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习仲勋纪念馆>>著作文章

难忘的教诲——纪念刘志丹同志九十诞辰

习仲勋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我一算今年是刘志丹同志诞生九十周年,很想写一些纪念的话。

  两当兵变失败后,1932年7月间,我在耀县杨柳坪找到了陕甘游击队。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刘志丹,同志们都亲切地叫他“老刘”。我们一见面,刘志丹就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当时,我因两当兵变失败,心情沉重,不知说什么好。刘志丹很理解我的心情,他鼓励我干革命不能怕失败。他亲切而深刻地告诉我:“几年来,陕甘地区先后举行过大大小小七十多次兵变,都失败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军事运动没有同农民运动结合起来,没有建立起革命根据地。如果我们像毛泽东同志那样,以井冈山为依托,搞武装斗争,建立根据地,逐步发展扩大游击区,即使严重的局面到来,我们也有站脚的地方和回旋的余地。现在,最根本的一条是要有根据地。”刘志丹的谈话,给了我们很深的启发,也给我们指明了今后革命的道路。

  志丹同志和我在一起相处时,的确是我的老大哥(他比我大10岁)。从工作上到生活上都十分关心我。1933年,我只有19岁,他见到我说:“现在我们党的领导干部,大部分是中学生或大学生,不了解实际。基层干部又大都不识字。你是中学生,又会做庄稼,了解农民,这是你的长处。”他让我多作社会调查,学会团结各阶层的人士,听取不同意见。他离开照金根据地时,把他的特务队(警卫队)留给我,要我们继续扩大游击队,除了保卫根据地,还可以给红军补充兵员。他说:“打仗一定要灵活,不要硬打。能消灭敌人就打,打不过就不打。游击队要善于隐蔽,平常是农民,一集合就是游击队,打仗是兵,不打仗是农民,让敌人吃不透。”我按照他的指示去工作,确实有效。我们对根据地周围的民团作了分析,能团结就团结,能使其中立就使其中立,只打击顽固的。对一时不明白党的政策的国民党内开明人士、老知识分子,我们首先尊重他们,向他们讲道理,当他们知道我们是为国为民有大志的人,都点头称赞:“上面把你们说成是反贼,我也以为你们是草莽英雄,胡闹哩。你们原来都是治世英才。”后来一些在群众中有威信的知识分子参加了革命,群众说:“共产党本领真大,人都愿意跟他们走。”这样力量就越来越大了。我一生注意听不同意见,听民主人士的意见,注意做好统一战线工作,就是遵从志丹同志的教导和从那时的实际经验得来的。

  1934年,我们在南梁(今甘肃华池县内)建立了革命政权,我被选为革命政府主席(后改为苏维埃政府)。建立政府时,志丹坚持从基层起用投票选举的办法。那时,根据地文化很落后,交通不便,许多同志说:“这种情况,要啥民主呢!”志丹同志说:“原始社会都知道选有能力有本领的人作首领,何况现在的人。先由村上选代表,再选乡代表,再选政府组成人员。”我们照这个办法去做,老百姓果然很高兴,说:“共产党就是和国民党不一样。”选举很认真,果然很快选出了代表。因为我在照金作过政府副主席,在这里也和农民生活在一起,大家又选了我。志丹说:“民众自己选出的政府,党和红军都要支持拥护,使革命政府有威信。”一次,他正给军事干部学校学员讲话,看见我来了,他喊了一声“立正”,并向我敬了一个军礼,欢迎我给大家讲话。一时弄得我不知如何是好。事后他对我说:“我们共产党拥护我们自己建立起来的政权,如果我们不敬重,老百姓也就不在乎了。”他的行动真是有感召力,我一个20岁的青年,从此更受到了大家的拥护,特别是比我年长的同志,也都很尊敬我。我想,大家尊敬我,我越要虚心,我见了他们更要尊敬,对年长的同志请他们多指教,对我工作中的缺点、错误多批评。军政军民关系更融洽了。志丹同志鼓励我:“你做得好,有你这样的作风,咱们就会立于不败之地。”他是和群众紧密联系的模范,陕甘边的一山一水他都熟悉,大村庄有几口锅,能容纳多少人,他都能说出来,大家说他是活地图。在反围剿中,我们常打胜仗,就是因为我们有群众,敌人一举一动我们都知道,敌人进来,见不到人,什么也问不到,像瞎子,只能挨打,不能招架。

  我们的政权建立后,把廉洁当做头等大事,志丹同志说:“群众最痛恨反动政权的不廉洁,无官不贪。我们一开始就要注意这个问题,穷要有骨气,要讲贞操,受冻受饿也不能取不义之财。”我们定了法,贪污十块大洋就要枪毙。

  这年十月革命节,要举行阅兵式,大家张罗着要修个阅兵台,还要有彩门。志丹说:“前面的戏楼就行,把地平一下,四周贴上标语就行了。”结果只花了一点钱。群众来的多,又敲锣打鼓,十分热闹。

  志丹同志十分注意经济工作,一开始他就让根据地建立集市,欢迎白区商人来经商。他说:“打仗为了和平,有了和平环境,就要建设,就要帮助农民搞好生产。农忙时,红军要帮助农民耕地、收割。”我们在边区还发行了用木板洋布印的货币,把经济搞活了,物资广为交流,干部用上了手电筒,战士用上了洋瓷碗。

  志丹爱护战士干部是有名的,他平等待人,大家很少称他“总指挥”、“军长”,而是称他“老刘”。有一次,一个小战士也叫“老刘”,我马上说他:“这娃一点礼貌也没有。”志丹笑着说:“那就得叫我伯伯了。这不成了家长。”我说:“不是,不是,应该叫刘总指挥。”志丹说:“这不是太罗嗦了吗!”所以,“老刘”就成了大家对他的称呼。

  说起来,志丹同志感人的事情太多了,我在志丹同志身上学的东西很多,以后我工作很自然就用上了,我今年已80岁了,但想起来,他的教诲还很有用,好作风是可以代代相传的。在纪念他九十诞辰的时候,不忘他的革命精神,学习他的革命作风,就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人民日报 1993.10.24第5版)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责编:刘倩)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