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得志与濮阳的一段不了情

岳修鸿


  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参谋长已故的杨得志将军与冀鲁豫边区抗日根据地中心区濮阳有着一段特殊的情缘。说清楚,还得先将我们的视线拉向中华民族倍受凌辱、灾难深重的年代。

  1938年夏天一天,八路军三四四旅代旅长杨得志由山西省长治附近高平县的安昌村来到八路军总部驻地故县村接受任务。朱德总司令语重心长地给杨得志说:“你们去的这一片,属冀鲁豫三省边区,是古战场。这里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啊。著名的城濮之战、楚汉相争、官渡之战、朱仙镇破金,以及唐末的黄巢农民起义等都发生在这一带。如今,这里对确保太行山区、沟通山区与平原的联系,扼止日军南下和西进起着巨大作用。所以,无论如何,要牢牢控制在我们手里。任务艰巨啊!”杨得志带着朱总司令的重托。与旅政治部主任崔田民率领一百多人向着冀鲁豫三省交界地出发了。

  他们经过十多天的连续行军,翻过太行山,从豫北的淇县、汤阴之间越过平汉铁路封锁线,于滑县地面同先期到达的六八九团韩先楚团长、康子祥政治委员率领的部队汇合了。韩先楚部队驻地的老百姓衣着虽然破烂,但情绪很高,他们给杨得志的部队送茶送水,问长问短,孩子们竟然兴高彩烈地喊:“快来看啊,又来了八路军的大部队了!”看到这场面,杨得志受到很大鼓舞,联想到沿途经过的许多村庄,老乡把门关得紧紧的,大人不打照面,面黄肌瘦、皮包骨头的孩子们瞪着一双双惊恐疑惑的眼睛远远地望着他们那情景,不由问韩先楚:“有什么好经验,群众发动得这样好?”韩先楚这位1928年参加红军的老战友,操着一口湖北红安话对杨得志说:“什么好经验?还不是咱们哪老一套,事事严格纪律,处处爱护群众,尽量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再加上一条,就是对敌、伪、顽、土匪不客气,打几个胜仗,替老百姓撑腰、出气就是了!”这时,中共中央加强了对直南特委领导。在直南特的领导下,杨得志部队、韩先楚部队,又经过一个多月的作战,基本上肃清了平汉路东、漳河以南、卫河两岸近百里内的伪军和土顽部队,开辟了一大片抗日游击根据地,建立了安阳、汤阴、内黄县抗日政权。

  1938年初冬,杨得志部队奉命返回晋东南长治、高平(县)一带进行冬季练兵。1939年2月初,杨得志和崔田民又奉命东进回到冀鲁豫边区。时下冀鲁豫边区一带已经有了群众武装,杨得志这次出发只带了一个工兵排和一个炮兵排,不足一百号人。他们出壶关,经河涧,过平汉线,由五陵集、渡卫河、在濮阳县西沙区一带与刘震带领的一个大队会合了。这个大队当时只有一个营的兵力,是从三四四旅三个团各抽一个连组成的。杨得志与刘震的部队会合后经濮阳县到达东明县境内,同直南特委领导的第二游击队等武装,组建了冀鲁豫支队。冀鲁豫支队队长由杨得志担任,政治部主任(后改为政委)为崔田民,参谋长为卢绍武。支队下辖三个大队。一大队长刘震,政委李雪三;二大队长覃健,政委常玉清;三大队长鲍启祥,政委刘汉生。共约二千人。后来又发展了四大队、五大队,约四千余人。

