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历史珍闻

中共中央上海局与吴石将军及其牺牲情况补记 (2)

唐宝林
2011年09月27日15:09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周应骢原是海军老前辈萨镇冰的表侄,曾留学英国,当时他任国民党海军司令部参谋长,兼任上海海军办事处主任,指挥着八艘主力舰,海军司令部下辖几个署(局)都归他管。由于他深孚众望,国民党全部海军机要都在他的控制下。在“重庆”号回国前,董必武就对周应骢进行过策反工作。上海局接通这个关系后,沙文汉代表中共委任周应骢为海军起义总司令,并委任王亚文为政委。吴石通过何遂对邓兆祥做工作时,邓兆祥曾问何遂:“现在形势吃紧,有人向我说国民党坏透了,应早点投共,你能有办法与共产党取得联系吗?我只怕碰上特务分子,丢了命而事又不成;有的人年纪轻轻的,也叫我学武昌起义,究竟共产党在何方?”

  于是,沙文汉要王亚文对周应骢说,要加紧做邓兆祥的工作。周应骢多次与邓兆祥说:“要紧紧掌握情况,掌握可靠干部,特别是近身的干部,连一个士兵都要注意,时机成熟时,军舰立即开赴解放区。”

  由于当时处在绝对秘密情况下,“重庆”号上有多条线,先后在下级官兵中酝酿着起义,但互不发生横的联系,而邓兆祥则在暗中进行保护。其中有一股力量是先由中共南京市委书记陈修良亲自领导、后转交给上海局策反委员会领导的王淇、蒋树德等21名“重庆”号下级官兵。另有王颐桢、武定国等27人组成的“士兵解放委员会”。这两股力量最大,他们于1949年2月25日1时30分发动了起义,然后来做舰长邓兆祥的工作,说明起义是得到中共支持的,并持有上海局策反委员会领导人张执一给的与解放区联系的暗号。邓舰长原来对起义就有思想准备,在询问了轮机情况后毅然参加起义,下令开航。26日7时许,“重庆”舰顺利驶抵山东解放区烟台港。蒋介石得知“重庆”号起义后,极端愤怒,立即责成空军司令周至柔炸沉“重庆”号。

  已经停泊在葫芦岛的“重庆”号官兵对敌机的轮番轰炸进行了英勇的反击,无奈有一颗重磅炸弹炸中了军舰右舷侧部,造成多人伤亡。为避免再遭轰炸,“重庆”号巡洋舰奉解放军之命,于3月20日夜间放水自沉。3月24日,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复电邓兆祥舰长暨全体官兵予以嘉奖。

  5月23日,南京解放。此前吴石奉命随国民党军队撤至老家福建,并利用他的影响为和平解放福州作了重要贡献。继而他又撤到台湾。为了配合解放台湾,继续收集情报,伺机提供给共产党。

  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上海局撤销,并入中共中央华东局。为了解放台湾,华东局于1949年下半年成立了台湾工作委员会,由刘晓、沙文汉负责。台委立即派出在台湾有亲戚的女党员朱枫(化名朱谌之)等人潜入台湾与吴石将军联系。

  抗战胜利后,共产党就在山东根据地培训台湾籍地下工作人员。从1946年4月起,首批干部从上海搭船进入基隆、台北活动。蔡孝乾在当年7月进入台湾,陆续成立了“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台北市工作委员会”等组织。1949年11月27日,朱谌之以“陈太太”名义住进前夫女儿家,在台湾活动了两个月,与吴石联络了七八次,取得台湾军政方面的重要情报,向蔡孝乾作了报告。然后在吴石的安排下,她搭乘国民党空军飞机前往当时仍在其控制下的浙江定海,准备搭船前往已经解放的上海。

  正在这时,10月31日,“国民党保密局”逮捕了“台湾省工委会”委员陈泽民,根据其供词,于1950年1月逮捕了时任台湾省工作委员会书记的蔡孝乾,并在其身上搜出的一张纸币上,发现有两个电话号码,即是朱谌之和吴石的电话(这是违背地下党活动规定的,这类联络电话,只能心记,不能见诸于字)。于是蔡亦叛变,一周内供出了所有同志,造成400多名中共党员被捕。国民党采取铁血手段,书记以上不叛变者悉被判处死刑。其中包括吴石和副官聂曦、原联勤总部第四兵站总监陈宝仓等一批高级军官,还有华东局派来的计淑人、钱琴、潘星南、张志忠(省工委武装部部长)、季云(张志忠之妻)、计梅真、钱勒等,并通知定海方面逮捕了朱谌之。他们在被审讯时坚强不屈。6月,吴石、朱谌之、陈宝仓等被枪杀于台北马町场。

  当时国民党没有搞“株连九族”,通知家属15天内领走尸体。吴石的遗体就由其夫人领走了。不久,她携孩子连同吴石的骨灰移居美国。1974年4月22日,吴石夫妇遗骸回国,合葬于北京西郊福田公墓。但朱谌之前夫女儿本表示要领取其尸体,因女婿是国民党特工,最后放弃。直到2010年12月9日,朱谌之在大陆的亲生女儿朱小枫,在台湾友人徐宗懋等人的帮助下,将烈士的骨骸由台北运到北京,暂厝于专门安葬烈士的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2011年7月安葬于家乡宁波镇海区革命烈士陵园。
【1】 【2】 

  
(责编:王新玲)


相关专题
· 新闻分页库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