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全国解放时刻表

西安解放亲历记

雷振山
2009年10月16日15:40   来源:陕西日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解放西安时,解放军受到市民热烈欢迎。


  
解放军在做战前准备


  
解放军强渡渭河。


  
野战军渡过泾河向西安挺进。


  
解放军炮兵部队通过西安。


  
解放军坦克部队通过西安。


  
媒体报道西安解放。


  
西安师生迎接解放军。


  
西安解放后,新组成的中共西安市委部分成员合影。(资料照片)


  1949年5月20日,西安获得和平解放。这是古城人民欢欣庆幸的一日,也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

  古城具有光辉灿烂的历史,也有漫长衰落的过去。西安历史悠久,曾是周、秦、汉、唐等十三个王朝建都之地,中华六大古都之首,亦是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自秦统一中国以后,古城曾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和对外交流的中心。盛唐时期,它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口逾百万的大都市,“丝绸之路”的起点。唐朝以后,随着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东移,古都开始衰落,一蹶不振,竟达千年之久。特别是在国民党的腐败统治时期,西安长期备受战乱兵燹的摧残,加之军政当局的残酷掠夺盘剥,官匪为患,以致生产凋蔽,货币贬值,物价失控,财政拮据,经济濒临崩溃边缘,西安沦落为一个落后、残败的消费城市,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为使这座闻名遐迩的古城早日获得新生,我党优秀党员王超北等同志,不顾个人安危,联合党外进步人士,竭尽全力与国民党展开殊死搏斗。长达数十年的秘密斗争,是在党中央调查部西安情报处(处长王超北)的直接领导下进行的。不少党外进步人士参与了西安情报处的外围活动,我即是其中之一。西安是通往革命圣地延安的交通要道,国共两党必争之地。为此,我党在西安建立了三条秘密交通线和数处联络站,建立了九个秘密电台。这些电台,有的架设在地下室,如莲湖池巷地下室,有的甚至架设在敌人的司令部或敌特机关,如国民党陕西党部调统室。这些电台一直使用到西安解放前夕。

  早在1947年,西安情报处借国民党扩充兵源,在各地县成立民众自卫总队之机,欲把西安民众自卫总队这支武装力量掌握在地下党的手中,我党运筹帷幄,多方周旋,同国民党军政当局进行明争暗斗,巧妙地利用王超北与王友直(时任西安市市长兼西安民众自卫总队总队长)的私人关系,举荐闵继骞为自卫总队副总队长。为了进一步牢牢掌握自卫总队的实权,先后推荐我和闵尚志等4人任自卫总队大队长。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收集情报,牢固掌握自卫总队,策应西安解放。当时,自卫总队仅有两千余人,武器装备极差,每个中队只有二三十支步枪,而且陈旧失修。经闵继骞等人多方活动,先后调拨和购置步枪一千一百多支,弹药十万余发,有效地补充了自卫总队的武器装备,使之成为我党掌握的一支地下武装力量。

  西安解放前夕,国民党反动当局面临崩溃,胡宗南集团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为其苟延残喘,胡宗南把部队撤退到渭河附近设防,企图长期固守西安。鉴于西北野战军神速逼近西安,华北野战军已进军潼关,胡宗南看势头不妙,坚守西安无望,只得把残缺不全的六个军撤退至咸阳、乾县、礼泉等地驻防,妄想沿川陕公路逃亡汉中。截至1949年5月10日,胡宗南绥署大部分人员撤离西安,逃往宝鸡。他的六十五军、三十八军、九十军也撤到扶风、眉县一带布防,视势态而动。

  胡宗南撤离后,西安城防由杨德亮负责。杨德亮时任十七军军长兼西安警备区司令。是胡宗南的忠实爪牙,显赫一时的人物。十七军四十八师担任西安飞机场防务和城防任务,十二师驻防西安北郊草滩一带,负责渭河防务。杨德亮的十七军,早在1948年冬荔北战役中,其四十八师曾全军覆没,师长万又麟被俘,十二师的一个团被全歼,残部溃逃到潼关收容整编。虽经整编整训,大部分官兵仍是惊弓之鸟,闻听解放军逼近西安,惶恐不安。但杨德亮仍口出狂言,要誓死保卫西安。

