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社区        注册

陈云:七千人大会上唯一没有发言的党中央副主席

2015年02月06日16:12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编者按:《党的文献》发表文章《陈云在七千人大会前后》。文中记述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召开的七千人大会,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一次重要会议,中央领导人大都在大会或小组讨论会上发了言。然而,陈云是唯一在大会、小会上都没有发言的党中央副主席,摘编如下。

会议间隙,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云等在一起交谈

七千人大会上,中央领导人大都在大会或小组讨论会上发了言。毛泽东在大会上讲话,着重指出要健全民主集中制,强调要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加深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刘少奇代表中央作报告,分析了国内经济状况以及造成困难的原因,总结了1958年“大跃进”运动以来工作中的经验教训,代表中央承担了责任。邓小平在大会上讲了党的建设、建立经常工作、培养选拔干部、学习马列主义理论等问题。林彪在大会上讲了党的工作和军事工作方针两个问题。周恩来在福建组的讨论会上发言,强调要“说真话,鼓真劲,做实事,收实效”。朱德在山东组的讨论会上发言,讲了纠正“左”的偏向,恢复发展生产的问题。

陈云是唯一在大会、小会上都没有发言的党中央副主席。当时会议民主气氛之浓厚,是与会者公认的。作为分管经济工作的中央领导,陈云为什么大会、小会都不讲话呢?

1988年5月21日,陈云在一次谈话中说:“一九六二年七千人大会,毛主席要我讲话,我不讲话,主要是和稀泥这不是我陈云的性格,同时不能给毛主席难堪。” 陈云说出了他在七千人大会上不讲话的原因。由此,笔者认为,陈云之所以在七千人大会上不发言,应该结合当时的会议情况和他的性格特征进行探讨,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不说违心话、顾全大局、维护中央的团结和权威,是陈云一贯的作风,也是他突出的政治品格。七千人大会时,陈云对经济工作的症结、对如何进行国民经济调整,已经心中有数。 七千人大会是1962年2月7日结束的。2月8日,陈云即到参加七千人大会的陕西省全体干部会议上讲了话。一方面谈了改善思想方法和发扬党内民主的问题;另一方面,还就财政平衡、市场平衡、工农业恢复速度、精减职工、改善城市人民生活等问题发表了意见。这些内容在2月23日西楼会议和2月26日国务院扩大会议上的讲话中得到了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这说明,陈云在七千人大会时已有了这些想法,否则不可能会议结束的第二天谈出这么多关于经济工作问题的意见。大会上反映出来的方方面面的情况,是他前一段调查研究的继续和补充,进一步丰富了他对问题的认识。但刘少奇在报告中已代表中央对这些年中央经济工作中出现的错误作了自我批评。毛泽东在大会的讲话中也十分诚恳地表示:“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这种情况下,作为中央领导集体成员的陈云,在大会上再对以往经济工作进行分析,提出经济调整的意见是不恰当的;作为主管经济工作的领导,在大家都热烈讨论经济工作的问题时,不谈自己主管的工作,而谈其他,也会产生不好的效果。特别是前一阶段中央经济工作在指导方针上还存有分歧的背景下,陈云的发言的确容易引起毛泽东的“难堪”。当时,把全党的认识统一到国民经济调整上来是会议的大局,也是全党工作的大局。毛泽东的权威是与中央权威紧密相联的,有着坚定党性原则的陈云不说让“毛主席难堪”的话,不是上下级在意见不完全一致时自保的选择,而是维护中央权威的自觉。在经济处于困境的情况下,任何削弱中央权威的言论,都将给国民经济调整工作带来阻力。可陈云又不会说“和稀泥”的话,所以,选择不讲话,这是陈云对党的事业高度负责的表现。

第二,这次会议只是“初步总结了‘大跃进’中的经验教训,开展了批评和自我批评”,大家思想认识还不完全统一,还处在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上下通气、出怨气的阶段。参加会议的陈丕显说:“出气大会,是在出席一月扩大中央工作会议的七千人范围之内,……我们说:上下通气的精神是要的,但出气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要上下通气,不要光出气。” 陈丕显在中共上海市委扩大会议上的总结发言,1962年10月25日。这是一种情绪化的思想状态。在这种思想状况下,作为主管经济工作的中央领导,陈云再提出对以往中央经济工作的批评意见,只会增加部分与会者的怨气;提出克服困难的措施,与会者在情绪亢奋的状态下,也未必能够得到很好地理解与贯彻。此时,选择不讲话是他政治稳健的表现。

第三,总结经验教训、反思以往经济工作中的问题,统一全党对经济困境和克服困难思路的认识需要有个过程;特别是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认识,没有成功经验借鉴,认识的统一更要有个过程,不能急于求成。当时,中央领导人对此是有共识的。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上说:“对于建设社会主义的规律的认识,必须有一个过程。必须从实践出发,从没有经验到有经验,从有较少的经验,到有较多的经验,从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未被认识的必然王国,到逐步地克服盲目性、认识客观规律、从而获得自由,在认识上出现一个飞跃,到达自由王国。”周恩来在七千人大会后的一次中央会议上也说:“上下认识的接近,需要一个过程,必须做艰苦的工作,不能希望很快。调整的具体工作要有步骤,要通气。党内的七千干部通了气,通过人大、政协,也跟党外人士初步通了气,但是还没有全部通气。要全部通气,也需要有个过程。”大家还处在统一认识的过程中,作风向来沉稳的陈云,选择不讲话是明智的。

推荐阅读:

珍贵组图:七千人大会上的中共最高领导人


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添加“党员学习微平台”
(责编:张湘忆、谢磊)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热点关键词