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北平:入城仪式持续一整天

    2月1日,接到北平市委指示,人民解放军2月3日要举行入城式。马老说:“我的任务是,当天组织市民到前门大街欢迎,维持好前门大街入城式的秩序。”
  2月3日一早,马句穿上新发的黄军装,戴上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的蓝袖章,“我就站在鲜鱼口一带维持秩序。上午八点多钟,一队队北大、清华、燕京、师大的学生和南城一带的中学学生,打着红旗,吹着号、敲着鼓、唱着歌,分别来到前门大街欢迎解放军,好几千市民站在大街两边等候欢迎,街上一片喜气洋洋。”
  上午10时,解放军从永定门进城,最前是军乐队,接着是装甲、坦克、炮兵、骑兵、步兵。解放军军装整齐,武器精锐,在10时30分,从珠市口进入前门大街。沿街的欢迎群众兴奋极了,当时锣鼓喧天,歌声嘹亮,欢迎人民解放军、庆祝北平解放的口号声此起彼伏,整条前门大街形成了庆祝北平解放的奔腾大河。北大、清华、燕京、师大的学生纷纷爬上坦克车、装甲车,随同解放军一起前进。【详细】

纠察兵回忆1949北平解放 监视傅作义军队撤出
  驻扎在燎石岗的日子里,康彭寿记忆最深刻的是形势变化之快。从此前的“三年至五年,打败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很快变成了“一年左右打倒蒋介石”。大家心里都很高兴,那时候年轻的康彭寿心中,也萌生了全国解放后再读几年书的梦想。
  没想到形势发展得比“一年左右打倒蒋介石”还快。1月30日晚,大队接到通知,当晚傅作义部队将通过良乡撤出冀中地区,康彭寿的队伍被要求全副武装、进入阵地,监视傅作义的部队通过。“我们是黄昏的时候进入阵地的,傅作义的部队撤了整整一夜,到黎明才撤完。”阵地离公路还有一段距离,夜里黑漆漆的也看不见,只听到人声、马声,“哗啦哗啦”的嘈杂过路声,偶尔夹杂着几句大嗓门。“好几十万军队呐,整整走了一夜。”康彭寿和队友们也熬了一个通宵。[全文]

北平解放 地下党组织终于从地下转为地上
  “入城式的第二天,地下党组织决定召开公开大会。因会场容纳不下,只好分别开了两次,我参加了第一次会。这一天真让人难忘。”
  开会地点在宣武门外国会街北大四院礼堂。当时北平所有的地下党员一共有3000多人,由于会场容纳人数的限制,只有2000多人参加。
  刚开会的时候,许多人还戴着大口罩或帽子,彼此看不清面孔。那天彭真、聂荣臻、叶剑英、薄一波等很多领导都讲了话。“今天,北平的地下党终于从地下转到地上了!”“就这一句话,全场沸腾了!所有人都把帽子扔上了天,扔掉了口罩,彼此相认,很多人都惊讶,互相指着对方说‘原来是你呀’,然后握手、拥抱!”
  后来,当时的中学委书记李霄路正式向大家介绍王大明:“你们以后不要叫他李正文、李民(王大明曾用过的假名)了,他的真名叫王大明。”当时王大明负责联系的一些地下党员都兴奋地指着他说:“原来你叫王大明啊!”大家把王大明举起来,抛到了半空中![全文]

60年前的足迹:北平解放
  1949年1月31日中午12时30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一部由西直门进入北平城,开始接管防务。至此,历时64天的平津战役胜利结束,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千年古都回到了人民手中。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中南海怀仁堂隆重开幕。会议通过了北平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将北平改名为北京。[全文]

精彩图集





老照片:亲历北平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