半陆续散去。今日天津市面如常,各校学生照常上课,并无意外情事。理合呈报。

  呈 一月三十一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外交部等处理日使要求严加取缔学生抵制日货运动文件

  (1920年2-3月)

  (1)外交部公函(2月3日)公函 九年爱字第二一九号

  迳启者:本月二日,日使来部会晤,以学生等在京津等处骚扰异常,要请严加取缔。并称:贵政府不能按法保护日侨,只有设法谋自卫之策。复面交节略一件。查近日学生对日举动,实有贻人口实之处,自应实行取缔,以免别生枝节。相应将本部与日使问答暨日使面交节略,一并抄送贵部,即希查照核办并见复为荷。此致内务总长

  附件二中华民国九年二月三日

  日本公使面交节略 二月二日

  前因中国学生团在各处为不法之排日运动,日本政府于十二月十七日,当以节略请求贵国政府严重取缔。贵国政府于十二月二十六日,以节略答复,声明必设法以尽开导之责。日本政府于一月十六日,复以节略答复贵政府,言日本政府深信贵政府之声明,专候贵政府切实迅速厉行取缔此等不法行为,此当为贵政府所深悉者。然按之近来各地取缔排日运动之实况,则所谓取缔者,徒有其名而无其实,殊与贵政府前此所声明者不符。且天津地方近来排日尤烈,不惟阻害日本商人之正当通商贸易,即日人与贵国人合办之店铺,彼等亦闯入其中,破坏器物,夺取商品,并对于合办人,及其使用人,加以不法之凌辱拘禁,暴虐迫害,无所不至,以至紊乱地方秩序,酿生事端。而该地官宪,又取缔不力,恐此后学生等将益加跋扈。又本京地方学生排日运动,亦日益炽烈,日本人往往有被其害者。按贵国政府既有前此之声明,乃中央政府所在地之北京及与北京接近之地方,情形犹如是,此实日本政府不得不痛切表明其遗憾之意者也。

  日本公使特遵照本国政府训令,沥陈前述各节,重求贵国政府加以深切之思虑,以实行曩日之声明,而尽条约上之责务。并望对于此项节略,赐予回答。

  日本小幡公使会晤问答 九年二月二日深泽参赞熊垓在座

  一、学生排斥日货事

  小幡公使云:今日因学生排日事,特奉本国政府训令,来部面递节略,当将节略朗读一遍。

  次长答云:学生事政府已无可再忍,大约不久必有切实有效之办法。

  小幡公使云:学生等在京津等处,骚扰异常。如天津之魁发成店,乃中日商人合办者,学生查货团竟侵入该店,夺取货物,破坏器具;该店使用人不服其所为,即将使用人拘禁凌辱。当时该店抄得查货团之查货执照,内载查货人之名号,遂由日本总领事商之交涉员,将查货人照单拘获数名,而学生等又要求释放。此外,尚有小林洋行、永新洋行、志大昌等,无不受其扰害。本京地方,复有殴打川田医生之事,其事详情,贵部已深知之,无庸详述。按侵入家宅,破坏器具,夺货殴人,皆属违法行为。贵政府有保护外商之责,对此不法行为,自应依法惩罚。乃学生等对于被拘之学生,竟肆意要求释放。本使之意,以为被拘之人,倘又放出,则学生等此后更无忌惮,势将无所不为。望贵政府速速设法严加取缔,对于被拘之人,加以惩治。殴辱川田之人,亦望查明严惩。倘贵政府仍前不办,是贵政府不能按法保护外人,日人侨居中国各地者,情势甚险,本使为保护日人利益起见,只有设法谋自卫之策。否则,本使即为未尽公使之职责。再前项节略,望于详加审虑后,赐以答复为幸。

  次长答云:学生事,余亦甚望切实取缔,自当将本日贵公使所谈各节,明晨到院报告也。

  (2)内务部咨稿(2月6日)

  内务部为咨行事:准外交部函称:本月二日,日使来部会晤,以学生等在京津等处,骚扰异常,要请严加取缔。并称:贵政府不能按法保护日侨,只有设法谋自卫之策。复面交节略一件。查近日学生对日举动,实有贻人口实之处,自应实行取缔,以免别生枝节。特将与日使问答,暨日使面交节略,一并抄送查照核辨并见复。等因。到部。除分行外,相应抄录原件,咨请查照,饬属认真办理。此咨各省督军省长热河察哈尔

