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收押改造伪蒙疆战犯记 (2)

孙岗 纪敏
2011年08月22日14:30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1956年春,根据中央的统一部署,为加速对战犯的教育改造,自治区公安厅开始有计划地安排德王等走出监所,到各地参观,接受教育。

  在呼和浩特市,战犯们参观了内蒙古师范学院、医学院、农牧学院和当时最大的商业中心联营商店,以及近郊的桃花公社等。在包头市,他们参观了国家“一五”计划的重点工程包头钢铁公司,还参观了新建的集二铁路。所到之处看到的是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繁荣,人民安居乐业,百业兴旺。

  德王获释后,曾在《德穆楚克栋鲁普自述》中写道:改造初期,记得把我从北京移到张家口时,我认为党对我这个罪犯不便在北京处决,移到张家口是交由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处死。由于我猜测到张家口必死,因而产生力求速死的思想,我对教育改造我的领导说:“如果要杀我,请求不要在张家口这个地方杀,把我送到锡盟等处蒙古地方杀。”领导说:“你等着吧,不要胡思乱想。”我细回味着“你等着吧”这句话,认为杀我还不到时候,叫我等待死期的到来。因此更加猜疑不安,从我的住室窗户看见外边有木工做活,我疑惑为我做执行死刑的绞架。直到1956年,由于党对我的耐心教育和改造以及听到看到的大量的建设成就,才逐步认识到党的伟大和领导的正确,从心里佩服了党。并且知道党不是要杀我,而是在教育改造我。

  原伪蒙疆自治政府副主席兼“蒙古军”总司令李守信,原伪参谋总长宝贵廷等,也都转变了顽固立场或进行补充认罪。李守信曾说:“我是‘拉杆子’出身的,一来自己从来不怕死,再来即使把我绞成肉泥,也解不了人民对我的仇恨。我最害怕的是把我解回厚和(呼和浩特)举行公审大会,背上亡命招子,路过南大街到美人桥刑场执行枪决。我感谢党对我宽大,处处体谅照顾,内蒙古公安厅还给我镶了一副假牙,还让我们外出参观,看到内蒙古地区发生的巨大变化,使我看到祖国和蒙古民族的光明未来,我低头认罪,进行彻底改造。”

  特赦与安置

  1959年10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9月17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根据毛泽东主席的建议,作出了《关于特赦确实改恶从善的罪犯的决定》。同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

  自治区党委和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经过反复讨论研究,决定将雄努敦都布作为首批特赦人员上报。雄努敦都布历任原伪蒙军第九师师长、伪蒙疆政府保安队长等职。1949年随德王潜入蒙古人民共和国,1950年被引渡回国,在关押改造期间表现一直较好。1959年12月,经中央批准被首批特赦释放。

  雄努敦都布获释后,被安置在锡林浩特铁工厂工作。后因病于1962年10月离职休养,由民政部门每月给予生活补助。病愈后,又安排到锡林郭勒盟手工联社工作。

  1960年11月28日,陈绍武(原名超克巴特尔)第二批获特赦。陈绍武曾任原伪蒙疆政府兴蒙委员会副委员长、国民党国防部二厅额外少将专员等职。1949年1月北平解放后,陈被我公安机关侦查逮捕。特赦后,被安置在内蒙古文史馆工作,后因肺出血病故。

  德王是1963年4月9日第四批获特赦的人员。特赦释放这天,自治区公安厅两位厅长同德王谈话,并向他提出了希望和要求。德王对党和政府表示感谢,他激动地说:“党和人民政府给了我两条生命,一是我得重病之后,政府想尽一切办法抢救了我;二是我的罪恶深重,政府对我耐心教育,使我在政治上起死回生,由一个反动的王公贵族,罪大恶极的罪犯而成为一名新人。”特赦释放大会之后,德王被安置在内蒙古文史馆工作。
【1】 【2】 【3】 

   
 
(责编:高雷)


相关专题
· 新闻分页库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