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人物长廊

将军大使袁仲贤

蓝天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处理“紫石英”号事件表现出的外交才能,开启了袁仲贤日后数年的外交生涯

  抗日战争结束后,袁仲贤奉命留在山东,担任华东军区副参谋长。淮海战役后,华东野战军改为第三野战军,袁仲贤调任第三野战军第八兵团政治委员。

  1949年4月19日,陈士榘司令员、袁仲贤政委率领第八兵团挺进南京,担负解放南京的任务。4月20日上午,第八兵团司令部正在召开渡江作战会议,忽然接到特种兵纵队炮兵第三团(配属八兵团)的报告:一艘英国军舰(紫石英号)不顾人民解放军的警告,强行溯江而上,横行无忌地行驶在解放军所控制的禁区三江营江面,并与解放军发生炮战。解放军奋起炮击,致使该舰指挥台、后炮塔中弹,舰身多处被打穿,航向失控,搁浅在镇江附近的江面上。该舰已升起了白旗,舰上几十名水兵弃船登陆。

  大战在即,英国军舰竟公然率先挑衅,企图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正在主持会议的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榘、政委袁仲贤迅速交换了意见,命令前沿部队密切观察敌人动静,随时准备战斗。下午1时半,三江营又传来了炮声。一艘英国海军驱逐舰(伴侣号)奉命增援受创的英舰,它气势汹汹地赶来三江营,与解放军特炮团展开激烈炮战。英舰中弹5发,同时也击毁我野炮二门,致使不少解放军指战员伤亡。正当英舰自鸣得意时,遭到特炮三团榴弹炮连的迎头痛击,击穿其联装主炮,舰长罗伯逊中校负伤,于是掉头逃往下游。20日晚,英国远东舰队副总司令梅登海军中将率“伦敦”号巡洋舰和“黑天鹅”号快速舰全速驰援。21日晨,“伦敦”号和“黑天鹅”号驶过江阴,向人民解放军控制的江面搜索前进。

  人民解放军一次又一次地发出信号,警告英舰撤离。但英舰置若罔闻,第三次炮战迅速开始。顿时炮弹如雨,烟柱冲天。在人民解放军的猛烈炮火下,两艘英舰均遭重创。“伦敦”号指挥塔被一发105榴弹击中,舰长卡扎勒负伤,梅登的洁白将军服也被炮弹的碎片撕裂,英军30余人伤亡。梅登深知再打下去会败得更惨,只好命令撤离,率舰向长江口外逃去。

  21日傍晚,长江涨潮,英舰“紫石英”号浮起,驶入镇江以东谏壁附近夹江,企图乘夜逃跑,但为时已晚。人民解放军在东起江阴西至湖口的千里江面上,已发起了渡江战役。陈士榘、袁仲贤率领的第八兵团,作为东突击集团的右翼,从龙窝口至永安洲地段突击渡江,于22日攻占扬中县。23日,第八兵团乘胜攻占镇江、南京,并争取了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率部在南京以东江面起义。

  这次长江炮战,打出了中国人民的威风,震惊了世界。美国、法国、苏联、瑞士、加拿大等国的报纸,都在显要位置发表了这一消息。第八兵团攻克镇江后,第三野战军总部确定袁仲贤留在镇江,兼任镇江前线司令员,负责处理该地区的军政事宜。鉴于“紫石英”号英舰仍滞留在镇江以东的江面上,所以由袁仲贤直接领导处理这一事件,并指派特种兵纵队炮兵第三团政治委员康矛召以上校身份出面进行谈判。

  5月18日,康矛召致函新任“紫石英”号舰长克仁斯少校,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镇江前线司令部对于英国海军军舰于4月20日侵犯中国人民解放军阵地之暴行及其所应负之责任,决定经由谈判解决”。

  5月23日,克仁斯要求向镇江前线司令员袁仲贤将军亲自递交英国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海军上将的一份电报。24日,克仁斯来到镇江前线司令部,把火漆封口的信件交给袁仲贤司令员。布朗特在信中极力为其军舰侵犯中国内河并炮击人民解放军阵地的行为辩解,并威胁以不准其安全驶离会产生最严重的国际后果。还诡称此事已由英国大使在南京开始谈判,而对其舰只入侵造成的后果与责任,则避而不谈。

  袁仲贤当即指出:“英国军舰侵犯中国内河及闯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阵地的行为,是中国人民所不能原谅的。所谓在南京已开始的谈判完全不正确。在英舰未履行其应负的责任之前,我不准备讨论其安全驶离的问题。关于英舰应履行的责任问题,可与我们的代表康矛召上校商谈。”随后,康矛召向克仁斯递交了一份备忘录,要求英方就侵入中国内河和炮击中国人民解放军阵地一事履行下述责任:1、承认英国军舰上述行为是错误的,并向中国人民解放军道歉;2、赔偿中国人民解放军及当地人民所受之损失;3、我方准备在英方履行上述责任之后,即与英方讨论肇事英舰及其人员撤离长江的办法;4、本备忘录所列各项请即转报英国远东舰队总司令。

