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唯一两授上将军衔的洪学智将军传奇

何立波


  (《党史博采》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2006年11月20日,洪学智将军在北京逝世。洪学智的去世,使得1955年共和国首次授衔时的上将,如今健在的仅剩下肖克和吕正操两位。洪学智一生中的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这在我军历史上仅此一例,在国外也没有先例,这充分反映了将军在军内的重要地位,也使他的一生更充满传奇色彩。

  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1913年2月2日,洪学智出生在河南商城县汤家汇(今属安徽金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小时候放过牛,读完小学后即学徒做工。1929年3月,洪学智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商南起义(商城起义),并于当年5月入党。苏家埠战役是鄂豫皖根据地指战员所经历的一场苦战,也是令洪学智难忘的一次战役。他所在的重机枪连两任连长先后牺牲,洪学智当了第三任连长。在战役结束前的一天,他的左胸不幸中弹,子弹打在肺叶上,鲜血直流。幸运的是,被俘的敌军军医主任口袋里有几片药,幸运地把他救活了。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发动嘉陵江战役,开始长征。5月,开始向川西北进军,准备与转战中的中央红军会师。时任红四方面军第四军政治部主任的洪学智,带领军政治部的同志做整个方面军的后方收尾工作,建立地方政权,发动和组织群众,支援红军。不久,原由第九军承担的为红四方面军筹粮、管理后方医院、做群众工作、后方的安全保卫等工作,也交由红四军来负责。洪学智这个红四军政治部主任,成了整个红四方面军的“后勤部长”。

  同年7月,洪学智在黑水、芦花接到红四方面军首长的指示,红一方面军中央纵队要经过这里,要红四军准备粮草,做好迎接工作,并负责接收中央红军的伤病员。黑水、芦花地区是少数民族地区,各种地方武装林立,形势复杂。加上国民党的反动统治,造成少数民族与汉族间的矛盾很深,做群众工作很困难。部队缺盐少粮,找粮食非常困难。面对重重困难,洪学智立即组织民运部、保卫部等部门以及军政治机关、直属队,连夜出发,翻山越涧,打开了几个反动头人的寨子,筹集了几万斤粮食和几百只牛羊。

  中央纵队先遣队到了黑水、芦花后,给红四军政治部来信,要他们把筹集的粮食、牛羊送到红三军团,再转交给中央纵队。洪学智先后通过红三军团三次给中央纵队送去粮食与牛羊。中央纵队来到黑水、芦花后,洪学智又把筹集到的粮食、牛羊和慰问品直接送到中央纵队。在中央纵队离开黑水、芦花时,洪学智见到了负责中央纵队粮食供应的红三军团政治部主任刘少奇。刘少奇见到洪学智很高兴,紧紧握着他的手说:“你们送来的粮食、牛羊和慰问品,可解决了大问题。”

  长征凝聚着浓浓的战友情,这令洪学智终生难忘。过雪山时,洪学智在山顶上发现六个战士已经冻僵了,满山冰雪无法掩埋尸体。他实在不忍将战友们就这样遗弃在山上,坚持将他们带到了山下。到山下烤火后,其中一位战士醒了。大家赶紧抢救,结果共救过来五位战士。

  洪学智本人也数次奇迹般地与阎王爷擦肩而过。一次,他中弹倒下,大家都以为他牺牲了。等他伤势好转,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时,大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长征中过草地时,洪学智得了伤寒,昏迷过去。一位警卫员眼看首长不行了,伤心过度,竟开枪自杀了。根据一名老中医开的药方,战士们漫山遍野为洪学智寻找草药,终于把他救活。洪学智的儿子洪虎曾感慨地说:“正因为是在过草地,才能找到草药,父亲的病才治好了,也可以说是长征救了他呀!”

  1936年4月,红四方面军攻占西康省瞻化县。为了筹粮,洪学智请当地最大的头人巴顿多吉吃饭,讲红军的民族政策。巴顿多吉害怕红军下毒害他,迟迟不肯动筷,也不肯喝酒。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洪学智就先举杯,一饮而尽,又吃了几口菜。巴顿多吉见洪学智如此豪爽,平易近人,很有诚意,非常感动,便逐渐解除了顾虑,也喝了起来,兴致很高。巴顿多吉高兴地说:“你们红军纪律严明,把我们藏族同胞当朋友待,真是个仁义之师,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巴顿多吉建议与洪学智按照藏族风俗喝公鸡血酒,义结金兰,洪学智表示同意。在瞻化的几个月中,红四方面军所需要的粮食、牛羊、帐篷等物资,都是通过巴顿多吉转运来的。

  同年8月,洪学智调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不久,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与红军总政治部合并,他改任组织部副部长。到陕北后,洪学智进入红军大学(后改名抗大)学习。洪学智性格刚烈,敢讲真话。1937年,洪学智参加抗大为红四方面军高级将领办的高级班学习。学习期间讨论张国焘的问题,洪学智不同意一些人的极左看法。他说:“张国焘是有功有过,他在鄂豫皖和后来的川康边也还是做了些好事的,否则你怎么解释四方面军壮大到八万人的事实?评价一个党的高级领导人切忌一刀切。我们共产党人最讲唯物主义,这样一切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了。”2004年,兰州西路军研究会编纂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洪学智在为该书所作的序言中指出:“很长时期,西路军由于被当作是‘张国焘路线’的牺牲品,其史实及研究都被视为‘禁区’,尘封了半个世纪,幸存者大多命运坎坷,备受压抑和屈辱,受到极不公正的对待。”这些都表现出洪学智敢讲真话、实事求是的品质。

  1941年6月,洪学智奉命到新四军工作,先后担任抗大五分校副校长(校长由陈毅兼)、盐城卫戍区司令、盐阜军区司令员。后任新四军三师副师长兼参谋长,协助师长兼政委黄克诚指挥了粉碎日军苏北大扫荡和八滩、合德、淮阴、淮安等战斗。1945年9月,黄克诚、刘震、洪学智等率三师(后改名六纵)健儿进军东北。在沈阳至长春的中长线上,洪学智参加指挥了铁岭、昌图、金山铺、保卫四平等著名战斗。平津解放后,洪学智任43军军长率部南下,参与指挥了解放广东、广西、海南岛的战役。
【1】 【2】 【3】 【4】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责编:王季男(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