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全国解放时刻表

哈尔滨:最北大城市最早解放

《生活报》记者 于鸿斌
2009年10月14日14:41   来源:今晚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东北民主联军开进哈尔滨


  
1948年11月,哈尔滨20万人上街游行欢庆解放。


  今年81岁的波罗德科·弗拉吉米尔·菲,1945年还是一位17岁的毛头小伙,退役前被授予海军上将军衔。经中国驻哈巴总领馆推荐,来华访问的老将军健步走来,声若洪钟,回想当年哈尔滨解放的序曲——苏军在这座曾有着“东方莫斯科”之称的美丽城市赶走了日本侵略者,好似说着刚刚发生的故事:“1945年8月,我们两小时的战斗就打跑了日本兵,开着坦克进入哈尔滨。”

  波罗德科当时是从沈阳方向进入哈尔滨的,只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俘获了关东军驻哈尔滨的指挥官。“我是坐在坦克车顶上进入哈尔滨的,路两旁的市民拼命鼓掌,脸上都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有的人还往坦克上扔鲜花。记忆最深刻的是,在哈尔滨居住的俄国人,当时很多人都娶了漂亮的中国妻子。这些漂亮的中国姑娘看到我们,用标准的俄语对我们喊:感谢你们光复了哈尔滨”。

  为履行《雅尔塔协定》,1945年11月17日,苏联通知中共地方党、军领导机关和武装力量撤出哈尔滨,准备将城市政权移交给国民党接管。为避免内战,在陈云主持下,11月22日,中共北满分局、松江省委、省军区等全部撤至宾县。

  现在算起来,从苏军移交政权到哈尔滨最终解放,国民党接收大员在哈尔滨的100多天里,工厂没能开工,经济更加萧条,物价猛涨。老百姓愤愤地骂道:“什么接收,纯粹劫收!什么青天白日,简直暗无天日!”“想中央、盼中央,中央来了更遭殃!想接收,盼接收,接收完了更难受!”这都是当时最流行的民谣。

  哈尔滨1945年的时候约四五十万人口,是个移民城市。哈尔滨市文化局原局长王志超,当时是哈尔滨一中刚刚20岁的学生,接触了很多的底层百姓:“靠(松花)江边,那完全是贫民窟,苦力、妓女、说书的、卖破烂捡破烂的,冬天街上有很多‘死倒’,就是尸体,披着麻袋冻死的,早上起来时,马车把这些‘死倒’用绳子拽上,一车一车地拉走了。”

  这是夜幕下的哈尔滨,也正是这座城市的黎明时分。

  1946年2月26日,驻东北苏军参谋长柯里琴科中将宣布开始由南至北陆续撤军。苏军要撤出哈尔滨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人们极大不安。因为自苏军撤出沈阳、佳木斯、长春、齐齐哈尔等国民党接收大员控制的一些城市后,立即出现社会秩序混乱,土匪抢劫,坏人横行。3月9日,抗日民族英雄李兆麟将军被国民党特务暗杀,更激起了哈市人民的义愤。4月26日,哈尔滨市各界代表130人联名电吁东北人民自卫军(前身是东北抗日联军)迅速进驻,中共北满分局为此决定立即进军哈尔滨。

  三五九旅顺利解放哈尔滨

  这并非历史刻意的安排,一支从“陕北好江南”南泥湾走出来的著名部队,担当起了解放第一个大城市的历史任务。

  1942年春,刚升任三五九旅参谋长的刘转连由延安去南泥湾,参加并指挥了著名的南泥湾大生产运动。1945年6月,以三五九旅等部队组成的八路军南下二支队在司令员刘转连、政委晏福生率领下,离开延安,南下抗日。9月中旬,日本侵略者无条件投降的消息传来后,此时正在南下途中的刘转连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停止南下,立即北上,向东北挺进。刘转连率部于初冬季节抵达沈阳,部队恢复三五九旅番号,刘转连任东北人民自卫军三五九旅旅长,从南满、东满打到北满,一路势如破竹。

  1992年病逝于广州的刘转连将军(他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曾在《三五九旅回师北上解放哈尔滨》一文中清晰地回忆起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4月28日拂晓5时,进攻开始了。部队迅速占领了指定目标,在前进途中,只在南岗和道外个别地方遇到小股敌人的抵抗和暗枪射击,并迅速将其歼灭。我军比较顺利地解放了哈尔滨。”尽管只是寥寥数语,但却道出了哈尔滨解放的干脆利落。

  周密的军事准备事实上在28日前就完全做好了。4月25日至4月27日,随着苏军的撤退,三五九旅刘转连所部向哈尔滨城外的三棵树地区推进,哈东军分区司令员温玉成所部向上号(香坊)地区一带进攻,哈南军分区司令员王奎先所部向顾乡屯进发,并在市内预先设置了秘密军事制高点。