  按照八路军总部的要求,杨得志他们的任务是在这片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活动,壮大抗日武装,建立民主政权,确保太行山区与华东抗日根据地的交通联系。多打胜仗是发动群众的最好办法。4月底,冀鲁豫支队夜袭了金乡县日寇守军;接着在金乡县白浮图袭击了日寇的一个汽车队。因敌人没有准备,一开火,敌人以为是遇上了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就跑。战士一边喊一边放枪一边追。战果虽然不大,但煞了敌人的威风,长了群众的志气。群众说:“沈鸿烈的兵听见日本人的马靴响就溜,八路军撵着日本鬼子的大汽车跑,‘蝎虎’、‘中’!”沈鸿烈是国民党山东省的主席。开展工作比较困难、化气力最多的是鲁西南地区。这里有两多:一是土匪强盗多;二是土围子多。这些土匪常打着日本人的旗号吓虎群众。冀鲁豫支队及时拔掉一些土围子,争取了一些“牛毛司令”操纵的一些武装,这些武装多由穷苦农民组成。杨得志部队常采取攻心战术,常说的一句话:“你们还是中国人吗?”“你们是吃中国粮食长大的吗?”“你们忘了自己的祖宗是谁了吗?”以启发他们的觉悟。

  转眼到了1939年的冬天,冀鲁豫支队已扩展到一万七千人。一万七千多人越冬的粮食棉衣还没着落。作为支队长的杨得志睡不着觉,作为支队政委的崔田民也睡不着觉。一天崔田民给杨得志说:“听说彭老总在内黄,你是不是找找他去?”杨得志觉得这个办法行,便由微山湖连夜赶路奔驰了数百里,到内黄县见到了彭德怀这位八路军的副总司令。

  彭德怀听着杨得志的汇报,笑眯眯地说:“你是向我讨鱼税银子来了?”杨得志说:“您说对了,我就是来求副总司令来了。”彭老总沉思片刻说:“困难啊,各个根据地都困难。我们财神爷(指供资部)的腰包里据了解也没有多少油水可挤。”彭老总也没让杨得志白跑,最后还是让供给部给挤出1万块银元。尽管一人还摊不到一块,这已是彭老总尽了很大努力了。分别前,彭老总提醒杨得志:“还是要象在井岗山、中央根据地那样,一靠自力更生,二靠从敌人手里夺。‘没有吃没有穿,敌人给送向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嘛!’”

  杨得志回来,把情况向崔田民、卢绍武汇报。参谋长卢绍武建议打“高二穷种”。

  “高二穷种”是冀鲁豫边区单县西南的一个为日本人服务的大汉奸,虽然有个“穷种”的绰号,实际上地多、粮多、钱多、枪多,一点也不穷。家里挂着两面日本旗,墙上贴着日军授的委任状,身挎日本指挥刀,依仗日军,横行霸道,老百姓恨透了他。冀鲁豫支队采取智取的办法。捉住“高二穷种”,先没杀他,勒令他家里人拿钱赎命。高家一下拿出七万块银元。冀鲁豫大队利用这七万块银元买粮、买布、买棉花。抗日群众积极为部队赶制棉衣。一个个战士脱掉了旧衣服,换上了新军装,向东明、濮阳一带转移时,沿途群众都兴高采烈地说:“八路军越来越威风了。”

  1940年春,讨顽战役结束后,为了统一冀鲁豫抗日武装,按照中共中央北方局指示,建立了冀鲁豫军区,下辖直南、豫北、鲁西南三个军分区。杨得志任司令员,崔田民任政治委员,卢绍武任参谋长,唐亮任政治部主任。与此同时,还成立了冀鲁豫边区党委和边区政府,统一领导直南、豫北、鲁西南地委和各抗日民主政权。

  日伪把杨得志这支抗日武装视为眼中钉,多次对冀鲁豫边区进行扫荡,企图歼灭冀鲁豫军区部队主力。冀鲁豫军区部队在杨得志的统一指挥下,按照毛泽东持久战的战略思想,采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游击战术,与敌人周旋。1940年夏天的6月5日,日伪纠集开封、商丘、新乡的兵力8000余人,动用汽车、坦克1700余辆分三路向濮阳西南的濮阳、滑县交界处桑村一带合击。6月10日(农历五月五日)又调集兖州、泰安、徐州、邯郸、安阳等地日伪军2万余人,分12路向濮阳清丰一带合击,18日结束。史称日伪“五五扫荡”。这次扫荡,冀鲁豫边区机关及军区部队损失很大。日伪军占据了濮阳、清丰、内黄、东明县城。并在滑县、浚县等地设安据点34处。形成了对冀鲁豫根据地的分割包围。