  但英方对此缺乏诚意,采取避重就轻、借故推托的手法,致使两个多月过去了,谈判仍没有什么进展。

  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有许多重大的事情要处理,为早日解决问题,以利日后中英友好,中央指示“不宜在这种主要表现为军事性的谈判中长期僵持”,决定作出一定让步。

  6月20日,袁仲贤约见了克仁斯,郑重表明,如果英方以适当方式承认基本错误则我方可考虑放“紫石英”号驶离,道歉、赔偿等其他问题留待以后谈判解决。

  英国远东舰队总司令布朗特对此表示欢迎,并于6月25日致电袁仲贤:1、正式请求照准“紫石英”号安全下驶;2、承认英国皇家海军“紫石英”号未获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意而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前线地带;3、深信阁下对所致双方伤亡,将会感本人之深切遗憾;4、本照会不妨碍上级当局以后举行继续谈判,本人谨向阁下保证英国方面将不反对举行此项谈判。

  7月13日,袁仲贤致函布朗特,敦促其正式授予英方代表以举行谈判和签署协议之权;并附寄中方代表证书副书,要求具有同等身份的英方代表速来谈判。

  7月28日,布朗特致信袁仲贤,提出了一个附件作为双方签署的换文稿,文稿的主要内容是:1、准许英国皇家军舰“紫石英”号安全下驶长江出海;2、承认“紫石英”号未得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意,于1949年4月20日进入前线地带为招致误会的基本原因。“伦敦”号、“伴侣”号及“黑天鹅”号亦均未得中国人民解放军同意而进入前线地区;3、双方上级今后要求进行任何调查或谈判,英国方面皆不反对。

  布朗特还提出,如不能基于此达成协议,则他愿乘一艘驱逐舰上溯长江,还请袁将军允许一架飞机将他的授权书送往南京。

  英方的态度似有转变。其实这是布朗特为麻痹中方而施放的烟幕。当7月29日康矛召奉命赴南京商讨时,“紫石英”号英舰却在7月30日晚潜逃了。

  至此,“紫石英”号事件暂告一段落。但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击英舰的“扬子江事件”,标志着帝国主义炮舰政策在中国的终结。袁仲贤在这一涉外重大事件中表现的外交才能,开启了他日后数年的外交生涯。

  在处理“紫石英”事件期间,袁仲贤先后担任了镇江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南京警备区政治委员。1949年7月初,任南京警备区司令员兼政委,第三野战军参谋长。

  毛泽东说:“……新中国也要办外交了……靠你们去实践,在实践中培养新一代的外交队伍。”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举行。与此同时,南京也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和庆祝大会。作为三野参谋长、南京警备司令员的袁仲贤,陪同中共华东局第一书记、二野政委邓小平,二野司令员、南京市市长刘伯承,检阅了参加渡江战役的解放军精锐部队。1949年11月,袁仲贤到刚刚组建的外交部报到。建国伊始,外交工作十分繁重,但外交人才十分缺乏。按照毛泽东提出的“另起炉灶”的方针,中央决定组成以军队干部为骨干的外交队伍。经过层层筛选,中央选调了一批兵团级干部出任第一批大使。

  在外交部招待所,袁仲贤遇见了前来报到的黄镇、耿飚、姬鹏飞、王幼平等人。他们有的是彼此熟悉的老战友,有的还是第一次见面。黄镇兴奋地握着袁仲贤的手说:“袁参谋长,你和英国人打了好几个月的交道,干外交是老资格,给我们介绍介绍经验吧。”

  袁仲贤知道黄镇所提的是“紫石英”事件,便爽朗地回答说:“不打不相识,不谈也不相识,老虎的屁股摸一摸,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毛泽东和周恩来对外交工作十分重视。1949年12月底,毛泽东在中南海亲切接见了袁仲贤等人。袁仲贤在20多年前由毛泽东介绍入团,此后一直未能见面。当听到袁仲贤报名时,毛泽东端详了他片刻,连声说:“认得,认得,原来是老乡啊。”

  周恩来在旁插话说:“他还是黄埔的呢,是陈赓的同学。”

  毛泽东、周恩来先后就外交工作与袁仲贤等人进行了谈话。毛泽东说:“你们都是打仗的,同蒋介石打了十几年,你们没有逃跑,蒋介石反倒逃跑了。现在派你们出国搞外交工作,你们也不会跑掉。新中国也要办外交了,但是不能搞国民党那一套。我们要另起炉灶,要完全靠自己,靠你们去实践,在实践中培养新一代的外交队伍。”

【1】 【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刘倩)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