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宗光耀:披露澳门过渡时期的细节

余 玮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与澳督韦奇立的特别交往

一天,在一个社交场合,宗光耀与澳督韦奇立见了面,对方“一本正经”地对宗光耀说:“宗副社长又给我摊派任务了,要我给土风舞出钱。”宗光耀愣了一下:“我哪里敢给总督阁下摊派任务?”韦奇立笑着:“我是和你开玩笑,感谢你才是真的。你知道,我一直放心不下的是,政权交接后,我们回里斯本了,担心大批生活在澳门的土生葡人会受到歧视,现在我放心多了。珊桃丝小姐和高天赐先生向我报告了你们商谈的情况和有关请求,我马上表示赞同。我对他们俩说:在这重要的历史时刻,中方能想到土风舞参加庆祝活动,是难能可贵的。土风舞参加政权交接和特区政府成立的文艺演出符合葡中友好的大局,也是向外界展示葡萄牙文化的良机。我要他们认真做好这件事,尽早给我拿出一份经费预算,我亲自批转。这件事对鼓舞土生葡人士气很有作用,所以我要感谢你。”

宗光耀与澳督韦奇立可谓是老朋友了。早在1993年3月1日,澳门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第九次全体会议一致通过《澳门基本法(草案)》,在送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前,宗光耀曾受委托向澳葡政府通报《澳门基本法(草案)》的有关情况,交换意见。

韦奇立对这件事很重视,在他的会客厅亲自与宗光耀交谈。听完宗光耀介绍基本法草案后,韦奇立说:“《澳门基本法》的制定很重要,是澳门的大事,我一直很关注,每次公布的征求意见稿和这次通过的草案文本,我都仔细看过,对基本法的框架表示赞同,并对起草委员们的吃苦耐劳和认真负责的精神表示敬佩。”随即,韦奇立问宗光耀:“这是不是最后的文本?还有没有修改的余地?”

“起草委员会已经正式通过《澳门基本法(草案)》文本了,不会再作修改,至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能否审议通过,那是人大的权力,我个人估计是会通过的。”宗光耀已听出澳督话中有话,便说了一句:“不管怎样,总督阁下有什么意见或想法,请直言。”

这时,宗光耀觉察到韦奇立的脸色变得有点儿严肃。韦奇立思考了片刻,说:“那我就直言了。葡方一直很关心《澳门基本法》的起草,也提出过一些意见或建议,有的还被采纳了。今天,副社长先生能向我介绍情况,是对葡方,对我本人的重视和尊重,我很感谢。如果基本法文稿还能修改的话,我想讲两点意见……”

“第一个意见,序言写得不好。第一句话说澳门是中国的领土,这没有问题。而紧接着的第二句就说葡萄牙占领了澳门。‘占领’两个字,既不符合历史事实,也违背了今天中葡两国的友好关系。中方领导人一再声称,解决澳门问题不算历史旧账,着眼未来,向前看。而《澳门基本法》序言一开头就表现出要算历史旧账的架势。1999年,我和我的同事都会离开澳门返回里斯本,而大批土生葡人怎么办呢?他们将成为‘侵略者’的后代,随时会受到惩罚,遭打击报复。他们的日子会很不好过,这是不公平的。”韦奇立接着说,“如果把‘16世纪中叶以后被葡萄牙逐步占领’这句删除,序言就很完美了。”

韦奇立停顿下来,示意要听宗光耀的意见。宗光耀说:“《澳门基本法》的序言虽然很短,只有345个字,但内容却很丰富。序言的第一句话不仅明确了澳门的地理位置,而且指出它自古是中国的领土。”他强调:“16世纪中叶以后被葡萄牙逐步占领,这是历史事实,无需争辩。长达400多年的历史,用‘逐步占领’4个字一笔带过,既叙述了历史的真实面目,又充分体现了不纠缠历史旧账,维护中葡友好的格局。序言中用的‘占领’两个字,是相当中性的词汇,而没有用‘侵占’、‘侵略’、‘霸占’、‘掠夺’一类强烈的字眼。我不清楚葡文翻译使用的什么词,英语的译文规定使用‘occupy’,就如洗手间‘occupy’、座位‘occupy’一样,只表明暂时占住而已,不表明占住的行为是与非,也不表明占住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能想出用‘占领’这样中性的、温和的字眼概括澳门400多年恩恩怨怨的历史,是起草委员会的高度智慧和良苦用心。做到这一点并非轻而易举,更谈不上有日后打击葡人的伏笔。”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孙琳、王新玲)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