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全国解放时刻表

杭州解放目击 

朱世玮
2009年10月16日14:24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从1948年开始,国内形势渐渐吃紧起来,那时我在杭州高中读初二。

  4月29日,大溃退

  4月29日,学校门口不断走着大队的国军。上午上课时就听到了喧闹声,嘈杂不堪以致影响到听课。下午,我们几个就溜出校门去看热闹。马路上大队士兵正向火车站方向走去,两边是围观的市民。士兵们走得很杂乱,服装也不像样子,脏且不说,有的还破,几个军阶不高的军官也跟着,看上去一脸的无奈,市民们指指点点地议论着。不时有军车从队伍中穿行向前,似乎要夺路先行,军车大多是卡车,上面满载着军官和物资,也有被市民们称之为工兵车的施工车辆。车子一来就猛按喇叭,叫士兵们让开,不时夹杂车上车下的叫骂声。这样一直闹到天黑才静下来。第二天,据早晨来校上学的走读生报告说,街上的警察也不见了,大家霎时感到巨变即将来临。

  5月2日,解放军入城

  5月2日下午,一个走读生从校外拿回来一张号外,不大,单面套红印刷,“号外”二字大而醒目,内容很短,述说共军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某镇,离杭州市区还有多少里。大家传阅后都很振奋,类似的号外3日上午又有过一张,用词上已经改称共军为解放军了,并说下午解放军将可能从拱宸桥方向(即杭州的西北角)进城。

  午饭后,大家就纷纷涌到临街的窗户旁焦急地等待着,街上很安静,行人也很少,市民们大概都听到了一些什么消息,知道解放军是对老百姓好的,所以倒也不怎么害怕。

  “来了!来了!”,不知道是谁先轻声地叫喊起来,我们赶紧向外探望,的确,马路远处的两侧各有一行队伍在慢慢行进,大家屏息注视着,既紧张又兴奋,渐渐地走近了才看清楚,马路两边各有一队军人开过来,细细看去,军装的颜色稍微浅些,帽子和国民党军很不同。前胸交叉着子弹带和粮食袋,他们端着枪,目光警惕地看着四周,不时向楼房的高层望一望。行人们驻足退到两旁,有的进到了开着的店堂里。解放军战士的表情是严肃而友善的,行人和店员渐渐地展现了笑容。开路的队伍不太长,不一会儿就走完了,没有看到什么骚动或狙击,也没有听到冷枪或交火的响动,一切似乎都很平静,在平静中完成了新旧社会的交替。大家都有点意犹未尽,在不安和焦虑中等了这么多天,临了就这么十几分钟,太不过瘾了,但也确实没什么可看的了,只得怏怏地回到了教室。

  5月4日,大轰炸

  谁知道这和平解放的第二天就不和平了。蒋家军凭借当时的空中优势,对杭州进行了两天的大轰炸,第一天炸了钱塘江南岸的西兴火车站,意在阻止解放军南下,第二天炸的是杭州市内的重要目标。

  那天我正巧回家拿衣服,我家离省政府大院不远。将近中午时分,只听得飞机声响了,我立马警觉起来,谁知那响声一下子达到了吓人的程度,原来它低空从头顶上越了过去,随即炸弹也就响了,“砰,膨,砰”,一下子扔下了好几个,我不知道到哪里去躲,终于钻在一张桌子底下不敢动,听炸弹的响声位置,知道轰炸的目标是省政府大院。等了好一会儿觉得放心了,这才从桌子底下慢慢钻出来。谁知刚直起腰,飞机又俯冲下来,“膨,膨膨”,吓得我冒了一身的冷汗。事后得知,国民党的情报不准,军管会的领导机构尚未进驻省府大院,那里只是一座空院子,炸了半天只伤了一个哨兵,烧了几间平房。

  不光天上有飞机轰炸,城里潜伏下来的特务和死硬分子也活动起来。有打冷枪的,贴反动标语的。但很快杭州市区形势便稳定下来了。(作者1934年生于杭州,1950年底在杭州高中读二年级时因抗美援朝参军,此后一直在海军学习并工作,1994年退休时为海军工程大学理学院力学教授。)

  来源 浙江老年报
(责编:王季男(实习))


相关专题
· 专题资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