  面对险恶的形势,中央军委发来电报,征求杨得志他们的意见:是原地坚持,还是到苏北(江苏北部)去发展新的根据地。杨得志、崔田民、卢绍武都很清楚,中央军委体谅他们的困难、爱护他们。但他们已与冀鲁豫边区这片热土、这里的人民结下不解之缘,更何况这片热土上洒着他们的血,埋葬着他们许许多多为抗日牺牲的战友。他们没有选择苏北,而选择了原地坚持。

  1941年1月蒋介石集团制造的“皖南事变”,助长了日军侵略八路军领导的抗日根据地的气焰。1941年4月12日,日军向内黄、清丰、濮阳、滑县一带的沙区开始了极其残酷的毁灭性的大扫荡,史称“四一二大扫荡”。敌人企图将冀鲁豫边区的这支抗日武装消灭在沙区。但是杨得志领导的部队,紧紧依靠人民群众,粉碎了敌人的围剿,生存了下来,始终没让敌人割断太行山区八路军总部与华东各游击抗日根据地的联系。

  最令杨得志难忘的是他们曾接送掩护由苏北经山东过冀鲁豫边区到延安去的刘少奇。

  时间是1942年9月上旬,日军第十二军团长喜多诚一正在频繁调动平汉和陇海沿线的部队,准备对仍在坚持战斗的冀鲁豫边区濮范观中心区进行扫荡,却得到刘少奇要来冀鲁豫边区的消息。杨得志他们既高兴又担心。在这样艰苦的岁月里,能见到中央领导直接听指示,当然高兴;可是,当时日军正准备扫荡,扬言称什么"铁壁合围",杨得志他们又不能为刘少奇的安危捏一把汗了。杨得志给部队下死命令:要用生命保证刘少奇同志的安全,使其安然过境。

  当时冀鲁豫边区党委、军区机关驻扎在观城县红庙。一天下午,头戴黑色礼帽,身穿灰布长衫,显得刚健朴实的刘少奇到来了。刘少奇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原局书记、新四军政委,他不顾鞍马劳顿、长途跋涉之苦,一坐下就听汇报。晚饭后,杨得志他们请刘少奇作指示。刘少奇说,先听大家的,先听大家的。夜深了,刘少奇还在听汇报。杨得志记得刘少奇是抽烟的,可这天刘少奇一支烟也没抽不禁问:"少奇同志,您戒烟了吗?"刘少奇摇摇头,笑了:"不是戒了,是没有了。"那时冀鲁豫军区的几位领导都不抽烟,也没有拿烟招待人的习惯。听说刘少奇这么一说,杨得志赶快派警卫员去找了半包烟……

  刘少奇抽着烟,精神似乎更足了。他又听了一会儿汇报,才有针对性的就根据地的发展、巩固,地方政权的建设,统一战线,反扫荡等作了详细的指示。他说:你们的工作很有起色,至今也没有被敌人挤垮赶走,没有被饿死,保持了华北与华中地地下交通联系,群众还给你们饭吃,这是很了不起的成绩。形势日益复杂,严重艰苦的局面还在后头。要有战略眼光,从现在起要迅速发动群众,给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否则,就得不到群众的支持,根据地就不能巩固。这里至今还没认真发动群众搞减租减息,要树立牢固的群众观点,我们不能又想吃肉又怕闻腥!晓不晓得这个道理。沙区、鲁西北灾荒严重,我们要关心群众的疾苦。水东地区是八路军与新四军联系的枢纽,是进行战略反攻的要地,一定加强领导,牢牢控制在我们手里。刘少奇还分析了国内、国际反法西斯形势,杨得志他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根据侦察到的消息,敌人很快就要进行残酷的扫荡了,杨得志劝刘少奇早些离开冀鲁豫边区。刘少奇却笑着说:"有你们在还怕敌人把我'吃'了?我还想多呆些日子,同你们一起反'扫荡'呢!"刘少奇在红庙住了十多天,后经尚和县、沙区、林县、麻田,跨同蒲路,渡黄河,过西葭、平介、米脂,11月抵达杨家岭。结束了由江苏阜宁抵陕西延安历时10个月、行程三千里的小长征,参加筹备中共七大。刘少奇在红庙的指示对边区救灾、统一战线、反扫荡、根据地建设都起了重要作用。

