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中心|党史人物纪念馆|经典著作|历次党代会|党史大事记|开国将帅名录|党史百科
党史上今天|口述党史系列访谈|历史相册|党史周刊|图书连载|永远的丰碑|图说党史

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淮海、渡江战役的总前委书记 

【字号 打印 留言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返回>>>《邓小平在重大历史关头》,九州出版社,宫力 周敬青 张曙著

蔡洼会议:总前委五位领导在淮海战役中唯一的一次聚会

第二阶段行将结束之际,即1948年12月12日,中央军委电示总前委:估计黄维兵团数日内可全歼,邱、李则尚须较多时间才能全歼。黄维兵团被歼后,请刘陈邓粟谭五同志开一次总前委会议,商讨在歼灭邱、李以后的休整计划,下一步渡江作战计划。

12月15日,黄维兵团被全歼,刘、陈、邓于16日晚驱车前往华野指挥部驻地安徽萧县蔡洼村同粟裕见面。蔡洼村距总前委驻地小李家村约一百华里。17日早上,谭震林也从山东兵团驻地赶来。刘伯承、邓小平与粟裕、谭震林自在中央苏区分别后,已有十几年没见面,这次战地相聚,心情格外兴奋。总前委五位领导,第一次聚在一起商讨战事,也是淮海战役中唯一的一次聚会。

17日整整开了一天会,鉴于杜聿明集团插翅难逃,未成为会议的议题,会议主要研究渡江作战计划与部队整编方案。会间,五位领导在华野指挥部的小土屋前合影留念。他们面带微笑,目视远方,眉锋舒展,可见其胸中似有百万雄兵,脑海里已有千条韬略。他们将继续指挥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去夺取淮海大战的全胜。

会后,邓小平回到小李家,刘、陈赴西柏坡向中央汇报工作,并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不久,也复返小李家。谭震林返回山东兵团驻地。

12月30日,邓小平率总前委指挥部离开小李家,经过徐州,1949年1月1日,来到河南商丘。当时,商丘是淮海战役支前总兵站,车站的站台上、仓库里到处是各种各样的支前物资,商丘车站已经变成一座座的炮弹山、炸药山、粮食山、布匹山、服装山、军鞋山。看着眼前这堆积如山的支前物资,邓小平脸上绽开了笑容,正是由于后方的同志们想尽办法,保障了前线所需要的一切物资,才有了淮海战役的胜利啊!他找到商丘总兵站的同志和中野负责商丘支前工作的杨国宇,对他们说:“搞得不坏嘛,应该给你记一功!”

总前委指挥部设在商丘以南十几公里处的张菜园。这时,刘伯承、陈毅去西柏坡向中央汇报工作尚未返回,粟裕、谭震林正在前线指挥围歼邱、李兵团的作战,邓小平一人坐镇总前委,既要指挥前方作战,处理各种电文、报告,又要总结淮海战役各项工作,部署中原野战军的休整、补充任务。

l月3日,邓小平主持起草了《关于歼灭黄维兵团作战初步总结向中央军委的报告》,以邓小平、张际春(中原野战军副政委)的名义上报中央军委。邓小平在这个总结中的题词中写道:“双堆集胜利仅仅是全国千百次重要胜利的一个。一如坚持大别山的意义一样,只能把它的宝贵经验提取出来,作为我们继续进步的基础,而不能把它变成障碍自己前进的政治包袱!”他以多半的篇幅用来总结对黄维作战的经验,其中包括组织进攻、战术、政治攻势、战前动员、战勤供应、战场纪律等各个方面。这些经验对于中原野战军下一步的渡江作战和解放全中国的战斗都是极其宝贵的。

去了“木”,走不了“人”,杜聿明最终还是成了阶下“囚”

黄维兵团被歼后,仿佛打掉了国民党军的脊梁骨。现在,在淮海战场上,只剩下陷入重围的杜聿明集团还在苟延残喘了。

在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等指挥围歼黄维兵团的同时,华野的11纵队全力以赴地堵截着从徐州出援的杜聿明集团。

杜聿明从徐州出逃时,本只望以秘密行动,倾尽全力救出黄维兵团后就折身南逃。但30万大军的出动,要想做到保密简直不可能。由于军官们都知道不可能再回徐州了,便将家属、金银细软全部带着,整个儿一副逃命的模样。出援黄维兵团的行动又被解放军的情报人员了解得一清二楚,所以这支虽然庞大,但士气低下、充满恐慌情绪的大军一出徐州,便步履蹒跚,根本无法以奇袭的效果解救出黄维兵团。

随着黄维兵团的逐渐覆没,解放军的主力腾出手来,逐渐包围了杜聿明集团。

在淮海战场总前委指挥部里,邓小平站在电话机旁,审视着作战地图。他知道在徐州西南约90公里处是永城,要是路上没有阻挡的话,徐州出来的机械化部队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而国民党军到了永城,则往西可以分散逃走,往南则可抄袭解放军南线阻击李延年、刘汝明兵团部队的后路,因此,永城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只要把守好这道门,杜聿明集团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邓小平直接要通了永城的电话,他要找豫皖苏军区司令员。

邓小平先询问了永城我军的守备部队情况,接着简洁地告诉对方,杜聿明集团正逃往永城及其意图,随后,他提高嗓音,以斩钉截铁的语气,十分严肃地说道:“我们已命令几个纵队,日夜兼程赶往永城堵截敌人,在大部队到达以前,如果敌人的先头部队赶到,无论如何不能让敌人通过永城!”邓小平又加重语气说:“打到一兵一卒也不准敌人通过!剩下你一个人也要顶住!!”