  都统绥远淞沪宁夏

  护军使川边镇守使

  附抄件〔原缺〕

  内务总长

  (3)内务部咨稿(3月4日)

  内务部为咨行事:准直隶省长咨称:准咨以准外交部函送日使面交节略暨与日使会晤问答,咨请饬属认真办理等因。准此。查津地学生,自上年五月间,因外交问题,演为排斥日货之举。本署诰诫频施,严加查禁,已不啻三令五申,以前办理情形,业经迭次咨电在案。即本年一月间,学生搜查魁发成商店一案,复经饬令警厅将滋事诸人逮捕多名,严行管押,至今并未释放;所有非法机关,如各界联合会、学界联合会、十人团等会所,一律查明封禁,不准再有聚众演说情事。其以前押收魁发成、小林洋行各日货,并已查追送还。是直隶官厅对于取缔学生办法,业已严厉执行,未尝稍有宽纵,以勉尽中日通商条约之责务。日使节略所述,实于本省现在情形不符。除仍饬警察厅严加侦查办理外,咨请查照转复外交部等因。到部。相应咨行查照。此咨外交总长

  内务总长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关于十人团等议决要求恢复团体释放代表等办法致内务部呈

  (1920年3月14日)

  本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十人团代表王卓忱、伊素忱,学生联合会代表赵光宸、李之常、陈泮岭、陈定泉,公教代表王醉生、刘激清、李安素、孙玉琪等,约三十余人,均在法国租界华利里第六十六号房十人团总机关事务所内开会,讨论各团体志士等维护恢复原状,请愿开释各代表等情。王卓忱提议:目下各界志士,竭力开议保释各代表,恢复原状,大约段派政府及杨厅长等不能承认。其内有条件宣布:(一)各界志士公推代表二人,均往上海总会等商。先在沪实行罢市、罢工、罢课,再请愿恢复原状,开释代表。(二) 天津各中学以上学校,原定十五日上课,不开释各代表,是日不上课,决定罢课。(三)再运动十人团团友罢工。以上三条,取决定办法。陈泮岭提议:按王卓忱宣布三条,亦应派代表往北京接洽北京大学校学生,再实行办理。至十二点闭会,理合呈报。

  呈 三月十四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天津警察厅为被捕学生代表不服看守转送讯办公函①[此件系天津警察厅 1920年 4月 9 日抄呈内务部的致天津地方检察厅公函。]

  (1920年4月)

  天津警察厅致天津地方检察厅公函

  (五)1920年4月9日天津警察厅关于转送被捕学生致天津地方检察厅公函

  迳启者:窃奉省长公署第四五三二号指令内开:据呈已悉。查前据该厅呈报,学生等自动自决千犯法律,拟请转送法厅依法制裁等情。到署。当以在厅看管格外优待,原冀其知非悔过,各就范围,再行分别开释,以示宽典。兹据称:该学生等放纵自恣,侮辱厅员,不服看守,自应依法讯办,以重法权。仰由该厅检齐证据,连同上次供词备文送交司法官厅,照章究惩,用昭炯戒。除令行高等市检两厅知照外, 合亟指令遵照。此令。等因。奉此。除呈复外,相应检同本案卷宗暨代表学生等,函请贵厅烦为查案,依法讯究,实(糸刃)公谊。再案中李权、王墨林、赵仲禹、陶尚钊、凌钟五名业经取保在外,如有应讯事件,即希见示,以便传送。其他证物随后函送,合并声明。此致天津地方检察厅

  计开

  骚扰省长公署案内被告女代表郭龙真

  张若名①[张若名,又名张砚庄。]

  男代表周恩来

  于兰渚

  魁发成案内被告 马千里 孟震侯 时作新 马 骏

  夏琴西 朱燕豪 师景襄 尚车子

  陈宝骢 于骏望 吴凤岐 李培良

  李散人 杨明僧 郭绪荣 吴世昌

  祁士良

  以上共二十一名,供词二十六本,卷一宗。①[供词二十六本,卷一宗,缺。]

  呈 四月九日

  〔北洋政府内务部档案〕

  
《五四爱国运动档案资料》


  
来源:中国共青团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