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百科首页党史频道资料中心党史周刊历史相册红色访谈专家讲坛
共和国图腾1949年档案新中国档案历次大阅兵图集历次大阅兵亮点
返回党史百科首页|加入收藏
词条查询

精彩推荐
热门词条
  •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949年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三次会议,讨论通过了政务院及其所属各委员会,各部、院、署、行的负责人,同时通过任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署和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等机构的负责人。中央人民政府的各组织机构至此全部建立起来。

  • 开国大典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发动内战的主力已基本被歼灭,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到长江北岸。统治中国22年之久的蒋家王朝已陷入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绝境。新中国诞生的条件已经成熟。

  • 开国阅兵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北京天安门广场。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朱德总司令宣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随后,阅兵总指挥、华北军区司令员兼京津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乘先导车,率领受阅部队,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 人民大会堂建成
        1959年9月24日,人民大会堂建成。在天安门,十年前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一座雄伟壮丽的大厦建设起来了。这是人民大会堂。全国六亿人民的代表将在这里共商国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将在这里谋划国家大计。天安门成了全国人民和全世界进步人士更加向往的地方。

  • 十大元帅授勋
        军衔制作为一项国际性的军事制度,为世界各国军队所广泛采用,我国正式实行军衔制是在1955年。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官军衔设4等14级,即元帅2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元帅、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将官4级: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官4级: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尉官4级:大尉、上尉、中尉、少尉。

何正文
  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副总参谋长。

  何正文同志是四川省通江县人,1932年参加游击队(后改为红军),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4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他历任司务长、班长、排长、手枪队副队长、连长兼军事教官等职,参加了反击敌人对川陕革命根据地的三路围攻、六路围攻等战役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他历任参谋、游击纵队副纵队长兼大队长、副营长兼军事主任教员、团参谋长、军分区参谋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等职,参加了“百团大战”、邢(台)沙(河)永(年)等数十次战役战斗。

  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任纵队参谋长兼旅长、太行军区参谋长、军分区司令员、师长等职,指挥部队参加了邯郸、温县、博爱、会兴、鲁山、登封等战斗和淮海、渡江、挺进大西南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先后担任师长兼军分区司令员、川东军区参谋长、四川军区参谋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员等职。“文化大革命”中,他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进行了坚决斗争。他1974年出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后,为全军的体制改革和精简整编工作,为我军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做出了贡献。

  何正文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全国政治协商会议第六、七届常务委员会委员。他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何正文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0年9月2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

  
何正文 百万大裁军“主刀人”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9.07.22第7版 作者:梁彬;柳林] 


  
何正文(左前)深入基层做工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庄严对外宣布:中国将裁军100万!

  此说一出,全球震惊。以美国为首的超级大国,在长期的冷战中,自己争当全球军备竞赛的先锋,却时时处处封锁、遏制别国、尤其是中国国防力量的发展,将中国正常的国防现代化建设“妖魔化”,动辄指责中国“好战”,稍稍增加点国防开支就会被他们拿来“大做文章”……中国这一庄严宣布,让这些反华势力全傻了眼!同时也让世界人民真正明了:中国的确是要一心一意谋求和平发展!

  而要实施这一重大决定却决非易事。时任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何正文将军,作为分管军务动员工作的总部首长,自始至终组织并参与了军队的精简整编工作,被誉为百万裁军的“主刀人”。

  多次精简的“主刀大夫”

  兵贵精而不在多。讲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没有哪位统帅不赞成“精兵”,但真执行起来,往往又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小平同志复出后,曾在总参的—次干部会议上一针见血地指出:从1959年林彪主管军队工作以来,我们军队好多优良传统丢掉了,军队臃肿不堪。所以毛主席提出军队要整顿,军队的总数要减少,编外干部太多要处理,优良传统要恢复……

  在全军精简整编、体制改革的几次“大手术”中,何正文都扮演着“主刀大夫”的角色,组织军务部门提出预案,分别征求老帅、各军区、各军兵种、各总部的意见,汇总后上报军委和有关领导审阅,还要搜集世界各国的资料,到国外考察,再根据上下基本形成的共识,对预案进行十几次、几十次的修改。

  在这一过程中,大凡涉及被撤、并、降、减的单位,由于直接牵扯到各自利益,不可能心悦诚服。多么尖锐的意见,多么尖刻的语言,多么冷漠的态度,多么难看的脸色,何正文都得听、都得看,而且还要有极大的耐心、诚心、热心去做这些单位的工作……10来年中,除了1975年的第一次精简因“四人帮”的干扰未能进行下去,其他几次精简任务都顺利完成,为这次裁军100万的“更大的外科手术”准备了坚实的基础和可资借鉴的经验。

  让人又敬又畏的人物

  如果说,军队前几次精简,只是伤了点筋、动了点骨,而这次的裁军100万可就非同一般了,它是一次革命性的改革,一次脱胎换骨的大动作!

  早在酝酿大裁军预案时,军委主席邓小平就多次召见何正文,明确指出这次裁军要“消肿”,要用革命的手段来完成,用改良的办法根本行不通。后来他又几次指出:这次减人,要同体制改革结合起来。前几次精简整编,只是减了人,但体制变动不大,这好像光拔鸡毛不杀鸡,结果拔得哇哇大叫,精简整编方案的实质却落实不了……

  身负重任的何正文,带领分管部门义无反顾地投入了这项历史性的系统工程,军令如山,中国进入了“裁军年”。

  那段时间里,何正文副总长整天夹着一个大皮包,里面装着各种涉及到编制、精简、统计、意见等方面的文件、资料,一会儿在这里开会,一会儿又到那里听汇报。不管走到哪里,他都是让人又敬又畏的人物。说敬,这件事最难办、最棘手、又最得罪人,他肩上的担子太重,操心的事太多;说畏,是因为谁都知道他肩上扛着一把党中央和军委的“尚方宝剑”,他现在的工作只有减法,看准了就是—个字——“砍”!

