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洪学智甘愿当黄克诚的副将:互相欣赏 携手建功

2014年09月04日08:43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者按:《红广角》发表文章《洪学智为何甘当黄克诚的副将》。文中记述黄洪携手,是在苏北新四军时期。对洪学智这位新到任的干部,黄克诚不持门户之见,放手使用,寄予厚望。他赏识洪学智的坚韧正直,谋勇兼具,办事干练,且勇挑重担的长才,洪学智则尊崇黄克诚善从大处谋略且不失刚毅果断的帅风。摘编如下。

黄洪携手,是在苏北新四军时期。1941年7月的苏北反“扫荡”前,黄克诚与洪学智仅在新四军军部匆匆晤面一次,虽未及深谈,但黄克诚在强敌压境时的从容镇定,让洪学智心生几分敬佩。1942年12月,随着盐阜军区改为盐阜军分区并转属新四军3师8旅后,洪学智带领原盐阜军区司令部的部分人员到3师机关接受新的工作安排。对于洪学智的到来,黄克诚非常高兴,专门同他谈了话。此后,洪学智代理3师参谋长,直接在黄克诚的领导下工作。从此,伴随新的斗争任务,两人的革命情谊不断加深。

对洪学智这位新到任的干部,黄克诚不持门户之见,放手使用,寄予厚望。他赏识洪学智的坚韧正直,谋勇兼具,办事干练,且勇挑重担的长才,洪学智则尊崇黄克诚善从大处谋略且不失刚毅果断的帅风。

黄克诚指挥作战,深谋远虑,缜密周到,以沉稳着称。

洪学智则机智果敢,雷厉风行,二人间形成了很好的优长互补。就在黄洪携手不久,新一轮的反“扫荡”开始。在更加严酷的斗争中,黄克诚对洪学智的信任不断加深。为了使3师师部跳出敌人包围圈,黄克诚起初的想法是向山东靠近,以便与已支援给山东的原所属23团的接应。洪学智则根据自己曾在盐阜地区带领抗大五分校第一次反“扫荡”的经验,建议放弃北上山东的方案,主张利用沿海滩涂芦苇荡和纵横沟壑,在敌人包围圈内分散隐蔽和灵活转移,形成内线中的外线,与敌周旋。黄克诚问道:“你有把握?”洪学智说:“你要说十分有把握,我也不敢讲,总觉得向盐东海边去,周旋余地大,师部不会受大的损失。”在黄克诚边听边思忖时,洪学智继续陈述与敌周旋的办法。黄克诚经过再三斟酌,采纳了洪学智的意见,遂报军部批准,与洪学智率师直属队及地方党政机关转移至盐东。

1941年秋季,在苏北反“扫荡”斗争结束后,根据敌我态势的变化,新四军3师大胆拔据点,打顽敌,连战连捷。鉴于洪学智见机则打的特点,黄克诚常说洪学智是“铁匠”,一天到晚总想打仗。对于洪学智所持“部队是打出来的。是老虎谁都怕你,是绵羊谁都想吃你”之观点,黄克诚在表示赞许的同时,也耐心同洪学智交换意见:“苏北根据地的建设,我们是花去了很大精力的。如建党、建军、建政,无不如此。按照我3师的军事力量在一两天内,打下苏北十来个县城,是可以办到的。但要问打下之后,敌人再拼凑兵力反扑过来如何办?图一时之快是不行的。”黄克诚的这种沉稳韬略,对洪学智不无启发。

由于早在红四方面军时,从班长到机枪连长,一次次的冲锋陷阵,直到后来又在抗大担任游击战术教官,洪学智练就了敢打必胜的斗志和机动灵活的作战思维,进而在此次反“扫荡”中,他常把变被动为主动的点子抛给主将,这使得黄克诚对他更加信任。反“扫荡”斗争后期,黄克诚审时度势,命所属8旅24团歼灭盘踞于阜宁东北滨海地区的八滩之敌,并派洪学智率师特务营参战。

在这次战斗中,洪学智先是同该团指挥员一同拟定作战计划,后又亲率师特务营助攻。当部队逼近日军核心据点时,因日军凭高墙大院坚守顽抗,部队攻击受阻,打了三小时尚未攻克。这时,洪学智同团指挥员决定采用战斗方案的最后一招,即火攻。随着洪学智一声令下,战士们将事前准备好的棉花用煤油浸泡后再绑在麻尾手榴弹上,投进大院里,据点大院内大火顿起。借助火势,我攻击部队随即用机枪密集扫射,一度嚣张顽抗的日军守敌大部被歼。此战胜利后,黄克诚对洪学智知难而上,善谋敢打的优点更加称道。不久,洪学智被正式任命为师参谋长。

用兵持重,考虑周全,尽量避免无谓损失,乃黄克诚的指挥风格。1943年10月的攻克合德战斗,我军虽获全胜,但一位团长牺牲。对此,深感痛惜的黄克诚曾就这一本可避免的牺牲批评了洪学智,并将“这种重大的干部伤亡,对我们威胁很大,而且是可以避免的”视为一大教训,汇报给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洪学智对此毫无怨言,欣然接受。后来在攻克阜宁和解放淮阴淮安的战斗战役中,洪学智根据黄克诚思考慎重、谋略缜密的指挥作战特点,精心制定作战方案,全面陈述战役展开后的各种演进预想及制胜方略,不但使得黄克诚即下决心,而且还被赋予战场相机决定权。特别是在解放淮阴的战役中,洪学智被赋予统一指挥权。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分享到:
(责编:朱书缘、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