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生成出错,请与管理员联系!
  “你一定在路上,征尘依然飞扬,你将儿女情长折叠后藏进戎装……”
  2010年1月4日上午10时50分,开国大将陈赓的夫人傅涯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逝世,享年九十二岁。1月14日上午9时,傅涯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首都各界人士上千人前往送行。送别仪式现场《陈赓大将》主题曲《在路上》,悠扬而伤感得在人们耳边低旋:“你一定在路上,征尘依然飞扬,你将儿女情长折叠后藏进戎装……你走得如此匆忙,我沿着你的目光,追赶你的方向,我看到鲜花开满山岗。”忧伤的歌声,让现场的群众潸然泪下。
  傅涯同志(曾用名傅慧英),1918年4月生于江西省景德镇。1937年奔赴延安参加革命,1938年进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第四期学习。1943年2月与陈赓结为伴侣。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调入北京,先后任中共中央组织部政法科、综合科干事,北京市公用局机关党总支书记,系北京市第五、六、七届政协常委。【详细】

 

【访谈文字实录】
【访谈文字实录】
点击观看视频
点击观看视频
陈知建:特务在饭里下毒,父亲亲尝让我躲过一劫

    既然是战争年代,不可能不遇到危险。在战争年代保护我们这些后代也是费心思的,很多后代被国民党或者是日本特务杀掉的已经不少。就连我都遇到过,国民党特务在我吃的稀饭里面下过毒,亏了我父亲尝了一下,他说这个味儿不对,然后就倒掉了。老百姓家的鸡吃了这些倒掉的稀饭以后都死掉了,然后我爸爸说赶快抓这个炊事员,他是个特务。

陈知进:父亲陈赓对前妻的思念深深打动了母亲

    妈妈其实是被爸爸的传奇经历吸引的,爸爸毫不掩饰的跟妈妈讲他对前妻的思念。母亲觉得一个对前妻如此思念的人,一定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对革命的坚定理想让他们走到了一起。父亲看中妈妈,不光是因我妈妈是一个非常清秀的江南女子,而且也看中了我妈妈性格中的坚定。

陈知进:母亲很多亲属在台湾 最大的愿望是祖国统一

      母亲兄弟姐妹有10个,4个参加了革命,剩下的6个弟弟妹妹都到了台湾。因为他们是“匪眷”,而且台湾那一段时间“反共”最厉害的,他们在那里也受到了冲击。外公外婆在60年代初就去世了,外公临终前说:“我没有什么要求,就把我的骨灰放在坛子里放在大海里,漂到祖国大陆”。后来,舅舅和姨妈通过使馆偷偷跑回来,跟我妈妈分别40多年后才见面。

《陈赓日记》饱含父亲对母亲的真切感情 是母亲一生的心血

    爸爸跟妈妈一结婚,就把自己的日记全部交给妈妈。妈妈非常感动,因为交日记就等于把自己的过去也交给了她。每次爸爸出征前,妈妈就会把日记本给他,让他记,等他回来再交回日记本。一直行军、打仗,什么东西都可以丢,但是这些本子是一定要放好的,所以一直都保存的非常好。

 

1944年,陈赓与傅涯在延安留影
1944年,陈赓与傅涯在延安留影
1951年,陈赓夫妇与周恩来夫妇在大连
1951年,陈赓夫妇与周恩来夫妇在大连
纪念陈赓百周年诞辰之际 《陈赓日记》再版

    在纪念陈赓百周年诞辰之际,《陈赓日记》再版了。光阴似箭,转眼他离开我们已有40多年,我也步入了耄耋之年。翻校他的日记时,我百感交集,心情难以平静。
  我和陈赓初识于太行山-山西武乡蟠龙镇抗大总校校部训练部长王智涛、吴静(我的同队同学)家里,那是在1940年5月。1943年2月25日,129师师高干会议之后,我们结了婚。3天后,我便随陈赓调太岳区工作了。回到太岳军区司令部,陈赓给我看他的日记,他把自己的“过去”毫无保留地全部交给了我。抚摸着他身上的6处伤疤,听着他讲述日记中有或没有记录的往事,我被深深地感动了。

