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文博之窗

1949全国“第一次文代会”轶事:几个特殊代表

何季民
2010年05月19日11:46   来源:光明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1949年6月30日至7月19日召开的“第一次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是解放区与国统区的文艺工作者的大会师,在新中国文艺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第一次文代会”闭幕后,1950年3月出版了由大会宣传处汇编的《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纪念文集》(以下简称《第一次文代会文集》),厚达599页,充分完整地记录了这次会议。

  与巴金一样是来学习的 

  巴金逝世后,有人联系到他参加“第一次文代会”所作的著名的发言“我是来学习的”,说他把自己界定为“局外者”——这其实是用今天的眼光看60年前的事,有点想当然。巴金的发言先登报后收在《第一次文代会文集》上:

  参加这个大会,我不是来发言的,我是来学习的。而且我参加像这样一个大规模的集会,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个大会中我的确得到了不少的东西。

  第一,我看见人怎样把艺术和生活揉在一块儿,把文字和血汗调和在一块儿创造出来一些美丽、健康而且有力量的作品,新中国的灵魂就从它们中间放射出光芒来。

  第二,好些年来我一直是用笔写文章,我常常叹息我的作品软弱无力,我不断地诉苦说,我要放下我的笔。现在我发见确实有不少的人,他们不仅用笔,并且还用行动,用血,用生命完成他们的作品。那些作品鼓舞过无数的人,唤起他们去参加革命的事业,它们教育着而且还要不断地教育更多的年青的灵魂。

  第三,我感到友爱的温暖。我每次走进会场总有一种回到老家的感觉。在七百多个面孔中至少有一半我没有见过,可是它们对我并不是陌生的。我看到的全是诚恳的、亲切的脸。我仿佛活在自己的弟兄们中间一样:谈话,讨论,听报告,交换经验,我不感到一点拘束。自由,坦白,没有丝毫的隔阂,好像七百多个人都有着同样的一颗心似的。

  从以上文字中,显然看不出所谓巴金要作“局外人”的意思!回望新中国诞生之时,“学习”运动曾经是开国第一热潮,人人“学习”,只有先后之别没有学与不学;“学习”是最“时髦”的词汇,几乎人人挂在嘴上。就在《第一次文代会文集》中,还有康濯的文章“在学习的路上”,题目几乎与巴金的雷同!

  据当时的报道“文代大会侧记”:在周扬报告中,大会主席就曾宣布“平津第二代表团、南方第一、二代表团提议‘十几年来解放区的文艺工作者,从艰苦战斗创造了新的人民文艺的模范,对于我们刚刚从国统区解放出来的文艺工作者起了带路作用,在这一个伟大会合的学习过程中,我们向他们致无限的热烈的敬意!’”在有关7月23日“中国文学工作者协会成立大会揭幕”会上的“自由发言”的报道中,吴祖湘说:“在国统区的时候,我们觉得自己很进步,解放后才觉得自己不知道落后到那里去了……希望老解放区的朋友们,带着我们,鞭策我们前进。”“杨振声发表感想”是:“自己没有资格参加大会,更没有资格讲话,我是来学习的……解放后,才看见了解放区的作品,觉得中国重生了,自己也重生了……”靳以说:“我是先沉默,再学习。”

  像巴金这样的代表来到北平,虽然憧憬一个新中国,可对许多新事物近乎无知,不说来学习还能说什么?“来学习”恐怕是最好的态度。何况“第一次文代会”对巴金给予了特别的尊重,别的不说,在《第一次文代会文集》的“纪念文录”中共刊出38篇个人文章,他的“我是来学习的”列在郭沫若、叶圣陶、郑振铎、欧阳予倩和梅兰芳之后为第6篇;共刊出25幅照片,个人署名的只有11人,他列名郭沫若、茅盾、周扬、丁玲、柯仲平、郑振铎、梅兰芳、曹禺、赵树理之中。

  坚辞不就的胡风 
【1】 【2】 【3】 

 
(责编:孙琳)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