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广州:大学生策反高官父亲

    今年80岁的方郭良老人,住在广州水荫路的一个幽静小区里,她每天一早起来,散步、买菜。不知情的人可能不会想到,她18岁时就立志入党;20岁时多次携带大量情报赴港,完成了情报输送的关键一环。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方郭良是豪门千金——堂姐夫薛岳,是抗日中歼灭日寇最多的中国将军,1949年1月任国民政府广东省政府主席;父亲方人矩,曾任湖南省贸易局局长,后在广州经商,富甲一方,拥有自己的船队,经常往来粤港。
  尽管亲友在国民党担任要职,可方郭良9个兄弟姐妹中,有5人参加了共产党,3人参加了共青团。早在1947年,正念大学的方郭良就加入广州地下党秘密外围组织——爱国民主协会(后改称地下学联),1949年3月入党。【详细】

八旬老兵回忆解放广州:海珠桥被炸瞬间骑马突围(图)
  1949年10月13日,李祥所在的132师396团3营翻过江西和广东交界的九连山,进入广东。“3营有4个连,一个连大概是四五百人,其中八成都是北方人。” 离乡几十年,李老在回忆自己的战争经历时,仍旧是东北口音未改,谈话间还不时爽朗大笑。翻过九连山进入从化,第一个占领的地方叫良口镇。他们晚上摸进去一看,才发觉国民党军队早跑了。[全文]

一个儿童眼中的广州解放前后几天
  由于国民党当局的宣传,一般的广州市民都不太了解共产党和解放军,对于政权即将变更存在着恐慌心理。一时间,大人忙着抢购油盐柴米,以备战时所需;小孩帮着大人把报纸剪成条状,将窗上的每块玻璃都贴上一个米字,以防战时轰炸震坏玻璃。家里有人在外的,都想方设法通知其尽快赶回。[全文]

广州解放轻松俘获火车 做帽徽烧稻草配合摄影
  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那天,我两广纵队进军到东莞县,在石龙镇截获国民党沿广九铁路(广州至香港九龙)东逃的一列火车,尽俘车上的敌人,缴获大批军用物资。
  自10月2日广东战役打响后,我两广纵队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横扫东江两岸残敌,向珠江三角洲快速推进,以期包围广州市,预防敌人从海上逃跑。[全文]

精彩图集




广州如何神速解放的?地下学联作用不可小觑(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