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新闻>>党史频道>>专家专栏>>祝华新专栏
《胡乔木谈宽容》

胡乔木:对“不合标准的事物”要宽容

祝华新
2013年05月21日16:58   来源:人民网
【字号 】 打印 社区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


1989年3月14日 人民日报第2版《胡乔木谈宽容》 作者:本报记者孔晓宁

内容概述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次学术会议上,胡乔木表示:我们的政府和执政党应该对科学家采取宽容的态度,支持他们。政治家们对待科学和科学家,一要倡导、支持,二要保持一种客观的态度。客观的态度在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宽容的态度。

领导者要真正采取宽容的态度,就必须脱离自己长期生活中形成的固有观念,脱离自己的习惯和利害。即使认为某种意见是错误的,也要承认它有存在的权利。领导者不应让自己长期形成的习惯和利害影响自己对科学问题的判断,只有这样,中国的科学才能发展。

经典名句

政治家是掌握一定权力的人,很难承认自己是不正确的,当他对于周围事物用一种标准去衡量时,会认为某些合标准,某些不合标准。在这种情况下,就应要求采取宽容态度。(胡乔木)

背景和启迪

在“文革”结束后,胡乔木同志长期领导意识形态工作,具有一言九鼎的权威性。

他亲自到上海观摩宗福先的话剧《于无声处》,该剧随即进京给中央工作会议专场演出,促进了1976年天安门事件的平反。他旗帜鲜明支持为教育系统的“两个估计”和“文艺黑线”翻案。1978年,他主持起草《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贯彻执行社会主义按劳分配原则》,释放大规模经济改革的信号。

与此同时,他也尖锐批评白桦“文革”题材的小说《苦恋》和改编电影《太阳与人》。他曾经以礼贤下士的姿态,在厦门鼓浪屿登门拜访朦胧诗人舒婷,两人在学术问题上发生了一些争执,声音很高,甚至“惊动了担任警卫的当地公安局长”,交谈无果而终。但舒婷事后说,“老人姿态很高,并没有因为发生冲撞的火花,而像有的文化官员那样,找作家创作上的麻烦”。

乔木晚年的这篇讲话,让很多人感到意外。在这位“党内第一支笔”的内心,作为政治家和文化人的双重角色,经常在纠结中融为一体。女儿胡木英在《中共党史研究》杂志一篇口述文章提到:“实际上,我父亲的思想是非常开放的。父亲逝世前几年,曾认真思考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为什么会长期犯左倾错误?文化大革命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它是如何发生并演变成那样一场撼天动地的全民族运动?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父亲的思考,超越了他本人的心理负担极限。”

在他严厉批评宣传系统老同事周扬的人道主义主张后,又送去小诗一首:“谁让你逃出剑匣,谁让你割伤我的好友的手指?血从他手上流出,也从我的心头流出,就在同时。请原谅!可锋利不是过失。”这首诗收入《胡乔木诗词集》时,加了一个注释,表白此诗“表达他期望周扬给予理解并保持战友情谊的恳切心情”。可惜,周扬成了病榻上的“植物人”,已经无法感受和感动于这种“恳切心情”了。(作者系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人民日报《胡乔木谈宽容》全文阅读

(责编:孙琳、王新玲)


相关专题
· 祝华新专栏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