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杨得志同志

曾思玉


  得志同志已离开我们了。在这段时间里,我的心情始终处于失去老领导、老战友的不平静和悲痛之中。与得志同志一起战斗、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学习的往事历历在目,怀念的心情促使我把得志同志驰骋疆场、横戈马上、出生入死、著名战将的事迹跃然纸上,以慰心祭。

  1994年10月26日晚上,在列车上听到杨得志同志逝世的噩耗,我顿时悲痛至极,心情难以平抑,我彻夜未眠。

  抵达北京后,我就急着去看得志同志的家属子女,向他的遗像鞠躬默哀,并告之子女们要坚强些起来,好好工作,把爸爸未竟的事业继续做完。嘴上直说坚强些,可我自己却早已是泪流满面、声音嘶哑了。

  1934年长征途中,红军突破湘江敌人第四道封锁线,他是红一师一团团长,我在红二师司令部任通讯主任,在战斗中我们相识了。他率红一团协同二师四团五团阻击了敌人重兵集团的猛烈进攻,被树为敢打硬拚的红军团。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得志同志任685团团长,我任685团民运股长。至此,我们就在一起战斗生活了。从而我领略了得志同志智勇双全、善于寻找和捕捉战机、果断处置情况的高超指挥艺术和深入基层、关心部属、平易近人的高尚品德。

  他率领我们北上抗日先遣团在平型关战斗中,前仆后继与日寇拚杀,与115师各兄弟部队一起,将日军板垣师团第21旅团1000多人歼灭。平型关战役是八路军北上抗日、初次出征取得的伟大胜利,表现出中国人民确有战胜敌人的勇气和力量,使全国人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打破了日寇“不可战胜”的神话。

  得志同志能积极发扬军事民主,深入调查研究,在战术上能积极采纳部下的意见并运用于指挥作战当中。因而,领导的谋略与基层的实际、战场的实际就能结合起来,使指挥正确得当,保证战役战斗的胜利。

  在冀鲁豫濮阳地区偷袭八公桥歼灭伪治安军孙良诚总部的战斗,就是得志同志积极听取下面“掏心战术”建议的范例。这一仗全歼了孙良诚总部和直属队,活捉了第二方面军总参谋长甄纪印,使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由被“蚕食”分割得到恢复、巩固和发展。

  他能坚决执行上级的命令指示,不折不扣地贯彻实施。在打击顽军石友三、反击李仙洲、争取高树勋等作战工作中,坚决执行了毛主席“有理、有力、有节”的方针。他运用毛主席的战术思想,积极开展了平原游击战争,创建了平原抗日根据地,堪称是落实毛主席指示的楷模。

  1944年4月,上级任命得志同志为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一旅旅长,去担负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保卫黄河、保卫延安的重任。当我得知他要调走的消息时,我立即从黄河南的石楼,赶到黄河北的道沟得志同志的住处。我们在一起话别至深夜,各自叙说着恋恋不舍的心情。得志同志鼓励我们一定要坚持和开展好平原游击战争,必须按毛主席讲的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团结一致,才能战胜敌人。他希望我们发扬红军的光荣传统,把部队带好,冀鲁豫军区和鲁西军区合并后更要团结好。他还说:“军人必须坚决服从命令,坚持抗战到底,等抗战胜利了,我们还会再相见的。”我说:“祝你一路平安,保重身体,为保卫党中央、毛主席,保卫延安,保卫黄河,为创建新中国,我们共同努力吧!”

  1945年日本投降后,得志同志由延安回到了冀鲁豫,奉军委命令组建第一纵队。10月9日,一边打仗一边组建的第一纵队在清丰县柳格集地区集结,准备到东北去。我第八军分区第4、6、7团编为第一纵队第一旅。我又回到了得志同志的领导之下。得志同志任第一纵队司令,苏振华同志任政委,我任副司令,张国华同志任副政委(简称“杨苏”纵队)。当时,因得志同志刚从延安来,我一直在八分区工作,对部队比较熟悉,得志同志就让我带领一旅部队攻克汤阴城并执行淇河以北的破交任务。

