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百科首页党史频道资料中心党史周刊历史相册红色访谈专家讲坛
共和国图腾1949年档案新中国档案历次大阅兵图集历次大阅兵亮点
返回党史百科首页|加入收藏
词条查询

精彩推荐
热门词条
  •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949年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三次会议,讨论通过了政务院及其所属各委员会,各部、院、署、行的负责人,同时通过任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署和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等机构的负责人。中央人民政府的各组织机构至此全部建立起来。

  • 开国大典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发动内战的主力已基本被歼灭,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到长江北岸。统治中国22年之久的蒋家王朝已陷入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绝境。新中国诞生的条件已经成熟。

  • 开国阅兵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北京天安门广场。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朱德总司令宣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随后,阅兵总指挥、华北军区司令员兼京津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乘先导车,率领受阅部队,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 人民大会堂建成
        1959年9月24日,人民大会堂建成。在天安门,十年前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一座雄伟壮丽的大厦建设起来了。这是人民大会堂。全国六亿人民的代表将在这里共商国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将在这里谋划国家大计。天安门成了全国人民和全世界进步人士更加向往的地方。

  • 十大元帅授勋
        军衔制作为一项国际性的军事制度,为世界各国军队所广泛采用,我国正式实行军衔制是在1955年。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官军衔设4等14级,即元帅2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元帅、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将官4级: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官4级: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尉官4级:大尉、上尉、中尉、少尉。

乔信明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部队空军后勤部原政治委员。

  乔信明空军少将一九三○年五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一九二九年二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一九三二年十二月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历任指导员、团参谋长、团长、师参谋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南京部队后勤部政治委员等职。他参加革命工作三十多年以来,对党对人民的革命事业忠心耿耿,是我党我军的优秀干部。

  乔信明同志,因病于1963年9月4日在南京逝世,享年54岁。

  一生战斗 百折不挠——忆乔信明同志

  [人民日报 1993.09.12第5版 作者:叶飞]


  乔信明同志离开我们已经30年了。光阴易逝,而老战友之间的情意和乔信明同志那种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却总是让人记忆犹新。

  我和信明同志相识是在苏南茅山抗日根据地。1938年10月,我率新四军老六团从皖南军部抵达苏南茅山。不久,新四军军部派信明同志来我团任参谋长。记得他刚到的第二天,就遇上日军对我团驻地句容县白兔镇的四路大扫荡。敌军是担任京沪铁路警备任务的铁道警备旅五一大队,对我军屡屡破击铁路进行报复。乔信明身为参谋长,便担当起团部反扫荡的组织指挥工作。我们把部队转移到一处有利的地势,向日军发起反击。战斗持续6个小时,毙伤日军50多人。入夜以后,我们巧妙地摆脱了敌军包围,从敌军的缝隙中转移出来。这就是信明同志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我为在作战上多了一个好帮手而高兴。1939年春,我老六团奉命东进武进、无锡、苏州、上海外围地区,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当时,陈毅同志为了冲破国民党顽固派“画地为牢”的限共政策,决定我团使用“江南抗日义勇军”的番号。我们几个团的指挥员还化了名,乔信明化名为“汪明”,兼“江抗”总指挥部参谋长。在上海地下党组织的配合下,“江抗”通过一系列胜利的战斗,鼓舞了人民群众,教育争取了游杂部队,很快打开了这一地区的抗日局面。部队也很快地从出发时的千把人发展到4000多人,武器装备焕然一新,成为一支能征善战的抗日劲旅。这中间也倾注了信明同志的大量心血。在东进抗日的征途上,我们既有同享胜利喜悦的日子,又有共度艰难的时刻。最使人难以忘怀的是与国民党“忠义救国军”的斗争。当时,“江抗”政治部主任刘飞负重伤,副总指挥吴英勇牺牲,主要领导人只剩我和乔信明等人。我们既要指挥作战,又要部署部队的行军路线和宿营地点,还要掌握好大量新改编的地方武装,工作之艰险、繁重是难以言表的。但我们还是胜利地完成了东进抗日和筹集人枪款的任务。

  1939年11月,“江抗”奉命撤至扬中县八字桥,与管文蔚同志领导的挺进纵队合编,成立了新的挺进纵队,老六团改编为挺纵一团。全团2000多人,是整个新四军中武器装备最精良的部队之一。在我调纵队工作以后,乔信明同志任一团团长。在八字桥我们获得了一个较长时间的休整,我和信明同志也有了交心的机会。对他的革命经历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1909年3月,乔信明出生在湖北大冶县一个贫农家庭,少年时是个小木匠。1927年,大革命的风暴席卷他的家乡,他参加了农民自卫军,1929年加入了共青团。第二年,当彭德怀领导的红三军团在大冶成立时,他参加了红军五八纵队,从此开始了戎马生涯。参加了两次攻打长沙和三次反围剿斗争。

