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与延安整风时期的党史研究

宋凤英
2011年11月07日09:40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北京党史》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中国共产党历来就十分重视党史工作,早在1942年延安整风时,毛泽东就提出了将来“修史”的问题。1945年4月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集这一时期全党学习研究党史之大成,可以说是中共党史科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研究中共党史的典范之作。

  一、背景:延安整风运动中全党掀起学习党史的高潮

  对中共党史的研究在党成立以后不久便开始了。蔡和森、瞿秋白、李立三、邓中夏等人都从不同角度对党的早期历史作过很有价值的探讨和研究,但是,总的说来,抗战以前对党的历史的研究还处在自发的、孤立的和零星的状态,缺乏系统深入的研究和总结,极大地限制着党的发展与成熟。

  20世纪40年代党内整风一开始,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中央就高度重视全党对党史的学习和研究。毛泽东在《如何研究中共党史》中,号召全党同志都应学会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认真地研究中国的历史,特别是党自身的历史。他指出有必要也必须研究党的历史,如果不把党的历史搞清楚,不把党在历史上所走的路搞清楚,便不能把事情办得更好。“只有认清自己的过去,总结经验和教训,党才能提高认识,才能克服困难,胜利前进。”根据整风运动的需要,在毛泽东的亲自主持下,中共中央书记处编印了《六大以来》、《六大以前》两部大型文件集,后又编印了《两条路线》,作为高级干部学习总结党史之用。这以后,从中央到地方各根据地的各级党校、陕北公学、抗大及各地革命与军事干部学校都积极投入到对党的历史的学习和研究之中,进而在全党形成了研究学习中共党史的热潮。

  二、《决议》起草过程,是一个党史研究的过程

  1945年4月20日,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是集这时期全党学习研究党史之大成。

  1941年10月13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工作会议决定组织清算过去历史委员会,由毛泽东、王稼样、任弼时、康生、彭真五人组成,以毛泽东为首,委托王稼祥起草文件,文件名称为《关于四中全会以来中央委员会领导路线的结论》(草案)。当时,由于全党还没有开始整风,党的高、中级干部还没有集中学习和研究、总结过去中央领导路线的是非问题,认识上还有一定的局限性。

  1944年5月,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成立党内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任弼时负责起草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报告,集中了中央政治局和党内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集体讨论时提出的意见,题目定为《关于四中全会到遵义会议期间中央领导路线问题的决定》(草案)。后来张闻天又对稿子进行了改写。1945年,毛泽东在张闻天修改稿的基础上亲自动手改了7次,题目改为《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他除了在决议开头加写了对中国共产党24年历史的评估部分外,着重对“左”倾路线的错误内容、产生的社会根源、小资产阶级思想的特点和党史上的一些重要事件和人物的评价等进行了充实和分析。

  在《决议》草案起草过程中,党的高级干部进行了多次讨论。在1945年三四月间,讨论进入加紧进行阶段,高岗、李富春、叶剑英、聂荣臻、刘伯承、陈毅、朱瑞、林枫等负责的各个组,连续开会讨论,提出很多意见。所有讨论中提出的重要意见,都及时向毛泽东汇报。党中央、毛泽东和党的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认真地研究了这些意见,将合理的有益的意见尽量吸收在《决议》中。

  1944年5月21日,六届六中全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召开。毛泽东代表中央政治局提出了关于党的历史问题的六项意见,获得会议的通过。这六项意见是:(1)中央某些个别同志曾被其他一些同志怀疑为有党外问题。根据所有材料研究,认为他们不是党外问题,而是党内错误问题。(2)六届四中全会后,1931年上海临时中央及其后它所召集的六届五中全会是合法的,因为当时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但选举手续不完备,应作为历史教训。(3)对过去历史上的错误,应该在思想上弄清楚,但其结论应力求宽大,以便团结全党共同奋斗。(4)自六届四中全会至遵义会议期间,党中央的领导路线是错误的,但当中有其正确的部分,应该进行恰当的分析,不要否定一切。(5)党的六大虽有其缺点与错误,但其路线基本是正确的。(6)在党的历史上曾经存在过教条宗派与经验宗派,但自遵义会议以来,经过各种变化,作为有政治纲领与组织形态的这两个宗派,现在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党内严重存在的是带着盲目性的山头主义倾向,应当进行切实的教育,克服此种倾向。在六届七中全会开会过程中,许多同志围绕决议草案的内容,结合这个时期党的历史认真地检查了自己的错误,并对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的关系、教条主义和宗派主义的关系、“左”倾错误产生的根源等问题谈了自己的认识。毛泽东最后作了总结性的发言,他首先谈了对决议草案的看法,他说这个决议草案不但是领导机关内部的,而且是全党性质的,和全国人民有关联的,是对全党和全国人民负责的。

  从1941年10月起草《结论草案》算起,前后经过将近四年的时间,《决议》才得以完成。《决议》的起草充分发扬了党内民主,是全党共同努力的结晶。1945年4月21日,毛泽东在中共七大开幕的预备会议上谈到《决议》时说:“我们现在学会了谨慎这一条。搞了一个历史决议案。三番五次,多少对眼睛看,单是中央委员会几十对眼睛看还不行,七看八看看不出许多问题来,而经过大家一看,一研究,就搞出许多问题来了。没有大家提意见,我一个人就写不出这样完备的文件。”参与这一集体创作的每一个人都对这一历史文献作出了自己的贡献,有一些同志作了较多的贡献。历史事实和档案材料明确无误地表明,贡献最大的始终是毛泽东。
【1】 【2】 

 
(责编:王新玲)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