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开国上将李天佑曾四次临危受命

2014年09月01日08:26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者按:《世纪风采》发表文章《“一代名将”李天佑的传奇人生》。文中记述开国上将李天佑参加了中央苏区反“围剿”和长征,率部参加了湘江阻击战、直罗镇、东征、西征、平型关、东北夏季秋季冬季攻势作战、辽沈、平津等战役战斗。他在长期革命战争中,英勇果敢,指挥灵活,善打硬仗,曾7次负伤。摘编如下。

1934年10月8日,红三军团到达宁都以南地区,进行战略转移。当军团主力渡过信丰河,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第一、二、三道封锁线。当红军通过国民党军第三道封锁线时,蒋介石已判明红军突围的战略意图,遂调集25个师编为五路军,沿湘江两岸构成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漓水以东地区。能否突破湘江,冲出国民党军重围,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一仗。

11月26日,李天佑第一次临危受命,军团命令他和政委钟赤兵率第五师第十四、第十五团,立即赶赴灌阳的新坷阻击广西国民党军,保证红军左翼安全,掩护中央机关“红星”纵队渡湘江。要求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坚持三天至四天”。

李天佑和钟赤兵深感形势严峻,责任重大,急速率领部队急行军赶赴新坪,抢先占领山岭,构筑阻击阵地,并与参谋长胡浚一起根据地形认真部署兵力。28日,广西国民党军第四十四师在猛烈炮火掩护下,从灌阳向新圩第五师前沿阵地发起进攻。面对数量和装备占绝对优势的国民党军,李天佑坚定沉着地指挥部队凭借有利地形奋勇抗击,逐个山头与国民党军展开激烈争夺,一天打退国民党军几十次冲锋。广西国民党军正面进攻受阻,遂以一部兵力从侧翼迂回,第五师2个团腹背受击,被迫退至第二道防线。29日,广西国民党军第二十四师和第七军独立团,在飞机、炮火支援下加入战斗,战斗更加残酷激烈。红军战士与广西国民党军展开白刃战,终因寡不敌众,第二道防线被突破。为了夺回失去的阵地,红军反复厮杀,伤亡惨重。30日,第五师继续阻击广西国民党军进攻。此时,第五师2个团伤亡已达2000多人,师参谋长胡浚、第十四团团长黄冕昌壮烈牺牲。李天佑和钟赤兵屹立在离前沿不到1000米的指挥所里,抑制悲愤调整部署,果敢地指挥部队坚守阵地,顽强阻击国民党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同日午后4时,中央机关及军委纵队全部渡过湘江,第五师才奉命撤出战斗。

1935年11月下旬,刚刚参加完直罗镇战役的李天佑调任第二师副师长。师长刘亚楼,政委萧华。为发展与巩固陕甘苏区,建立牢固的抗日根据地,1936年1月31日,西北军委在延长县城召开扩大会议,毛泽东作出东渡黄河作战。李天佑第二次临危受命,2月20日,东渡黄河战斗开始。红一军团以第二师第五团为先头,乘夜暗开始渡河。李天佑主动要求到先头部队,加强指挥。战斗打响后,他直接指挥第五团以勇猛果敢的行动,在延长附近的预定渡河点实施强渡,一夜间突破国民党军阎锡山部队的天险河防,控制了河东滩头阵地,并积极扩大渡河场。国民党军为防堵红军东进,在红军抢占有利阵地的同时,国民党晋绥军独立第二旅抢先占据吕梁山,并东出要冲,其先头第四团加强1个炮兵连于25日黄昏进入关上村。红一军团首长决心乘其立足未稳予以歼灭。26日上午,军团以一部兵力监视、包围关上村之第四团,并截断其与旅部和第三团的联系。下午,以第二师和第一、第四师合击关上村守军,将该团全歼。国民党军独立第二旅旅部和第三团向汾阳撤退,第一、第四师跟踪追击,于27日在距关上村约25公里之郭家庄附近将其大部歼灭。3月10日,李天佑在红一方面军和第二师首长指挥下,继续与先头团第五团指战员一起,在兑九峪、阳泉曲地区,配合兄弟部队与从北南东三面向逼近红一方面军的国民党晋绥军第二纵队作战,重创该纵队2个团。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8月,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达成协议,中国工农红军主力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红一军团第四师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第三四三旅第六八六团,李天佑任团长,杨勇任副团长 (后改政委)。9月23日,第一一五师在灵丘以南的上寨村召开连以上干部参加的战斗动员会议。会上命令李天佑和第六八五团团长杨得志分别率第六八六团和第六八五团担任主攻任务,在平型关东侧山地设伏。会上聂荣臻还特别强调:八路军出师抗战第一仗必须打胜!打败或者打成平手都不行,中共中央和全国人民都在盼望八路军第一个捷报。

