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淮海、渡江战役的总前委书记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返回>>>《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九州出版社,宫力 周敬青 张曙著

第二阶段作战目标选择谁?围歼黄维兵团,啃下硬骨头

总前委成立后,中原野战军指挥部驻地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临涣文昌宫成为总前委驻地。这里位于永城东南、宿县西北各约40公里。文昌宫建于唐代,原名“尚书官”,又名“藏书宫”,曾是当地历代文人荟萃之地,他们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若干年后这里竟然成为叱咤风云、惊天动地的将帅府。总前委五位成员中,只有刘、陈、邓三位常委常驻总前委指挥部,粟裕、谭震林分别驻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和山东兵团指挥部。总前委对战役的指挥通常由三位常委酝酿决定,以电报、电话同粟、谭磋商实施。战况紧急时由常委随机处置,重大问题报告军委。

1948年11月23日,为便于指挥围歼黄维兵团的作战,总前委移驻临涣以东15华里、浍河北岸的小李家村。小李家村是个有三四十户人家的普通小村庄。村周围柏树环绕,郁郁葱葱,比较隐蔽。这里位于徐宿铁路与徐阜公路之间,是敌“南北对进,打通徐蚌,三路大军会合”的预定地点,每天都有几批敌机临空侦察或过往,总前委驻在这里,是敌人意料不到的。据阵中日记记载,总前委偶尔移驻小李家村附近纪家、周殷圩等,尔后又复返小李家村。

淮海战役第一阶段作战后期,敌军主力被分割在三个地方:邱清泉、李弥、孙元良三个兵团占据徐州及其以东;李延年、刘汝明两个兵团从蚌埠北上到达固镇、任桥一带;黄维兵团越过阜阳,迅速向蒙城、涡阳推进,先头部队进到南坪集以南。确定下一步作战的歼敌目标,是总前委成立后亟待解决的首要问题。

对于第二阶段的歼敌目标,在歼击黄百韬兵团的同时,中央军委与总前委、华东野战军领导有过多次电报磋商。起先,毛泽东一直图谋割歼邱清泉、李弥两个兵团。设想在全歼黄伯韬兵团之前,引诱邱、李两个兵团向东深入,然后断其退路,加以围歼。在邱、李两个兵团不敢“东进”的情况下,11月11日,毛泽东致电中原野战军、华东野战军:歼灭黄百韬后,“可以准备第二步歼灭邱、李,夺取徐州”。

11月14日,刘、陈、邓根据黄维兵团主力15日可以到达阜阳、太和集结的情况,电呈军委:如敌(指黄维)出永城或宿县,我以集中中野6个纵队及华野2个纵队,“歼击黄维为上策”。因黄维兵团“在远道疲惫,脱离后方之运动中”。但那时毛泽东最关心的仍是徐州集团。

11月16日,毛泽东复电刘、陈、邓,指出“若华野于歼灭黄(伯韬)兵团后,能接着歼灭邱、李几个师,将该两敌打得不能动弹,则于大局极为有利。”11月18日,中央军委在给刘、陈、邓并告粟、谭的电报中又重申了上述意见。

11月19日,黄百韬兵团即将被歼,总前委依据黄维兵团主力18日已至蒙城和李、刘兵团北进的态势,于9时和17时两次致电中央军委,阐述下一步作战以在南线打黄维、李延年为上策的理由,认为华东野战军经过连续作战已相当疲劳,“刀锋似已略形钝挫”,如不休整,接着歼灭比黄百韬更强的邱、李兵团诚非易事,而中野6个纵队单独对付黄、李、刘3个兵团,困难颇多。因此,建议在“李延年、黄维北进的条件下,最好力争迅速歼灭黄百韬,尔后即将主力集中于徐东、徐南,监视邱、李、孙三兵团,争取休息十天半月,同时以尚未使用之5个纵队或3个纵队用于南线,协同我们歼击黄维、李延年,这个步骤最为稳当”。

中央军委针对已经变化的情况,采纳了这一建议,于19日19时指示中野担负歼灭黄维兵团的任务;华野除速歼黄百韬兵团外,以主力一部担负歼击李延年兵团的任务。

黄百韬兵团被歼后,总前委于23日夜22时向中央军委报告:邱、李、孙三个兵团紧缩于徐州一线,不易割裂;李刘两兵团到达任桥、花庄集后迟迟不前;黄维兵团孤军冒进,沿途受阻,消耗极大,又处于运动之中,现在“歼击黄维之时机甚好”。

24日下午5时,中央军委立即复电:“(一)、完全同意先打黄维。(二)望粟陈(士榘)张(震)遵刘陈邓部署,派必要兵力参加打黄维。(三)情况紧急时机,一切由刘陈邓临机处置,不要请示。”

总前委根据战局的变化及战场实际从大局着眼,适时向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提出先打黄维兵团的建议,确定了战役第二阶段的歼敌目标。充分显示了总前委的战略眼光和决战胆略以及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

1948年11月23日,邓小平与刘伯承、陈毅研究了下一步的作战部署后,即将总前委指挥部从临涣集移至小李家。因为前一天,国民党的飞机突然轰炸了临涣集。

小李家位于徐宿铁路、徐阜公路之间,东距宿县30公里,西距临涣集10多公里。这是一个只有40多户人家的极普通的小村庄,自从总前委移驻这里后,这个淮北平原上的小村庄便与淮海战役这一伟大的历史事件联系在一起了。总前委就设在一个叫李光者的农民家里。他家是中农,有21间房屋。作战室就设在他家的堂屋里,从墙顶到墙根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军用地图,总前委的3个常委——邓小平、刘伯承、陈毅天天聚在作战室里,研究战况,部署,指挥前线作战。