永城那边的司令员明白了任务的重要性,坚定地回答:“请邓政委放心!我们坚决执行命令,打到一兵一卒也不准敌人通过!”

对方的回答使邓小平放心了。虽然他知道那里必将有一场激烈、残酷的血战,但指挥员的信心是十分重要的。为了缓和气氛也为了使对方增强信心,邓小平又说:“再重复一遍,增援部队正日夜兼程往你们那里赶去!”

果然,杜聿明的眼光也盯在了永城上,他命令先头部队不惜一切代价攻占永城。结果却遭到早有准备的豫皖苏军分区地方部队的坚决抵抗。在顶住了敌军一昼夜的狂攻之后,解放军增援部队到达,彻底关上了杜聿明集团南逃和西窜的大门。

随后,解放军对溃逃的敌军实行平行追击,多层拦击,多处兜捕,经过3天追击,终于在12月4日拂晓,将杜聿明所率的邱清泉、李弥、孙元良3个兵团全部合围在徐州西南130华里的陈官庄地区。两天后,孙元良兵团力图突围,被解放军全歼。

在杜聿明集团被包围之后,黄维兵团尚未彻底解决,平津战役正进入最后阶段,为了不让北平的傅作义集团因感孤立而南逃或西窜,有助于东北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军集中歼灭的战略,中央军委决定对被围的杜聿明集团采取“围而不打”的战略,

在南京的蒋介石气急败坏地看着他的精锐兵团一个个被包围、被围歼,再也无兵可调了,面对杜聿明的请援电报,他无能为力,只好命令杜聿明坐守待援,而实际上也就是听天由命了。

蒋介石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有战斗力的部队了,西北王胡宗南虽然还有一定实力,但在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的压力下,自身难保。而在武汉地区的白崇禧集团,只想保存实力,对北援态度消极。而正在北援的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慑于解放军的威力,几乎原地踏步,无法解救杜聿明。

杜聿明自己无力突围,面对蒋介石坚守待援的命令只有苦笑,不管怎样都是死路一条,不如拖一天,算—天。

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使蒋介石陷入困惑之中,在此期间,他被局势的表面缓和所麻痹,丧失了让傅作义集团海运南下的机会,还指望这些“瓮中之鳖”能替他在长江以北苦撑残局。这样,使得解放军有充分的准备时间,使淮海、平津战役互相配合,达到了大量歼灭国民党军的目的。

从1948年12月4日到1949年1月10日,被围的杜聿明集团平安地度过。但是,虽没有解放军排山倒海、摧枯拉朽的攻击,杜聿明的日子却并不好过。30万人的大军困守在几个小村庄里,没有足够的给养,吃、穿、住都成了问题。而蒋介石时断时续空投的食品,根本无法满足需要。因此每一次空投,必引起饥兵疯抢。荷枪实弹的官兵为了抢得一点果腹之食,不惜刀兵相见,每一次抢粮都会有人死伤。尤其从12月20日开始,雨雪交加,气温骤降,饥寒交迫的国民党官兵只剩下两条出路:投降或饿死。

于是,成群结队的国民党官兵在解放军的政治攻势下,每天都有人跑到解放军阵地前投降,他们投降后都有一个很简单的要求:先吃一顿饱饭。

直到1949年1月初,我东北、华北两野战军分割包围博作义部队,不使蒋介石迅速决策海运平津蒋军南下的任务已经完成,毛泽东立即命令淮海总前委对敌军发起总攻。

1月5日,解放军对包围圈里的敌军,发起了强大的总攻。开战后,解放军数以万计的大炮,昼夜不停地轰鸣,轻重机枪和手榴弹声,一阵紧似一阵,包围圈里烈火照天,烟尘翻滚,遭到解放军这一致命打击的蒋军头目们,知道死到临头,再无顽抗的能力了。邱清泉被击毙前,无可奈何地拿起电话,向各军申明自己不再执行指挥职权,要各部队自寻生路;李弥撇下部队逃走时连声哀叹:“炒豆子的时刻到了!我早就知道有今天!”

蒋介石的得意门生、国民党徐州“剿总”副司令长官杜聿明,他的指挥部就设在永城县陈官庄的一个四合院内。院中原有一棵树,杜聿明命人卜吉凶。卜者曰:四面不透风,一“木”在当中,是个“困”字。杜聿明令人伐树。淮海战役结束后,杜聿明逃到张老庄,被解放军俘获,去了“木”,走不了“人”,最终还是成了阶下“囚”。

声势浩大,规模空前的中原决战——淮海战役以国民党军的惨败,解放军的全胜而告终。在北援路上的李延年、刘汝明兵团见势不妙,赶紧扭头南逃。至此,长江以北的华东、中原地区,基本上被解放,南线国民党军队遭到致命的打击,精锐主力已为我军全部消灭,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中心南京已处在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1月10日,沿海战役第三阶段作战胜利结束,全歼杜聿明残军约20万人。邓小平于这一天向毛泽东作《关于淮海战役期间部队情况报告》。

在总前委的指挥下,我中野、华野两支主力军队,历时65天,以伤亡13.4万余人的代价,歼灭了国民党一个“剿总”指挥部、5个兵团部、22个军部、55个师,共计55.5万余人。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责编:李兴盛(实习)、王新玲)
推荐此新闻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密码:去微博看看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11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