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百科首页党史频道资料中心党史周刊历史相册红色访谈专家讲坛
共和国图腾1949年档案新中国档案历次大阅兵图集历次大阅兵亮点
返回党史百科首页|加入收藏
词条查询

精彩推荐
热门词条
  •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949年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三次会议,讨论通过了政务院及其所属各委员会,各部、院、署、行的负责人,同时通过任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署和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等机构的负责人。中央人民政府的各组织机构至此全部建立起来。

  • 开国大典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发动内战的主力已基本被歼灭,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到长江北岸。统治中国22年之久的蒋家王朝已陷入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绝境。新中国诞生的条件已经成熟。

  • 开国阅兵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北京天安门广场。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朱德总司令宣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随后,阅兵总指挥、华北军区司令员兼京津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乘先导车,率领受阅部队,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 人民大会堂建成
        1959年9月24日,人民大会堂建成。在天安门,十年前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一座雄伟壮丽的大厦建设起来了。这是人民大会堂。全国六亿人民的代表将在这里共商国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将在这里谋划国家大计。天安门成了全国人民和全世界进步人士更加向往的地方。

  • 十大元帅授勋
        军衔制作为一项国际性的军事制度,为世界各国军队所广泛采用,我国正式实行军衔制是在1955年。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官军衔设4等14级,即元帅2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元帅、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将官4级: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官4级: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尉官4级:大尉、上尉、中尉、少尉。

王其梅
  十二年前,原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书记、西藏军区副政委、党的忠诚战士王其梅同志,在林彪、“四人帮”和那个“顾问”的残酷迫害下,蒙受不白之冤,含愤逝世。粉碎“四人帮”后,在党中央的关怀下,其梅同志得到平反昭雪,并根据他生前意愿,将他的骨灰移回西藏安放。

  其梅同志的一生,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他那光明磊落的品质,艰苦奋斗、密切联系群众的工作作风,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永远值得我们怀念和学习。

  (一)

  王其梅同志是湖南省桃源县人。三十年代初期,为了追求真理,寻求革命道路,他离开家乡到北平读书,积极参加了党领导的学生运动。一九三三年七月,其梅同志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时他正在大学读书,党组织派他去作兵运工作,他毅然放弃大学生的生活,打入国民党军队,当伙夫、车夫、勤务兵和马弁,积极开展党的工作。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节节向晋、察、冀、绥、热等地侵犯,蒋介石的妥协退让政策招致了华北危机。其梅同志奋起从事救亡工作,一九三五年“一二·九”运动时,担任了北平学联的交际股长,他不辞劳苦,奔走于街头巷尾,宣传组织群众。一九三六年春,由于叛徒的出卖,其梅同志被捕入狱。在狱中,他受尽了酷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高尚品质和气节。后经党组织营救出狱,并按照党的指示,到河南省东部西华县,从事这一地区的开辟工作。

  初到豫东,其梅同志在西华农村创办了一个名为“普理”的学校。他忍受着狱中受刑致残的创痛,紧张地工作:白天教书,夜晚联系群众,发展党员,建立党的组织,为后来成立党的抗日武装,训练和准备了大批干部。一九三七年春,豫东发生大春荒,广大贫苦农民,饥寒交迫,流离失所。其梅同志利用敌人营垒中的内部矛盾,以合法斗争为手段,发动群众,领导饥民分了一家恶霸地主家的多年陈粮,使挣扎在死亡线上的基本群众得以度过春荒。第二年,当日寇铁蹄践踏在豫东大地时,又遇上一次大春荒。其梅同志一面遵照党的指示,积极组织人民群众抗日;一面带领群众拉截了奸商运往敌占区资敌的十七船粮食,并就地分粮于民,使数万饥民得救。此后,西华地区一带的男女老幼,无不称赞专为穷人办好事的“王先生”。这个分粮救穷人的故事,至今在豫东人民的口碑中流传。一九三八年蒋介石扒开黄河大堤,滔滔黄水泛滥四十余县,西华县成为黄泛重灾区。在人民遭受空前大灾难的关头,其梅同志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带领当地群众和进步青年,帮助群众脱险,转移到安全地区。不久,其梅同志遵照党的指示,积极组织抗日武装。当时没有武器,他想方设法筹集;没有军事干部,他亲自领导训练,终于建立起一支战斗力较强的抗日武装,在睢县、杞县、太康等地创建了豫东抗日根据地。