  杨得志在冀鲁豫的得意之笔是“实施濮阳东南战役奇袭八公桥”。

  发动濮阳东南战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声东击西,实夺八公桥,这次战役是毛泽东游击战略战术思想的一次胜利实践。这次战役发生在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

  1943年11月,伪二方面军孙良诚部仰仗日军的庇护,乘冀鲁豫抗日主力避实就虚转入外线作战之机,从东明县重整旗鼓,采取步步压缩,大筑据点的战术,蚕食了冀鲁豫边区抗日根据地濮阳与濮县之间方圆数十华里。八公桥位于濮阳县东南,是个大镇,伪二方面军总指挥孙良诚率其总部坐镇八公桥,欲以其四、五两军逼冀鲁豫边区抗日力量退出抗日根据地中心区。根据侦察及地方党组织提供的情报,杨得志司令员和军区政委黄敬等分析了敌我双方的优劣条件,研究制定出声东击西,侧攻两门,实夺八公桥的战斗方案。在濮阳东南一带拉开了战幕。

  声东──命令第二分区司令员曾思玉、政委段君毅率七、八两团,从范县开往郓北地区,故意远离孙良诚部队,摆出强攻郓城守敌刘本功的架势。曾思玉时而派出小股部队侦察敌情,时而利用内线传递"情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把刘本功搅得晕头转向,坐卧不安,吓得他急忙收拢部队,增加岗哨,拼命向孙良诚呼救。

  击西──命令四分区政委张国华率部侧攻八公桥西南约30华里的两门镇。出师大捷,旗开得胜,一举吃掉敌军两个连。孙良诚慌了手脚,忙从八公桥东南的徐镇据点抽调一个团,急急增援两门镇。

  声东击西造成的效果使八公桥守敌放松了戒备。11月16日拂晓,二分区主力部队由鄄北、濮县南悄悄进军黄河故道北岸之苏庄、党堂、小屯、火神庙(今濮阳县梨园)地区隐蔽集结、休整。下午4时部队出发,各团分路由黄河大堤西行一阵、向西北方向开进。黄河故道常刮"关门风",春冬忧甚。那天黄昏后,老天爷像有意助阵,狂风骤起,黄沙弥漫,只刮得天昏地暗,伸手不见五指。分区参谋处长李觉和侦察股长邱克难拿着指北针和军用地图由侦察员和当地情报员引路随先头营掌握行进路线。以狂风做掩护,各级指挥员靠前指挥,部队衔枚疾走,鸦雀无声,神不知鬼不觉,穿行敌伪据点之间,分区前进指挥所秘密推进到八公桥镇附近的预定地点史家寨。曾思玉命令在一农户的屋檐下挂起红灯,以示军分区前进指挥所设在这里。不一会儿,第七团、第八团、基干团都派人报告说已做好了战斗准备。

