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百科首页党史频道资料中心党史周刊历史相册红色访谈专家讲坛
共和国图腾1949年档案新中国档案历次大阅兵图集历次大阅兵亮点
返回党史百科首页|加入收藏
词条查询

精彩推荐
热门词条
  • 中央人民政府成立
        1949年10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三次会议,讨论通过了政务院及其所属各委员会,各部、院、署、行的负责人,同时通过任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署和中央人民政府办公厅等机构的负责人。中央人民政府的各组织机构至此全部建立起来。

  • 开国大典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发动内战的主力已基本被歼灭,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到长江北岸。统治中国22年之久的蒋家王朝已陷入四分五裂、土崩瓦解的绝境。新中国诞生的条件已经成熟。

  • 开国阅兵
        1949年10月1日下午3时,北京天安门广场。毛泽东主席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朱德总司令宣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命令,随后,阅兵总指挥、华北军区司令员兼京津卫戍区司令员聂荣臻乘先导车,率领受阅部队,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 人民大会堂建成
        1959年9月24日,人民大会堂建成。在天安门,十年前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一座雄伟壮丽的大厦建设起来了。这是人民大会堂。全国六亿人民的代表将在这里共商国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将在这里谋划国家大计。天安门成了全国人民和全世界进步人士更加向往的地方。

  • 十大元帅授勋
        军衔制作为一项国际性的军事制度,为世界各国军队所广泛采用,我国正式实行军衔制是在1955年。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官军衔设4等14级,即元帅2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元帅、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将官4级:大将、上将、中将、少将;校官4级:大校、上校、中校、少校;尉官4级:大尉、上尉、中尉、少尉。

李逸民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政治部顾问。

  李逸民同志1925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早期从事爱国学生运动和革命武装活动的老党员。他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和南昌起义的积极参加者。1928年春,他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入狱。在敌人威逼利诱、严刑拷打、被判无期徒刑的险恶条件下,仍充满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坚信共产主义,始终坚贞不屈,表现了共产党人崇高的革命气节。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抗大三分校政治部主任、冀热辽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长、东北人民政府财经计划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秘书长等职,为全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新中国成立之后,他历任公安部队政治部副主任、军委直属政治部主任、解放军报总编辑、总政治部文化部部长等职,为我军的宣传、文化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十年动乱期间,李逸民对林彪、“四人帮”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对受害的同志深表同情,并多方给予支持和帮助。他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六中全会决议,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积极完成党交给的各项任务。他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

  李逸民因病医治无效,于1982年6月5日在北京逝世,终年78岁。

  
永不倦怠的共产主义战士——李逸民同志

  [人民日报 1982.07.29第5版 作者:张维桢 黄鼎臣 章夷白 徐迈进]


  战斗的一生

  李逸民同志是浙江省龙泉县人,原名叶书,1904年生。1925年,他在上海参加“五卅”运动后,毅然放弃即将领到大学毕业文凭的机会,考入了黄埔军官学校第四期政治大队,并在参加第二次东征中,由军校政治部主任熊雄同志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黄埔军校毕业后,留校负责编辑《黄埔日刊》。在校期间,他同国民党右派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大革命失败后,他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二十四师教导队政治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带领教导队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南昌起义。起义失败以后,他到上海找到党组织,担任了中共江苏省委兵运委员会委员,在李富春同志领导下继续从事革命斗争。

  1928年春,李逸民同志被英租界巡捕房逮捕,并引渡给国民党反动当局,最后被判处无期徒刑。此后,他在狱中同国民党反动派整整斗争了十年,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

  1937年秋,李逸民同志被党营救出狱,他满腔激情,连夜登上西去的火车,转辗到了延安,在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不久,他担任了本校政治教员,后又担任抗大党务科长,抗大总校迁到太行地区后,他先后担任抗大三分校政治部主任、中央情报部一局局长、陕北公学副校长等职。

  七大以后,他到前线担任冀热辽军区政治部宣传部长,军调三人小组执行部第二十六小组中共代表。

  国民党挑起内战后,他到东北先后任黑龙江三地委常委兼组织部长、社会部长,东北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东北人民政府财经计划委员会常务委员兼秘书长等职,为巩固东北根据地、支援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公安部队政治部副主任、总参警备部副部长兼政治部主任、军委直属队政治部主任、《解放军报》总编辑、总政文化部长等职,为部队的建设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

  “劝君莫为青春惜,将见世界满地红。”这是李逸民同志在国民党狱中写的两句诗,也是他的人生观的写照。他的青春,有整整十年是在国民党监狱中度过的。我们先后是他的狱中难友,他那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南昌起义失败后,中国革命处于低潮,全国到处是一片白色恐怖。李逸民同志到上海不久就遭到逮捕。敌人虽然想尽办法,但始终弄不清他的身份,最后以军事犯判处他“无期徒刑”。他带着一副十五斤重的大脚镣,先后被关押在上海漕河泾监狱、苏州军人监狱和南京中央军人监狱。

  在漕河泾监狱和苏州军人监狱被关押期间,李逸民同志都是狱中党支部委员。当时,狱中的囚犯成份非常复杂,政治犯除多数是共产党人外,还有国家主义派、托洛茨基派和无政府主义者,也有少数叛徒。对于非党员的政治犯,李逸民同志除了团结他们同监狱当局斗争外,始终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有一次,国家主义派买通监狱当局,把一批政治犯送到病监加以“优待”,李逸民也在其中。这样,虽然生活上可以得到较好的待遇,但是脱离群众。逸民和其他同志拒绝了这种“优待”,又回到阴暗的普通牢房,

