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沈阳解放:解放第二天即恢复供电

    1948年11月2日这一天,张德成跟许多战友一样,第一次见识了沈阳的“大”,他们当时或许还没有意识到,沈阳在某种意义上说,正是解放军、乃至中国共产党接管城市历史的一个重要转折。
  沈阳是东北第一大城市,早在日本投降前,市内中型以上的工厂将近1000家,包括机械、器具、纺织、金属工业、化学、玻璃、食品、造纸、印刷、烟草等轻重工业。它以兵工厂、机车厂、机器厂等为代表的“八大厂”,不仅是整个东北、甚至也是全中国的战略命脉。7万人的产业工人规模,加上原有的工业、交通基础,让沈阳的接收模式对于日后接管城市都具有标本意义。【详细】

民心向背决定军事成败
  刚解放的时候,沈阳调集了所有能够调度的汽车抢运粮食进城,每天差不多有3000到5000辆大车投入其中。除了调集物资,公布靠近沈阳的解放区的物价,也成为稳定市场的一项重要措施,沈阳军管会还公布了沈阳一些商业企业的货物买卖价格,这让商人们心里对物价有了数。
  这些让俘虏们看到了解放军的另一面,而民心的向背则是国民党军失败的根源。
  当俘虏的“大官”们坚持称失败在于指挥失当时,解放军给他们讲述了这样一个事实:当解放军向普通百姓打听国民党军去向的时候,百姓们不仅会把对方的人数、装备情况和行进方向全部告诉解放军,一些村民还主动给解放军带路。相反,国民党军在向百姓询问解放军人数、动向时,百姓们几乎一致回答“不知道”。[全文]
沈阳解放的历史见证
  沈阳机务段利用收集和职工献纳的铁路器材,修复了41台废旧机车。1948年12月14日,这个段工人将停用3年多的一台机车修复重新投入运用。这是沈阳解放后恢复使用的第一台机车,因此被命名为“解放号”。他们还在天津解放前夕修复废旧机车1台,命名为“天津号”,牵引满载军需物资的列车,开进刚刚解放的天津站。
  苏家屯机务段ㄇㄎ1型105“青年”号包车组司机长郑锡坤在“铁牛”运动中,为了支援国家建设,用“大开汽门,高提手把”的操纵方法,首创全国铁路超轴1970吨的新纪录。在他的带动下,全段火车司机主动超轴,多拉快跑,不断刷新超轴和节煤的最高纪录。之后,铁道部向全路颁布了《关于开展满载、超轴、五百公里运动的决定》(简称“满超五”),广泛深入地开展了学习火车司机郑锡坤机车操纵法的活动。
  大连机务段新中国第一位女火车司机田桂英及“三八”号机车组到1950年9月末安全行驶3万公里。田桂英1951年被选为全国劳动模范,并参加全国劳模大会,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全文]

精彩图集




百废待兴铁路先行

    为支援锦州战役,铁路职工冒着生命危险,顶着敌机的轰炸和扫射,从梅河口和通化两地运出各种军事物资7000余车,运送部队10万余人至锦州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