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历史珍闻

百团大战:打破"囚笼" 粉碎华北日军的全面进攻

代文明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党史热点排行


  1940年的夏秋,中国抗日战争进入第四个年头,八路军的迅猛发展,敌后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巩固和扩大,抗日游击战的积极展开,沉重打击了侵华日军。于是,日本在加紧对国民党政府进行政治诱降活动的同时,把进攻的矛头重点指向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实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加紧推行“肃正建设计划”,企图分割、封锁、摧毁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巩固其占领区。

  为粉碎华北日军的全面进攻,打破其“囚笼政策”,争取华北抗日战局更有利的发展,遏制国民党妥协投降的倾向,并影响全国抗战局势的好转,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决定集中八路军第120师、第129师和晋察冀军区部队,以破坏华北敌占交通线和据点为重点发起大规模进攻战役。战役发起后,我军参战兵力迅速增至105个团,因此,彭德怀在上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最先使用了“百团大战”名称,故又称“百团大战”。

  打破“囚笼”:为粉碎日军的全面进攻,争取华北战局的有利发展,八路军总部发出百团大战的命令……

  8月8日,八路军总部正式下达《战役行动命令》,具体规定了各部队的作战任务。

  按照八路军总部的作战部署,百团大战进攻战役首先从正太路发起,而后扩展至山东以外的整个华北地区和主要交通线。主要包括:冀察全境、晋绥大部和热河南部地区;正太、平古铁路全线;安阳以北的平汉铁路;德州以北的津浦(天津—浦口)铁路;临汾以北的同蒲铁路,归绥以东的平绥(今北京—包头)铁路,北宁(今北京—沈阳)铁路的山海关至北平(今北京)段,白晋(白圭—晋城)铁路的平遥至壶关段,以及正在修筑的德石(德州—石家庄)铁路、沧(州)石(家庄)公路等。

  在这些地区和交通线,共驻有日军3个师团的全部、2个师团的各2个联队、5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全部、4个独立混成旅团的各2个大队、1个骑兵旅团的2个大队,共20余万人,飞机150架,另有伪军约15万人。

  我军参战兵力,计晋察冀军区39个团,第120师(含山西抗敌青年决死队第2、第4纵队等)20个团,第129师(含山西青年决死队第1、第3纵队等)46个团,共105个团,约20余万人。此外,还有许多地方游击队和民兵支援参战。

  破击正太路:八路军主力在日军交通干线上发起大规模攻势作战,三路出击,陷敌于瘫痪之中……

  正太铁路穿越太行山,全长231公里,连接平汉、同蒲两铁路,是日军在华北的重要战略运输线之一。正太路一旦被毁,山西境内日军的给养补充和掠夺战略物资的外运将发生极大的困难。因此,日军一直以重兵把守。

  8月20日20时,是中国抗日战争历史风云中一个特殊的时刻。在八路军总部驻地太行山腹地的王家峪,彭德怀发出战斗号令,正太路破击战准时打响。按照八路军总部的战役部署,此次破击作战分三路同时进行第1路在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的指挥下,以18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2个骑兵营、3个炮兵连、1个工兵连、5个游击队,分别组成左、右和中央3个纵队、牵制部队和总预备队,破击正太铁路阳泉至石家庄段。

  第2路在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和政治委员邓小平的指挥下,以10个步兵团、3个独立营、4个工兵连,分别组成左翼队、右翼队、总预备队和平(定)和(顺)支队,破击正太铁路的阳泉至榆次段。同时对平汉铁路元氏至安阳段、同蒲铁路榆次至临汾段、白晋铁路平遥至壶关段以及邯(郸)长(治)公路等,也作了相应的破击部署。

  经数日连续战斗,第129师部队先后攻克了正太铁路线上的芦家庄、和尚足、马首、桑掌、铁炉沟、上湖、燕子沟、坡头、狼峪、张净、冶西、落摩寺等据点及车站多处。至此,除寿阳、阳泉等少数城镇,正太铁路西段基本为我控制。随后,我军在广大参战群众积极协助下,对攻克的铁路、桥梁、隧道进行了大规模破坏,使正太铁路西段陷于瘫痪。

  第1路在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的指挥下,以18个步兵团、1个骑兵团、2个骑兵营、3个炮兵连、1个工兵连、5个游击队,分别组成左、右和中央3个纵队、牵制部队和总预备队,破击正太铁路阳泉至石家庄段。