  八公桥镇位于濮阳县东南四十五华里,是个大镇。有土寨、寨壕、三道木寨,伪军自以为壁垒深严。那天夜间22时,七团三连突击队遵照曾思玉的命令先从八公桥东北角扒开木寨,七团长温先星、政委杨俊生指挥担任主攻的三连、四连将士迅速越过外壕,熟练而秘密地架起云梯。曾思玉和温先星、杨俊才目送三连突击队的战士从东北角登上寨墙,随后五连也从东面攻上寨墙跟进。趁打更的敌人不备,三连突击排长王仲月突然将其俘获。突击队押着敌更夫带路。更夫打着更哆嗦着喊"平安无事啊……"七团主力迅速攻入围寨、很快接近伪二方面军总部八大处。这时有几个伪军官还在汽灯下打麻将,直到我突击连勇士的枪口对准其胸膛大喊"举起手来!缴枪不杀!"才如梦方醒,只好束手就擒。几乎是七团攻寨的同时,八团突击连在团长齐丁根、政委李俊才的指挥下亦从西南角攀登上寨墙,这时炮楼里的哨兵正抱头睡觉,被迅速拿下,攻入寨内。基干团在李天德、关盛志率领下也从东南角顺利突入东西寨墙,继续按作战分界线向纵深推进。

  曾思玉司令员随七团行动。七团长温先星是他的"江西老表"、红军时期的老战友,温先星很担忧地说"这太危险了,您是司令员,死了负不起责任" 。曾思玉曾回忆着当年的战斗情景大声说:"我不用你负责!"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四处轰鸣,苏醒后的敌人仓皇应战,拼死抵抗,但是难于挽救其被歼的败局。"偷袭成功了!"在军区接受杨得志司令员交代任务时,他曾叮嘱曾思玉"当夜24时偷袭不成功,立即报告!" 曾思玉曾告诉笔者:"我深深领会杨得志司令员这意图。"立即派辛华参谋带骑兵通信员火急奔向黄河大堤向军区前进指挥所报告:"偷袭成功,部队正在进行巷战……"

  敌人的特务团毕竟是经过正规训练且有作战经验的部队,擅长防御,有一定的战斗力。特务团发现被偷袭后,拼死抵抗。按照划分的作战区域,攻寨部队大胆穿插,分割包围。逐巷、逐宅、逐屋争夺。是日上午,只剩下街心高碉堡内的敌人还在顽抗。八团将士几次攻击均未揍效。八团团长齐丁根急中生智,命令五连排长蔚正兴组成战斗小组,将多条被只沾湿后捆在大车上,在轻重机枪步枪火力掩护下,接近敌人碉堡后,把棉花、辣椒、烟叶及理发店里找来的头发捆扎在一起,拴在竹竿上点燃捅入敌碉堡。顿然,敌碉堡内浓烟滚滚,咳声不止,泪涕交流……勇士们在外面高喊:"缴枪不杀!" "缴枪不杀!"……忍受不了的敌人只好乖乖地从碉堡内钻出来投降。有俘虏问:"你们用的什么武器?" 勇士们风趣幽默么地回答: "飞雷(泪)烟幕弹!"。

  战斗一直持续到17日午后,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激烈争夺,胜利结束战斗。盘踞在八公桥的孙良诚伪二方面军总部八大处及特务团、骑兵营全部被歼,活捉伪二方面军总参谋长甄纪印一下官兵,缴获大量枪支机械物质。

  当战士们把甄纪印押送分区前进指挥所时,曾思玉审问了甄纪印。问:"你是汉奸孙良诚的总参谋长吗?"答:"是,是,小人该死,目光短浅,请求贵军宽容,再也不当汉奸了。"问:"孙良诚是什么时候走的?"答:"16号下午乘汽车到开封去了。"问:"那你成了替死鬼?"答:"是的,是的。"