  1934年10月,他担任了方志敏同志领导的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第二十一师参谋长。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抗日先遣队势如破竹地从江西打到皖南的太平和泾县。我军的行动使敌人惊恐万状,国民党军集中优势兵力在太平县谭家桥对我军实行围剿,使我军北上抗日的计划受到阻挠,部队遭受很大损失。方志敏同志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决定部队撤回根据地休整,待机北上。在返回赣东北根据地的艰难征战中,先头部队由粟裕、刘英等同志率领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可是,信明同志所在的主力部队始终无法摆脱敌军的围追堵截,牺牲愈来愈大了。这时,方志敏同志决定将所剩部队组成一个团,由乔信明任团长,上怀玉山坚持斗争。乔信明受命于危难之际,保护着方志敏、刘畴西及指挥部向怀玉山前进,苦战数日,终因弹尽粮绝而被捕。此后三年,乔信明是在敌人的囚禁下度过的。不论是在法庭上,还是在监牢中,他都表现出一名共产党员为革命视死如归、对党忠贞不渝的崇高品质。在国民党南昌行营看守所里,乔信明想方设法与方志敏同志取得了联系。遵照方志敏的指示,他将最后几天的战斗情况及被捕干部的名单作了汇报。还寻找机会对身边的同志进行革命气节教育。方志敏也设法给乔信明他们带来一元钱买菜吃,并告诉他们:“我们几个负责人已准备为革命流最后一滴血,敌人一定要杀死我们的。你们坐大牢的不一定死,但要准备坐牢。在监狱中要学习列宁同志的榜样,为党工作,坚持斗争,就是死了也是光荣的。”1938年2月,在徐特立同志的亲自营救下,信明同志终于挣脱了九斤半重的脚镣,重返革命队伍,实现了方志敏烈士的遗志。又能够为党工作了,他是何等喜悦啊!中共中央东南局根据他在狱中的表现,立即恢复了他的党籍,并决定调他到新四军军部教导队工作。随着敌后根据地的开辟和发展,乔信明同志又意气风发地驰骋在大江南北的抗日疆场上。

  有人曾经把新四军东进创建苏中抗日根据地的斗争比作是一部威武雄壮的交响曲,那么,可以说郭村保卫战是东进序曲,而黄桥决战则是全曲的高潮。乔信明同志身为挺纵一团和一纵一团的团长,始终和刘先胜、廖政国、曾如清等同志一起率领这支主力部队在这两场著名的战斗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时,郭村是地方实力派两李(李明扬、李长江)的防区,1940年6月28日拂晓,郭村保卫战打响了。敌军有13个团的兵力,我军主力只有挺纵一团、特务营共四个营的兵力,但是,我军依托交通壕沉着应战,打退了顽军的进攻。29日夜,陶勇同志率新四军苏皖支队三个营及时赶到郭村,分担了北线的防御任务。可是,因路途遥远和日伪顽的封锁,皖东和江南的新四军及淮北的八路军是不可能赶来增援了。如果旷日持久地固守待援,万一失利,后果不堪设想。在纵队指挥部召开的战情分析会上,信明同志根据当年抗日先遣队作战的亲身体会,建议迅速打破顽军包围局面,向南打开一个缺口。纵队领导接受了这个建议,便部署挺纵一团实施局部反攻。乔信明团长和刘先胜政委各率一营部队,乘顽军后方空虚之际,向扬泰线出击,直取宜陵,撕开缺口,打通与吴家桥地区的联系,击溃李长江部3个团。与此同时,我地下党控制的两支部队举行战场起义,使我军兵力达到5个团之众。7月2日拂晓,在李长江亲自督战下,顽军整团整营地猛攻郭村,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乔信明率部火速返回郭村,从顽军侧背猛烈进袭,打得顽军到处乱窜。在我军两面夹击下,顽军的总攻彻底破产了。

  郭村保卫战胜利以后,我军在塘头实行统一整编,乔信明任苏北指挥部一纵一团团长。他率领部队又投入了东进黄桥、创建苏北根据地的伟大斗争。1940年10月3日,顽固派韩德勤利令智昏,调集26个团共35000兵力,大举进攻黄桥新四军。我军被迫实行自卫反击。10月4日晨,乔信明等同志率一团隐蔽集结在黄桥北边的樊家镇,等待着顽军独立六旅的到来。该旅装备整齐,步枪是清一色的中正式,机枪是崭新的捷克式,享有“梅兰芳部队”之美誉,是韩军的嫡系部队。直到下午2时顽军才像一条长蛇似的,蠕动进入我军的伏击圈,一团指战员如猛虎下山似地冲向敌军,将其拦腰斩断。顽军遭受突然打击,魂飞魄散,懵头转向,还未来得及抵抗,便乱哄哄地逃窜。我军冲入敌群,用白刃战杀得顽军举手投降,仅3个小时就全歼独立六旅,俘顽军800人,旅长翁达也“杀身成仁”了。10月5日凌晨,一团担任主攻顽军总部的任务,经过三次攻势,突破顽军防线,接着向突围逃跑的顽军穷追猛打。顽军总指挥、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慌不择路,连人带马淹死在挖尺沟里。我军取得了黄桥决战的决定性胜利。新四军、八路军在苏北胜利会师,共同完成了开辟苏北敌后战场的伟大战略任务。

  谁能想到,正当信明同志全身心地投入苏中抗日根据地的建设时,由于连续的行军作战,特别是在狱中那九斤半重脚镣埋下的隐患爆发了,他终于下肢瘫痪,双脚发肿,不得不离队休养。我们并肩东进北上,患难与共的老战友不得不分开了。在此后漫长的革命道路上,尽管他遭受病痛的折磨,可是,他仍然坚持在病榻上学习文化和理论。只要身体稍有好转,他又继续为党工作。1945年8月,抗战胜利时,乔信明担任了苏中军区后勤部长兼政委,坐在担架上开始了新的工作。1947年9月,华东野战军总留守处在山东渤海成立,他任负责人,挑起9万多人的生活、工作和学习的重担。全国解放以后,信明同志到上海开刀治疗,在瘫痪7年之久以后,他奇迹般地重新站立起来,又投入了建设人民空军的行列。1955年,他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担任了南京军区空军后勤部政委。乔信明同志顽强战斗的一生,称得上是百折不挠的真正的共产党人。在乔信明同志辞世30周年之际,我写下这段文字,谨表达我对老战友的敬意和思念。
  • * 注册用户方可发布留言
  • 内容
  • 用户名 密码 到强国社区注册

  •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