  第2路在第129师师长刘伯承和政治委员邓小平的指挥下,以10个步兵团、3个独立营、4个工兵连,分别组成左翼队、右翼队、总预备队和平(定)和(顺)支队,破击正太铁路的阳泉至榆次段。同时对平汉铁路元氏至安阳段、同蒲铁路榆次至临汾段、白晋铁路平遥至壶关段以及邯(郸)长(治)公路等,也作了相应的破击部署。

  经数日连续战斗,第129师部队先后攻克了正太铁路线上的芦家庄、和尚足、马首、桑掌、铁炉沟、上湖、燕子沟、坡头、狼峪、张净、冶西、落摩寺等据点及车站多处。至此,除寿阳、阳泉等少数城镇,正太铁路西段基本为我控制。随后,我军在广大参战群众积极协助下,对攻克的铁路、桥梁、隧道进行了大规模破坏,使正太铁路西段陷于瘫痪。

  第3路在第120师师长贺龙、政治委员关向应的指挥下,集中20个团的兵力在同蒲铁路北段两侧一些主要路口展开大规模破击战。至8月31日,先后攻克了北龙泉、康家会、丰润村、阳方口等多处据点。为了拔除该段铁路线上日伪军的重要据点五寨城,第120师派出精干人员组成奇袭队,化装潜入城内。于正午时刻,以给敌哨兵送水为由,干掉哨兵,打开城门,里应外合奇袭五寨城,共歼灭日伪军800余人,切断了同蒲铁路北段和忻县至静乐、汾阳至离石、太原至汾阳等公路。

  9月2日,日军第36、第37师团和独立混成第4、第9旅团各一部,共8000余人,合击正太铁路南侧安丰、马坊地区的第129师。该师以4个团兵力英勇抗击敌人,毙伤其200余人,掩护了师领导机关的安全转移。9月6日,上述4个团在榆社西北双峰地区将日军1个大队包围,经过一昼夜的激战,歼其大队长以下400余人。同日,第385旅在张建地区设伏,重创向辽县撤退的日军。

  在此期间,晋察冀军区乘日军集中兵力向正太铁路南侧反击,北侧较为空虚的时机,以主力4个团,主动向盂县周围之敌出击,收复了会里、上社、下社等6个据点,歼敌200余人。

  9月上旬,活动于正太铁路东段的晋察冀军区第3团和第4军分区特务营等部,再度袭击了娘子关和井陉煤矿,有力地牵制了敌人。由于晋察冀军区主力在盂县地区积极行动,向正太铁路南侧反击的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主力,从9月5日起,被迫陆续回调寿阳、阳泉、盂县地区,并向晋察冀军区部队反击。与此同时,第120师对同蒲铁路忻县至太原段的破击,也使敌人难于继续从该线抽调兵力增援正太铁路。在此情况下,八路军总部为休整部队,以利再战,决定于9月10日结束第一阶段作战。

  八路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由于战役部署周密,准备充分,部队行动迅速,突然而猛烈地破击了日军占领的交通线,使日伪军联络中断,交通瘫痪,猝不及防,陷入被动挨打,一片慌乱之中。

  扩大战果:以攻占交通线两侧和摧毁深入我根据地内的敌据点为重点,进行攻坚作战,连续破击……

  第一阶段战役结束后,八路军总部为不给敌以喘息之机,决定连续作战,以攻占交通线两侧,摧毁深入抗日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为重点,继续扩大第一阶段的战果,于9月16日发出第二阶段作战命令,具体部署是:

  晋察冀军区以打开边区西北局面为目的,集中主力破击涞(源)灵(丘)公路,夺取涞源、灵丘两城,并以主力一部于同蒲铁路东侧,积极配合第120师作战;第120师以截断同蒲铁路北段交通为目的,集中主力彻底破坏同蒲铁路宁武至轩岗段;第129师重点破击榆(社)辽(县)公路,并以收复榆社、辽县(今左权县)为目的,进行榆辽战役,并以主力一部破击白晋铁路北段。

  晋察冀军区部队发起涞灵战役。驻涞灵地区之敌为日军驻蒙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司令部驻张家口)和第26师团(司令部驻大同)各一部共1500余人,另有伪军1000余人。晋察冀军区首长决心先夺取涞源县城,并拔除县城附近各据点。

