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全国解放时刻表

晏勋甫:在"24小时真空期"

2009年10月16日15:14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长江网讯】  (武汉晚报)1949年5月15日上午10点,白崇禧下令晏勋甫和他一起到武昌机场飞往台湾,晏没有去。此刻汉口进入了真空期,晏勋甫通宵未眠,他通过李经世,指挥汉口警察维持秩序。

  5月16日清晨,白崇禧留在武昌的鲁道源,要晏勋甫去武昌坐火车走,他仍未去,而是发出命令,要汉口警察在16日照常站岗。随后晏勋甫睡去,等他下午三、四时一觉醒来,解放军已入城。

  这个24小时,看得出晏勋甫的从容镇定。可是往前再推24小时,却是一个焦虑试探的晏勋甫。

  5月14日,白崇禧召见他,要他次日和白一起乘飞机走。对他来说,这是决定性的时刻了。

  他告诉一个亲信,自己不会走。但是当晚,他和地下党的几个人见面,其中包括汉口警察局长李经世,他又说,明天就要走了,请李经世等人“勉为其难”。

  晏勋甫的女婿陆炳熊先生回忆此事时认为,这是他以退为进,希望地下党对他有个表态。

  但是李经世当场讽刺他:“寡妇要嫁人,还要人劝扶上轿?”晏勋甫说:“出处是大事,要慎重考虑。我当然不愿丢下朋友们,但大家也要设身处地为我想想。”

  这句“为我想想”里包含了太多的欲言又止。

  1949年1月下旬,晏勋甫被当时的“代理总统”李宗仁任命为汉口市长。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任命。

  因为晏勋甫从来就不是桂系的人。他1892年出生于湖北汉川,早年加入同盟会,是鄂军的老班底,与唐生智、程潜等人关系密切。1933年起,他就在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任中将高级参谋,1947年退役。

  不过晏勋甫却心中有数:李宗仁、白崇禧之所以要他做汉口市长,是看中了他与湖南省主席程潜的关系;当时桂系主力部队在湖北、安徽、河南一带,但他们真正关心的是安全退回广西老家,而湖南正是他们的回家通道;所以必须和程潜达成某种默契。

  晏勋甫也有自己的考虑,他的老朋友、老上级唐生智在1948年秋就和他推心置腹:蒋垮台已是时间问题,此时最好当一个“省主席”之类的地方官,这样可进可退。晏勋甫深以此计为然,所以李宗仁的任命一出,他欣然接受。

  1949年2月16日,晏勋甫正式就职汉口市长。

  晏勋甫虽然是个中将,但真正执掌兵权的时间很短。从辛亥革命到北伐、抗日,他大都是担任军务、参谋等职务,曾经自嘲:“1926年,我给唐生智当军参谋长;1927年,我给唐生智当集团军参谋长;以后我还当过刘峙的参谋长;抗战时我是程潜的参谋长。参谋长、参谋长,我半生都是参谋长!”

  30年代,在给程潜当参谋长的时候,蒋介石给了晏勋甫一本专用密码,让他随时密报程潜的活动;而晏勋甫出于对蒋的不满,把这本密码给程潜看了,两人的交情由此建立。有一次日军轰炸程潜的司令部,高级将领呆的防空洞被炸塌,程第一个被挖出,晏勋甫第二个被救,已经不省人事;第三个被挖出的副参谋长则阵亡了;这种生死与共的经历,让程晏两人友谊更深。

  晏勋甫当了市长,首先包了一架飞机,从上海飞到长沙,与程潜密谈一番;然后才去汉口就任。

  他就任以后,白崇禧要他筹措200万银元;他只弄到10万,并抱怨经济凋敝,白崇禧也无法。白又要他把家眷送走,他遵命把家眷送往香港;同时程潜也把家眷送往香港。此时晏家经济颇困窘,程夫人常给晏夫人家送些钱过去。解放后,两家一起返回大陆。

  此时,地下党已经展开了对晏勋甫的工作。江汉军区城工部通过晏勋甫的同乡、武汉工商界著名人士林厚周,和晏勋甫的叔父、曾经当过蒋介石侍从室第一处主任的晏道刚,力劝晏勋甫留下,并表示将予以优待。

  而晏勋甫对地下党授意成立的一些组织,如汉口市人民和平促进会、武汉市民救济委员会等也都表示支持协作。临近武汉解放,他悄悄搬家,基本不理政事。

  1949年5月24日,汉口青年剧院(今市政府礼堂)里,旧汉口市长晏勋甫把汉口市府所有材料和档案清册,移交给新中国第一任武汉市长吴德峰。这标志着新武汉市接管进入了新的阶段。

  记忆

  一直在做晏勋甫工作的林厚周回忆说:5月14日,晏勋甫一直在为上不上飞机而犹豫不定。我们找到晏家,要他相信共产党既往不咎的政策,同时又安排给晏的家眷寄去1000美元。晏平静下来后,我又让他躺在床上休息,把电话移到床头,和他一起打电话布置汉口真空时期的工作。当晏得知白崇禧确已飞走后,立即跳下床向地下党表明了自己的真实态度。

  来源:长江网
(责编:王季男(实习))


相关专题
· 专题资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