  问:"你想到我们要消灭你们吗?"甄纪印不无感慨地答道:"万万没有想到贵军会在这狂风沙暴昏天黑地的夜里来攻打八公桥。贵军真是神兵。"审问后,将甄纪印押送到了军区。

  八公桥战役给伪军以重创。将孙良诚总部直属队全部歼灭。毙伤敌数百人,俘伪第二方面军参谋长甄纪印以下官兵3200余人(孙良诚因去开封漏网),缴获迫击炮两门,重机枪4挺,步枪1900余支,短枪90余支,子弹4万发,电台两部,战马300余匹,粮食数百万斤,兵工厂一所。攻克孙良诚总部后,冀鲁豫抗日力量又乘胜攻克徐镇、王郭村、梁庄、保安集等17个据点。根据冀鲁豫军区统一部署,这次战役中,第四分区十六团,第五分区十九团,二十四团,第三分区三十二团,回民支队及地方武装、民兵、不仅牵制了敌人,还先后攻克侯庙、莲花池、侯铺、上官村、邵耳寨、朱楼、郓村等日伪据点,横扫了长垣、封邱地方顽军。在200余里的范围内,总计拔除敌伪大小据点百余个,歼伪顽3000余人,至此,冀鲁豫边区濮范观中心区和第二、四、五分区连成一片,巩固、扩大了抗日根据地。

  八公桥战斗打响前,地方党组织曾搜集情报,协助支援。历史上曾有这样一组剪影:其一、担任主攻任务的二分区侦察股长丘克难来到昆吾县,在县委配合下侦察驻八公桥及徐镇的敌情,待侦察排长宋华荣与濮阳县委取得联系后,昆吾县委指定由离八公桥镇一华里史家寨联络员史乃敏协助侦察八公桥地形;其二、为了准确掌握敌情,二分区侦察员让濮阳县三区区委委员、长工身份的靳志海及共产党员、伪村长(西街街长)身份的郭建武、共产党员粮行交易员身份的何运法、郭连彪等人所处环境之便,搜集情报,秘密配合,摸清了敌兵力火力分布,绘制出八公桥地形及敌军火力分布图; 其三、1943年11月16日拂晓,昆吾县委领导同志常颂等悄悄赶到黄河大堤火神庙一带向开过来的主力部队二分区司令员曾思玉、参谋长潘焱报告说:"已带来了向导,并准备好了200副担架!";其四、下午四时部队出发,由地方向导(联络员)引路,夜间到达预定地点 离八公桥仅一华里的史家寨,分区前进指挥所设在大庙中……

  1944年新年不久,杨得志接到命令:保卫延安。1944年1月31日,杨得志与冀鲁豫边区党委书记黄敬等依依话别,率三团、十一团、十六团、三十二团及回民支队,从濮县杨集(今范县杨集)踏上远去延安的征程。

  弹指间已是数十年。事隔44年后,1988年5月杨得志将军重返战地冀鲁豫边区中心区濮阳市,参观了中原油田、参观了中原化肥厂、参观了濮阳新城,走到濮阳县渠村乡南柿子园村抓住老乡的手问:吃的怎样,穿的怎样,住的怎样?走到八公桥,凭吊昔日战场,同当年的老民兵共同回忆战斗情景。他每到一地都激动不已。当他看到濮阳西水坡出土的“中华第一龙”时,挥笔题词:“活龙又活现,古城换新颜。”当他听说濮阳要建冀鲁豫边区革命纪念馆要求他题写馆名时,挥笔写下“冀鲁豫边区革命纪念馆 ”几个大字。这字像他给濮阳市胜利路东段南侧一家客店题写的“逐鹿客家”一样,笔力虽然谈不上苍劲老道,但是这蘸着血与火一样浓烈的革命情感而题写的。这浓烈的情感是再高超的书法家笔下所不可能有的。很遗憾,冀鲁豫边区革命纪念馆,没有建在冀鲁豫边区中心区濮阳,而旁落到别地,成为一个遗憾!杨得志饱蘸激情题写的那“冀鲁豫边区革命纪念馆”这墨宝,也就一直珍藏在濮阳市博物馆了。让它永远珍藏着吧,珍藏着杨得志将军与冀鲁豫边区中心区濮阳这不了情吧!

  来源:濮阳党史网
 (责编:王季男(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