  逸民同志时时准备有一天能出狱为党工作,十分珍惜在监狱这所特殊的学校里学习的机会。他除了工作和锻炼身体,总是抓紧一切时间读书,天文地理、古今中外,凡是能搞到的书他都看。到1937年出狱时,他一个人的书就整整拉了一马车。

  在狱中,他非常关心我们党和红军的发展。当时,要得到这方面的消息很难,他得知唯一能送到狱中的英文报纸《密叻氏评论》刊登有这方面的报道,于是他从ABC开始,刻苦地自学英语,不久就能借助词典来阅读了。每当看到一点红军的消息,他都兴奋得睡不着觉,并把红军所到之处在地图上做下记号,然后用笔把各点连上,成了狱中自绘的红军长征路线图。为此,他曾受到监狱当局的一顿毒打。

  十年,他就是这样不停地斗争、学习,从来没有退却。

  随时宣传共产党的主张

  国民党的监狱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一间约八平方米的牢房要住十几个人,吃、喝、拉、睡都在里面,臭气冲天,臭虫、跳蚤、虱子多如牛毛,每天吃的是拌有砂子、老鼠屎并且发了霉的臭饭和没有一点油腥的烂菜,而且不给吃饱。狱卒们随时都可以动手打人。非人的生活待遇,夺去了一些难友的生命。

  为了改善这种非人的待遇,保存革命力量,李逸民和狱中党支部成员一起,曾经多次组织了罢饭斗争。1930年春节前,李逸民等同志在漕河泾监狱组织了一次规模巨大的罢饭斗争,监狱当局怕得要命,在答应我们一些条件的同时,又调来宪兵队残酷镇压。李逸民同志被吊在柱子上惨遭毒打,但他不哼一声,他被放下来后已经遍体鳞伤,仍然继续斗争。他说:“一个共产党员如果不战斗,就等于失去了生命。”

  李逸民同志认为,共产党员只要有机会,就不能放弃宣传自己的主张,要让人们知道,我们是无罪的。由于他始终坚持这么做,在狱中争取到不少看守的同情,并为我们送信、买东西。

  1932年,李逸民、张维桢同志等100多个政治犯被解往南京中央军人监狱关押,按常规,“犯人”只能坐运牲口的铁皮车。李逸民等同志坚决反对这种人格上的侮辱,并向监狱当局提出坐客车的要求,经过斗争,监狱当局不得不答应,但派了大批士兵押送。在上车前,李逸民同志向押送的国民党士兵晓以大义,宣传我们是为抗日而坐牢的,希望他们不要虐待“政治犯”。许多士兵听过他的宣传后,在车上没有对“政治犯”横加迫害。”

  宽以待人 严以律己

  在狱中的最困难时期,李逸民同志对同志极端关怀。他有个表哥在上海行医,每月都给他寄来二三十块钱,他除了自己买几本书外,把钱全部交给党支部使用。他托人买来一点萝卜干或香肠,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然后分给难友,他自己从来不多吃一片;买来肥皂、牙粉,也首先送给没有经济来源的同志。

  1930年,由于营养不良,苏州军人监狱中许多难友得了脚气病,有的被夺去了生命。李逸民同志千方百计想办法,从上海行医的表兄那里得到不少维生素B针剂,另外还用钱买了一些,但他自己没有用一点,全部交给了党支部,集中用在病情最严重的同志身上,挽救了不少同志的生命。

  1937年他出狱前,得知国民党政府阴谋将南京中央军人监狱一批政治犯作为刑事犯押到外地,企图长期关押。他出狱后,立即向党中央作了汇报,周恩来同志及时派代表同国民党交涉,终于使这些同志得到自由。

  十年浩劫中,李逸民同志一共接待了200多起外调人员,但从来不给写一个假材料。张维桢同志专案的调查人员找李逸民同志,要他证明张是叛徒,李逸民同志发火了:“我说他不是就不是,要我写假证明办不到!”

  李逸民同志关心他人,而对个人的利益却置之度外。延安整风中,康生搞所谓“抢救运动”。李逸民因在敌人监狱中生活了十年,康生对他怀疑,专门到陕北公学作了一次报告,不指名点了他,并派了一个人名为帮助工作实为监视他,他的爱人周磊同志也受到审查。李逸民虽然早被选为七大候补代表,却不能参加七大预备会文件的学习,当时他苦恼极了,但并未因此患得患失,逸民同志认为,“一个共产党员应该随时接受党的考验,如果因为审查自己就消极起来,那就会对党离心离德,就不能算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最后,党终于对他在狱中的表现作了正确的结论,他光荣地出席了七大。

  解放后,解放军评军衔时,李逸民任公安部队政治部副主任,被评为少将。许多战友认为,按他的资历,评少将太低了,感到不公平。李逸民却说:“我评个少将已经不低了。我们多少同志、多少战友牺牲了,有的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我今天有这样优厚的待遇,功劳不见得比他们大,如果没有他们流血牺牲,靠我个人是无法换来这个少将的。想想他们,我们有什么权力向党争名争利呢?”

  李逸民同志在病重期间,每当我们去探望时,他总是向我们讲述他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各项政策的理解,讲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重要性,还在关心着各方面的工作。他常常教育年青人:“我们国家现在有困难,但正在不断改善生活。在一个共产党员看来,在广大人民生活没有普遍提高以前,不应该去谈什么个人享受。如果要进天堂,应该是天堂大门打开的时候,让人民大众先进去,而共产党人应当留在最后。”(人民日报 1982.07.29第5版 )
  • * 注册用户方可发布留言
  • 内容
  • 用户名 密码 到强国社区注册

  • 留言须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