  豫东抗日根据地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西临平汉、北靠陇海两大铁路,是我华中、华北两大战略区的咽喉通道。它的存在和发展,一方面直接威胁着开封和商丘、徐州要地;同时,在我华中、华北抗日根据地之间,架起了一座紧密联系的桥梁。一九四○年以后,日寇频繁地对这一地区进行“扫荡”,妄图消灭这支抗日武装。由于其梅同志依靠群众,机动作战,灵活地打击敌人,特别注意到摧毁伪政权、打击死心塌地的汉奸武装,从而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扫荡”胜利。

  当时,王其梅同志的名字,一再出现在敌占区的报纸上,成为“新闻人物”。敌人听说王司令的军队来了,往往龟缩在据点里不敢乱动;人民群众听说其梅同志带领的队伍来了,扶老携幼,出村相迎,簟食壶浆,慰问自己的子弟兵。其梅同志领导的这支部队,与人民群众同甘共苦,休戚相关,建立了鱼水之情。后来,这支武装成为第二野战军的一部分,在解放战争中一直战斗在豫、皖、苏地区。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其梅同志不仅以自己的模范行动,率先地同民族敌人英勇作战,而且模范地执行了党的各项政策。当时西华县有一位爱国进步的知名人士胡晓初,带有两千多人的武装,是一支重要的地方势力。其梅同志排除“左”的干扰,作了大量的团结、争取工作,胡晓初于一九三九年冬决然地拒绝国民党的改编,率部参加了我军,成为新四军第四师的一部分。在睢杞太地区,国民党顽固分子薛如海军队制造磨擦,经常袭扰我根据地,抢掠我人民群众的财产,打死打伤我地方政权干部,严重地影响这一地区的抗战大业。其梅同志根据党中央“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的指示,坚决予以回击,歼其大部,巩固了豫东抗日根据地。

  (二)

  一九五○年春,为完成统一祖国大陆的伟业,我军奉命向西藏进军时,其梅同志担任了“前指”政治委员,为大军西进作开路先锋。他除了组织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外,率部跋山涉水,首先解放了西藏的东大门户昌都,打开了进军拉萨的通道,为和平解放西藏创造了重要条件。一九五一年,为贯彻执行《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配合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张经武同志的行动,其梅同志又奉命任先遣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西进拉萨,再次担负起为大军开路的重任。从边坝到太昭(工布江达)间的八天路程,是川藏道上视为畏途的“恶八站”。这里山高路险,鸟兽罕见,忽而晴空万里,忽而风雪交加,异常寒冷。我先遣支队到达这里,中途濒于断粮。其梅同志带头以马料掺和野菜充饥,号召部队学习红军长征过雪山草地的坚韧不拔精神,发扬阶级友爱,终于胜利地到达太昭。

  在艰苦的进军途中,其梅同志坚定地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坚决贯彻西南局、西南军区刘伯承、贺龙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的各项具体指示。要求部队处处尊重藏族同胞的风俗习惯,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以身作则,成为部队的表率。他耐心地向当地爱国进步的上层人士宣传党的政策,征求并尊重他们的意见。他对广大藏族同胞寄以无限同情,解决他们的切身困难。在补给不继时,他宁愿和战士干部挖野菜度日,也绝不允许任何人违犯群众利益。日久天长,广大藏族同胞逐渐消除了对解放军的误解和疑虑。有的藏胞看到部队吃野菜,便把整袋的糌粑放在部队的驻地门外。我军空投误落在深山的整箱银元,也被藏胞拣回悉数送还。部队从甘孜出发,许多藏胞赶着牦牛和骡马,把成万驮军需物资,运往金沙江边。这一幅幅藏汉族军民团结互助的画卷,都渗透着其梅同志的心血。

  其梅同志率军进抵拉萨后,有些反动分子一方面散布谣言,煽动藏胞反对我军进驻西藏保卫祖国边疆;另一方面则向我外出人员抗膀子、扔石头,寻衅闹事,形势相当紧张。面对这一现实,其梅同志非常镇定从容。他一方面将上述情况及时向上级机关报告,一方面要求全体指战员保持清醒的头脑,要把反动的谣言制造者、唆使闹事者,同受蒙蔽、受欺骗的群众区别开来。他经常轻骑简从,登门拜访僧俗官员、各界人士,晓以团结爱国的大义,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他尊重藏族同胞的信仰、风俗和习惯,到寺庙去朝佛和布施。他号召部队遵守纪律,尊重藏族同胞的风俗,以实际行动戳穿反动分子的诬蔑和挑拨,不给敌人以任何口实,从而稳定了西藏局势。