  刘登远当时在东北人民自卫军辽东第三支队七团,参加了解放哈尔滨的任务。他在回忆录中提及,七团的任务就是24小时内占领火车站、国际饭店、霁虹桥、松花江桥等重要军事目标,“各营连排班都在规定时间完成了对既定目标的占领任务,没有遇到抵抗”,因为原先占据哈尔滨的国民党接收大员,早已望风而逃。

  虽然解放哈尔滨的战斗并不激烈,但进城仍然是高度戒备和紧张的。从三棵树出发挺进哈尔滨的张旭东,时任独立团二营特派员,“早上9点钟从三棵树出发,进到道外(哈尔滨市内一地名),也就十一二点钟吧,战士们都端着枪,进来以后都散开,不是扛着枪‘一二三四’喊正步那样进来,那是准备打仗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遇到敌人呢。都是这个班进去一段隐蔽起来,第二班再上去。”

  王志超那天早晨甚至还正常上学,他在上学路上见证了张旭东所说的一幕:“我走到正阳街街口,那街道上都没有人了,靠着墙根子,这边一支军队,那边(一支)军队,排成一列,拎着枪,穿着黄军装,从东往西,往正阳街大马路这边走,那时哈尔滨伪满留下的军警宪特和国民党的保安队,都潜伏着,(咱们的部队)就是那种准备巷战进来的。”

  原哈尔滨师范专科学校教务处处长王学勤当时是哈工大的一名学生,他就是当街与进城部队遭遇上了,“街口上两个战士一伙,穿着大棉袄,拿着枪,也不吱声,来来往往地走动,看你有点不正常就找你过来。我那会穿着半截呢子大衣,带着毡帽,和一般人的装束不大一样,就被叫过去出示证明。我们工大的学生证是俄文的,证上还有苏联国旗,战士一看又是镰刀又是斧头,还有俄语,可能想我是什么地下工作者吧,很客气就让我走了。我就接着上学,第二天街上就很平静了。”

  让市民们感到神奇的是,几乎一夜过后,苏军撤走后的空白就由共产党的部队“无缝衔接”上了。原哈尔滨市教育学院院长冯光武,其时也在哈工大上学,“那天早晨起来以后,突然都是民主联军站岗了,苏联红军就没了。他们都有岗位,在(原来)苏联红军的岗位上站岗。”

  1946年5月哈尔滨成立人民政府

  寒冷的东北,那个时候已经暖意融融了。4月28日这个解放的日子,离五一很近了,张旭东所在的二营当时负责巡逻北十二道街到景阳街这一带,他清楚地记得“松花江都开了(融冰了),天热了,我们还都戴着狗皮帽子,穿着棉衣服,进城的几支部队都没换衣服”。这样的细节很快让热情欢迎部队进城的哈尔滨市民注意到了,“人家给咱们做衣服了,一两天就发下来了,用大马车送过来”。

  战士都换上新衣服,不光换单衣,秋衣秋裤也给了,战士们都洗澡换衣服,非常高兴。当年的这般“鱼水情”,至今也让张旭东难以忘怀。

  对哈尔滨市民来说,时局变化真是太快了。日本人被赶走没几天,接着来了国民党,转眼,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民主联军就来解放这座城市了,以至于一些市民还有点恍惚地仍将共产党的部队称作八路军呢。当时在哈尔滨市第二中学读书的梁万栓,先是听班里的一位同学说,三棵树一带“来了很多八路军”,不打人不骂人,对人很和气,还帮老百姓干活儿。梁万栓听了感到很好奇,就利用休息日来到三棵树,远远地去看“八路军”,果然,“他们在给老百姓劈柴,有的在挑水”。后来在城里,梁在尚志大街上再次看到很多东北民主联军,队伍前面有马拉的大炮,4个人扛着重机枪,后面的战士8个人一排,都扛着枪。“后来听人说,这是部队在搞入城检阅式呢”。

  那天,很多市民拿着红色、粉色的三角形小旗子涌向道里街,看部队的入城式。文史资料收藏家朱俊峰当时只有15岁,正和哥哥去买大豆,“我也就去看热闹,他们看到我们一帮孩子追着游行队伍跑,也不瞪眼睛吓唬人,还都整齐地扛着枪走着,不像那些旧部队,老百姓看都不敢看,更别说追着部队玩了。”

  太平安宁的新社会,哈尔滨人终于盼来了。1946年5月3日,哈尔滨市人民政府成立。当年6月,中共中央东北局、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部及其附属机关全部迁驻哈尔滨市,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哈尔滨一直是东北地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是东北解放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是支援东北和全国解放战争的重要后方基地。
(责编:刘倩)


相关专题
· 专题资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