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长春解放:围城內外的故事

    史料载,经过半年左右的围困,1948年10月16日,驻守长春东城区的国民党第60军起义;10月18日,驻守长春西城区的新7军投降;10月19日10时,我军从四面八方开入市区,长春全面解放。10月21日凌晨,据守在中央银行大楼的国民党司令部在几声象征性的枪响过后,宣布投降,长春彻底解放。
  “解放战争中,我军和平解放大城市主要有三种方式,‘北平方式’属于大军压境,逼其投诚,‘绥远方式’是做国民党高级将领工作,使其起义。另一个方式就是‘长春方式’,长困久围,瓜熟蒂落。”吉林省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刘信君介绍,解放长春,首开解放战争中我军利用其他战术和平解放一个大城市的先河。【详细】

一位百姓的故事:75岁老太写自传记录当年
  长春市普阳街旁的一栋居民楼内,一位75岁的老太太独自奋笔。“我在写自传,主要是关于那段岁月。”沙秀杰说,这部书稿已初告完成,“大约4万余字。”
  沙秀杰所说的“那段岁月”,包括1948年解放长春的前后。那些日子里,由于国民党军队负隅顽抗,迟迟拒不缴械,最终给这位老人留下终生难以抹除的痛苦烙印。一如此刻的她,虽在暖意融融的书房里,抬眼总能看见窗外冷酷的冰棱……
  不堪回首,仍要回首。沙秀杰动笔了,“经历过长春‘困卡子’的老百姓,很多人不在了,我想留下一段真实的历史记录。”[全文]
一位战士的故事:头发被子弹打出一溜沟
  一个军礼,代表全部。
  1955年,刘汉勤复员回到长春,特地赶到长春市兴隆山一个杨树林,敬了一个军礼,那里埋葬着他的战友“贾天诚班长”。“贾班长在解放长春的战争中,为掩护战士壮烈牺牲。”79岁的刘汉勤老人,现在与老伴儿居住长春,一栋百余平方米的房子。刘汉勤在参加解放长春战争时,任我军独立第8师1团宣传部干事。
  “宣传部干事也上前线啊!”刘汉勤说,头发曾被子弹打出一溜沟,“也算命大!”
  解放长春期间,刘汉勤的主要工作是“喊话”。
  “蒋军兄弟们,别为蒋介石卖命了,他为四大家族收敛民财,你们为他打仗牺牲,白白死了,什么也捞不到,他们不把你们当兄弟,我们才是亲兄弟。”老人兴致上来,坐在家里客厅喊了几嗓子,引得屋外忙着办置年货的女儿们推门直看,老人笑了,“这是我当年喊的那套嗑。”
  刘汉勤说,那时喊话的地点比较隐蔽,目的是瓦解对方军心,效果是争取对方投诚。“有一次,我和侦察排王排长上一个煤厂窑顶,用薄铁皮喇叭向敌人喊话!隔着几百米,对方打枪,我感觉刷地一下,右耳热了,一摸,全是血,别说,那帮小子打得还挺准,那咱也得接着喊。”[全文]

精彩图集




巨大的牺牲与贡献

    刘信民说,“整个解放战争过程中,尽管我军在解放长春时军队的损失很小,但这却是平民伤亡率最高的一次战役。从这个角度上说,长春人民为解放全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与贡献。”[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