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石仲泉:“延安整风运动权力斗争论”是没有根据的臆断

石仲泉

2012年07月13日14:43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共党史研究》授权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独家发布,请勿转载

忆乔木同志谈延安整风——兼论延安整风运动

今年是胡乔木诞辰100周年,也是他逝世20周年。我既在他手下工作过,也是敬佩他做党史学问的“粉丝”,去年以来就想写点纪念他的文字。今年适逢延安整风运动70周年,无论在学界还是坊间,对延安整风运动都有这样那样的评论。因此,以参与写作《胡乔木回忆毛泽东》的情况为基础,选这个题目,既作为对乔木的纪念,也是对延安整风运动的纪念。

一、参与写作《胡乔木回忆毛泽东》

《胡乔木回忆毛泽东》的正式启动,是在1991年6月乔木向党中央打报告提出成立编写组之后,但在此前两年已做了不少准备工作。我个人从1989年1月上旬起就在帮他去美国访问做学术演讲方面的准备。1990年2月中旬,我被通知参加写乔木“回忆录”,但此后半年没有音讯。

1990年8月下旬和9月上旬,乔木约我去他家谈了三次。此前,他已布置以前的秘书东生和当时的秘书邱敦红、徐永军在试写一些题目。8月20日的谈话,要我也参加进来,再找几个人一起搞。他讲了写40年代的毛泽东思想的一些想法,并初步安排了几个题目,有皖南事变、六大以来、整风、历史决议案和七大等。还说:1941年到毛主席身边工作,从这时起对毛主席有亲闻亲见,这本书想把那些亲闻亲见和一些想法记录下来,至于能写成什么样子还没完全想清楚。明天开会,还有其他人参加,一起研究分工和进度等问题。21日上午,乔木向我和邱敦红、徐永军谈他写书的初步设想。

乔木最初的打算是个较大的计划。他想将对毛泽东的亲闻亲见,从40年代写到50年代。计划在1991年由我们帮他完成40年代的12个题目,1992年再帮他完成50年代的题目,1993年由他本人统改出书。当时定下的40年代的有12个题目,他身边的3位同志算一摊,认了6个题目;剩下的6个题目归我,由我领着文献研究室理论组几位同志,作为理论组的一项任务来安排。他说:先写40年代,从1941年到毛主席身边工作写到建国前夕。这既不是写传记,也不是写这一段的全部历史,主要写我了解的情况,包括毛主席的重要决策和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要说明毛泽东思想怎样得到具体运用和发展。领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不能靠搬用抽象的理论,而是靠理论与实际相联系,靠具体的政策。这本书就要把毛主席领导中国革命制定的具体政策和决策写清楚。9月6日,乔木即同我们谈具体题目,讲他所了解的皖南事变和陕甘宁边区建设的情况。

这三次谈话后,我们开始看材料,准备写稿子。1990年12月初,我将作为发动整风运动一个由来的《皖南事变和打退第二次反共高潮的总结》初稿写出,乔木在该月底看完,提了些文字方面的修改意见。此后,还去乔木家谈过几次。一次是1991年3月中旬谈关于皖南事变的稿子,乔木说你的稿子写得不错,很成熟了,先这样,以后再统一改。再一次是3月下旬和4月中旬。他说:准备写纪念“七一”的文章《中国共产党怎样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有了一个详细提纲,你先为我拉一个稿子出来,要提纲挈领,高屋建瓴,不能太展开。4月下旬,我将草稿给了乔木,他上手后作了大改。6月中旬,乔木将征求意见的修改稿给了我一份。这份稿子改动很大,改后的文章大不一样,有了一个新的高度和境界。随后见报的,基本上就是这个稿子。8月下旬,乔木召集郑惠和我,还有他身边的同志一起开会。他先让我们看了他给中央写的报告,希望成立编写组,集中起来写“回忆录”。中央领导同志和党史工作领导小组的几位负责同志都批示同意。乔木希望我们早一点把班子搭起来,并对龚育之、郑惠和我三人的工作作了分工。

1991年9月初,我们编写组开始集中。9月6日,他第一次召集全组人员布置任务,确定选题,讲了他的一些想法和思路,初步拟定写40年代的增加3个题目,为15个;50年代的列了22个题目,共37个题目。乔木对题旨逐个作了说明。编写组几个人分工,决定先集中力量写40年代的题目,然后大批转入写50年代的题目;先将他的每次谈话内容整理出来,然后再根据他的要求去构思文章。从成立编写组到1992年9月他去世前的一年间,乔木或在全体范围,或召见少数有关同志;或长时间,或时间较短,共谈话10多次,加上编写组成立以前的10多次谈话,共达20多次。在这些谈话中,乔木对这本书的基本性质和写作要求,作了如下规定:

——关于书的体例。乔木明确地说:各个题目要写成一篇篇文章,而不是写编年史,也不能同《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重复。

——关于书的内容和主人公的关系。乔木反复强调:内容以回忆毛主席为主,全书以毛主席为主体,是对他的回忆。不把整个中央活动写到书里。因为是个人回忆,一方面,有些我不了解的,没有参与的,就不写;另一方面,有相当多的事我接触过,但详细情况不很了解,这样的事还是要写。这需要通过查材料讲清楚。40年代的题目,这种情况更多一些。个人回忆的成分写多少,要看情况。凡是个人接触多的,回忆可以多一些,但还是以毛主席的活动为主。

——关于叙事与议论的关系。乔木指出:我们写的一部分稿子的基本性质应该是文献性质,可以有些议论,但不能太多,太多了就不成其为回忆了。文章主要是把大家不知道的事情介绍出来,体会、议论只能稍微有点穿插,带点题性质。回忆要以事实为主,不能以议论为主。

——关于档案材料与回忆材料的配合关系。乔木说:材料来源,一是党中央保存的档案;二是各种公开出版物,回忆录,文章,当时报刊的记载;三是个人回忆。要把这三方面结合起来,仅仅靠个人回忆是不够的。

——关于每篇专题的篇幅。乔木说:最早是想一篇只写1万字,现在看1万字打不住,可能要到2万、3万字。看题目涉及的内容,需要讲多少就写多少。

乔木过早去世,他的写作计划未能完成,不可能按照原来的设想出书。根据中央有关方面领导批准,将已经进行的工作做一个了结,以《胡乔木回忆毛泽东》名义出版。该书内容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谈话录”,是他前后20多次谈话的记录。第二部分为“初拟稿”,是按照他生前拟定的题目,并根据他的谈话精神撰写的19篇文稿。无论在“谈话录”还是“初拟稿”中,关于延安整风运动都是重头戏。在“谈话录”中,乔木从大角度宏观地回忆了毛泽东一些活动的具体细节,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情况。在“初拟稿”中,篇幅最大、分量最重、运用史料最丰富、披露许多珍贵档案的,也是涉及延安整风运动的那几篇,占其篇目和篇幅的1/3以上。上述两部分谈及和论述延安整风运动的内容,提供了极其难得的背景情况介绍和思想分析资料。

下一页
(责编:王新玲、孙琳)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石仲泉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

微信“扫一扫”添加“学习微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