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

追忆罗登贤烈士——访冯仲云之女冯忆罗

本刊专访组  执笔:孙莉娜
2012年10月30日10:15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冯忆罗从自己的名字开始述说:

“1934年4月,哈尔滨团省委书记刘明佛、团省委宣传部长杨波叛变,供出了父亲母亲。哈尔滨地下党的同志需要紧急安置,凡与两人有过联系的同志或撤离或潜伏。日本人悬赏一万元要父亲的脑袋,提供线索的赏三千元。父亲母亲要紧急撤离,可是母亲刚生下弟弟,本来组织上决定让母亲把我和弟弟寄养在作家白朗、罗峰家里,但随后他们也暴露了,只能把我们送回老家。临行前组织上批准了父亲半个小时的假与母亲告别。父亲对母亲说,这次的分别有三种可能。一是到了老家后,上海东北交通站会把你送回来,那我们可以一起奔赴前线;二是可能要隔十几二十年,等着革命胜利了才能再见;三是永远分别了。这时,一个女同志给父亲送关系(送关系指的是组织上安排父亲离开,相应的接应的地址、接应人等具体的信息)。她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噩耗——罗登贤同志于1933年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此时已是1934年10月,离他牺牲已过去了一年。夫妻骨肉分离没让两人流泪,此刻听到罗叔叔牺牲的消息却让两人悲伤得不能自已。父亲激动地对母亲说,登贤同志最喜欢囡囡了,我们就把女儿的名字改成忆罗吧,等女儿长大懂事了就开始用这个名字,以此来纪念和缅怀他”,冯忆罗回忆道。

“在我13岁的时候,很想参军。刚好新四军征兵,我就去报名了。当时征兵的同志因为我年纪小不同意,让我回去念书。我耍赖不肯走。他问我为什么要参军,我说一要参军,打日本鬼子;二是我爸爸在部队,我要去找我爸爸。经不住我软磨硬泡,负责的同志终于同意了。他问我叫什么名字,是小名‘囡囡’吗?我说不是,我叫冯忆罗。从此,我的名字就叫冯忆罗了。随着成长的脚步越迈越大,我觉得肩上的担子也越来越重,因为我身上寄托了父母对罗登贤同志的深情,担负着纪念罗伯伯的使命。”冯忆罗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

冯忆罗, 东北抗日联军著名领导人冯仲云的女儿。冯仲云曾任满洲省委秘书长、巡视员,北满临时省委书记,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政委。1955 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为表彰人民解放军战功卓著的将领,举行了隆重的授衔、授勋仪式。当时冯仲云已离开部队到地方任职,不能被授予军衔,但为了表彰他为东北抗日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授予其一级八一勋章和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他被称为“不穿军装的将军”。薛雯是冯仲云的妻子,是地下党满洲省委的内部交通员,负责在各省委常委间传送文件和报告。

“父亲是1931年认识罗登贤的,那时罗伯伯是中央派往东北满洲的代表,住在我家,在哈尔滨松花江岸北江桥下的一个小岛上(牛甸子岛)。1931至1932年,罗登贤是北满省委书记, 他和我的父亲母亲为东北的抗日事业呕心沥血, 共同奋斗,是最亲密的革命战友,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感情。”

(责编:孙琳、王新玲)


相关专题
· 期刊选粹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