  具体部署是:以5个步兵团、2个游击支队、1个骑兵营、1个特务营组成右翼队,实施涞源地区作战;以2个步兵团、1个游击支队组成左翼队,首先准备阻击灵丘、广灵、蔚县方向可能增援涞源之敌,尔后在右翼队协同下,向灵丘及其附近敌据点发起攻击;以1个步兵团为总预备队。9月22日22时,在涞源战役发起的同时,第3团在团长邱蔚、政治委员邓经纬的指挥下,向东团堡发起进攻,激战至23日拂晓,占领东团堡西侧馒头山阵地。此时,日军施放毒气进行反击,第3团进攻受挫。入夜后,第3团再次发起攻击,与日军展开近战、夜战、白刃格斗,使其无法再施放毒气。几经血战,攻克东团堡外围阵地,日军退守核心阵地,顽抗待援。24日20时,第3团再次攻击,因日军再次施放毒气和我攻坚伤亡过重,开始转为围困作战。25日下午,日军开始焚烧据点内的粮食、武器,企图拼死突围。见此情况,第3团再次发起猛攻,残敌20余人见突围无望,援兵不到,被迫燃火自焚。此战从23日至26日,全歼日军170余人,我军共攻克涞源外围据点10余处。

  10月7日至9日上午,左翼队在右翼队一部配合下,于灵丘、浑源一线,先后攻克南坡头、抢风岭、青磁窑等日军据点。9日下午,大同日军千余人增至浑源,并继续向灵丘地区进犯。同时,在易县、保定、定县一线,也发现大量敌人活动。聂荣臻司令员审时度势,果断决策,于10月10日结束了涞灵战役。此役共进行了18天,歼敌1100余人,我军亦付出较大伤亡。

  第129师发起榆辽战役。驻榆辽地区之敌为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1个大队,另有2个大队驻和顺、昔阳、榆次之间,与榆辽地区之敌相互呼应。日军主要守备榆辽公路,企图使这条公路经武乡向西南伸展,与白晋铁路相连,以达其分割我太行北部地区的目的。为打破日军的企图,第129师在刘、邓首长指挥下发起榆辽战役。

  9月23日23时,榆辽战役正式打响。在第386旅进攻榆社时,守敌400余人在飞机掩护下,依据城墙,负隅顽抗。旅长陈赓指挥部队3次强攻不下,改用挖坑道逼近城墙,实施坑道爆破,炸开缺口尔后发起攻击,一举全歼守敌,缴各种炮12门、轻重机枪17挺、步枪200余支。

  从30日9时至次日零时,我军向敌连续发动10次攻击,经过15小时的激战,歼其大部。但残敌依托有利地形顽抗,与我军形成对峙。同时,辽县西援的日军400余人,已突破新编第10旅的狼牙山阻击阵地,对我构成前后夹击之势。为此,第129师撤出战斗,并结束榆辽战役,榆社复为日军占领。此次战役共歼灭日军近千人。

  第120师发起同蒲铁路破击作战。为配合涞灵、榆辽方向的作战,第120师于破击战发起前,曾在同蒲铁路西侧进行了三打头马营,袭击奇村、楼板寨、忻口等敌军据点的作战,扫除了向同蒲铁路开进的障碍。9月22日,贺龙指挥第120师所属部队对同蒲铁路发起新的破击作战。为配合第120师发起同蒲铁路破击作战,邯(郸)济(南)铁路破击作战也在此期间先后打响。其中,第129师所属冀南军区在司令员陈再道、政治委员宋任穷的指挥下,以下辖5个军分区共12个团的兵力,对日军正在修筑的邯济铁路及沿线的重要公路线展开破击作战,共歼日伪军1700余人;晋察冀军区所属冀中军区部队在司令员吕正操、政治委员程子华的指挥下,以下辖5个军分区及直辖部队共17个团的兵力,向任丘、河间、大城、肃宁等交通沿线的日伪军发动攻势作战,从10月1日至12日,共攻克据点20余处,歼日伪军1500余人,破坏公路150公里。

  避敌锋芒:分散部分主力部队与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开展游击战争,进行反击日军报复“扫荡”的作战……

  日军遭到我军连续两个阶段的大规模打击后,深感八路军对其威胁的严重性。为稳定局势,巩固占领区,于10月上旬开始,陆续从正面战场调集部分兵力投入华北战场,对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报复“扫荡”。

  为此,八路军总部于10月19日下达了反“扫荡”作战命令,要求在日伪军对我根据地采取空前毁灭政策的形势下,太行、太岳、晋西北等各根据地党政军民要密切配合,实行空室清野,并分散部分主力部队与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广泛开展游击战争,保卫抗日根据地,坚决粉碎日伪军的“扫荡”。于是,我军不顾连续作战的疲劳,开始投入反击日军报复“扫荡”的作战。

