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白皮红心"特工郭汝瑰 历经35年曲折入党 (2)

刘明钢

2012年06月01日11:3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郭汝瑰与党组织失去联系长达15年之久,在这段时间内,他的思想状况、政治表现,党组织都不清楚,而且他的入党介绍人业已去世。在这种情况下,董必武不可能通过一两次谈话就完全信任一个官运亨通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因此提出要他接受党的考验。这当然是慎重、稳妥之策。董必武实际上是把郭汝瑰视为统战的对象、合作的朋友来对待的。当郭汝瑰就何应钦将派他出任驻美军事代表一事向董必武请示时,董必武说:“我们不耽误你的事业,你可以去美国,在美国再同我们联系。”

  全面内战爆发不久,董必武率中共代表团撤回解放区,不再主管南方局的工作,也不再过问策反与情报工作,对郭汝瑰舍生忘死搞情报的情况很可能不甚了解。因此,解放后,郭汝瑰曾给董必武写信,要求恢复党籍,董必武回信说:“按党章要求入党事应由基层吸收。”

  在解放战争时期,与郭汝瑰保持单线联系的是任廉儒。郭汝瑰利用职务之便,把一份份国民党军队的最高核心机密情报,交给任廉儒,再由任送给中共秘密组织,再转到解放军的作战指挥部。由于情报工作高度保密,因此,郭汝瑰的情报虽然可以到达中共军方高层,但解放军的首脑们大概不会知道这个送出情报的国民党中将是何许人也。新中国成立后,陈赓大将曾对他的儿子陈知建说:“有一个国民党的作战厅长、兵团司令,其实是我们的人。” 陈赓说的就是郭汝瑰。只是,陈赓可能不知道,这个“我们的人”,当时还不是共产党员!

  全国解放后,任廉儒是唯一能够为郭汝瑰提供证明的人。然而,由于秘密工作的需要,那时任廉儒的共产党员身份尚未公开,组织纪律不允许他为其他人做证明。这一点,郭汝瑰是清楚的,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到南京军事学院以后,廉儒同志写信给我,说他的身份没有暴露,将去香港做秘密工作。” 为了避免暴露任廉儒的中共党员身份,郭汝瑰不能说出对方是自己的联系人。

  对此,郭汝瑰之子郭相操有过这样的解释:“一般来讲地下党解放以后都公开身份了,但任廉儒解放以后还在潜伏--解放前后他的身份都是长江运输公司副经理,一直到1953年6月他才公开共产党员的身份。这期间他还被当作坏分子关押过。任廉儒到1953年7月就去世了。因此,解放后他不能够给我父亲做任何证明,我父亲也不可能说他与共产党有联系,因为反过来可能把任廉儒暴露了。”

  没有证明人,郭汝瑰恢复党籍之事就无从谈起。

  新中国成立之初,郭汝瑰被任命为川南行署委员兼交通厅厅长。他向行署主任李大章提出恢复党籍的愿望,结果被告知:“进入阶级队伍,谈何容易!你想恢复党籍,而你的介绍人和党小组的同志都不在世,何从证明?因此,你只能重新争取入党。”1950年,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南京军事学院,请郭汝瑰前去任教,郭汝瑰欣然前往,在军事学院一呆就是18年,先后任教员、教学组长、军史史料研究处副处长等。

  1956年,在肃反运动中,一个教员胡乱编造假坦白材料,诬陷郭汝瑰是“特务”,致使郭汝瑰被关押审查。面对不公正的待遇,郭汝瑰确实想不开,甚至有“一死了之”的想法。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我日坐愁城,万念俱灰,想到八年抗战,怀着马革裹尸的雄心,出入枪林弹雨没有皱过眉头,解放战争时期,没有留恋国民党的高官厚禄,毅然投入革命阵营,没想到反落得一身不白之冤!”

  不久,董必武、王葆真、赵力钧以及任廉儒爱人罗莹澄的证明先后到来,郭汝瑰终于被证明历史清白。时任军事学院政委的钟期光上将亲自向他赔礼道歉,并且赞扬说:“在军事学院的肃反运动中,只有两个半人没有说假话,其中你是表现最好的一个。”

  后来,在反右运动中,郭汝瑰又差点被打成右派分子,幸得中央军委批示“情节轻微,不作右派处理”。1970年,南京军事学院解散,郭汝瑰被当成不可靠的人,下放到四川巴县,一呆就是10年。在四川巴县,他把重新入党的心愿讲给同住的干部吴满堂等人,得到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并向党支部做了汇报。当时的县武装部领导答复道:“他在国民党内官至中将,哪个敢给他当入党介绍人?”于是,入党之事又成泡影。

  1976年10月,“四人帮”被粉碎后,中国进入了拨乱反正的新时期,古稀已逾的郭汝瑰再次燃起希望。他两次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直接向中央组织部申诉。这次终于得到同意吸收入党的批示。1980年4月,郭汝瑰被中央军委正式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预备期一年。

  那一年,他73岁。

  《党史纵览》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1】 【2】 

 
(责编:张湘忆(实习)、孙琳)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