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谭震林纪念馆>>回忆怀念

谭震林与“瑞金事件”

刘晓滇 刘小清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谭震林被派往军部汇报工作

  福建白沙,地处福州西郊,因闽江冲积大量石英砂而得名。1937年10月上旬,中共闽粤赣边省委在白沙成立。这个偏隅之地从此备受瞩目。

  1938年初,中共闽粤赣边省委突然接到来自江西南昌新四军军部的电报。电报除通报了军部成立情况外,要求省委立即派人到南昌汇报游击区情况及商谈游击队改编事宜。

  省委书记张鼎丞接电后,随即召集组织部长方方、宣传部长邓子恢、军事部长谭震林等通报情况。大家听到消息后,都非常高兴。省委当即决定派谭震林前往军部汇报工作,接受关防、命令和商谈部队改编事宜。

  谭震林知道此行道路崎岖、遥远,且责任重大,不容闪失,随即着手准备工作。他草拟了一个关于闽粤赣边省委及闽粤赣边游击斗争的汇报大纲,设法找来一张详细的福建地图,以备军部需要。之后,他还特地从红军游击队和地方交通站中精心挑选了12人,全部配上驳壳枪,组成一个警卫班。这个警卫班不仅仅是护送谭震林前往南昌,而更重要的任务是要留在南昌作为新四军副军长兼政委项英的警卫部队。

  此前,项英只身前往南昌赴任,身边没有警卫人员。当时公务繁忙,频繁外出,多有顾虑。得知谭震林欲来南昌,他特别提出要谭震林带一个班送给他作警卫。

  1月10日,谭震林肩负着闽粤赣边省委的重托,带着警卫班和随从人员告别白沙,前往南昌。15日下午,他们乘汽车抵达江西瑞金。

  瑞金是一座古城,位于江西省东南边陲,武夷山脉西麓。唐天佑元年置瑞金监,因“掘地得金,金为瑞”,故名瑞金。瑞金是交通要道,地扼赣闽咽喉,素为赣闽粤三省通衢。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瑞金作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曾一度改名为“瑞京”。

  瑞金的红色背景,不免令谭震林有一种特殊的亲切感,加之连续几天的跋涉、奔波,一行人稍显疲惫,谭震林遂决定在瑞金休憩。于是,一行人来到河背街新四军驻瑞金办事处。

  他们抵达瑞金办事处时,夜色已经降临。一月的夜晚,北风呼啸,寒意袭人。办事处人员立刻将这批远道而来的同志迎进室内,熬粥烧水,置炭烤火。融融的暖意顿时在简陋的平房里弥漫。

  谭震林对随行人员说:“这几天同志们辛苦了,大家用热水暖暖脚后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继续赶路,争取尽快抵达南昌。”

  这时,屋内又拥进一批人。原来,时在长汀、瑞金地区打游击的张开荆听说谭震林到了瑞金,未及联系,就带了几十名游击队的干部、战士连夜赶到办事处。

  他们的出现可谓给了谭震林一个惊喜。谭震林随即改变主意,连夜召开会议,向他们传达了各地红军游击队将陆续改编为新四军的情况以及自己此行的任务。在场的张开荆与游击队员们闻之都很兴奋。长期以来,他们被国民党军队分割在深山丛林,艰难坚持,如今终于可以走出山壑,形成合力,为民族正义而战,这是多么大的转折。

  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大家意犹未尽。

  谭震林厉声喝道:谁也不许开枪!

  然而,就在这夜幕的遮掩下,一场意外的事件发生了。

  在凛冽的寒风中,一群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兵悄然将新四军瑞金办事处围了个水泄不通,随后破门而入。

  面对突发事件,红军游击队员们极为气愤,他们拔出手枪准备自卫。有个战士不顾一切就往外冲。谭震林赶紧大喊:“不要冲!”但已来不及了,只听见外面一阵枪声,这位战士倒下了。

  气氛骤然紧张,与张开荆同来的游击队负责人钟民拦住他的两个想要开枪的警卫员,大声说:“这是敌人的阴谋,不要开枪,不要上当!”

  虽然气氛剑拔弩张,双方子弹上膛,但游击队显然不占上风。谭震林为制止事态扩大,避免流血冲突,上前一步厉声喝道:“谁也不许开枪!”

