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北大红楼与中国共产党的创建

陈 翔
2011年11月14日14:03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北京党史》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918年8月,一座融中西建筑风格的大楼在北京沙滩的汉花园拔地而起。大楼用红砖砌成,人们形象的称之为“红楼”,这是国立北京大学的文科、图书馆及校部所在地。这一年,文科学长陈独秀迁至红楼二层办公;图书馆主任李大钊组织了北大图书馆的搬迁,他的办公室位于红楼一层的东南角。中国共产党未来的两位主要领导人“南陈北李”同在一座楼里共事;马克思主义已开始在这里传播;一批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先进知识分子在这里成长。这一切都预示着,北大红楼注定要与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一、马克思主义传播的重要阵地

  1917年冬,李大钊受聘北京大学,担任图书馆主任。早在日本留学期间,他就研读日本学者介绍的马克思经济学和欧洲社会主义思潮的著作,并有意识地研究社会主义思潮。俄国十月革命后,李大钊开始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对中国革命的指导作用,他发表《法俄革命之比较观》,第一个把十月革命与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做了比较,指出:“俄罗斯之革命是二十世纪初期之革命,是立于社会主义上之革命”。俄国革命预示着社会主义革命时代的到来,中国人民“翘首以迎其世界的新文明之曙光”。①在他的《庶民的胜利》中,他着眼于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认为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产生的一个重要结果,“是二十世纪中世界革命的先声”。反映了李大钊的无产阶级倾向和对历史发展的深刻洞察力。李大钊的另一篇著作《Bolshevism的胜利》明确宣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局“是民主主义的胜利,是社会主义的胜利”。他对“俄罗斯式的革命”寄托了无限的向往:“由今而后,到处所见的,都是Bolshevism的凯歌的声。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现了!试看将来的寰球,必是赤旗的世界!”②

  为弥补《新青年》标榜“不谈政治”而无法密切配合政治斗争进行宣传的不足,1918年12月,李大钊与文科学长陈独秀、文科讲师张申府等,在红楼二层文科学长室创刊《每周评论》。《每周评论》为李大钊开辟了一个更加有效快捷的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阵地。1919年元旦,他在《每周评论》上发表题为《新纪元》的社论,进一步阐述俄国十月革命的深远历史意义,称之“洗出一个新纪元来”。他写道:“这个新纪元是世界革命的新纪元,是人类觉醒的新纪元。”③五四前夕,同在北大红楼担任文科学长的陈独秀,在《每周评论》上发表《二十世纪俄罗斯的革命》一文,指出了十月革命的伟大意义。

  由于李大钊平素谦虚和蔼,待人诚恳,又有阅读新书的方便条件,当时北大不少教师和学生都喜欢到图书馆主任室聊天,图书馆主任室得到了“饱无堂”的雅号,因为在这个地方“无师生之别,也没有客气及礼节等一套,大家到来大家就辩,大家提出问题来大家互相问难”④。北大图书馆不仅是进步思想交流的一个重要场所,而且也成为研究、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一个中心。不少进步学生常来请李大钊介绍、推荐宣传新思想的书籍,和他讨论、研究各种新思潮,其中包括马克思主义。

  《新青年》开辟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号”,汇集了多篇研究和探讨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李大钊撰写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文,充分肯定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称其为“世界改造原动的学说”。他系统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即唯物史观、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强调阶级斗争学说“恰如一条金线,把这三大原理从根本上联络起来”。这是李大钊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所作的重大贡献。此外,“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号刊登有顾照熊的《马克思学说》,黄凌霜的《马克思学说批评》,陈启修的《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与贞操问题》,渊泉的《马克思的唯物史观》、《马克思奋斗的生涯》,刘秉麟的《马克思传略》等。这些人无论是否信仰马克思主义,都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产生了浓厚兴趣。新文化运动中的其他几位代表人物,这一时期也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所涉及的各个方面四面出击。陈独秀此时因散发传单而被关押在警察厅,继续着“以图根本之改造”的抗争,从曾经崇拜的法兰西文明和法国民主制度,转向尊崇社会主义革命;胡适一面大谈“实验主义”⑤,一面继续倡导文学革命,宣传“我为什么要做白话诗?”⑥;唐俟(鲁迅)告诫人们“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7对中国社会问题进行深刻的思考,并针对腐败时政,发表大量的随感录;吴虞无情地抨击“吃人的礼教”⑦,延续着新文化运动所倡导的伦理革命的宗旨。

  1920年,李大钊受聘为北大教授后,率先在北大文科各系开设唯物史观研究、社会主义史、社会主义与社会运动等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程,曾指导贺廷珊等人撰写“试论马克思唯物史观的要义并其及于现代史学的影响”等论文。在“中国发生社会主义是否适合中国国情”辩论会中,作为评判员的李大钊运用唯物史观的观点,证明由资本主义社会转变到社会主义社会,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不是人的意识和感情所能左右的。李大钊的声音不大,表现出一种高度自信心和坚定性,使人心悦诚服。一位反对社会主义的学生说,李先生以唯物史观的观点论社会主义之必然到来,真是一针见血之论,使我们再也没话可说了。李大钊的发言引起大多数听众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兴趣。⑨

  五四运动前后,身居红楼的“南陈北李”,其精神领袖地位唤起更多先进青年树立起对于马克思主义的信仰。1917年以后,陈独秀、李大钊等新文化运动中的杰出人物相继聚集北大,各种新思想在这里广泛传播。北京大学与《新青年》杂志的“一校一刊”的结合,使新文化运动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北大红楼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重要营垒;陈独秀的威望更是与日俱增,他在进步青年心目中,是足以起到呼风唤雨的作用的。新文化运动早期,陈独秀的影响力远大于李大钊;但在五四运动后,李大钊作为中国第一位马克思主义者,对于信仰马克思主义的青年来说,更能称作一位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的精神领袖。两位进步思想界的明星逐渐引领青年中的崇拜者建立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走上马克思主义道路。
【1】 【2】 【3】 

 
(责编:王新玲)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