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中央苏区资料库>>红色故事

一个红军家属的坚守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一盏煤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谢招娣在飞针走线纳鞋垫,钟纶操在批改学生的作业。谢招娣时不时地看看丈夫钟纶操,只见他改一会儿作业又停住笔,改改停停,停停改改,不像以往一口气把作业改完。这让她有些奇怪,丈夫应该不是为学生的作业而思考问题,而是有别的心思。当钟纶操再次停住笔望着谢招娣时,谢招娣也停住飞针走线的手,深情地望着丈夫说:“你今天怎么啦?”钟纶操似乎有点慌乱甚至心虚似地回答说:“没……没什么”。

  当谢招娣再一次看着钟纶操停住笔时,钟纶操放下手中的笔,身子往谢招娣身边一个大倾斜,深情而轻声地说:“招娣:我想去当红军。”谢招娣放下针线和鞋垫,走到钟纶操身边,紧挨着他慢慢地坐到同一条凳子上,“我就知道你在想心思”。一边把头靠到钟纶操肩上一边说:“去吧,我支持你去当红军。家里的事我会照护好。”

  第二天一大早,钟纶操来到父母的房间,把自己想去当红军的想法跟他们一说,父亲钟经熙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好!你去吧。家里的事我会安排好。”钟纶操的母亲谢氏问他“你老婆同不同意你去?”钟纶操回答说“她同意”。停了一会儿时间,母亲对纶操说:“你放心地去吧,到了队伍里要听首长的话,不要惦记家里,家里有我们和你三个哥嫂,大家会把你老婆照护好。”

  大家一听说钟纶操要去参加红军,整个屋场的人都前前后后地来到纶操家,为他送行,为他送祝福。而那些孩子们,特别是井塘小学的学生们,却一个个拉着钟纶操的手:“钟老师,你不要去当红军,继续给我们上课,好吗?!”钟纶操抚摸着学生的头,深情地说:“老师要去打国民党反动派,等老师打了胜仗,消灭了反动派再回来给大家上课,到时,老师给你们讲红军是怎样消灭国民党反动派的,给你们讲红军打胜仗的故事。”

  在家人、乡亲、学生的一声声祝福和留恋中,钟纶操一步一回头地离开生他养他的黄麟乡井塘村,走进了红军的队伍。

  转眼到了1934年12月底,中共中央分局和中央政府办事处机关搬到了交通不便、远离大路、深山密林的井塘村,项英等中央领导也被安排住在谢招娣家。其实,谢招娣及其家人并不知道项英等人是红军的高级领导,只知道他们是红军,是好人。谢招娣一家忙着帮红军搬东西,为项英等人腾房间、打扫卫生。项英对谢招娣的家公钟经熙说:“真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钟经熙忙接过话:“千万不要这么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们都是为了穷人好才出来的,我也有一个儿子参加了红军,他在外面也需要大家的帮助。”项英适时地说:“是啊,红军和穷人是一家人。”谢招娣拉着项英妻子张亮的手说:“女人在外更是不容易,你在生活上有什么不便和要求,尽管向我说,我丈夫也是红军,照顾好了你们,也就等于照顾好了我的丈夫。”

  在井塘的日子里,红军经常帮助谢招娣家犁田、砍柴、劈柴、打扫卫生,谢招娣很感激地说:“真是辛苦你们了,真不知怎样感谢你们!”项英说:“你们是红军家属,应该得到照顾。”谢招娣时不时地送一些黄元米果、花生等土特产食品给红军吃,帮助红军洗衣服、洗被褥,给红军送鞋垫。那真是军民一家亲呐!

  1935年春节,项英的妻子张亮给钟纶操的哥嫂纶扬夫妇和纶标夫妇分别送去一床绸缎被子。

  也许是对红军家属的关爱和信任,也许是对谢招娣一家的帮助表示感激,也许是为了轻装上阵。中共中央分局和中央政府办事处机关离开井塘的头一天晚上,项英等人将一个大行军锅、部分书籍、箱子、生活用品等物品交于谢招娣家“保管”,吩咐他(她)们生活用品可以拿去用,但是也要防止国民党反动分子来捣乱和找麻烦。

  那绸缎被子他们一直不舍得用,交给他们“保管”的物品,视为宝贝、视为生命进行保护,决心等红军再次到井塘来时交给红军。项英他们走后不久,国民党兵来到井塘。幸亏他们事先把红军交给和赠送的东西背到一个深山的岩洞里藏好了。尽管国民党兵在他们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一点红军留下的东西,在井塘村挨家挨户地搜查,到处寻找,也一无所获。国民党兵还对谢招娣进行严厉“盘问”,也没有得到一句有价值的话。

  后来,谢招娣的丈夫钟纶操在一次战斗中不幸牺牲,全家人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而谢招娣心里的痛还不仅仅是失去丈夫的痛,也不仅仅是因为对丈夫有深深的感情。因为在年龄上她已是一个中年妇女,在后辈上,她还未生一男半女,作为一个中年妇女,要再嫁已不是一件容易事,而且全家人一直对她很好,一直对她很关照,很痛爱,她对这个家有感情,舍不得离开这个家;但如果不再嫁,以后的日子怎过?尽管家人对她不错,可以后的日子还很漫长,毕竟还没有自己生育的后代啊。所以说,她心里的痛非同一般,真不知该如何面对。谢招娣后来曾对人讲起当时的心情:觉得生不如死。

  一番痛苦之后,谢招娣选择了为钟纶操而活着,决定坚守钟家,为纶操烧一辈子的香,当一辈子的红军家属。于是,她与家人一道给纶操做了一座没有尸骨只有灵牌的坟墓。平时,她给纶操烧香,每年清明节到纶操墓地扫墓、挂纸,每月初一、十五给纶操端神饭祭拜,一直坚持到1999年97岁去世。

  钟家一共四兄弟,当红军的纶操是老四。钟家看到谢招娣为纶操而守寡,对家人团结友爱,勤劳本份,钟家商量后,将老二纶拔的儿子绍沧过继给纶操,给谢招娣当儿子,并且一起生活,一家人过得和和美美,谢招娣1999年去世时,已是子孙满堂,心满意足地离开人世。

  项英和妻子张亮送给钟家的绸缎被子等生活用品,他们一直没舍得用,红军交给他们保管的东西一直保管得好好的。现在陈列在于都县中央红军长征出发纪念馆里的那个红军用过的大行军锅、绸缎被子就是钟家捐献的。

(责编:刘倩)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