  现场一下子沉寂下来。谭震林冷静而严肃地对在场的红军游击队干部、战士和冲进来的国民党兵说:“同志们,同胞们,我们不能打内战!所有中国人民和抗日同胞,在这个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关头,都要联合起来,团结对敌,我们的共同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谭震林特别对国民党兵说:“现在国共统一战线已经形成,你们不要误会,我们是为团结抗战而来,我们都是中国人。”

  “不要听他煽动,开始搜查!”一位国民党军官恶声恶气地打断了谭震林的讲话。

  国民党兵开始逼上来搜查。谭震林生气地说:“你们这样做是违背国共两党商定原则的,必须立即停止。”

  刚才那位军官强硬地说:“你们这么多人深夜集会,不事先去当局备案,一定图谋不轨。我们是奉上级命令前来搜查的。所查物品登记扣留,等查清后再奉还贵军。”

  谭震林虽然不知道事出何因,但看架势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为顾全大局,防止发生意外,谭震林下令不要抵抗。

  院子里开始忙起来。国民党士兵有的持枪警戒,有的收缴红军和游击队的武器子弹、钱物及其它物品,有的则忙着现场登记。这种嘈杂的场面持续了很长时间才渐渐平静。之后,谭震林、张开荆和游击队员均被非法扣押在办事处。

  谭震林没有想到此次事件的肇事者竟是原红一军团的一名连长,名叫黄镇中。此人后来叛变投降国民党,当上了瑞金保安团司令。前不久国民党特务头子康泽将这个团改编为瑞金别动队,黄镇中成了称霸一方的地头蛇。

  更让谭震林想不到的是,事情起因竟出在他身边一个随行的公务人员身上。晚上,谭震林向张开荆传达指示时,这位公务人员闲着没有事,便到办事处外面的街上闲逛。不远处,两个高高悬挂着的红灯笼吸引了他。红灯笼下一个风情万种的女子正骚首弄姿地望着他。他突然有一种冲动感,多年构筑的精神长堤瞬间被一个女子的媚眼击溃了。在一番云雨之事后,他放松了警惕,暴露了身份。该女子随即将情况报告黄镇中,以图赏金。

  黄镇中得知谭震林来到瑞金,立即调来住在当地的国民党独立三十三旅一个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新四军办事处包围起来……

  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谭震林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便与外界失去了联系。然而,这还没有结束,恶劣的后果仍在延续。

  第二天,从南昌新四军军部领取电台的温仰春及其所带报务员等人返回龙岩途经瑞金,因与办事处联系时被黄镇中侦知,亦遭扣押。当时,以新四军联络参谋身份前去龙岩的邓振询、李坚真,途中闻知此事,顿感事态严重。他们随即赶往瑞金与黄镇中交涉,并出示公文证件,要求释放谭震林和其他所有人员。不料,肆无忌惮的黄镇中竟然也将他们软禁。这便是当时影响极大的“瑞金事件”。

  谭震林充满自信地说:“出去只是时间问题”

  国民党瑞金地方政府蓄意制造“瑞金事件”的目的,在于伺机消灭地方游击队。为此,在谭震林等被扣押期间,他们还导演了一出戏。

  翌日晚上,国民党独立三十三旅有个营长单独找张开荆谈话,意思是可以放他出去,但要他把山上的红军游击队带进瑞金城里改编。张开荆警惕地意识到这是国民党“引虎下山”之计,欲借部队进城改编之机达到消灭红军游击队的目的。但他同时认为这也许是能争取出去的一次机会。于是,他佯装“考虑”以后再予答复。

  当时,谭震林虽被扣押,但还有小范围自由。张开荆立刻伺机将情况向谭震林作了汇报,并提出可利用对方释放他归山之机,将计就计,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和国民党的阴谋告知游击队领导人。同时,为防止游击队遭遇不测,他将争取带领他们向龙岩方向转移。经过慎重考虑,谭震林同意了这个将计就计的策略,并说:“为了挽救游击队,你赶快离开这里,回去把队伍带走!”张开荆遂依计而行。

  次日晚,那个营长再次缠住张开荆个别谈话,并以“小弟”自称,又施一招,硬要“结拜兄弟”。张开荆严辞回答:“我们红军从来不搞这种封建关系。”坚决予以拒绝。对方以“没有诚意”为要挟,不结拜不罢休。张开荆为了摆脱纠缠,再次答应“考虑”,才打发走了那个营长。他随即又将此新情况向谭震林作了汇报。