  根据刘伯承司令、邓小平政委制定的“诱敌深入,后发制人,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和方案,得志同志决定将沿平汉线北犯的国民党第11战区副司令长官马法五率领的第30军、40军、新8军和河北民军引诱到预定战场的任务交给了第一旅部队。因组建不久的纵队第二旅、第三旅部队是从冀鲁豫军区各军分区抽调的,正在清丰县地区边集中、边整顿、边执行战斗任务。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旅部队担负的任务就显得格外繁重。第一旅部队一直与敌人接触,抗击、迟滞敌人,由于敌人在兵力和装备上都优势于我,加上我军在连续战斗中伤亡和消耗大,部队因此产生了急躁情绪,盼望早日对敌实施总攻。而上级的决心是诱敌到预定战场———滏阳河套地区,以后发制人的战法歼敌,夺取整个战役的胜利。为了保证这一目的实现,得志和苏振华同志针对部队的思想情绪,在沙河镇召开了各旅军政首长会议,进行政治动员,号召部队向打上党战役的兄弟部队学习,来一个打胜仗比赛,配合路西军打胜邯郸战役,活捉马法五。要求各部队必须打消一切顾虑,打胜这一仗再考虑去东北。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不怕任何牺牲,密切协同,团结一致,争取战役全局的胜利。要求发挥干部的以身作则和党团员的模范作用,准备打硬仗、打恶仗。发扬近战、夜战、连续战斗的作风,不给敌人喘息的时间,坚决完成战斗任务。

  为了对敌形成合围之势,防止敌人继续北进,从沙河镇迂回邯郸,根据上级作战意图,得志同志和纵队领导决心:在屯庄、崔曲、夹堤、小堤、南泊村、北赛等地区,以村落为依托,组织大纵深的坚守防御,在第二纵队的配合下粉碎敌人的北犯企图。我建议仍由第一旅担任这个艰巨任务。因该旅兵员、装备、弹药充足,士气旺盛。得志、苏振华政委和冀鲁豫军区杨勇司令员都同意我的意见。

  为了将崔曲之敌彻底歼灭,各级干部靠前指挥。我到第一旅指挥所。10月28日夜里,邓小平政委打来电话,他问:“你是曾思玉同志吗?”我回答:“是我。”“你要指挥部队狠狠地打,坚决歼灭敌人这个营,战局就会起变化,这是政治仗。要动员全体指战员发扬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惜最大牺牲,坚决歼灭敌人。你听清楚了吗?”我回答:“听清楚了,请政委放心,坚决完成任务。”纵队决心攻克崔曲,全歼敌第106师主力,配合争取高树勋新8军起义,所以邓政委说是政治仗。

  由于得志同志等纵队领导判断正确,指挥果断,率第一纵队在邯郸战役中,全歼敌人,活捉了马法五,取得了战役的胜利,打击了蒋介石反共反人民的嚣张气焰。

  邯郸战役后,得志同志又率我们进到热河平泉地区,与国民党第13军石觉部队对峙。这时,程子华、肖克等领导同志在承德避暑山庄主持召开了纵队以上领导干部会。传达学习中央关于和平民主新阶段问题。大家一致的意见是:不要幻想和平,要准备打。敌人的停战谈判是蒋介石的缓兵之计,他在争取时间准备全面进攻。得志同志的态度非常鲜明。他说:“我们争取和平,不能幻想和平,要争取打出和平。我们希望多造些迫击炮弹,准备打仗。”我是赞成杨得志同志观点的。形势的发展也是如此。1946年6月下旬,蒋介石向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得志和苏振华同志率纵队骑兵排急忙赶到张家口接受任务,保卫张家口。我组织纵队直属队和三个旅向西急进,到了延庆东北地区集结待命。后来得志同志也赶回了延庆带一、二旅乘火车到西卓子山同傅作义部队作战。三旅仍留延庆待机。此时,上级命令调我到晋冀军区任副司令,在火车上我们三人话别,恋恋不舍,大家互相勉励。