总前委迁到小李家几天前,即11月18日,淮海战役第二阶段围歼黄维兵团的战斗就开始了。

黄维兵团是蒋介石的嫡系精锐兵团,该兵团辖四个军和一个快速纵队,共12万人,其中十八军系美械装备,是蒋军的“五大主力”之一。歼灭黄维兵团任务极其艰巨。

邓小平政委对这种情况是非常清楚的。11月22日,在中野纵队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上,邓政委就诙谐而又郑重地说:“消灭黄维兵团,对于中原野战军来说,犹如瘦狗屙硬屎”,“要不惜一切代价,在华野协同下,坚决完成歼灭黄维兵团的任务。”“我们一定要拼老命干掉黄维兵团,即使这一仗中野拼光了也值得,中野打光了,其他野战军还可以照样渡江!中国革命照样胜利!”

在战役过程中,特别是在歼灭黄维兵团作战的第三作战阶段中,邓小平在电话上反复向各纵队领导同志讲,要坚决贯彻党中央、毛主席关于歼敌重兵集团于淮河以北的指示,要同千里跃进大别山一样,服从大局,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甚至要有“破釜沉舟”的精神,争取打好中原作战的最后一个硬仗。

邓小平深入细致地做思想政治工作,极大地鼓舞和激励了中原野战军全体指战员的战斗意志。广大干部战士,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不怕疲劳,不怕困难,不怕牺牲,连续作战,虽然伤亡较大,但士气愈战愈高,战斗力愈战愈强。战斗中干部伤亡;班长、战士、通信员、司号员、卫生员等挺身而出,自动代理连长、指导员,组织继续战斗,直到取得战斗的胜利。

在淮海战役对黄维兵团的作战过程中,为了照顾年长的刘伯承、陈毅,作为总前委书记的邓小平主动提出:“两位司令员,我比你们小几岁,身体也比你们好一些,具体工作让我多做些,夜间值班我也多值些。”刘、陈、邓每天共同商定的各纵队的作战任务,也多是由邓小平通过电话向各纵队首长亲自传达和部署的。对于各纵队的战斗进展情况,邓小平除随时听取作战值班员汇报外,几乎天天亲自找各纵队领导同志通电话,一方面督促检查他们对作战计划、命令的执行,一方面直接了解战斗进展情况,掌握战场上的第一手材料。晚上,为了在住宿的地方接电话而又不影响刘伯承休息,他常常把电话线拉得长长的,一有电话,就披上衣服,走到院子里去接。这时,淮北平原已进入隆冬季节。北风呼啸,大雪纷纷扬扬,淮海战场被裹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里。寒冷的夜晚,邓小平常常坐在作战室里,等待着前线的战报。有时等得实在焦心,便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扑克牌,独自一人玩牌。

东进以来,邓小平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作为总前委书记,他要负责淮海战役全局的决策、谋划、部署等问题,协调华野、中野两大野战军的作战;作为中原局书记,他要亲自督促部署中原解放区的支前、战勤和供应工作,以切实保障决战的顺利进行;作为中原野战军政委,他要具体领导中野的工作,处理大量的日常事务,同时,做好全军的政治思想工作,保证部队和前方将士的旺盛的战斗力。在这些日子里,邓小平日理万机,操劳备至,脸上长出了长胡茬子,本来就已很突出的颧骨现在又高出了许多,显得又黑又瘦。邓小平一向讲究仪表、军容,可眼下军务繁忙,他已顾不得许多了。不过,有一件事他却天天不忘,那就是洗冷水澡。寒冬腊月冲凉水澡,这对于北方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一位见过邓小平冲凉水澡的小李家的农民说:“天那么冷,我们捂在被窝里门都不敢出,他敢冲凉水。警卫员从井里打来一桶桶水,站在凳子上给他冲,他就喜欢洗凉水。”

邓小平以其战略家气魄和胆略,以中野全部拼光的决心和勇气,在华东野战军一部的配合下,中原野战军主力将黄维兵团合围在浍河和涡河之间的双堆集地区。12月5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下达《总攻黄维兵团命令》,6日发起总攻,15日12时,解放军全歼黄维兵团,活捉了兵团司令黄维、副司令吴绍周(兼85军军长)等人。邓小平亲自策划和指挥了双堆集歼灭战,全歼黄维兵团,这是淮海战役中最为壮观,最惊心动魄的场面,从而圆满地完成了淮海战役第二阶段的任务。

1948年12月18日,中共中央致电总前委及华野、中野领导和全体参战军民,热烈祝贺淮海战役第二阶段作战的伟大胜利。贺电列举了第二阶段中所取得的各个胜利后,指出:“凡此伟大战绩,皆我英勇将士努力奋战,前后方党政军民一致协作的结果,特向你们致以庆贺与慰问之忱。尚望团结全体军民,继续努力,为全部歼灭当面匪军而战!”中央首长的关怀和鼓励给沉浸于欢庆之中的我广大指战员以巨大的鼓舞,也是对总前委书记邓小平的最高褒奖。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李兴盛(实习)、王新玲)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