  张开荆说:“现在事态很明显,如果我不和对方结拜兄弟,他们就不会放我回去。为了挽救游击队,我准备与他来个假结拜,这样可以迷惑他们。我出去后就把游击队带离险境,前往龙岩整编。”

  谭震林觉得形式上的结拜是完全可以的,随即对张开荆说:“我同意,你放心干吧,组织上相信你。”谭震林还特别强调:“结拜后要迅即返回游击队,向游击队领导人晓以真相,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率全部游击队离开原地,转移到龙岩整编。你告诉大家,这一行动计划是由我确定的。”

  张开荆回答:“请放心,我一定能将游击队带出去。只是不知道出去后如何组织营救你?”

  “这个不要你管,你的任务是尽快设法将游击队带出去。我在这里继续与他们交涉,出去只是时间问题。他们暂时还不敢把我怎么样。”谭震林显得很有信心地说。

  就这样,张开荆与那个国民党营长搞了个“杀鸡饮血”的“结拜”仪式,随后张开荆被释放回到游击队。

  那个营长以为“结拜兄弟”后就可以等到张开荆将游击队带进瑞金城。殊不知张开荆抵达游击队后,立即向游击队的几位领导人谈了“瑞金事件”经过,并传达谭震林的指示,火速进行动员,准备转移。翌日晚,张开荆、杨洪才等率领360多名红军游击队干部、战士撤出长汀、瑞金地区,向龙岩进发,完成了一次漂亮的秘密转移。

  项英以谭震林的名义向中央发出关于“瑞金事件”经过的报告

  “瑞金事件”发生后,新四军驻龙岩、池江两个办事处立即向国民党瑞金当局提出强烈抗议,指出这是蓄意破坏团结抗日局面,要求立刻放人,妥为善后。在南昌的项英得知事件发生的真相后,甚为震惊,随即以新四军副军长的身份亲自向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发电抗议,要求立即释放被扣押人员,否则将要承担起破坏抗战的责任。被关押的谭震林也在积极与国民党瑞金当局交涉,据理力争。

  迫于形势和社会舆论的压力,国民党江西省保安司令部不得不承认瑞金当局此举是破坏国共合作,破坏抗日的违法行为,并且下令立刻释放被扣人员。1月19日,国民党瑞金当局释放了谭震林、温仰春、邓振询、李坚真以及随从人员,归还了电台、枪支和证件等。长汀、瑞金游击队负责人也在事后被陆续释放。

  显然,“瑞金事件”是国共合作抗战中的一个不和谐的音符。谭震林对此虽感遗憾,但仍以抗日大局为重,未作过多追究。得到自由后的谭震林得知项英、陈毅在大余县池江新四军办事处等他,随即带着警卫班从瑞金出发,经赣州赶往池江。

  当日晚,谭震林与项英、陈毅在池江会合。

  项英、陈毅紧紧拉着谭震林的手说:“谭震林同志,你辛苦了。”

  “没有什么,只是我们的见面晚了几天。”谭震林随即把警卫班12名战士交给项英,并说:“总算把他们交给你了,两天前我还不知道能否完成这项任务呢!”

  项英说:“见到你比什么都重要。在南昌时我还在想,你谭震林怎么说来之后突然没音讯了,原来到瑞金后走不动了。”

  谭震林也不无幽默地说:“他们要留我,我有什么办法。”

  项英、陈毅闻之不禁失笑。

  继之,谭震林向项英汇报了闽粤赣等地游击队改编的情况,同时接受了新的工作任务。为了让党中央及时了解“瑞金事件”的发生及解决情况,项英随即以谭震林的名义向中央和长江局发出了关于“瑞金事件”经过的情况报告。

  当时,新四军军部已决定将闽西南、闽粤边、闽赣边的红军游击队统一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以张鼎丞为司令员,谭震林为副司令员。部队整编任务在即,谭震林带两名警卫员受命立即返回龙岩。

  2月27日,新四军第二支队在龙岩白土召开抗日誓师大会。之后,在张鼎丞、谭震林率领下,部队从龙岩白土出发,取道安徽屯溪向岩寺进发,开赴抗日的新战场。

  (《湘潮》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刘倩)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