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工作多建树 毕生心血献人民

——深切怀念钟期光同志


  1991年5月22日,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任第三野战军政治部副主任、军事科学院初创时期副政委的钟期光老上将,因心脏病突发而辞世。噩耗传来,大家都很悲痛!人们纷纷前往他的住所吊唁,寄托深切的哀思,缅怀他在近70年革命生涯中为党和人民建立的重大功绩。

  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钟期光同志,1927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他一生的主要经历,是从事人民军队的政治工作。他是我军政治工作优良传统的参与创造者和重要实践者之一。

  红军时期,钟期光同志先后任湘鄂赣省军区宣传科长、红16师政治部主任等职。他常以自己革命的思想、鼓动性的词句和遨劲的书法,宣传革命,发动群众,鼓舞士气。在李宗白、陈寿昌、徐彦刚、傅秋涛等同志领导下,他作了大量的政治思想领导工作。从而,使湘鄂赣苏区不断发展壮大,全盛时期,包括湖南、湖北、江西三省边界20余县,纵横数百里,人口近千万,成为中央苏区的重要外围革命根据地。特别是中央苏区主力红军长征以后,他们独立地坚持了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在与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失去联系、敌我力量十分悬殊的情况下,率领根据地军民,不畏艰险,出生入死,几落几起,顽强奋斗,终于赢得了三年游击战争的胜利,保存和发展了一批革命骨干力量。

  抗日战争时期,从新四军第一支队第一团到一师和苏浙军区,钟期光同志都具体负责政治工作的领导,在陈毅、粟裕等同志领导下,部队战斗在大江南北,黄海之滨。从韦岗战斗,黄桥决战,到浙西三次反顽战役,屡战屡胜,威震敌胆。这一时期,他认真贯彻执行中共中央的抗战方针与政策,深入战争实际,以保证党对我军的绝对领导为目的,对我军战时政治工作的完善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为祖国的独立自由与民族解放建立了功勋。

  在国共合作抗日的情况下,国民党及其军队妄图限制和溶化新四军,提出所谓“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反动口号;钟期光等同志根本不予理会,坚持我军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我军的领袖是毛泽东主席。并且公开宣布,我军继续设政治机关和政工干部。政治机关是党在军队的工作机关,统一对外,对内建立自己完整的工作系统,使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从组织上得以落实与保证。同时,新四军一师始终没有接受国民党关于不得在军队中发展中共党员的限制,积极发展共产党员,在连队建立党的支部。1941年底,党员占全师人数的38%强。从而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

  钟期光同志认为,我军政治工作的“生命线”作用,应具体体现为政治工作的“战斗性”、“创造性”和“知人善任”。首先,政治工作要有战斗性:“树榜样,正上梁”;“敢于反对不良倾向”;“对有错误的同志惩前毖后,不蓄意整人”。其次,政治工作要有创造性。他根据从红军到新四军、从内战到抗日、从山上到平原、从较为单一的敌我斗争到极为复杂的敌顽我三角斗争等实际情况,对政治工作在斗争策略、方针政策、依靠力量、工作方法等各方面,都有许多新的发展。把抓好思想教育,提高指战员的民族与阶级觉悟,始终当作政治工作的中心环节。其方法是:“正面灌输”;“扶弱为强”;“见事就教”。第三,政治工作要知人善任:“重视配好两个军政主官”;“爱才惜才”;对干部战士要“政治上关心、工作上支持、生活上体贴”。

  他作风务实,不尚空谈。“缩小机关,充实连队,一切工作在基层,政治工作在前线。”这是他在1942年2月提出的战时政治工作方针。新四军一师机关最精干时,从师长政委以下只有26人。其中师政治部刚好一个班的人数。把精简下来的人充实到基层,尤其是加强连队的领导力量;而机关在精简后工作效率大为提高。

  解放战争开始,钟期光同志任华中野战军政治部主任,在粟裕司令员、谭震林政委领导下主持政治工作。1946年6月,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矛头首先对准苏中解放区。华中我军主力3万余人面对国民党军12万人,在党中央、中央军委正确领导下,为了保证解放战争的胜利,充分发挥了解放区的优势,党政军民齐动员,万里战场忙备战,部队开展了军政大练兵。钟期光同志主持制定和颁发了战时政治工作指示,对部队深入进行战斗动员。“军民团结,提高警惕,粉碎反动派的进攻”等醒目大标语,写满战区村庄的墙壁;营地街头,荡漾着《狠狠地打》的嘹亮战歌。针对敌强我弱的情况,为了争取主动,华野在策略上果断采取了先发制人、大胆试战、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积极防御措施,于1946年7月13日首先发起宣家堡、泰兴战斗,旗开得胜;至8月27日,七战七捷,一个半月歼敌5万余人。广泛深入的战时政治工作,有力地保证了军事斗争的胜利。毛泽东主席对苏中战役集中优势兵力歼敌的经验,给予高度评价并转发全军。苏中战役后,钟期光同志注意总结经验,集中群众的智慧,使所属部队战时政治工作有了新的创造与发展。

