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朱德和康克清喜结良缘

(江西)刘晓农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红广角》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3月初的汀州,春意融融。红四军前委扩大 会议结束的第三天,辛耕别墅里又有一件 喜事;朱德军长再续良缘。这桩婚姻,是 贺子珍、曾志等十几个姐妹配合着快速张罗成 的。

部队打下汀州城后,筹得大批银元和物资。 全军将士首次统一佩戴八角帽,换上红领军服, 每个人还破例分得了两块银洋的“伙食尾子”。 一种很久以来没有过的胜利喜悦,充盈在每个官 兵的心里。

但有一个人例外。部队在大获全胜的喜庆之 中,朱德却暗自神伤。

自从伍若兰于赣州城遭敌杀害之后,红四军 的将士无不悲伤,朱德更是悲痛不已。然而,部 队进入赣南闽西后,一路上战斗频繁,身为军长 的朱德抑制住个人的感情,将悲痛压在心底。可 是,对爱妻的缅怀之情总是挥之不去,当部队摆 脱追敌打了胜仗并安定下来的时候,这种情思不 可遏制地流露出来……

这一切,没有躲过毛泽东的目光,也被从井 冈山下来的十几个姐妹们看在眼里。 这天晚上,在辛耕别墅的卧室里,毛泽东叹了一口气,对贺子珍说 道:“子珍,你看得出来吗?朱军长的心里很悲伤呐!”

“若兰姐与他是这么好的夫妻,如今恩爱鸳鸯少了一只,他岂能不 伤情?”贺子珍说。

“是呀,我劝过他好多回,若兰同志为革命献身虽死犹荣,我们会 永远记住她的。”

“你劝他,只是一种思想上的慰藉,这不是根本的办法,最好能 够……”

“哦。”毛泽东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转念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若兰牺牲时间还不算长,就张罗给他物色对

象,这样做好不好呢?”

“有什么不好?他现在正是痛苦的时候,让 他尽快从情感的折磨中解脱出来,这才是最好的 办法。”

“有道理,这件事就交给你。”

“前委书记交代了,我还能不担起这份责 任?我再找曾志她们吧。”

第二天上午,贺子珍找到曾志、蒋秀仙,再由她俩把吴统莲、彭娟、刘琛等

人叫到一起。贺子珍开门见山地 说道:“大家都晓得,若兰姐牺 牲了。朱军长心里痛苦得很,而 生活上却无暇顾及……”

众人马上明白了,不待贺子 珍说完,曾志接了话:“子珍想 得对,是得给军长找个伴,好让 他一心一意忙军务。” 就在众姐妹表示赞同时,吴 统莲插话道:“谁合适呢?” 过了好一会,贺子珍开口 了:“你们看,小康怎么样?” “小康?三十一团特务连的 康克清?哎哟,倒叫子珍想到 了。”

“这姑娘挺不错的……” 众姐妹七嘴八舌地说完,曾 志有些担心:“小康我认识,人 是蛮好的,就是年纪小了点,顶 多18岁,可军长都40出头啦。”

“18岁不小啦,我还不是18岁同润之结的 婚?男人大一二十岁没什么,会疼人,有福享 呢。”贺子珍红着脸回道。

“子珍不害臊……”曾志和吴统莲等人指着 贺子珍嬉笑起来。

“大伙别逗了,说正经事吧。我看大也好, 小也罢,还得找小康说一说,看看人家的意思, 我们向群众宣传婚姻自由,可不能在队伍里搞强 迫命令呀。”贺子珍说完,曾志接过话说:“当 然要找小康谈。这个任务嘛,还得交给你,你是 前委书记的老婆嘛。再加上秀仙吧,有你们俩出 面,保准马到成功。”

康克清是1928年10月上井冈山的,她家在万 安县罗塘乡。由于家庭贫寒,她8岁时被卖给别 人当养女。养父家也很穷,她从小过着拾柴放 牛、拔草喂猪的艰辛生活。大革命时期,工农运 动的浪潮席卷万安,15岁的康克清走出家门,成 为罗塘乡少年先锋队的队长,并加入了共产主义 青年团。“马日事变”后,国民党右派实行“清 党”,康克清随着担任农会干部的养父藏匿在山 里。1928年1月,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万安工农群 众举行了威震全省的“万安暴动”,并攻克万安县城,建立了江西第一个县苏维

埃政府。遭国民党镇压后,农军 被迫转入山区开展游击战争。同 年10月,康克清随县苏维埃政府 主席刘光万等80多名农军战士上 了井冈山。从一个贫苦的农家少 女成长为红军女战士。

康克清所在的三十一团特务 连驻在南寨坝村。贺子珍和蒋秀 仙来到村里,很快在特务连里找 到了康克清。康克清熟悉贺子 珍,对蒋秀仙也熟,见到她俩非 常亲切。三人聊了一阵,贺子 珍忽然问康克清:“小康,朱 军长你是认得的,他这个人怎么 样?”

