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唐亮同志


  我党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者唐亮同志和我们永别了。他那饱满的革命热情,高尚的思想品德和严肃的工作作风,给我们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唐亮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他把毕生的精力和心血献给了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

  唐亮同志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少年时期在北伐军和风起云涌的湖南农民运动的影响下,产生了投身革命的愿望。他从十六岁起,参加了浏阳县工人纠察队、农民赤卫队、革命互济会和反帝拥苏大同盟,开始了早期的革命活动。1929年冬,当选为乡苏维埃委员。1930年,唐亮同志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一加入红军,就到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主办的政治训练队学习。从此,便步入我军政治工作者行列,开始了长期的政治工作的实践和探索。

  他在政治训练队毕业不久,即奉命去改造一个打骂现象十分严重的连队,并接任这个连的政治委员。初到这个连队,困难是不少的。但是他按照师政委彭雪枫同志的指教,首先抓了古田会议决议的贯彻,认真学习和领会古田会议决议的精神,加强党支部领导,注重发挥士兵委员会的作用,规定全连所有人员,包括连长、政委都得接受士兵委员会的监督。经过一年的努力,这个连根绝了打骂现象,各项工作都很出色,成了贯彻古田会议决议的模范连队。

  唐亮同志从我军基层政治工作做起,直至任第三野战军政治部主任、南京军区政委、军政大学和政治学院政委,毕生投入到了我军政治工作的建设事业中。近几年来,他抱病撰写了《里应外合夺莒城》、《回忆进行济南战役的决策前后》、《回忆淮海战役中华东野战军的政治工作》等著述。这些都是他留给我们的宝贵经验。

  唐亮同志有坚强的党性,视党的事业重于生命,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党安排。五十年代后期,他因健康原因,向党中央提出离职休养的要求,于1964年获得批准。但是,在十年动乱中,当林彪反革命集团被揭露,叶剑英元帅代表中央军委要他重新工作时,他毅然挺身而出,受命于危难之际,不久,又与肖克同志一起,挑起了整顿军政大学的重担。1972年2月,唐亮同志任军政大学政委。当时军大有许多工作要做,亟待整顿和重新建设。一方面他领导师生员工揭批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罪行,同时又要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采取多种方式进行抵制和斗争,斗争是非常复杂和艰巨的。1974年5月,王洪文有个“批示”,要军大的学员到各军兵种参加运动,企图借用军大学员去搞乱军兵种。对此,唐亮和肖克同志规定,去各军兵种的学员和领导同志,只看大字报和参加会议,不表态,不向上反映问题;如个人要反映,则由个人负责,党委既不看,也不代转,使王洪文的阴谋没有得逞。1974年2月,王洪文又两次下达“批示”要军大党委批判并处理一位高级领导同志。对此,唐亮和肖克同志没有执行,将此案压下,并向军委写了报告,从而避免了一位高级领导同志遭受迫害。1974年3月3日江青“批示”“军大的盖子并没有揭开”,3月5日又“批示”“军大领导是什么货色,要群众烧他们”。对此,唐亮和肖克同志一面将情况报告叶副主席,一面则反其意而用之,发动群众,将斗争矛头引向揭发批判林彪的反革命罪行,从而粉碎了“四人帮”搞乱军大的罪恶阴谋。1979年9月,在政治学院第一次党代表大会上,唐亮同志对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的经验教训作了总结。他在大会发言中指出,在“四人帮”横行时期,军大党委和广大干部群众对“四人帮”的罪行,看在眼里,恨在心头,对其干扰破坏进行了抵制和斗争;但也受到一些干扰和影响,我作为党委第一书记,要负主要责任。

  在开展对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斗争的同时,唐亮和肖克等同志认真抓了学校自身的建设。原来的军政大学,由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破坏,既没有教研室,又没有专职教员,唐亮、肖克同志来后,率领全校同志,经过几年努力,陆续调进三百多名教员,组建了七个教研室,建立了一系列规章制度,为正规办校从思想上、组织上、物质上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78年1月,军政大学一分为三,唐亮同志负责组建政治学院。他一开始就强调把办校的指导思想搞端正,作风搞正派,组织搞坚强,工作搞扎实。强调要恢复罗帅办政治学院的优良传统。在政院工作期间,唐亮同志的健康状况再度变坏,患有结肠癌,手术后,体温常在38℃左右,但仍为我军的院校建设操劳,坚持工作。1981年2、3月间,唐亮同志在总医院接受治疗,他不顾医护人员劝阻,曾两次把政工教研室和宣传部的同志找去,就有关政治工作课教学等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他要求政工教研室把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问题,和党中央在政治上完全保持一致的问题,肃清“左”的思想影响问题,作为教学的重要内容作出安排,编写出教学提纲,以便从根本上提高学员的思想政治水平。由于他在医院里对这些问题考虑已久,胸有成竹,因而能够不翻任何材料,一连谈了两个下午。他的这些意见对于政治教学和学校政治思想工作,有着重要的指导作用。

  唐亮同志胸怀坦荡,顾全大局,注重团结。当个人利益和党的利益、小集体利益同全局的利益发生矛盾的时候,他总是以党的利益、全局的利益为重,正确处理两者的关系。红军长征时,他因伤不能同战斗部队行动,组织把他从团政委的岗位上,调到红三军团随营学校任党的总支书记,他愉快地服从了。这个学校在长征途中执行了许多紧急而艰难的任务。有一次,他带着一连人正在一个山沟里磨青稞,周恩来同志来到这里,一见到唐亮同志,就问起三军团的给养情况,并征求唐亮同志的意见,能不能把粮食分给中央总队一部分,以解燃眉之急。唐亮同志想:这点粮食不要说三军团,就是一个师,也不能解决问题。但考虑到全局,还是拿出一部分给中央总队。周恩来同志对唐亮同志这种顾全大局、体贴战友的无私精神,一再称赞“很好”、“谢谢”!1980年,邓小平同志指示领导班子要年轻化,说,庙就这么大,老的退不下来,新的就上不去。唐亮同志听到这个指示后,接连两次写报告,要求离职休养,把位置让出来。唐亮同志很注意党委的集体领导和领导干部之间的团结。他说,“要靠集体的经验和智慧把各项工作做好,光靠哪一个人都不行”。他强调在班子内部,在同志之间,要多讲几个“互相”,如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支持,互相谅解。他说:“别别扭扭地处事是最痛苦的事,团结才有力量。”

  唐亮同志常说:“最有说服力的政治工作是领导者以身作则。”他自己正是这样去实践的。他为人正派,办事公道,谦虚谨慎,光明磊落,廉洁奉公,从不以权谋私。他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很严格。他对秘书“约法三章”,提出协助他严格遵守党内政治生活准则的若干具体要求。他亲身掌管办公室的钥匙,除他自己和秘书外,家属子女不得进入。他教育子女:“政治上要自觉,业务上要自强,经济上要自立”。在对待自己的工作职务和生活待遇上,他从不向组织提额外要求,他经常教育家人说:“和我一起入伍的有三百多人。他们当中很多人比我水平高、能力强,但绝大多数都牺牲了。他们要在世,我当个团政委就不错了。”“我们可不能做对不起先烈的事情啊!”

  唐亮同志永远离开我们了。我们坚信:他曾经为之英勇献身的共产主义事业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他的革命精神和崇高品德将激励后来者为祖国的四化大业奋勇前进。他毕生从事的政治工作必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到继承和发扬光大。

  《人民日报》1987.01.2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责编:王季男(实习))
献花  点烛  上香  敬酒  鞠躬     署名

提交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