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人物长廊

邓家轶事:民主开放的大家庭 饭桌是全家的"信息交流中心"

武市红
2009年07月30日19:5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在北京景山后街,米粮库胡同深处,一座青砖灰瓦、绿荫满庭的院落。邓小平晚年在这里度过了20个春秋。这20年,院门外的百姓生活发生了令世人惊诧的巨变;也是这20年,邓小平全家团聚一堂度过了令家人最为留恋的日子。

  邓小平非常喜欢大家庭中暖融融的气氛,喜欢一家人住在一起。和孩子们在一起,邓小平总是无比的开心。

  其实,从1952年邓小平到北京工作起,邓家就是一个大家庭。除了自己家的五个孩子外,邓小平和卓琳还把邓小平两个妹妹的孩子、卓琳姐姐的孩子、老战友的孩子接到家中抚养。邓林说:“毛毛、飞飞长大了,就再去‘抓’一个小不点的娃娃来,亲戚家的孩子一个挨一个地接到我们家来抚养,长大了,再换一个。爸爸说是‘活玩具!’我们全家都爱。”

  邓小平警卫秘书张宝忠说:“首长和卓琳同志非常喜欢小孩。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每个礼拜六首长要到中南海去看一次电影。这时候,首长会带上全家人,那一个车上要坐十几个人呢。反正那个时候孩子们也还小,就这有缝儿塞一个,那儿塞一个。一看,就知道这个家庭很幸福。看到这个情景,我也觉得幸福,感到这个幸福也有我一份。”

  在忙碌中,孩子们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加上邓小平的继母夏伯根,这是一个四世同堂的大家庭:5个子女,加上女婿、儿媳、孙子、孙女及亲属,上下十几口人,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家庭。

  邓榕说:“我们这个家,很少有个安静的时候,吵吵嚷嚷,热热闹闹的,父亲这样一个严肃严谨的人,怎么会带出这样性格与他截然不同的一家人来啊。其实,这样一个‘没教养’的家庭气氛的形成,责任还是在父母。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 ‘纵容’。都说父亲为人严厉吧,连他的老部下都‘怕’他。可跟我们这些孩子在一起,他就没辙了。从在江西时期开始,我们都亲昵地叫父亲‘老爷子’。我们说:‘老爷子,看我们多热闹,跟我们一起聊聊天嘛。’他说:‘哪有那么多说的。’不过,闹归闹,对于父亲,我们其实是敬重有加的,在他认真的时候,我们都会百分这百地绝对服从,没有一个人敢‘奓刺儿’的。”

  邓楠说:“父亲是一个说话很少的人,他平常也不太跟我们聊天的。在家里说话的时候,我们说九句话,大概他能说一句话。但是我们可以随便说,我们这个家比较民主,什么话都可以说,不是那种死死板板的家庭,就是说比较开放。父亲他不会跟我们说什么,但是我们可以随便说。平常人们的反映呀,社会上的各种现象或者情况,我们都随便说,他只是听。从我们这里他应该也可以了解一些信息。父亲对我们的教育从来不是说教式的,他都是言传身教。他不会去给你讲道理,说你应该怎么样,他从来不这样。除非我们说的话太出格了,然后他最多就说一句:‘胡说八道’!算是把我们骂了。”

  邓小平曾经说,不搞争论,是我的一大发明。在家里,他也是如此。他在家里说话不多,不当裁判,不断是非。孩子们吵架,他说:“到外边吵去。”他认为,“早晚都会过去。”在孩子们的眼中,父亲是既随和亲切,又有威严。

  邓小平吃饭时喜欢热闹。饭桌上少了几个人,他说会说:“哎呀!今天怎么这么冷冷清清呢!”看不见哪个孙子,他就会问:“到哪里去啦?”

  邓林说:“我们是个大家庭,十几口人,还不算亲戚,每天晚饭可热闹了,饭桌是我们全家聚会的地方,也可以说是我们家的‘信息交流中心’。十几个人,每人关心一摊事,从国家大事,到马路新闻,大家七嘴八舌,海阔天空,热闹非凡。讲文学,爸爸主张背。我们在饭桌上背《岳阳楼记》,背《木兰辞》,背昆明大观楼的长联……大家抢着背,看谁背得多,大人,孩子一起争,你说这句,我说那句,气氛非常感染人。讲历史,孩子们变讨论孔明如何,曹操如休。讲文化,我们也谈谈歌剧、芭蕾舞、交响乐;说说哪个画家,哪个流派,风格……文化的题目、历史的人物、事件,对现实生活中各种事物的分析,或褒或贬,纷纷嚷嚷。……宽阔的视野,民主的气氛——这一切,成为我们家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不仅对孙子辈整体的思维、文化水平的提高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就是对我们子女这一辈也是爱益终身。我们都很珍惜这种团聚的时刻,我们都爱我们的家庭饭桌。

  爸爸在饭桌上很少发言,但是这种轻松、活泼、融洽的气氛他喜欢。”

  在家人眼里,邓小平是一位好爸爸,好爷爷,好丈夫,好儿子,是一位生活在他们中间、有血有肉,感情深挚、充满旺盛生命活力的人。

  邓朴方说:“他沉默,这大家都知道,不怎么说话,耳朵有点聋,好像别人说话他也没什么反应。但是他表达感情的方式,特别细腻,不是那种很夸张的,动作很大的。我这次翻画册,又看到老爷子嗑瓜子的照片,多生动啊,一盘瓜子两杯黄酒。桌上那桌菜是大家共同吃的,这一盘瓜子,那就是他的财产,给这个点儿,给那个点儿,经常还给我一点儿:‘胖子,你拿几个瓜子。’我们对面坐着,嗑几颗瓜子,他有时候一两句话,有时候就看你一眼。别看他不说,但是心里什么都有数。”

  邓榕说:“饭后给他削一盘水果,他吃两口,然后就往这边一推,说大家吃。给孙子、孙女和身边的工作人员。那就是他可支配的资源。你如果特高兴地吃了,他就感觉很满足,美滋滋的。”

  外出时,邓小平会尽量带上全家人,他说“我就这么点特殊”。有时,他有意识把一些外出活动留在寒暑假,以便带上家人,带上孩子们,让他们多见见世面。

  1992年邓小平在广东视察期间,当地负责人要单独宴请他,他则坚持要同家人一起吃饭。

  每年8月22日,是邓小平的生日,也是全家最盛大的节日。过生日,就是吃顿饭。邓小平家亲戚多,每年的这一天,全家人和亲戚们会聚在一起,不请外人。邓小平的办公室、客厅和走廊到处摆放着四面八方送来的鲜花,千姿百态,花香四溢。

  邓小平过生日,全家一起唱“祝你生日快乐!”邓小平、卓琳和孙子们一起吹蜡烛,切蛋糕。儿女们、孙子们给“老爷子”敬酒。全家上下充满了祥和、喜庆、热闹的气氛。

  在邓小平的办公桌上至今还着孙子们送给他的瓷玩具。四个小动物,四个不同的属象,分别代表四个孙子。还有一个小篮子,里面坐着七只白白胖胖的猪。五个小胖猪像是邓小平的五个儿女,两只大胖猪都带着眼镜,是邓小平和卓琳,组成了一个温馨、可爱的大家庭。

  除夕之夜,全家围坐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

  
(责编:王新玲)


相关专题
· 卓琳同志逝世
· 邓小平纪念网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