  1946年11月11日,敌人侵占了张家口,代表了国民党蒋介石全面进攻的高潮。蒋介石完全撕破“和平”的假面具。我到了晋冀军区司令部,在察北、赤城、龙关坚持斗争。得志同志和苏振华同志率一纵队向平汉线转移,进入易县地区。1、2、3、4纵队在易县地区痛歼敌人。尔后,得志同志调二纵队当司令。这时上级又调我回一纵队工作。因我在察北指挥打崇礼县城,我说:“打完崇礼县再走。”尔后我急忙带骑兵赶回完县野战军司令部驻地。在准备去一纵队报到的时候,得志同志来电话说:“一纵队已经走了,你留下吧,我们一起就在这里干吧。”这时,朱德总司令也来到了野司驻地,看到我说:“曾思玉同志你不要走了,留在华北吧,你当4纵队副司令。”

  正太战役后,华北晋察冀野战军和2、3、4纵队进行了人事调整,组建了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兵团(也叫晋察冀军区野战军、二兵团、十九兵团)。这时我任4纵队司令。兵团领导率领我们各纵队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十大军事原则,取得了青沧、保北等几个战役的胜利,从而扭转了华北战局。

  1947年秋,得志同志以2纵队猛攻徐水,调动敌人,以3、4纵队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由于敌人采取“团团”战法,与我军形成对峙状态,我在电话中向得志同志报告当面之敌的动态,并提出“开辟新的战场,寻求战机歼敌”的建议。得志同志回答:“你们的意见很好,待我们考虑以后再作答复。”过了不久,得志同志在电话中指示说:“第4纵队于今日(十七日)黄昏后,从固(城)容(城)公路迅速隐蔽转移到铁路以西姚村地区集结待命,配合第2、第3纵队寻求战机歼敌。”我们立即按得志同志的指示向指定地区转移。

  当我纵队正在转移中,野司来电话让我带各旅长去野司受领任务。首先由野司耿飚参谋长介绍了敌情。尔后,得志同志向我们指示:“我们决心在运动中歼灭国民党第3军罗历戎。第4纵队全部南下,力争在望都县以南地区歼敌。第2纵队第6旅,第3纵队第9旅沿平汉线以西南下,必要时第2纵队第4旅也增加上去。第2、第3纵队主力仍留在保北地区扭住敌人,保障歼灭罗历戎部的任务。野司指挥所随后转移到任格庄附近。”他还指示说:“你们第4纵队要注意与铁路以西第6、第9旅部队的联络,搞好协同动作,歼灭立足未稳之敌。要深入进行政治动员,严密组织强行军。组织好强行军是胜利的先决条件,不要姑息部队的疲劳,要组织收容队,走得快的先走,走得慢的后走,千万要遵守时间,按时赶到预定地点。要派得力干部带领骑兵分队掌握敌人北进的动态。特别要注意组织顺畅的通信联络。”第二政委杨成武同志也做了指示。我们回答:“坚决完成任务。”

  我们终于以顽强的毅力、惊人的速度,不到两昼夜连续强行军240余里,按时到达指定地区。形成了对北进之敌的合围态势。得志同志在电话中指示说:“3纵队的9旅,2纵队的6旅归你(指我)统一指挥,狠狠地打掉敌人的梅花形阵势,消灭敌人。”我们采取“捶核桃”的战术首先歼灭了敌人19团。

  在作战指挥上得志同志非常注重战场上的情况变化。他常讲:“只有掌握住战场上瞬息万变的情况,才能制定出正确的对策,才能赢得每一场战役、战斗的胜利。”

