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18. 与张文秋在西柏坡敲定儿女婚事

2014年09月26日11:23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西柏坡。一九四八年五月二十六日至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三日这段历史。在这段时间里,我的父亲和他的战友在这里写下了中共历史上最为辉煌的一页。在这里,父亲告别了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告别了骑马打天下的时代,革命终于从穷山沟里走出来,政权从马背转移到了汽车上。

父亲在陕北运筹帷幄,胸中自有百万雄兵,以打不败胡宗南决不过黄河的雄伟气魄,与敌人周旋,终于扭转了西北战场的局势。

一九四八年三月二十三日,父亲和他的战友告别了曾经生活和战斗过十三年的陕北,东渡黄河,秘驻西柏坡,在更宽阔的舞台上,指挥夺取全国胜利的伟大战役。

父亲要来西柏坡的消息传到了西柏坡,中央领导机关的同志们高兴极了。他们为父亲安排了新住处,就是现在朱伯伯在西柏坡的旧居。那是一处用青石砌成的三间相通的窑洞,室内被同志们粉刷一新,周围的环境也很优美。这是朱伯伯等人为了给父亲创造一个好的工作和休息的环境而特意安排的。

但是父亲没有住,把这三间窑洞让给了德高望重已上年纪的朱伯伯,而自己就选择了这两间被鬼子烧掉屋顶刚修复起来的旧房住下来。

父亲就在这里拆阅前线拍来的电报,写复电,发指示。仅辽沈战役,父亲就写了七十七封电报。在这里,父亲还先后写了《将革命进行到底》《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等光辉著作。父亲写了很多很多,何止《毛泽东选集》里的二十篇。

西柏坡,也是松林姐姐与岸英哥哥感情得以升华的地方。父亲知道岸英哥哥喜欢松林姐姐,对这门亲事很满意。

一九四八年九月,母亲张文秋来到西柏坡,在这间屋子里与父亲见了面。父亲和母亲谈家常,介绍岸英哥的情况,征询定亲的意见,母亲一口答应下来。于是,岸英哥和松林姐订婚了。

父亲又披起那件整整穿了四个冬天的棉袄,那件棉袄灰色变成了白色,胳膊肘上露出了棉花……想到这里,我热泪盈眶。父亲是统帅,是主席,生活上却和平民有什么区别呢?

父亲在窑洞里住了十三年,习惯了它的冬暖夏凉。而这两间小坯房则不然,房间不多,屋子狭小,火辣辣的太阳毫不吝啬地把热量推进小屋,小屋就成了“蒸笼”、“烤箱”。

夜里熬通宵,白日里再“打通昼”,昼夜连着转起来,人就吃不消。精力旺盛的父亲有些疲倦了。警卫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中,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块凉爽的地方。但父亲还是很少去,不管多么热,他一直在这间小屋里坚持,实在睡不着就坐在那把藤椅上,摇起芭蕉扇,继续工作。

西柏坡,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在这个小山村里,父亲和他的战友,收获他们用生命与血汗播下的革命种子、用真理与智慧辛勤耕耘、结出全国人民大解放的累累硕果。蒋家王朝二十二年金陵春梦在谈笑中变成一枕黄粱。

西柏坡,一个平凡的小山村,再次碰击出耀眼夺目的火花。为了将革命进行到底,迅速夺取全国的胜利并商讨胜利后成立新中国的问题,各地区、各野战军的精英们在西柏坡亲切地握手了,召开了党的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为促进中国革命的进一步发展,迎接全国胜利的迅速到来,保证中国由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从政治上、思想上和理论上做了充分准备。

西柏坡,它像井冈山、瑞金、延安一样,是一座巍峨的革命里程碑。在我的心目中,井冈山是一杯酒,香醇却难以让人承受;瑞金是一杯咖啡,提神却苦口异常;延安是一杯茶,清淡而又芳香;西柏坡是一杯运动饮料,爽口又给人以力量。

今天的西柏坡,成了当家做主、自由幸福的中国人民的骄傲,他们从四面八方走来,来到名扬天下的革命圣地。无数国内外的人看了这些中共中央的旧址内普通的农民住宅和简朴的陈设之后,心潮翻滚,甚至热泪盈眶。

繁星下的西柏坡渐渐地平静下来了。

曾几何时,我们埋怨过世态炎凉、人间冷暖。现在才明白,我们好像都在时间的飞轮下丢失了什么,连自己也不知道。西柏坡之行使我终于明白了,一些东西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变迁而过时,而我们却随着生活节奏的变快而忽略了这些东西。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分享到:
(责编:张湘忆、谢磊)
相关专题
· 图书连载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