傅涯深情说陈赓――写在陈赓大将百年诞辰之际
  战争年代分多聚少,分别时傅涯总要送给陈赓一个本子,以便他续写日记。她非常珍惜陈赓用过的日记本,用灰粗布糊了包皮。千里行军,跋山涉水,她始终珍藏在自己身旁。每到驻地,她都要先把日记本拿出来检查一下,在太阳光下晒晒,在老乡热炕上烤烤。她说:“这些日记本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陈赓离去42年 傅涯撰文怀念陈赓
  1940年5月,我们在山西武乡县蟠龙镇演出。我们3个女团员到抗大训练部长王智涛家借道具时,“巧遇”陈赓,他在那里养病刚出院。听到陈赓在讲:“会昌战斗受伤的时候,我当时真想开枪自杀。想想自己还年轻,活着还能为共产主义奋斗,我就装死了……”他的话引起我的注视。他没有丝毫的掩饰,既直爽又沉稳,我对他产生了尊敬感。不久,我们团下他们部队演出,我们单独见面了。他对我说:“我这个人有许多朋友,有男朋友,也有女朋友,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话是诚恳的。

陈赓纪念馆

点击进入陈赓网上纪念馆献花留言
点击进入陈赓网上纪念馆献花留言
更多历史照片再现陈赓大将风采
更多历史照片再现陈赓大将风采
  陈赓生平大事年表(1903-1921、1922-1931、1932-1941、1942-1951、1952-1961)

 

陈赓、傅涯和孩子们在一起
陈赓、傅涯和孩子们在一起
悼我的外婆傅涯:心微微而就远,迹离离而绝容

    庆庆、早早、我、还有晚晚,从出生之日开始,都相继得到过您的抚育和无微不至的关怀。由于读书的缘故,也都有一段时间不在您的身边,但您对每个人都始终有着同样的关心,又不带丝毫的溺爱。逢年过节的时候,来自远方亲人的一个电话,就会让您倍感高兴,哪怕是听不清楚话筒里的言语。我读大一时第一次离家远行,第一个寒假回来的时候,您亲切地问我能不能听懂上海话,特地亲自下厨,为我做鱼吃,那烧黄鱼的味道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里。不做饭的我,有时还向妈妈请教神仙肉的做法,这是外婆生前最拿手的一道菜。想起您的这道拿手好菜,那股滋味在言谈之际就能轻易回到口中,您在饭桌上为我们夹菜的情景,也旋即出现在脑海里……。

深深的怀念——忆陈赓大将夫人傅涯

    在傅涯阿姨的书房里,几个玻璃书柜里放满了一个个牛皮纸口袋。我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时,充满了好奇和敬畏。坐在书桌旁,我小心翼翼地翻开一张张泛黄发脆的手稿,从一本本大小不一已经残破的日记本上核对着文字。那是一段很特别的日子。在我手边放着多本战史,还有地图、放大镜,随着日记中的描述,我默念着文字,查看着地图,跟着部队,沿着公路、山川、河流,从一个村子走向另一个村子,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脑海中出现的是如记录片般流动的画面。随着一个个牛皮纸口袋的打开,一段段鲜活而又充满着丰富细节的历史凸现出来。那些写于五六十年前的文字,那些匆匆记于战斗间隙的潦草难辩的词句、符号,带着硝烟、泥土的气息,让我心潮难平、感慨万端。

陈赓日记

   陈赓日记(一九三七年八月、一九三七年九月、一九三七年十月、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一九四九年六月)

  一九四九年六月一日:今日为旧历端阳节,爆竹声不绝于耳。湖内有龙舟戏,这是二十年来所未见的景象,似乎有些生疏之感。 
  
林彪来电,谓行动日期不能确定,他们正在由河南及汉水运粮,以应大军之需。这样,行动日期当在二十天以后。如此更好,我正可以利用此时间,整理部队,并作充分准备。桂匪似在沿湘赣路向湖南撤退。 
  
六月二日:检阅南昌出版报纸,尚无原则错误之处,但对读者答复栏之诸问题,尚欠充分说明理由。涯等一星期前已到南京,当去电嘱其由九江转南昌。 
  
六月三日:今日天放晴霁,人心为之一快。饭后环城一行,当时汗流浃背,头痛为之消失。【详细】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特别策划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时间:2010年01月15日14:28    (责编:孙琳)
48小时排行榜 48小时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