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党史频道

关于方志敏的狱中文稿,学界已有许多研究成果,但仍有一些问题有待推敲、有待考证、有待探索——

方志敏狱中文稿的四个待解之谜

刘明钢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1934年10月,时任红十军团军政委员会主席的方志敏率部北上。在国民党军队重兵围追堵截之下,北上部队终因寡不敌众而失利,方志敏不幸被俘。此后在短短六个多月中,他以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意志,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和疾病折磨,写下了《可爱的中国》、《清贫》、《狱中纪实》等重要文稿和信件。关于方志敏的狱中文稿,学界已有许多研究成果,但仍有一些问题有待推敲、有待考证、有待探索。这里谈四个问题。

一、国民党军法处为什么会同意方志敏写作?

方志敏的写作是经国民党军法处批准的。国民党监狱当局同意方志敏写作,提供笔墨纸张,并且没有进行任何的干预,这为方志敏的狱中写作提供了必要的条件。那么,国民党军法处为什么会同意呢?

先看方志敏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关于这一点,方志敏文稿中曾两次提及。

1935年2月2日,方志敏等被国民党军警从上饶押往南昌,囚禁于“委员长行营驻赣绥靖公署”军法处看守所。不久,方志敏便主动要求监狱方提供笔纸,他在一篇文稿中写道:

我写一条子给军法处,要笔墨写我的斗争经过及苏维埃和红军的建设,军法处满口答应,以为我是要写有益于他们党国的东西。我在狱中写下这一本略述,当然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的。

在另一篇文稿中,方志敏写道:

为要延缓敌人对我们死刑之执行,以达到越狱的目的(因为一时找不到人送信出来,得不到外援,恐越狱是要成为幻想),与取得在狱中写作之不受干涉,我曾向敌人说了个谎。我说,要写一篇我从事革命斗争的经过与赣东北苏区的详情,敌人乐得甚么似的,赶快令看守所供给桌椅笔墨和稿本。他们满望从此得到一点“剿匪”材料,以便更凶恶地来摧残苏区。实在,我却利用这个机会,写成了好些文稿保藏着,以揭露国民党的阴谋。

由此可见:在方志敏看来,国民党军法处之所以同意其写作,是“以为我是要写有益于他们党国的东西”,“满望从此得到一点‘剿匪’材料”。

不过,笔者认为,国民党军法处未必指望方志敏写什么“有益于他们党国的东西”,反正文稿掌握在他们手里,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若方志敏写的东西符合他们的意图,当然好,可拿来发表,作为攻击共产党的武器;若骂国民党也无所谓,放在保险箱里就是了;而且不管方志敏写些什么,都可作为资料,用来研究以对付共产党。当然,后来这些文稿传了出去,交给了地下党组织,则是国民党始料未及的。笔者以上观点能否成立,有待进一步论证。

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张湘忆(实习)、孙琳)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