  太行地区的反“扫荡”作战。10月6日,驻沁县、襄垣日军独立混成第4旅团、第36师团各一部,在榆社、辽县的日军配合下,集中近万兵力,对太行地区榆社、辽县、武乡间的浊漳河两岸和清漳河东西地区进行连续“扫荡”,并把“扫荡”的重点放在进攻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边区党政机关所在地麻田、王家峪、砖壁、左会等地区,企图寻歼第129师主力和我党政军首脑机关。为打破日军企图,10月14日,第129师新编第10旅一部在副旅长汪乃贵、政治委员赖际发的指挥下,在和(顺)辽(县)公路上的弓家沟设伏,歼敌1个运输队,击毁汽车40余辆。

  29日,第385、第386旅和新编第10旅主力,以及决死队第1纵队2个团在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的直接指挥下,将日军第36师团1个大队包围于武乡以东关家垴高地。被围之敌抢修工事,固守待援。我军冒着敌机的轰炸扫射,迅速突破日军防御阵地,将其压缩于狭小地区,展开白刃格斗。战至31日拂晓,歼日军400余人。31日下午,日军约1500余人赶来增援,我军遂停止攻击,主动转移。

  援敌扑空后,分路西进,合击砖壁、王家峪、东田等地区。为掩护总部机关转移,第129师令第386旅在旅长陈赓、政治委员王新亭的指挥下,分路阻击进犯之敌。各阻击部队,英勇顽强,战况空前激烈,在予敌以重创的同时,第386旅也遭受较大伤亡。战斗从11月3日上午进行到4日凌晨,完成了预定任务。11月5日,日军向白晋铁路线撤去。至14日,各路“扫荡”日军全部撤退。

  太岳地区的反“扫荡”作战。11月17日,日军第36、第41师团、独立混成第9旅团各一部,共约7000人,开始分路对太岳地区进行“扫荡”作战,并重点合击中心区域沁源及其以北的郭道镇地区。太岳军区部队在第386旅旅长陈赓的统一指挥下将主力组成沁东、沁西2个支队,转战于日伪军合击圈内外的沁河两岸地区,寻机灵活打击日军。23日,日军合击扑空后,转向分散“清剿”,疯狂地烧杀抢掠我根据地人民。仅沁源一县被害群众即达5000余人,被抢被杀牲畜近万头。23日至27日,沁西支队第42、第59团于官滩、胡汉坪、马背地区,歼日军260余人;沁东支队第17、第57团于光凹、陈家沟、龙佛寺、吾元镇、南卫村、南里等地,予敌以重创;同时,我游击队、民兵也积极配合主力部队,广泛袭击敌人。在我军民紧密配合反击下,至12月5日,日军陆续撤出了太岳地区。

  晋西北地区的反“扫荡”作战。10月下旬,日军独立混成第3、第16旅团各一部共4000余人,开始对晋西北第8军分区和第3军分区米峪镇地区进行“扫荡”。晋西北军民密切配合,广泛开展游击战和实行空室清野。同时,集中主力一部,寻机歼灭小股日伪军,或转到外线,断敌交通,袭敌据点。在晋西北地区军民多种形式的打击下,日伪军整日不得安宁。日伪军对我根据地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致使许多村庄被烧光,许多家庭被杀绝,许多妇女被强奸后又被杀害。在兴县,日伪军将我男女老幼200余人关进房内烧死。晋西北地区被惨杀群众达5000余人,被抢被杀牲畜达5000余头,被烧毁的房屋、窑洞达1.9万余间。根据地人民的生命财产,遭到空前浩劫。

  但晋西北抗日军民并未屈服,他们同仇敌忾,积极开展各种形式的游击战,反击日伪军的报复“扫荡”。从12月14日至27日,晋西北地区军民连续作战近100次,迫使日伪军由疯狂“清剿”转为修路、建点,并在其控制的点线内,如兴县、临县、方山等地区,停止烧杀,改取怀柔政策,企图长期驻守,以割裂晋西北根据地。为打破日伪军企图,第120师分散部分主力部队,配合游击队和民兵,坚持区不离区、县不离县的斗争;同时,集中部分主力部队,破击交通线,袭击敌修路部队和运输队,并于日伪军撤退时歼灭其一部。晋西北军民在反“扫荡”中,共作战217次,歼日伪军2500余人,迫使日军于1941年1月下旬全部撤出了晋西北根据地。

  我军在第三阶段作战中,坚持以灵活多变的战术,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经过艰苦奋战,取得了反日军报复“扫荡”作战的胜利,并最终结束了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

来源:人民网-大地
(责编:孙琳(实习))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