  在得志同志和野司领导的果断指挥下,我们终于取得了清风店战役的胜利,活捉了敌第3军军长罗历戎。

  清风店战役刚结束,野司通知让我去开会,我立即前往野司。晋察冀军区聂荣臻司令和得志等野司领导正在审问罗历戎,运筹解放石家庄的战役计划。聂司令说:“你来得正好,也听一听。”罗介绍了石家庄的城市设防情况。审讯完后,我拿出在清风店战役中缴获的敌石家庄城防绝密部署图和一些文件。聂司令、得志等野司领导聚精会神仔细地看了这份绝密城防部署图。聂司令员说:“这是一份很宝贵的绝密部署图。多谢罗历戎给我们送来了这份可靠的情报。”接着聂司令员问我:“你们纵队在清风店战役中伤亡多少?现在部队士气怎样?”我说:“伤亡千余人,其中有10旅的邱蔚旅长负伤,钟天法参谋长牺牲。但捉了几千俘虏,连队比战前还充实。部队士气高昂,干部战士还要求乘机攻克石家庄呢!”聂司令员问道:“能行吗?什么时候合适呢?”我回答:“稍稍休整一下,趁热打铁,不给敌人喘息的时间,请把攻克石家庄的任务交给我们吧!”聂司令员笑着说:“啊哈,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接着得志司令员说:我们决心趁石家庄敌人兵力空虚,军心动摇之机攻克石家庄。预计直接参战兵力有第3第4纵队全部,冀晋兵团、冀中兵团各两个旅及地方武装,还有军区炮兵旅等10万人。我兵力大于敌4-5倍,另有10万民兵支前,攻克石家庄是有把握的。预定第4纵队在东北方向,第3纵队在西南方向分别担任主要突击;冀晋兵团在西北方向,冀中兵团在东南方向实施辅助攻击;第2纵队及3、9分区部队于定县以南、新乐以北地区选择有利地形构筑阵地,阻击北线可能南下之敌。得志同志接着说:“你们要迅速整顿部队,补充兵员、弹药,针对石家庄敌设防情况,进行城市阵地攻坚战前准备。”得志同志问我,“预计半个月后行动怎样?”我回答:“可以,坚决按时完成攻克石家庄的各项准备工作。”当上级下达攻克石家庄的命令后,各攻击部队勇猛攻城,仅7天时间歼灭了石家庄守敌,活捉了敌警备司令刘英。石家庄宣告解放。

  21日,朱德总司令电示:“仅经一周作战,解放石家庄,歼灭守敌,这是很大的胜利,也是夺取大城市的创例,特嘉奖全军。”

  实践证明,得志同志在打仗上是很有一套战法的。

  1948年初,部队在安国地区开展了“三查三整”为内容的新式整军运动。提高了指战员的思想政治觉悟,增强了战斗力。为落实毛主席提出的“把战场引向蒋管区去”和“向外线出击,配合东北部队实行战略决战,就地歼灭敌人”的作战方针,得志同志率领我们进行了出击察南、转战冀东、跨平绥、战青康,牵住了傅作义的“牛鼻子”,拖住了他的主力不让其出关,配合东北部队“关门打狗”,取得了辽沈战役的胜利。为进行平津战役、淮海战役创造了条件。

  尔后,得志和罗瑞卿、耿飚同志又率领我们参加了平津战役。

  12月4日,上级命令我纵12旅强攻新保安,歼灭了守敌,创造了战场。傅作义深感形势不妙,急令其刚到张家口的第35军连夜东逃向北平靠拢。为了夺取战役全局的胜利,毛主席电令得志和罗瑞卿、耿飚同志率领兵团在下花园、新保安一线堵住35军的东逃之路,切断其与104军的联系,形成了对35军的合围态势。

  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的部署就绪之后,中央军委决定,首先向新保安守敌发起攻击,全歼第35军。得志同志指示,12月21日扫清外围之敌,22日发起总攻,全歼了新保安守敌。敌军长郭景云乱中丧命。我们完成了毛主席“分割敌人,各个歼灭”的战略部署。

  1949年1月,我纵队在围困北平时,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4军。这时,党中央、毛主席又决定进行太原战役。我参加了彭总在十八兵团召开的太原参战部队干部会。得志同志命令我和晋中军区司令罗贵波同志统一指挥攻打汾河以西。彭总知道得志赋予我64军的任务后,对我们说:“你们用一个星期歼灭汾河以西的敌人能行吗?”我向彭总报告:“会后,我们回去拟组织各师长进行勘察,选择突破口,只要有准备,集中优势兵力,发挥炮火威力,搞好步炮和爆破的协同动作,敲开汾河以西敌人阵地防御的大门,实行猛打穿插,分割歼敌,比较有把握……”彭总听后笑了,他对我们说:“不要轻敌,各级指挥员一定要精心计划,严密组织和指挥战斗,歼灭外围之敌!”

