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4. 毛泽东与杨开慧的革命爱情从这里开始

2014年09月26日10:53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爱晚亭原名红叶寺,也称爱枫亭。建于清乾隆五十七年(公元一七九二年),因取唐朝杜牧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而得名。光绪、宣统年间,湖南高等学堂监督程颂万将张南轩与钱南园游山七律诗刻于亭中方石上,题名“二南诗刻”。爱晚亭,三个我再熟悉不过的毛体字。一九五二年当地政府对亭子进行了全面整修。朱栏藻井,焕然一新。父亲欣然题写这三个字。看到父亲的字,就仿佛再一次来到父亲的身边。

爱晚亭,铺满了父亲年轻时的脚印。父亲在一九一三年至一九一八年间,一直居住在长沙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内。每逢星期天和节假日,他便和进步同学来到这里,读书学习,畅谈国家大事。

夜幕降临,游人散尽的时候,他们还在这里高谈阔论,似乎忘记了夜色阑珊。

一九二○年,父亲和开慧妈妈相爱了。两个人经常结伴来此谈心,互诉衷肠。不是花前月下的才子佳人,而是两颗忧国忧民之心,相互撞击,闪出照亮寒夜的爱情火花。

从这里极目远眺,四面起伏的绿浪,天际灿烂的彩霞,江上往来的白帆,大自然的瑰丽风光,尽收眼底。

这时,我想起望江亭上的一副对联:

西南云气为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

体味着其中的意境,顿觉胸怀开阔,旷然有凌云气概。

金光粼粼的湘江,几叶小舟在江中浅浅地泛泊,是等不及傍晚的人们在江中游玩。陪伴它们的,是几只上下翻飞,不时鸣叫的水鸟。江中心,那葱郁的一片,就是橘子洲了。那上面影影绰绰地有几个人在动。这一刻,橘子洲是他们的,而曾经,这也是父亲的橘子洲。

父亲从一九一三年春到一九一八年夏的五年半时间里一直在湖南第一师范学习;一九二○年秋到一九二一年冬,他在一师附小担任校长,并兼任一师师范部的国文教员。在这些日子里,有多少次他和同学们、和开慧妈妈站在橘子洲头看那片片白帆,点点飞鸟,谈论着那些激动人心的话题。在这里他曾有过多少快乐的时光。无论当年的心情是舒畅,还是因国事忧虑,后来重新立在这里的时候,那一切都成为亲切的记忆,成为涂上一层灿烂的阳光色彩的明亮日子了吧?那些当年的热血沸腾的情景,会使父亲眯起眼睛,陷入对过去的沉思吧?

橘子洲,对于父亲,这实在是个重要的地方。从深山中出来的他,在这里第一次遇到了那样多追求进步的老师和同学,和他们的谈论与他在图书馆的苦读使他得到了莫大的收益。在这里,他常和同学们爬山、游泳,之后,他们坐下来谈论那些从书报上看来的国家形势、世界时局,谈论他们看到的军阀蹂躏下的湖南,商量组织学友会、开办工人夜校的事情,讨论组织学生志愿军以保证学校正常教学秩序、保护师生人身安全的问题。在这里他吸引了一批进步的学友,终于形成后来的新民学会的成员基础,而这个新民学会又为后来湖南的共产主义青年团、共产主义小组做了干部、组织上的准备。而他们的共同进步、公开讨论的形式也使得其他的同学不断地探求拯救国家、人民的道路,使他们在自己进步的同时,明白必须发动大多数的人才能有功效……

一九二五年九月初,父亲再次站立于橘子洲头,对着那醉人的秋景,“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回忆那往昔峥嵘岁月与书生意气,不禁问“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此时中国的革命已从当年那些“书生”的指点化为他们的实际行动:党成立了,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然后是国共第一次合作,东征,击溃陈炯明的部队,初步巩固了革命的胜利果实……而革命的前景呢?父亲面对着瑰丽的湘江两岸的景色,不由思绪万千。当时的国共合作并不平坦,国民党内的右派不断进行反共活动。一九二五年三月孙中山逝世,八月廖仲恺被暗杀,右派分子更加肆无忌惮。

最令人钦佩敬仰的,就是父亲在挫折、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避免重蹈覆辙的精神。长征中,父亲得到其他红军领导的支持,开始领导中国革命走向一个个的胜利。一九三六年二月六日,一夜瑞雪,陕北高原被装扮得分外妖娆。父亲站在崖畔上,浮想联翩,凝神静思片刻,即吟咏出了那首脍炙人口的《沁园春 ? 雪》。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分享到:
(责编:张湘忆、谢磊)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