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解放西宁:没响一枪没炸一炮

    青海省省会西宁市有一条叫做为民巷的小巷子。往里走不远就是青海省第一干休所。干休所是个干净的小家属院,30年前建成干休所时栽的小树苗早已绿树成荫。吃完晚饭,老人们三三两两来到院子里,聊天、打牌,锻炼锻炼身体,哄着小孙子。听说我是来打听西宁解放那些事的,一位高瘦高瘦的老人爽朗地笑起来,连连说:“解放西宁?没啥可说的,平平常常。”这位老人是当年解放西宁的一军三十七团某连指导员,名叫史印亭。
  和记者攀谈了几句后,史印亭老人清清嗓子,开始讲述西宁解放那段“平平常常”的历史了。他是河北冀中人。十五岁参加红军时都没有上了刺刀的三八步枪高。转战了大半个中国,解放西宁时,他才24 岁。
  当时我军兵分两路,二兵团进入兰州,一兵团直捣军阀马步芳的老巢——甘肃河州。史印亭就在一兵团中。1949年8月26日兰州解放,马步芳溃败后并没有败退河州。一兵团随即经甘肃临洮、临夏,向西宁挺进。9月2日渡过黄河。
  史印亭说,当时过河的地方离甘肃“莲花城”有20多公里,不是渡口,没有桥也没有船只,部队只好用羊皮筏子过河。史印亭虽然在陕西打仗时见过羊皮筏子,但没有坐过。头一次上羊皮筏子让这个“十年老兵”有些胆战心惊。“羊皮筏子上一次能过12个人。河水很急,我们各个抱着枪紧紧抓着羊皮筏子,根本顾不上激起来的河水打湿衣裤。”【详细】

60年沧海桑田 解放军兵分两路进军西宁
  兰州战役,彻底粉碎了国民党政府利用“二马”盘踞西北作最后挣扎的企图,击溃了马步芳的主力部队,打通了进军青海、解放西宁的道路。1949年8月27日,集结在甘肃临夏地区的左路军第一兵团接到了进军青海、攻夺西宁的命令。司令员兼政委王震命令一军军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率部从永靖渡黄河,取道民和、乐都,沿湟水以南的山区小道直取西宁。二军在王震的直接指挥下,由临夏西进循化,夺取古什群峡桥,过黄河,取道甘都、化隆,协同一军攻占西宁。
  解放军进军青海遇到的第一道难关是跨越黄河天险。马步芳残部也妄图凭借黄河天险阻击解放军进入青海。[全文]


精彩图集


60年国庆记忆:难忘解放西宁的日日夜夜 

    1949年,百万雄师过大江后,蒋家王朝分崩离析。
  在西北地区,经过一系列战斗和战役后,国民党的主力部队被人民解放军击溃。8月26日,西北重镇兰州解放。随即,西北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第一军和第二军分别从永靖和循化抢渡黄河,剑指青海。
  高仲远跟随一军大部队,穿民和,过乐都,急赴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