  不久,为了尽快打通川藏公路,解决运输补给问题,组织上又把其梅同志派往后方,领导筑路。时值隆冬,组织上曾考虑要他取道国外,但其梅同志为了不给国家增加外汇开支,冒着零下三、四十度的严寒,从拉萨出发,跋山涉水,沿着进军西藏的道路,回到内地,表现了一个领导干部应有的思想品质和工作作风。到了工地,他深入实际具体解决筑路中的棘手问题,克服重重困难,使这一保卫祖国西南边疆的大动脉,胜利地提前通车。

  (三)

  其梅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也是艰苦奋斗的一生。他忠于党、忠于人民,毕生为党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不息的高尚品质,表现在高度自觉的党性和身体力行的行动上。在他的心目中,从来是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从不考虑个人的安危、荣辱和利害。他受过严酷的白区工作的考验,在敌人的监禁拷打下,坚持共产党人的革命气节,铮铮硬骨头,皎皎如日月。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在豫东平原,在敌伪顽的分割夹击下,他英勇作战,顽强坚持。三个前任地委书记牺牲了,他毫不气馁,更加坚定地战斗下去;负了伤,仍继续战斗;没有饭吃,他同战士一起吃树叶子和红薯叶子;当部队需要集中马匹建立骑兵部队时,他首先把自己的乘马交出去。

  其梅同志在读书和学习上从来是孜孜不倦,如饥似渴的。在戎马倥偬的战争环境中,他常常设法弄到各种书籍,挤出时间阅读。马列和毛泽东著作,以及党的文件,他总是认真精读,作眉批笔记,写心得体会,力求领会贯通。他经常讲,一个革命者如果学习不好,干起工作盲目性就大,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就会出偏差。他把学习和工作结合起来,把关心国家大事和努力充实自己各方面的知识结合起来,从而为革命大业作出出色的贡献。

  其梅同志一贯埋头苦干、勤勤恳恳,处处严于律己、模范带头。他亲身参加保卫边疆、建设边疆的伟大事业。他带头和战士一起盖营房、修公路、建水电站、开荒种菜、植树造林。有一次栽果树时,个别人嘟嘟囔囔地说:“栽它干啥,我们出了力,还不知谁来吃果子呢?”其梅同志严肃地指出:这句话看来无碍大局,但反映的思想却不可轻视。他不止一次地在大会上对干部们说:“我活着和大家一起干革命,建设新西藏,死后也要把这副骨头埋在西藏。”其梅同志身患高血压病和糖尿病等疾病,党中央曾征求他的意见,准备调他到北京工作。但其梅同志认为:西藏是个艰苦的地区,自己对西藏的情况熟悉,个人的身体事小,建设西藏事大,应当继续留下工作。后来,当他得知中央同意了他的意见后,高兴地说:“我又留下了,再也不走了。”其梅同志这种顾全大局、热爱边疆、热爱西藏的革命精神,为西藏地区的指战员和工作人员,树立了一个良好的榜样。当其梅同志被“四人帮”一伙迫害得生命濒于垂危的最后一息时,仍念念不忘西藏的工作,不忘西藏建设的大业。就在这样的时刻,他以惊人的毅力,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艰难地写下了最后的遗言,即他以自己的心血总结出的《对西藏工作中的经验教训》和《对今后西藏建设的意见》。在他临终前,他断断续续地、再三地嘱咐他爱人王先梅同志说:“请求党把我的骨灰送回西藏。”

  其梅同志作风正派,赤诚待人,密切联系群众,从不在政治上搞特权、生活上搞特殊。他总是把自己放在群众之中,而反对摆在群众之上。他常以古代历史的教训为鉴,特别是对那种太平盛世中的文恬武嬉、奢侈豪华的现象,表示深恶痛绝,并告诫干部要引以为戒。一九六○年,他曾把多年节省下来的一万多元津贴,全部交公。由于积劳成疾,上级机关和医生再三催促他到内地疗养,他总是迟迟不前。最后,无法再拖延下去时,他才在青岛住了仅有的一次疗养院,还带了一位教藏语的教员,学习了一个多月的藏语。

  王其梅同志去世时,年仅五十三岁,正是为党、为人民、为祖国作出更大贡献的时候,这是令人十分悲愤和惋惜的。今天,我们悼念其梅同志,要学习他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的高尚品质,学习他艰苦奋斗,联系群众的品德,以此来砥砺我们自己,始终保持革命者的本色,以便更好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焕发精神,奋发图强,为把我国建成四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作出应有的贡献。(人民日报 1980.02.08第4版) [作者:谭冠三;陈明义;李觉]
  • * 注册用户方可发布留言
  • 内容
  • 用户名 密码 到强国社区注册

  •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