  我们速战速决打清了外围之敌,击毙了西区敌总指挥赵恭。尔后,得志同志命令把配属64军的炮火转给65军,我们担任城西的助攻任务。我们兵临城下,一举突破敌人城垣,占领煤山敌人城防司令部,与兄弟部队一起解放了太原城。得志同志给我打电话说:“彭总表扬你们打得好!端掉了阎锡山的巢穴,结束了他前后38年的封建统治。”

  接着,得志同志又率领我们执行解放宁夏的战役任务。首先得志命令我军占领固原,钳制宁夏增援之敌,保障兰州战役胜利。随后兵团命令我64军指挥三边的两个独立师和65军一个师为二梯队,63军的188师与我军一同向宁夏进军,消灭“二马”,解放宁夏人民,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

  1949年9月1日,得志下达向宁夏进军的命令。兵团兵分三路,我带64军为右路,向中宁开进。由于我大兵压境,终于敦促81军起义于9月19日在中宁签字,接受整编,编为西北军区独立第2军。马敦靖(马鸿宾儿子)任军长,我方甄华同志任政委。马敦静(马鸿逵儿子)把宁夏兵团的大权交给128军军长卢忠良,他却逃之夭夭溜到重庆。我军乘胜又向金积、灵武、吴忠堡发动进攻。经过交战,黄河以西敌兵和骑兵师及黄河以东地区敌部队全部覆灭。贺兰军闻风丧胆,卢忠良也成了“光杆司令”。

  在打不成溜不掉的情况下,卢忠良还想投机,于23日上午9时,带着马光天、马廷秀等窜到中宁县城向兵团得志同志、李志民政委请求投降,以获取和平解放有功之名。当天下午,双方签订《和平解放宁夏协定书》,定于明日(24日)由新华社向全国公布。恰在此时,我用无线电话向得志同志报告:“卢忠良拒绝谈判,他指挥的兵团已兵败如鼠,溃不成军,大部被歼和投降,卢忠良已成光杆司令。”得志同志知道此情况后,严厉指出:“卢忠良你拒绝谈判,妄图顽抗到底,现已穷途末路,还幻想投机,你的反动气焰太嚣张了。”卢忠良脸色苍白,浑身颤抖,连声说:“我有错,我有罪,请杨司令宽大处理。”兵团立即撤消了原定明天向全国发布的协定。得志同志令我速派部队冒雨占领银川,银川宣告解放。

  1951年1月初,得志同志率19兵团从西安到山东兖州、泰安地区集结待命,准备加入第二批入朝参战部队。得志司令员派我和63军副政委黄振堂同志率19兵团每师1名军事干部到朝鲜参加1、2、3次战役总结会议,听取金日成首相的讲话和彭总作的总结报告,并听取了第一批入朝参战的军长、政委和朝鲜人民军军团长介绍同美军作战的经验教训。

  3月初,我们入朝参加了第5次战役的第1、2阶段作战和积极防御作战。1951年9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发动了有限的“秋季攻势”,妄图为和谈捞取“稻草”。英联邦第1师第29旅攻占马良山。我军趁敌立足未稳进行反击夺回马良山。这时,情况发生变化,据俘虏口供得知28旅接防,我们报告兵团得志同志,立即反击条件不成熟,得志来电话:“你们要做好充分准备,发挥炮火坦克威力,待条件成熟了,再支援步兵夺回马良山,巩固马良山,为和平谈判创造条件,这是政治仗。”

  不久得志同志调任志愿军副司令,我调任19兵团副司令兼参谋长。他仍然指挥我们第一线兵团积极防御作战。他提倡以坑道为骨干,结合野战工事,进行积极防御,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他率领我们直到停战,部队分路返回祖国。得志同志率领我们从朝鲜平壤乘专列经元山沿东海岸经图们江回国,受到了祖国人民的热烈欢迎。

  1954年,我和得志同志又一同在南京军事学院战役系学习,得志同志兼任战役系主任。我们又是同班学员,同窗共读三年。得志同志的学习认真、刻苦钻研精神给学员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得志同志和我们永别了,他那作战勇敢、指挥果断的战将风采,他那襟怀坦荡、刚直不阿,光明磊落、联系群众、团结同志、平易近人、艰苦朴素、对工作一丝不苟、认真负责的精神永远活在人们心中,活在我的心里。

  得志同志,安息吧!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责编:王季男(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