贺子珍知道对方一时还没有 反应过来,就直接说:“小康, 你是知道的,他爱人就是伍若兰 姐姐,被敌人抓去后,在赣州杀 害了。朱军长的心情很悲痛,他又军务在身,需要有个人照料呀。” 蒋秀仙笑眯眯地接着说:“小康,我们今天就是为这事找你 的。”“找我?”康克清一听,倏然红了脸颊。蒋秀仙接着问道:“是 找你商量的。你如果不嫌弃朱军长的话,我们来牵个线。”贺子珍见康 克清有些窘迫,赶忙说:“小蒋刚才讲了,我们是来同你商量的,不行 的话,决不会强迫你。婚姻的事情乱来不得。”

康克清闻言后,低下头,久不做声。蒋秀仙见状说道:“这样吧, 小康,你心里先有个底儿,过几天我们再聊,好吗?”

看见康克清抿住嘴唇点了头,贺子珍和蒋秀仙站起身同她拉手告 别。

送走贺子珍、蒋秀仙,康克清回到屋里,重新坐在板凳上,对着纸 糊的木格窗思绪万千。 贺子珍和蒋秀仙的话,无疑像一块石子投在水中,溅起了姑娘心里 阵阵涟漪。

对康克清来说,朱德她怎么不熟悉呢?虽然一个是遐迩闻名的军 长,一个是默默无闻的女战士,但同在一支部队,哪天不相见几次? 令康克清难忘的是,红四军离开井冈山向赣南进发的途中,部队踏着满 地的冰雪来到遂川县的汤湖,当时天色快要黑了,特务连在群众家刚住 下来,朱德就同团长朱云卿来察看部队的宿营。他挨个儿检查战士的地 铺,摸着稻草的厚薄,关切地问这问那。当看见康克清脚上的草鞋快要 烂掉时,便亲切地在她的头上摸了一下,爱怜地说道:“小鬼,晚上用 稻草把草鞋补一下。”入夜后,康克清正在竹片火光下捶稻草,军部警 卫班的一个战士来了,手里提着一双新草鞋,说军长担心她晚上来不及补草鞋,特地派他送来一双。康克清接过草鞋,心里涌起一阵阵暖意:

“朱军长真体贴战士呀!”

朱军长心好人厚道,对战士关怀备至,全军的官兵都爱戴他,康克 清对这一点深有体会。然而,现在要让自己与这个“大官”在一起生 活,不免有些彷徨不安、踌躇难定了。 红军实行的是革命的自由结婚,完全是自由恋爱。可和有名的朱军 长相配,合适吗?

康克清没有想到,第二天黄昏,贺子珍和蒋秀仙又来到特务连驻 地,把她约到村外,这回没有了转弯抹角,贺子珍笑问:“小康,你考 虑得怎么样了?我们今天可是要从你口里讨个回话呀。”

康克清有些羞涩地低下头,好一会儿才轻声轻语地回道:“我不能 和若兰姐比呀,她是满肚子文墨的女秀才,而我是一个乡下姑娘,斗大 的字认不得一箩筐,怎么能和朱军长相配?”

贺子珍和蒋秀仙异口同声地说:“配得上,配得上。”贺子珍望着 康克清红红的圆脸,像姐姐那样开导说:“小康,暂时没有文化不要 紧,可以慢慢学习,朱军长一定会教你的。”

“是呀,朱军长年岁大一些,可对你一定会很好,男人大,会疼 人,有福享。”蒋秀仙在一旁不失时机地插话。

康克清犹疑了一会儿,对她俩问道:“朱军长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呀!我们已经同他讲过,他说认识你,也喜欢你哩。”

“说起这事呀,那是毛委员的意思哩。”

康克清听到这儿,心里又惊又喜,猛然抬起 头来,明丽的眼里忽然滚出几颗晶莹的泪花,低 声回答:“这样的话,我听你们的。”

就这样,大家为朱德、康克清成就了一桩美 满婚姻。

春意融融,花好月圆。3月下旬的一天,辛 耕别墅里喜气洋洋。贺子珍、曾志和蒋秀仙领着 十几个姐妹忙了一番,将朱德、康克清的洞房装 扮得既朴素清爽又充满生气。毛泽东、陈毅、林 彪、朱云卿和邓子恢等人都来了,大家向这对新 人表示热烈的祝贺,欢声笑语衬出一种浓烈的喜 庆气氛。

从这一天起,朱德找到了一位理想的终身伴 侣,一位与他同甘共苦的恩爱妻子。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孙琳、王新玲)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