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沙飞的悲剧人生:枪杀日本医生 聂荣臻挥泪斩马谡 (10)

陈  辉

2011年11月10日08:21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沙飞枪杀事件发生后,对中日友谊产生了什么影响?对两个家庭产生了什么影响

  沙飞被处以极刑后,组织上专门作出决定:一、沙飞不是反革命;二、不牵连妻子;三、不歧视子女,组织负责抚养沙飞的孩子。

  津泽胜遭到不幸后,和平医院按照日本人的习俗将其进行火化。那时医院没有火化炉,就在院内空地上架起木柴将津泽胜的遗体进行了火化。全院为津泽胜召开了追悼大会,各科也都悬挂镶有黑边的津泽胜遗像,以示悼念。

  沙飞的女儿王雁作了这样的回忆:

  1950年3月4日,我爸爸因枪杀日籍医生津泽胜先生,被华北军区军法处在石家庄处以极刑。一个月后,父亲的战友石少华派人把4岁的我从怀安县柴沟堡老乡家接到北京,送进了华北军区八一学校幼儿园。

  在我的记忆中,每当周末小朋友的父母都来接孩子回家的时候,我也总巴望着有人接。可是当时妈妈被派往香港、广州工作,我和从阜平上庄老乡家接来的刚满3岁的弟弟无家可归,学校就是我们的家。妈妈每次到北京开会时就来学校看望我和弟弟,在东北空军当兵的大哥和正在读中学的大姐也来看望我们,爸爸的战友石少华和夫人连飞娥也时常来看望我们。

  那时候,在八一学校里读书的有开国元勋、高级将领及烈士的后代,有国际友人的子女,还有曾有功劳但犯了错误,甚至非正常死亡人员的子女。我就是这样被算做“烈士子女”,在这里上学的一个孩子。有人问:你父亲去世后,你们是不是过得很惨?

  完全不是的。父亲的问题没有影响到母亲的政治前途,而八一学校也是没有歧视的。我在校长、老师的关怀和同学们的友爱中身心健康地成长,无忧无虑地度过了12个春秋。初中毕业时因获金质奖章被保送到北大附中上高中。1963年,我从北京回到广州母亲身边。

  两次枪响,两个家庭的孩子相继失去了可敬的父亲。值得庆幸的是,这两家的遗孤都受到八一学校的呵护。

  在八一学校就读的津泽胜的女儿池谷田鹤子作了这样的回忆:

  从石家庄到了北京后,我就读华北军区八一小学校。不仅华北军区的干部子弟,党中央、国(政)务院、解放军各方面的干部子弟都争取进来学习。但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我们的父亲津泽胜被一个病人在病房用手枪打死。回家后,看到母亲在还没点灯的黑屋子里,抱着出生后刚5个月的妹妹,一句话都不说。这个事件给我们的家庭留下了不少的痛苦。

  回到八一,我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

  1952年7月,小学毕业后,八一保送我进了师大女附中。在这儿过了半年紧张有意义的生活后,1953年春季,中央政府号召留中国已8年多的日本技术人员回国去。我们一家又跟着稗田宪太郎回到了日本。回国后,他被介绍到久留米大学任教。虽然我们没能住在一起,但稗田对我们非常地关照。1960年,母亲和稗田再婚,我和弟弟正志成了他的养子。

  30年来,我在医学领域做了一些交流工作,现在还在继续做着。我认为这是我的使命,同时也能说明我是个得天独厚的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责编:孙琳)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