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百色起义崭露头角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返回>>>《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九州出版社,宫力 周敬青 张曙著

由于立三错误的影响,红七军被迫千里转战。邓小平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在实践中抵制“左”倾错误,使红七军胜利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

平马整训以后,红七军计划向湘粤边进军。这时,中共中央南方局代表邓岗(邓拔奇)来到右江。邓岗此行是来传达中央政治局6月11日的决议,并下达对红七军的任务。原来,几个月前,国民党新军阀爆发中原大战,客观形势出现了有利于革命的变化。在这样的情况下,6月11日,在政治局常委李立三主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新的革命高潮与一省或几省的首先胜利》的决议,对中国革命的形势、性质和任务等问题提出了一整套错误的主张,从而使以冒险主义为特征的“左”倾错误,统治了中共中央机关。不久,李立三等人又作出以武汉为中心的全国总暴动和集中红军进攻中心城市的计划,幻想实现所谓“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计划。邓岗此次即衔命而来。

10月2日,红七军在平马召开前委会议。会上,邓岗传达了6月11日中央政治局决议精神:中央命令红七军离开右江根据地去攻打柳州、桂林等中心城市,在广东小北江地区建立革命根据地;阻止两广军阀不得有一兵一卒向北增援,保证以武汉为中心的一省和几省的首先胜利;最后打下广州,完成南中国的革命。执行任务的战术是集中攻坚,沿途创造地方暴动。这一指示是李立三“左”倾冒险主义的产物。

红七军前委成员听了邓岗的传达,展开了激烈的争论。邓小平、张云逸等认为,红七军不过7000多人,力量不强,当时打百色都已十分艰难,要远离根据地去攻打桂林、柳州等中心城市,有许多困难,前有强敌,后无增援,没有群众基础,孤军深入敌人心脏地区,非常不利。而主张首先团结内部,壮大力量。邓岗、陈豪人(红七军政治部主任)、龚鹤村(红七军参谋长)等则认为右江地区地瘠民贫,发展前途不大,应当坚决执行中央命令,去攻打中心城市。并声称:“谁不执行中央交给的任务,谁就是反对中央。”

在这场争论中,邓小平、张云逸等为顾全大局,从组织上服从中央命令,同意采取适当步骤,为红七军主力离开广西做准备。

红七军在经过北上动员、部署根据地的各项工作后,10月初,分三路向河池转移,先后到达河池集结。

11月7日,红七军第一次党代表大会在河池召开。会议的中心议题是怎样执行中央关于北上攻打柳州、桂林等中心城市和到广东小北江去建立革命根据地等问题,目的是解决红七军中一部分人不愿离开右江根据地的“思想问题”。本来,邓小平对集中兵力打蒋桂驻有重兵的柳州、桂林、广州,思想很不通。他认为,去打数倍于己的敌人,取胜的希望很小,他为此深感不安,于是在会上首先提出建议,希望不去打柳州,缓缓再看。李明瑞、张云逸等也同意邓小平的这一看法。但会议在邓岗、陈豪人等主持下,强调必须执行中央命令,强行通过全军攻击柳州、桂林的冒险计划,并按照7月18日中共中央全国组织会议上关于建立“党在非常时期的领导机构”的要求,专门成立了一个执行这一冒险计划的兵委,由陈豪人任书记,邓拔奇、龚鹤村等为委员,并将兵委凌驾于前委之上,架空邓小平、张云逸。会议对雷经天进行了错误的批判,开除了他的党籍。会议还决定整编红七军,将原来的4个纵队编为第十九、第二十、第二十一共三个师。其中韦拔群、陈洪涛分任师长和政委的第二十一师留在右江地区坚持斗争。

11月9日,红七军出发,向东开进。

10日,红七军打下小镇怀远,敌人退至河南大镇庆远(今宜山县城)。

在是否打庆远问题上,红七军前委内部产生了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中央指示集中攻坚,应攻庆远;邓小平始终不主张硬打攻坚。他反对攻庆远,认为庆远是敌人重镇,敌必死力固守,没有攻下的把握,如攻不下,损失就大了。邓小平不但不赞成攻庆远,而且不赞成攻融县,主张及时渡江向桂林出发。李明瑞、张云逸等都同意不攻庆远,攻不攻融县到天河看情况再决定。最后,争论的结果,决定采纳李明瑞、张云逸的意见。部队继续向天河进军。此后,红七军转战天河、四把,于25日到达三防。

在三防,部队休息数日。邓岗、龚鹤村等人指责邓小平违反中央命令,坚持要先打柳州的方案。于是在三防召集营以上干部会议,讨论部队去向问题,会上争论激烈。最后,大家表示服从中共南方局代表的指示。在“左”的氛围下,邓小平深感孤立,要求辞去前委书记职务,未获通过。

三防会议后,红七军即向东南方向进军,准备攻打柳州。12月15日,李明瑞亲自指挥红七军主力攻打长安镇(今融安)。但由于敌人工事坚固,火力密集,红七军连攻5天,付出伤亡几百人的代价,仍未攻下长安。由于桂军一个师兵力增援长安,红七军撤出战斗。

攻长安受挫,使红七军从现实出发放弃了攻打柳州的计划。但以邓岗为首的人,仍未放弃立三路线,决定红七军北上,从湖南迂回广西,继续攻打桂林。

12月21日,红七军占领湖南西南的小镇绥宁。12月22日,红七军为解决部队给养问题,决定攻打湖南武岗县城,未克,即向广西全州撤退。1931年1月2日,红七军进占全州。

此时,官兵都为失败情绪笼罩。自去年10月出师以来,红七军与敌人几次遭遇战,均遭失败,仅仅两个月的时间,部队已由七千多人锐减到三四千人。指战员们对中央命令持不满与怀疑态度。这时迫切要求解答部队到底向何处去的问题。队伍中开始出现了很多逃兵。虽然时入冬季,部队尚衣食无着。而且,北有湘军虎视眈眈,南有桂军严阵以待,再要打柳州、桂林,事实上也不可能。

在这危急的情况下,1月3日,邓小平主持召开了中共红七军前委扩大会议,讨论两个月来的部队得失和经验教训,以确定今后的行动计划。会议在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的努力下,通过总结离开根据地以来艰苦转战的教训,决定放弃攻打大城市的计划,改变硬打攻坚战略,拟将部队开往湘粤边,到江西会合中央红军。自从离开右江根据地后,邓小平虽然坚持实事求是原则,与李明瑞、张云逸团结一致,努力摆脱“左”倾冒险主义的干扰,但部队仍然遭受很大损失。因此,在前委会上,邓小平提出:部队在全州休整3天;改变硬打攻坚战略;改变单纯军事行动为沿途发动群众。前委同意邓小平的意见。会后,邓岗和陈豪人赴上海向中央汇报工作。

全州会议后,红七军的指挥权,又重新回到邓小平、李明瑞和张云逸手中,立三路线对红七军的指挥到此结束。

这以后,红七军在邓小平、张云逸、李明瑞领导下,转战湘、粤、赣,沿途给敌人以重创,历尽艰辛。1931年2月,邓小平从江西崇义赴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红七军2000多人在张云逸、李明瑞率领下,同年7月到达中央革命根据地。此后,红七军与中央红军会合,编入红三军团,成为中央红军的一部分。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李兴盛(实习)、王新玲)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