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中央苏区的“毛派头子”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返回>>>《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九州出版社,宫力 周敬青 张曙著

邓小平坚持真理,进行了三次不屈的抗争

邓小平在长篇的《会寻安工作检查》中,同“左”倾路线进行了第一次抗争。他一针见血地指出:“进攻路线建筑在群众革命斗争低落上面的理论。”“检查”对指责他的所谓“纯粹防御路线”解释说,“防御路线”中的“诱敌深入”等,是正确的军事原则和方针。它不是单纯地为了防御而防御,而为了更有效地消灭敌人的积极防御。

对邓小平《会寻安工作检查》,临时中央领导大为恼火。《斗争》发表题为《试看邓小平同志的自我批评》的署名文章,逐条地对“检查”进行“批判”,指责它是“一大篇糊涂的哲学,用来掩盖问题的实质”,是“替自己的机会主义辩护”。这期《斗争》还发表了《罗明路线在江西》的文章,把邓小平等人由“会寻安的罗明路线”升级为“江西罗明路线”。

1933年4月16日至22日,江西省委在中共苏区中央局的领导下,召开江西党的三个月工作总结会议。会议名曰总结工作,实际上是对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柏进行“揭发批判”。会议把他们打成了“反党的派别和小组织的领袖”,开展“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把反对所谓“江西罗明路线”的斗争推向了高潮。

邓小平在总结会议上以坚定的原则和光明磊落的态度,在革命道路、扩大红军、土地政策、财政政策、作战方针等问题上与“左”倾路线的代表人物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把他们强加给自己的污蔑、攻击和不实之词坚决顶了回去,表现了宁折不弯的性格。

会间,“邓毛谢古”被责令两次写申明书。邓小平在两次声明书中“检讨”什么呢?邓小平的整个检讨书中,除了日常工作中确实存在的方法上的缺点失误,文字上与“反党反国际、反进攻路线”是不沾边的。他明明白白地写道:“自己感觉到不会走到小组织的行动,不成严重问题”,还竟然这么写道:“感觉自己……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快到实际工作中去”。这是邓小平对“左”倾路线进行的第二次抗争。

江西党的三个月工作总结会议后不久,临时中央对没有屈服的“邓毛谢古”采取了新的措施,邓小平对“左”倾路线又进行了第三次抗争。5月4日,临时中央指示工农红军学校召开党、团活动分子会议,再次批斗邓、毛、谢、古,并作出了《工农红军学校党团员活动分子会议关于江西罗明路线的决议》。《决议》提出:邓、毛、谢、古是“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同志”,“执行了与党完全不同的路线,而且更进一步根据一定的政纲及派别的观念,形成了小组织的活动”,他们“反对向中心城市发展,主张转移到穷乡僻壤的区域”,“是与国际的指示及党的策略,完全相反的”。“他们对于四中全会的新的中央领导表示极端不信任,甚至以‘洋房子先生’相呼”。《决议》警告说:“这些同志如果再不彻底纠正其错误,我们建议中央局把他们洗刷出布尔什维克的队伍”。

5月5日,经中央局批准以中共江西省委的名义作出了《江西省委对邓小平、毛泽覃、谢唯俊、古柏四同志二次申明书的决议》,指出:

一、必须向党作第三次申明书。

二、邓小平同志,必须无保留地揭发他由第七军工作时起经过党大会经过会寻安工作直到写第二次申明书上,一贯的机会主义错误和派别观念,以至派别活动,再不容许有任何掩藏。

三、谢、毛、古三同志,必须向党忠实的从历史根源起彻底的揭发反党的小组织活动和小组织的形成,以及全部机会主义政纲,同时必须采取必要的办法,宣布小组织的解散。

四、四同志在省委所指定的群众工作中艰苦地担负起自己的任务,来表现忠实的为党的路线而坚决斗争。

同时对“邓毛谢古”分别作了组织处理。邓小平被撤销了江西省委宣传部长职务,给予党内“最后严重警告”处分。此后,临时中央对邓小平进行审查,邓小平再次提交了书面报告,进行了声辩和抗争。

此后,隔几天邓小平被“提审”一次,但是,每次“提审”邓小平总是义正词严地进行抗争。逐渐,看守人员送来的饭菜也降质减量。邓小平仍顽强地坚持着。

几天后,邓小平的妻子金维映的离婚报告被送到“拘留室”。邓小平咬咬牙,挥手在离婚报告上签了名。事业上的沉浮,人生的波折,邓小平都赶上了。“左”倾路线的摧残,精神和肉体的折磨,都不能使邓小平沉沦、畏缩,反而使他的革命意志更加坚强。

这天,当邓小平被看守人员从“审讯室”押回“拘留室”时,陆定一的妻子唐义贞从对面走来。唐义贞看着邓小平又黄又瘦的脸色,看着他拖着沉重的步子朝自己走过来时,一下子被惊呆了。两人对视着,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邓小平轻声对唐义贞说:“我饿极了,吃不饱。”

唐义贞的泪水止不住涌了出来,她回到家,急忙从枕头底下摸出唯一的一块银元,到老乡家里买了两只鸡,炖熟后浇上一点盐水。唐义贞趁夜色赶到“拘留室”,给看守人员说清缘故,并请求给予方便,然后让他们把邓小平带到自己家中。

唐义贞端出炖好的鸡,邓小平毫不客气地吞咽起来。吃了一只,怎么也不忍再吃第二只了。唐义贞再三劝说,邓小平才将这只鸡带回“拘留室”,饿得实在受不了时就狠狠地咬上一口。

过了一段时间后,“左”倾领导者在这个硬汉子面前感到无法可施了,最后给邓小平记了一次“最后严重警告”的处分,“派到乐安县属的南村区委当巡视员”。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李兴盛(实习)、王新玲)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