  1947年1月,华中野战军与山东野战军合并,组成华东野战军。后来整编为第三野战军。钟期光同志任政治部副主任。在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沙土集、豫东、济南、淮海、渡江、上海等一系列重大战役中,他负责前线政治工作的领导,主持部署战役动员、战场鼓动、执行政策与纪律、战后总结等工作,保证了部队连续作战和打大仗、打恶仗的必胜信念与高昂斗志。

  1949年7月,为适应国防发展和国家建设对干部的大量需求,钟期光同志坚决执行三野前委的决定,参与创办华东军事政治大学。校长和政委由陈毅同志兼任,他任副政委和党委书记。华东军大于1949年10月中旬正式开学。第一期学员招收了3万余名高中文化程度的青年知识分子,还从部队中抽调了一批营团级干部,编成两个“上级干部训练队”,专门培养中级军政指挥人才。钟期光同志除了主持党务和政治工作,还亲自参与讲课,给学员讲授《社会发展史》等课程。第一期学员毕业后,将一批最优秀者分配到正在创建的海军、空军和其他特种兵部队,加速了人民解放军由单一军兵种向诸军兵种合成军队的发展。全国解放后,华东军大数万名毕业学员分布在国防、外交、经济、政法、文化等各条战线,不少人成为党政军的骨干力量。

  1951年1月,人民解放军的最高学府军事学院正式成立。钟期光同志先后任政治部主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政委。在刘伯承同志的领导下,他认真贯彻党中央和军委的办学方针,具体负责学院政治建设。

  在刘帅关于“组织起来,团结会师”的号召下,钟期光同志以极大的热情,落实建立三支队伍:机关队伍、教员队伍和学员队伍。当时选调干部严格以“选贤任能、五湖四海”为标准,集中全军的精华,反映全军的军政素质。先后建成50个教授会,12个学员系,拥有教员1300余人、学员1400余人。成为一所既有陆军,又有海军空军;既有军事,又有政治;既有速成,又有完成;既有面授,又有函授的综合性军事学府。

  在政治思想建设上,钟期光同志坚持以教育为主的方针,头五年间,院党委组织全院先后进行了十次思想整风,保证了全院人员正确的政治方向和旺盛的学习与工作热情。尤其是正确执行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在以革命老干部为领导,以中共党员教员为骨干的基础上,他坚决执行中央军委的决策,具体落实院党委的决定,大胆起用了近600名起义、投诚或被俘的原国民党军队军官担任军事教员,经教育改造,用其所长,尽其所能。并从毕业学员中逐年选拔新教员充实教员队伍,保证了教学任务的圆满完成。

  1952年春,钟期光同志代表刘伯承同志向毛泽东主席汇报军事学院的工作。毛主席意味深长地说,“延安有个清凉山,南京有个紫金山”,将南京“军大”比喻延安“抗大”,对军事学院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同年7月,毛主席为军事学院写的训词指出:“军事学院的创办及其一年多以来的教育,对于建设正规化、现代化的国防部队,是有重要贡献的”,“标志着中国人民建军史上伟大转变之一”。人民解放军的一代高、中级将领,多数曾就读和毕业于50年代的军事学院。

  1960年12月,钟期光同志任军事科学院副政委,后兼任一段战史研究部部长。作为叶剑英同志的助手,他同其他院领导一起,带领全院开展以编写我军条令条例和战史为中心的各项学术研究工作。1963年9月,根据院常委的分工,他负责党委的日常工作和政治思想工作的领导。在政治思想上,他头脑清醒,观点鲜明,主张“学习毛泽东思想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而不是单纯引用语录”,“学习毛泽东思想要与创造相结合”,搞军事理论研究“不要光是马恩列斯怎么说、毛泽东怎么说,还要看你怎么说!”在学术思想领导上,他坚持党的实事求是的原则,在战史研究中强调尊重历史事实。他主张研究干部尽量减少行政兼职,保证5/6的科研时间。他要求政治工作要鼓励多出人才,多出成果。军事科学院编写和出版的《史料选编》、《战役学》等多项重大成果,他都参与了领导工作。他为我军建立和发展军事理论研究体系、开创军事科研工作的新局面,付出了很大心血,做出了重要贡献。

  钟期光同志与我们永别了。但他为中国革命和共产主义理想奋斗一生的革命精神和高贵品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与怀念。

  《人民日报》1991年08月13日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责编:王季男(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