  当时,西安市面一片萧条,大多数商贾和企业家,因惧怕国民党溃逃时乘机抢劫,纷纷关门停业,准备携资躲避。金圆券贬值,如同废纸,倒卖金银者,比比皆是,通货膨胀,民怨沸腾,军心涣散,军队撤离逃窜,局势对国民党当局极为不利。5月中旬,陕西省伪政府各个厅、局配备一辆大卡车,每人发放旅差费,准备逃向汉中。军政机关一片狼藉,销毁公文档案及机要地图,安排运送家属,变卖家产衣物,人心惶惶,狼狈不堪。截至5月18日拂晓,国民党主要军政机关全部撤离西安。18日上午,闵继骞接到电话,让他到西安警备司令部开会。为防不测,闵继骞要我护从。会上宣布由警察局局长肖绍文代理西安市市长。此时,我们方知晓,军政要员已逃离西安。5月18日下午,集结在飞机场附近的杨德亮四十八师,丢弃城防不顾,仓皇南逃汉中。5月19日凌晨,肖绍文转达杨德亮的命令,西安城防务由民众自卫总队担当。这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好事,可以名正言顺地合理合法地维持社会治安,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保护古城的重要设施和策应西安解放。当时,西安大小八个城门及钟鼓楼皆由自卫总队官兵驻守,我负责指挥的一、二大队和直系中队,分别驻守在钟鼓楼和总队部附近。

  一切反动派都是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的。胡宗南密令杨德亮和肖绍文,在撤退时炸毁西安火车站、铁路、桥梁、发电厂等重要通讯设施,密谋毁掉古城。他们的罪恶阴谋,早被我地下党组织所掌握。王超北命令闵继骞,必须全力以赴、采取得力措施,加强岗哨和巡逻,严防敌特破坏。为此,闵继骞专门召开会议,做了缜密研究和周详部署。由我和闵尚志、章经伟、刘养吾等人分别组成巡逻车队,日夜穿梭于西安大街小巷,严密监视,确保万无一失。5月19日上午8时许,正当我们带队巡逻时,突然接到闵继骞命令,命我即速回总部有要事相商。我急忙赶到总部,闵继骞对我说,肖绍文不知又要耍什么花招,要他马上到警察局去。经我们商议,认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由我们几个大队长陪闵继骞一同前往。当我们走进警察局时,看到一片狼藉,所有人员手忙脚乱,已是逃跑前的征兆。肖绍文开门见山地对闵继骞说:“首先,从现在起,自卫总队和警察局合署办公;其次,自卫总队马上用砂土袋堵死东、西、北各个城门,只留南门通行。”回到总部后,经认真分析,认为肖绍文企图监视和挟持我们,但他现有的武装力量(约两千多人)不可能对我们构成威胁,至于对堵城门之事,虚以应付,东西北各个城门封而不堵,也不上锁,并通知镇守大小南门的第四中队队长骆焕章,严密封锁大小南门,没有闵继骞副总队长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开门放行,以防肖绍文等逃跑。

  5月20日上午9时许,西安地下组织负责人王超北通知闵继骞,敌人已派员拟炸毁西安电厂和火车站等重要设施,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护卫和反击。闵继骞调遣七、十两个大队官兵,即速赶往现场阻击。在自卫总队官兵的护卫和电厂护厂队的有力配合下,加之解放军进军神速的胁逼,粉碎了敌特的密谋破坏。

  5月20日上午10时左右,我由西安火车站巡查回到钟鼓楼附近时,发现警察局官兵及部分后勤人员正乱哄哄地涌向南门。我即刻回总部向闵继骞汇报,正在研究如何对付肖绍文时,忽然听到西门方向有枪声,疑虑未定,紧接着又听到市政府门口枪声不断。我们误以为肖绍文的部队不得出城,可能和自卫总队发生冲突。为了应付突变,闵继骞和总队副官章经伟等数人即上鼓楼坐镇指挥,命我带总队警卫排人员到市政府(现西大街社会路南端)大门口迎击。当时,我对外面发生的情况不甚了解,随后爬上市政府大门西边房上观察动态,看到解放军正向警卫班射击,警卫班战士不晓其情,开枪还击。我方知解放军先头部队已经进城,在此紧急情况下,我顾不上个人安危在房上向解放军大声喊道:“是自己人,请不要开枪,我是党的地下工作人员。”解放军即刻停止射击,于春山同志(解放军第六军十六师先头团政委)和战士们拍手欢迎。我欣喜若狂,不知说什么好,也站在房上向解放军拍手致意。身处鼓楼上的闵继骞不明真相,我立即站在房上向鼓楼方向大声喊:“总队长,是自己人。”闵问:“是谁?”我又连喊数声是自己人。闵又问:“是谁啊?”因站在房上目标太明显,我又不敢说是解放军进城,害怕暗藏的坏人向我打黑枪。我由房的北边转移到南边,掩蔽好身体,才大声喊:“解放军进城了。”闵继骞回答“知道了。”紧接着我由房上跳下来,陪同于春山同志和闵继骞会面。从此,古城获得了新生。