  其实,作为百万大裁军的主刀人,何正文“割”的不仅是别人的肉,同时也是在“剜”自己的心!那些日子,他为裁谁留谁,撤谁并谁,合谁保谁,愁得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体重大幅度减轻了,白发一个劲儿疯长。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作为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数十年军队生涯,被裁部队的领导中,不少都是和他关系密切的同乡、同学、出生入死的战友!

  一天,何正文开会到深夜,刚到家,就有一个电话追到家里,是一位在外地休养的老首长打来的,他想知道有一支在红军时期组建的老部队是否保留。这支部队也在撤并之列,但在方案未公布之前何正文不能说,包括这位老首长也不应该讲。所以他只能答应老首长去了解一下。老首长没再继续追问,但他非常明白,一个主刀手术大夫怎么会不知道需要摘除的地方呢?次日凌晨,这位老首长又来电话,力陈这支部队的光荣历史,历数出了多少位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以及部队的将军,言下之意还是要保留。看来这位老首长为此事整夜未睡,其实,何正文同样也是彻夜难眠。

  说到底,军队的一切精简整编,一切体制改革,目的无非只有一个,那就是既要减轻国家的财政负担,又要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至1985年,全军陆军部队的建制撤销了四分之—。—些有着几十年光荣传统、辉煌历史、显赫战功的“王牌”部队,一下子被撤掉了番号,确实让人于心不忍。但是部队是好样的,为了党的事业,二话不说,坚决服从命令。有一支被撤销的部队,为了向军旗作最后的告别,干部战士全都含着眼泪,认真正规地举行了最后一次分列式……

  作为共和国军队这段历史的当事人、见证人和亲历者,何正文将军切切实实感受到了这次大裁军的悲壮和阵痛。

  “成(都)”、“昆(明)”取舍的幕后新闻

  百万大裁军中,何正文遇到的一个更棘手的问题是,要把原来的11个大军区合并成为 7个军区,这意味着有4个军区将被撤销。

  每一个军区都是一部历史。这些大军区,都有各自精心设计、建造的战备机构,有那些具有光荣历史的部队番号、代号和名称,更还有在数十年建设中与地方、地域共生共长的具有鲜明特色的军队文化内涵和精神风貌,这都是成千上万人花了几代人的心血才建设和形成的,一旦被撤销,无论从工作、生活和情感上讲,并不比战争年代的“残酷”逊色多少。

  何正文该如何面对?无论情况多么复杂,他自有他的16个字:出以公心,胸怀全局,坚持原则,不徇私情。

  话虽这么说,可当成都军区与昆明军区面临撤谁留谁或是谁合并到谁的问题时,在成都军区工作生活了近20年何正文,难道就会没一点感情色彩,没一点“照顾”的意思?不少人都在冷眼观察着。

  果不其然,在处理成都军区和昆明军区撤与留的问题上,还真就闹出了一些误解和讹传,—种所谓“成昆之变”的说法,一度还广为流传。

  这其中的真实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百万大裁军工作告—段落后,何正文非常坦诚地将内幕情况公之于众。

  原来,包括何正文在内,大家最初的基本倾向是成都合并到昆明军区,方案也的确是这么报的。但是,在后来的上上下下反复论证中,认为昆明合并到成都更为合适的意见逐渐占了上风,这其中最大的一个因素就是因为成都军区因为距离西藏最近、最便利,几十年来一直承担着保卫西藏、作为西藏战略后方的重任。而且成都又是西南地区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历代军事重地,交通发达,人口众多,物产丰富。而军区指挥机关如果设在昆明,战略纵深比较短,一旦有情况,不利于部队的机动和调动。于是,大家又一致认为还是昆明合并到成都更合适。

  认识是统一了,可在向军委提出这个修改建议前,何正文反倒犹豫不决了。因为他是从成都军区出来的人,现在由他来提这个修改建议,会不会被误解为偏向自己的老单位呢?

  何正文思忖再三。他想连古人尚有“举贤不避亲”的雅量,何况我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军队高级干部?只要从大局着眼,从国家的安全、军队的利益考虑,就不应该去计较个人的荣辱得失。即使有些同志有看法、有意见、有疑惑,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理解我的苦衷的。于是,他下决心向军委领导提出这个建议,建议很快被军委采纳了。

  平心而论,搞精简整编工作,难度之大超乎想象。它涉及到军兵种、部队、机关、院校等方方面面,也可以说涉及到每一个人,精简到谁的头上,谁都会不高兴,工作不好做,关系难处。也真难为了我们的何副总长,如此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经他艰苦细致的努力工作,居然一一化解,中国的百万裁军任务,在他手中得以胜利完成!自此,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更加崭新的精神风貌,屹立在世人面前……

  链 接 何正文,1917年出生,四川通江人。1932年参加红军,1934年成为中共党员。参加过长征。历任排长、游击总队大队长、营长、团参谋长、太行军区参谋长、太行四分区司令员,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参谋长,二野三十二师师长、川东军区参谋长、四川军区参谋长、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2000年9月因病在北京逝世。(摘自《中华儿女》2009年7月刊)
  • * 注册用户方可发布留言
  • 内容
  • 用户名 密码 到强国社区注册

  •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