李天佑第三次临危受命,他和杨勇率团连夜赶往距平型关15公里的冉庄待命,抓紧做战前准备工作。平型关地形险要。关前有公路蜿蜒其间,直通灵丘。路北侧山高坡陡,极难攀登,南侧山低坡缓,易于出击。李天佑率领的第六八六团实施中间突破,歼灭从灵丘来的日军精锐部队第五师团二十一旅团一部和辎重车辆。

25日上午7时许,满载着日军、轴重部队和军用物资的300余辆汽车、马车,开始向平型关开进。日军自侵华以来,很少遇到强有力抵抗,气势汹汹,疏于防备。由于道路泥泞,日军几十辆汽车在辛庄至老爷庙之间停了下来。西进的日军继续向前拥,人、马、车、炮挤成一团,李天佑一看正是开火的好机会,立即报告师部。师首长当即发出攻击命令。

李天佑和杨勇遂令担任突击任务的第一营:“攻击开始,狠狠地打!”霎时,枪炮声大作。日军汽车中弹着火,堵塞了西进的去路,拥挤在公路上的乱作一团。李天佑指挥部队迅速冲下公路,把日军切成几段,一口一口把它“吃掉”。

当李天佑和杨勇发现日军向老爷庙及其以北高地爬时,便命令第三营:“要不惜牺牲冲过公路,抢占老爷庙,居高临下,把敌人消灭在山沟里。”第三营营长邓克明、教导员刘西元率领全营,冒着6架日机扫射,一鼓作气冲上公路,同日军展开白刃格斗。由于山上山下日军火力夹击,邓克明和杨勇相继负伤。但他们坚持指挥,不下火线。在第二营积极支援下,第三营终于占领老爷庙及其以北制高点。

这时,第一一五师部队两面居高临下,打得山沟里的日军无处躲藏。日军指挥官为夺取老爷庙制高点,曾反复强令其士兵以几十人、百余人、几百人反复冲锋,均被抢先占领老爷庙阵地的第三营打了下去。日军的飞机、火炮和快速骑兵,均失去作用。下午1时,当日军调集兵力再次向山上攻击时,第六八七团攻上来了。不久,李天佑发现日军首尾已乱,便命令部队加强火力反击。疯狂、残暴至极的日本兵,顶不住夹击,除少数通过国民党军阵地逃窜外,大部被第一一五师部队歼灭。5公里长的山沟里,到处躺着血肉模糊的日军尸体,战马、汽车、火炮等狼藉满地。

1948年11月2日,刚刚从辽沈战役中征程未洗的李天佑第四次临危受命。中央军委命令李天佑所部以最快速度入关参加对天津的攻坚作战。接到命令后,李天佑、梁必业率领部队以急行军奔向天津西面的杨柳青。这次战役李天佑和梁必业统一指挥第一、第二纵队和炮、工、装部队担任第一主攻。1月3日至12日,按照统一部署,李天佑指挥部队逐一拔除了作战正面的外围据点。14日上午10时,在守军拒绝投降时,攻城部队对天津市区发起总攻,500多门火炮齐鸣,成千成万发炮弹倾泻在守军阵地上,整个阵地变成一片火海和废墟,预定的突破口处,烟尘滚滚,城墙和碉堡纷纷倒塌。

炮火准备尚未结束,第一纵队左翼主攻师2个尖刀连求胜心切,提前向和平门突破口发起冲击,并很快登上城墙。为避免误伤,李天佑果断地命令东北野战军炮兵副司令员匡裕民:立即通知各炮群,停止轰击突破口,改向纵深延伸射击!左翼师尖刀连的行动,牵动了城西其他主攻部队的行动。他们看到城墙上插的红旗,立刻冲过护城河,涌向突破口,并向突破口两侧发展迸攻,摧毁守军一个个地堡,像潮水般涌进城区,向纵深发展。

在战斗发展迅速,指挥员难以掌握部队全面情况时,李天佑等纵队领导立即分头深入部队,实施具体指导。当李天佑来到右翼主攻师第一师时,师长江拥辉和政委黄玉昆正随主攻团向海光寺一线守军核心阵地发展进攻;第二师第四团七连到达金汤桥。同时第二纵队尖刀连也攻到金汤桥。李天佑命令第一纵队各部队按预定作战计划独立作战。各部队在火力掩护下,粉碎国民党军多次反冲击,于15日5时,与东西对进的各兄弟部队在金汤桥胜利会师。天津城已被拦腰斩断,守军陷入极度混乱状态。各路攻城大军乘势穿插,分散追歼,火速席卷全城。当日拂晓,第一纵队第一团前卫营打到天津警备司令部,经激烈拼杀,抓到大批俘虏。第六连副排长邢春福和战士傅泽国、王义风与守军拼了一阵手榴弹后,冲进大楼地下室,活捉了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第三团攻占了守军最后坚固据点海光寺,第五团攻占了胜利桥,第七团攻占了解放桥和小白楼,活捉了警备副司令、军长等。至当日下午3时,历时29个小时,天津守军13万余人全部被歼,其中第一纵队生俘2.47万余人,毙伤1791人,天津战役胜利结束。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分享到:
(责编:朱书缘、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