  解放军和自卫总队会合后,闵继骞陪同于春山同志驱车到端履门第七分校西安办事处和王超北同志会面。亲人相聚,欢庆胜利,内心的喜悦,难以言表。当即相互交换情况后,同车对城区进行巡视,除在南门附近巡查时收缴了西安警察局部分人员枪支外,其余各城门皆秩序安然,仍由自卫总队继续守卫。随后驱车到盐店街陕西省银行大楼召开紧急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地下党负责人王超北、赵和民,于春山政委,自卫总队副总队长闵继骞和我共5人。会上,研究了如何巩固城防和维持城区治安等问题。会议决定,从即日起,由解放军接手城防工作,起义的民众自卫总队归属解放军领导,佩戴红布臂章,以示区别,继续负责维持城区治安。闵继骞命我统一指挥,组织日夜巡逻放哨。我受命后。根据城区情况,缜密布防全市岗哨,带领副大队长闵尚志,中队长刘养吾,总队副官章经伟、韩青山、田志正、杨文斌、李根才、马德茂等人,分别组队,各乘卡车日夜巡逻。西安乍解放,城内秩序尚不稳定,防止敌特、兵痞流氓乘机破坏,稳定民心,成为当务之急。就在其日午后,当我们巡逻人员途经东大街时,一伙兵痞流氓正在打砸端履门附近的一家商号铺面。商店老板在房上一面喊叫“土匪”,一面用瓦片抛打。我巡逻官兵立即鸣枪驱赶,很快打散了这伙歹徒。5月21日晚9时左右,一些持枪携弹的兵痞(约二十余人),分别在后宰门和西七路抢劫面粉厂和盐库,我带领的巡逻队适时赶到,驱散了这伙匪徒,击毙其中一人。此后,西安城区治安日趋稳定。

  1949年5月24日,西安军事管制委员会正式成立,贺龙同志任主任,贾拓夫、甘泗淇、赵寿山同志任副主任。5月25日,西安市人民政府相继成立,贾拓夫同志任市长。值此,西安民众自卫总队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奉命在西安北教场集结,解放军第六军第十七师师长在集结会上的讲话中,充分肯定民众自卫总队在西安和平解放中的历史功绩,强调日后要承担的历史任务。随后,民众自卫总队在闵继骞的领导下,由我带队前往高陵耿镇,将全体官兵移交给解放军,改编为第六军一个补充团,从此投入到解放大西北的战斗中。

  与此同时,第六军作战科科长王洁清同志请王超北同志从民众自卫总队人员中推荐几位同志,既熟悉地理民情,又胆大心细、机智勇敢,协助他们侦察敌情。王超北、闵继骞商量后,选派我和杨文斌(长安当地人)等几位同志配合第六军作战科工作,王洁清同志把我们和作战科的几位同志组成侦察小组。我们先后两次乔装到秦岭北麓长安、户县、周至、眉县等地,潜入敌战区侦察敌情,为我军歼灭胡宗南残部提供了有敌情报。由于较好地完成了这次侦察任务受到第六军的嘉奖,西安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贺龙同志亲笔信函保送我到西北革命大学学习。结业后,我被分配到西安市莲湖区公安局工作。后因历史原因,先后调莲湖区区政府、区商业系统工作多年,“文化革命”后期调省参事室至今。

  作者雷振山简介

  雷振山,男,陕西大荔县人,省政府参事,现年93岁。曾参加过抗战时的永济(今山西蒲州)保卫战,时任十七路军杨虎城将军的陕西警备第一旅(当时孙蔚如任旅长)排长。1948年,在中共西情处领导下,从事地下工作。解放西安时,任西安民众自卫总队一大队队长,参加起义,迎接解放军进城。随后参加了解放大西北的革命斗争。1949年由贺龙主席(时任西安军事管制委员会主席)推荐入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学习。毕业后在西安市公安局工作。1988年起担任省政府参事至今,积极参政议政,勤恳敬业,成绩显著。
(责编:王季男(实习))


相关专题
· 专题资料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